真英雄当如“大圣”,憋足血条再放大招

王一一

2015-07-15 11: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
前几天,我的朋友圈被一只“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会七十二变”的马脸猴子刷屏了。坐在一群穿水手服的少女和背着书包的中学男生中间看完电影,看着前排男生抹完眼泪以后,我也加入了刷屏和“自来水”的行列。
当然不完美,导演田晓鹏也说自己只是“想朴实地讲好一个故事”,但在国产动画已经疲软数十年,被定位为低幼甚至沦为笑话的大环境下,这部片子当然配得上“业界良心”这四个字:人设有趣,对话好玩,细节用心,画风精致(从头到尾没崩过),故事完整。
虽然每几年就会有一只猴子出现在大银幕上,但这的确算是自从上世纪60年代的《大闹天宫》以来观众最喜闻乐见的一只猴子了。
《大圣归来》的故事是导演原创的。他认为在孙悟空(那时还叫齐天大圣)被压在五行山下500年,到跟随唐僧走上取经路的这段时间是一个空白,可以填充进自己的理解:他为什么会心甘情愿跟随唐僧,一路保护他?从叛逆的妖猴到师傅的守护者,他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带着这样的思考,他虚构了齐天大圣与唐僧的第一世——江流儿的一段故事。
江流儿是猴子的小粉丝。
江流儿的设定是个小男孩,他父母双亡,被老和尚法明捡到,每天跟着师傅打坐、参禅、化缘。与常见的唐僧设定不同,江流儿个性活泼鲁莽,好奇心强,还不爱参禅打坐,只想学习拳脚功夫,击退山妖。更有趣的是,他还是猴子的小粉丝,无比崇拜这个传说中战无不胜的齐天大圣。
很多人都觉得孙悟空遇到江流儿之后的转换有些突兀,一开始嫌弃他不让他跟着,后来怎么又愿意保护他了呢?
我却觉得这一段的设计很好,只是需要观众重拾一下对《西游记》故事的记忆。
在《西游记》中,孙悟空虽然有“妖”性,但他也有非常天真和重情的一面,表现在对待花果山众徒子徒孙时的义气上,也表现在被菩提老祖赶走时“满眼含泪”上。大家回忆一下86版《西游记》三打白骨精那一集,唐僧要赶猴子走,猴子跪在他面前一声声叫着“师傅,师傅”,不知道你们看的时候怎么样,反正我当时是哭了。
所以,孙悟空实际上有一个非常至情至性的内心,隐藏在叛逆和强大之下。小江流儿对他心目中的英雄是完全地信任和仰幕。试想,一个被天庭孤立,甚至被镇压的英雄遇到一个完全信任他,愿意为他不顾性命去揭开符咒的人,肯定会十分感动。因感动和日积月累的相处而萌生“如父如兄”的感情,这是非常合理的逻辑。
(二)
《大圣归来》真正打动我的地方,是它用现代的特效技术和美学观念营造了一个属于中国人的神魔世界。虽然故事架构、走向和部分设计能看出模仿美国动画和日本动画的痕迹,但在最核心的人物设定和全部细节设计上,都非常中国——这并不是口头意义上的中国风,而是指能触动我们潜意识的一些审美观念和价值取向。
一开始孙悟空身披金甲红篷,孤傲地坐在悬崖上那个场景的确能让人联想到一些经典的美国漫画场景。但那团团围住孙悟空的云气,风雨雷电四大天王的造型,那些天兵天将表情肃穆地俯瞰地面的设计,都非常的中国。
身披金甲红篷的孙悟空
此外,以桂林山水为原型的山水场景,以悬空寺为原型的BOSS巢穴都非常漂亮,具有传统美感。如果你注意看,会发现描绘那些山和石头的线条借鉴了水墨画中对山和石的描绘方式,与《大闹天宫》和《天书奇谭》里的云和山非常相似。就连猪八戒出现的那个破庙也能唤醒我们潜意识中关于中国寺庙的那些记忆。
大BOSS的巢穴
在我们的奇幻世界观里,不只对云的想象跟西方奇幻世界不一样,草木飞禽、山河大海、妖怪巢穴、庙宇神佛全都不一样,甚至连卖萌的方式和英雄飞行的轨迹都不一样的。这也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爱上美国超级英雄电影的原因,我们对英雄的想象是不一样的:个性不一样、弱点不一样、使命不一样,就连对责任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大圣归来》卖萌的打开方式:三人撒尿,大圣捂住傻丫头的眼睛。
与美国动画和日本动画制造的英雄不同,孙悟空面对的问题不是拯救世界,也不是如何变得更强——他已经是最强的,他最大的问题是自我的身份认同:他到底是妖是神?是善是恶?在这一版的解读中,孙悟空因为有了想要保护的人而终于驯服自己的野性,他被小江流儿的善意和信任感化,知晓爱与责任以后解除法印,重新成为齐天大圣。
大圣变身
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英雄。如果只是单单一个这样的故事,未免显得略单薄。但它的好处在于观众知晓前情,也知道后续,这样一个巧妙的角度就像一个非常贴合原作的同人电影,并不完整,但它勾动的联想可以让观众尤其是熟悉各种版本孙悟空的观众热血沸腾。
(三)
更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大圣归来》的故事与现实有一种奇妙而有趣的对位关系。电影依靠口碑营销,以不到15%的排片击败两部排片量各自都超过35%的电影实现逆袭,还被戏称为“国漫归来”。
不得不说,我去二刷《大圣归来》、当“自来水”,是带着一点赌气的成分。每年国产电影保护月都像一个观影黑暗期,想去看个电影都非常纠结,不是在同档期电影里挑好看的,而是挑一个“最不烂”的,实在是憋闷死了。这时候,出来一个认真做事,真诚面对观众的还不错的电影,当然会引发观影热情。
妖王混沌
其实,我们中国的电影观众应该是最记吃不记打的一群人了,不管你前面给过多烂的果子,只要这次还有点希望,我们都会买票去看看。但失望的情况总是绝大多数,尤其是吊丝向喜剧片和青春题材电影蜂拥而出后,已经很难在院线找到能让我提起兴趣跑一趟的正剧了。大量投资商和名人合谋,只为了圈钱而生的电影透支了信誉,导致很多观众对国产电影只有吐槽这一个兴趣了。我们宽容,我们有耐心,但我们不是傻X啊,你把我们观众当人傻钱多的肥羊,我们迟早用脚投票,跑给你看。
在与这部电影的配乐师黄士英的一次对话中,田晓鹏讲述了制作这部动画的初衷。8年前,他看到2岁的儿子津津有味地看着《奥特曼》和《蜘蛛侠》,心里一阵刺痛,于是动念想制作一部好的动画电影,希望能让儿子能在童年时看到父亲的作品。
就算电影大热,编剧和导演田晓鹏的微博也很低调,表示“评论炸得我诚惶诚恐,其实这片子挺一般的”。最接近表达情怀(这词现在都用滥了,写出来感觉像在骂人)的应该是这两句话:“希望有一天能像大圣爷那样为所爱去燃,更想像玄奘毕生执着于梦想。”“这辈子总想过的轰轰烈烈,可惜没机会,做动画算是我能找到的最接近的活法儿了!”
什么是真正的热血,什么才能被称作“良心”?就是埋头做事、不言不语,不糊弄、不卖弄,不拿理想忽悠观众,也不推诿责任给大环境不好和缺钱(虽然这就是事实)。
真英雄就该像《大圣归来》里的孙悟空,憋足血条再放大招。
明星
我是《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关于创作大圣的点点滴滴,问我吧!
田晓鹏 2015-07-14 1.3k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继续阅读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