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神棍的世界

2015-07-19 19: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这几天,两个神棍搅得舆论颇不宁静。
一个是大名鼎鼎的江西“气功大师”王林,一个是在广东妄称“佛祖转世”“皇帝转生”的吴泽衡;一个走高端路线,一个专骗普通善男信女;两人都在上世纪80年代“气功热”中积累了名气,而且还都有坐牢经历。他们最看重的,并不是向其追随者宣扬的那套“教义”,而不过是卑琐不堪的“财、色”两端。
信仰的世界很复杂,人类社会的历史看似漫长,但整体性从蒙昧走向理性不过数百年甚至更短,因此不能强求所有人的信仰都是基于理性的考量。一种非理性的信仰,只要没有造成个体和社会伤害,文明社会是默许的。而正由于信仰不像实验科学那样精确严密,给一些心怀鬼胎之徒留下了为非作歹的空间。
全世界包括文明程度更高的那些国家,都有神棍存在。但这不是拒绝反思神棍现象的理由。他们有他们的问题,我们有我们需要反思的地方。
在宗教氛围比较淡漠的中国,神棍要取得骗术上的成功,把“事业”做大,离不开世俗权势和流行观念背书。
以上述两个神棍为例,在他们以“气功”起家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恰好个别科技界权威痴迷于所谓“人体科学”,而一些权倾一时的人年老体衰正好需要防病养生。两者一拍即合,互为奥援。加之中国大陆思想界与西方阻隔已久,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西方知识界早已为二十世纪中国人奉为宗教般信仰的“科学”进行了分疆划界。一当“气功”等说不清道不明,且在实验条件下既不能证实,又不能证伪的“特异功能”被科技泰斗冠以“科学”之名,又受到位高权重者的追捧,“神人”辈出的结果可想而知。
在中国,由于绝大多数人不会去深入思考科学、信仰等等大词的内涵外延,加之在市场经济时代,竞争带来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强,使人对自身命运的把握相对下降。两者叠加,为神棍的成功留下了空间。
这是一个需要人生导师并且产生了很多人生导师的时代。人生导师以智者的面目,开导人如何立身行事,如何取得成功,如何应对失败。但实际上,他们所讲授的这些东西,不过是传统中国寻常的一些处世哲学,很多地方甚至互相矛盾。只不过传统的断裂,不少人把它当成“心灵鸡汤”,一饮而尽。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气功大师”等“特异功能”者与时俱进,开始转型,其中能言善辩者也做起了人生导师。王林式的“人生导师”除了言辞富有智慧,给人启发,还拥有普通人看不明白的所谓“超自然”能力,他们内外兼修,“内圣外王”,颇有“教主”气象,这更唬得一些人对他们顶礼膜拜。
此外,早期“气功大师”等“特异功能”者结交权势的活动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成为一种社交资本。围拢在神棍周围的并不一定全是糊涂蛋,其中一些人其实明白神棍的把戏不过是穿鞋戴帽的魔术或不为人所共知的科学现象,但是形形色色的“弟子”围拢在一起,构建一种情同父子,亲如兄弟的伦理关系,这显然要比贩卖文凭的那些教育机构构建的同学关系来得紧密。由此获得的精神利益,套取的富贵,显然要大得多。这使得他们更乐意追随于“大师”左右,推波助澜。
神棍的世界,实际映照了当下精神生活的一些面相。一些人,甚至包括所谓“上流社会”的一些人,他们对社会人生的见解,并没有超过中小学教科书所能提供的那些知识,他们对科学与理性的认知,仅限于几句口号。有时候,真不能怪骗子太狡猾,而是行骗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
责任编辑:任大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林 吴泽衡 神棍 信仰 气功 特异功能 人体科学

相关推荐

评论(21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