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平回忆万里的桥牌情缘:牌技不如邓小平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2015-07-15 19: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08年,农历戊子年春节,中南海含和堂,客厅两侧,鲜花怒放,春意盎然,其乐融融。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同志来到万里家中,看望这位92岁高龄的老人,他们格外关心万里的健康状况。
据新华社记者肖伟俐采写的《万里的体育健身之道》一书记载,万里真诚地感谢大家对他的关心,他依旧重复着他过去常说的话:“我的身体好,这主要得益于长期坚持锻炼。打网球活动四肢,保持血脉畅通;打桥牌活动头脑,预防老年痴呆。这两项活动只要能坚持下去,我相信人是可以活到100岁的。”
从上世纪30年代打网球开始,一个网球、一个桥牌,一静一动,两项运动伴随了万里70多年的生命历程。在万里的意识里,参与体育锻炼,不单单是强身健体,利己利家的好事,体育中蕴涵的自强不息、奋勇争先的竞争精神,正是我们这个发展中国家急需的力量。
作为中国体育事业的领导者之一,万里曾经是奏响时代最强音的指挥者和参与者。
在他担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分管体育工作期间,中国的体育事业应时而起,连创辉煌:中国女排的五连冠;聂卫平在中日围棋赛中横扫对手,连赢三届,豪取十一胜;朱建华2.39米的惊世一跳;许海峰在奥运会上射落的第一块金牌;洛杉矶奥运会上一次次升起的五星红旗。
除了众所周知的对于网球的爱好,万里的另一大体育爱好就是打桥牌。
《万里的体育健身之道》一书记载,这项活动伴随他走过了半个世纪的时光。万里也常常以此为傲,认为打桥牌锻炼头脑,促进大脑的思维,每周一次的桥牌,让他始终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2006年12月3日,一场特殊的桥牌比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这场名为“万里90华诞桥牌赛”的比赛,是由全国人大办公厅、中国桥牌协会等部门专门为万里90岁生日举办的。
这场特殊的赛事,吸引了200多名国内高手参赛,包括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桥牌协会顾问王汉斌,原外交部副部长、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齐怀远等。他们中间有很多人都是万里多年的牌友,比赛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见面的好机会。
赛事开始前,万里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进赛场,他须发全白,身穿一件暗土红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衬衣,显得格外精神。老友见面,自然热闹,许多人立刻都围了上来。他不停地和朋友们打招呼。有些人多年没有见过他,此次相见,看到他精神抖擞,气色红润,都很兴奋,纷纷表达祝福,祝愿这位90高龄的老人保持康健,安享晚年。
桥牌赛刚宣布开始,万里抢先入座,边走边招呼牌友们:“快点,快点,来!来!”
比赛开始了,和他一组的是一位女士,万里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牌局,叫牌、出牌一如过去迅速而果断,没有一丝的老态和迟钝。大家也很乐意看到万里这种轻松自在的状态,比赛始终在一种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进行。最后,万里一组摘取了此次桥牌赛冠军。
万里的长子万伯翱介绍说,万里打桥牌和打网球一样,也是历史悠久。1949年他随刘邓大军入川,在去重庆的江轮上,宋任穷等人教会他打桥牌。这个习惯保持至今。
其实,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我们党的许多领导人,像朱德、彭德怀、徐向前、邓小平等,他们的业余爱好就是下下棋,打打牌。这种活动几乎是他们在战争间隙唯一的娱乐,也是战友们调剂生活的唯一方式。朱老总在延安时,晚上没事,经常会让警卫员叫上徐向前,一块打扑克,而且,不赢不罢休。徐帅曾开玩笑说:“我们那时都让着他。”
上世纪50年代,万里当北京市常务副市长,业余时间,和邓小平他们经常聚在一起打桥牌,一到时间,邓小平就用浓重的四川话叫道:“开战,中央对北京市开战。”
上世纪80-90年代,不论是国家领导人还是在校大学生都很喜欢这项运动。邓小平、万里、胡耀邦、宋任穷、丁关根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围棋国手聂卫平等都是著名的桥牌爱好者。
1988年7月,邓小平接受中国桥牌协会的聘请,担任了中国桥牌协会的荣誉主席。万里则担任了中国桥协的名誉主席。
对于万里的桥牌技术,世界桥牌皇后杨小燕曾有这样精辟的评论:同邓小平、万里等桥牌高手打牌能学到很多东西,他们的神机妙算,尤其是叫牌时的胆略,总是超乎常人意料!
聂卫平则说得更具体:“他敢于叫牌,敢于叫别人不敢叫的定约,很有气魄!”
万里以自己的能力取得了许多优异的成绩:年度“所罗门奖”,“埃普森”世界桥牌同场通讯赛亚军……,前世界桥联主席曾高度称赞道:“万里是目前世界上获大师分最多的国家领导人。”
1984年,万里和荣高棠的儿子荣乐弟搭档,获得了世界最佳桥牌——“所罗门奖”,这是他们取得的最好成绩,为中国桥牌运动写下了精彩的一笔。
如今,他荣获的许多桥牌、网球冠军奖杯保存在中南海和孩子们的家中,有的则保存在故乡东平的万里故居之中。万里故居作为山东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吸引着不少游人前来参观。
万里在桥牌界的朋友很多,像邓小平、胡耀邦、宋任穷、李铁映、丁关根、荣乐弟、聂卫平、闻义昌等,和他打过牌的人,有机关干部、新闻记者、大学生、工人等等。用聂卫平的话讲,和万里一起搭档最多的是荣乐弟,他们是很亲密的搭档,得的冠军也最多。
万里认为,桥牌运动可以增进脑力,有益健康,陶冶情操,广交朋友,是全民健身活动的组成部分。
万里说:“不会打球、打桥牌是没有文化的表现。”
聂卫平认为,万里的牌技在老同志中间不如邓小平。
他说:“他打桥牌是一种放松,是紧张工作之余的一种调剂,是一种休闲的方式。”
万里在体育比赛中有着很强的竞争意识,争强好胜,不服输。对比赛的胜负很在乎,总是显得信心十足。
聂卫平道:“他夫人跟我说,如果桥牌输了,他别扭难受。如果网球输了,他饭都不吃。他特别在意网球,赢了那笑得就像小孩一样。”说着,聂卫平自己先哈哈地笑了。
战胜对手,取得胜利,对于竞技体育而言,是一个基本心态。万里在牌局上同样保有着强烈的取胜欲望,他敢于叫牌,敢于叫别人不敢叫的定约。他有句名言:在我这,没有丢了的满贯,只有叫了打不成,冒叫了。
在聂卫平的印象中,万里和荣乐弟,胡耀邦和聂卫平,他们四人一组,谁也赢不了他们。但一物降一物,他们这四人组偏偏就打不过邓小平和丁关根、王汉斌和王大明他们四人组。
有一次,万里请闻义昌约北京市桥牌队来打一次。北京市桥牌队以知识分子为主,大多数是北大、中科院的专家、教授,水平自然不低。
闻义昌讲:我在名人赛里也能打到前20名左右,比他们稍微差点。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万里

继续阅读

评论(10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