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勇前妻:邹勇尸体还没找全,出事前他提到“王林会被抓”

澎湃新闻记者 朱安足

2015-07-21 07: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林与邹勇
邹勇被杀、王林涉案被拘之后,邹勇前妻李氏首次面对媒体,讲述了她所了解的王邹恩怨。
7月2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见到了李氏,她说他与前夫最后一次见面是她生日时,之后邹勇还发短信让她注意安全。
他们在2011年离婚,但并未中断往来,两个儿子虽判给邹勇,但在邹勇忙时,她还会帮忙照看。
在没离婚之前,作为“王林弟子”的妻子,李氏也与王林见过几次面,但她说都没有好印象。李氏也劝邹勇不要过度迷恋“气功”,两人还因此大吵过几架。
“一出事就知道跟王林有关”
澎湃新闻:何时邹勇死讯的?
李氏:我在7月9日的晚上知道的,每天下午,邹勇都会让司机来我这接小儿子去练武,但当天邹勇没来。我就打电话给邹勇的司机龙师傅,他说邹勇有一些特殊情况,下午来不了。当天晚上,我嫂子就打电话问我,知不知道邹勇出事了,他被人绑架了。我完全没想到他会被绑架。
一出事我就知道这事肯定跟王林有关系。如果是为了钱,肯定会找他两个儿子。但直接绑架,肯定是有仇,而且也策划了很久,不可能是今天看你不惯,第二天就来找你麻烦。平时他身边一般都有司机,如果计划得不是很精密得话,也是下不了手的。
出事第二天,公安就来取了小儿子的唾液检测DNA,我心里就想,如果人还在就肯定认得出来,要通过DNA那肯定是麻烦了。
澎湃新闻:你们从警方那里获得了什么信息?
李氏:我们报案后,公安就让我们等消息,直到上周五(7月17日)下午,警方让我们过去,当时公安已经在讨论邹勇的案件了。一位警官对我说,你们作为家属,最想知道的,就是邹勇的生死。现在警方可以确定地告诉你,邹勇已经死了,但案子仍然在进一步侦查当中,没有更多的细节可以披露。
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儿子和他姑姑每天都会去公安局询问情况。他们答复说背后牵扯的东西很多,不便透露。确定的有两点,第一,确认邹勇已经死亡;第二,尸体还没找全。
一直到今天(20日)上午,公安局的人还是说案子没有新进展,让回家等待消息。
澎湃新闻:你和两个孩子的状况如何?
李氏:出事第二天给大儿子打了电话,让他注意安全,跟他说不管哪个人以你爸爸的名义来看,你都千万不要答应,你爸爸生意上出了点问题,过几天会叫爸爸跟你联系。
大儿子7月14日回来,机场上见到就问:“妈妈你告诉我,爸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打爸爸电话,但都关机。”其实他也感觉到他爸一定是出事了。
澎湃新闻:这几天你和家人正在忙什么事?
李氏:我每天接到很多电话,有很多邹勇的朋友关心他,打电话过来关心他儿子的安全,也有很多人来询问邹勇的死讯是否真实。
我跟他是十多年的夫妻,虽然现在没在一起,但毕竟是两个孩子的父母,但他现在却去世了,两个儿子还这么小。每天,我见到大儿子垂头丧气的时候,我就要劝他不要背负太多的压力,同时我也很担心两个孩子的安全。
“王林男女关系那么复杂”
澎湃新闻:邹勇是否会与你聊起王林?
李氏:邹勇曾经带着我去见王林,我通过几件小事,感到王林人品不佳。
2010年初,邹勇出差回来,带着一个非常大的翡翠项链,我曾想把项链要过来,但邹勇拒绝,说带这样贵重的项链,会引来麻烦。我问这个项链到底有多贵,他就不吱声,我猜这个项链至少有几百万元。但过了几天,邹勇回来之后,我就发现项链不见了,便问邹勇,当时邹勇只说了一句话:什么贵重的东西都不能见师父的面。我就知道,项链已经被王林拿走了。邹勇是那种被人占了便宜闷在心里面的人。
有一次,邹勇带着我去接王林,当时北京很多有头脸的主持人来了,王林拿出来了一个形似骷髅的项坠,说让我带上,可以辟邪,但我觉得骷髅可怕,始终没敢要这个东西。后来邹勇就对我说,不要这个东西是对的,我们不要欠大师的人情,以后大师的东西不要随随便便去接受,这话里显然有很多说不出来的秘密。
澎湃新闻:王林是怎样的人?
李氏:有次王林骂他老婆我们也在场,骂得很难听,我们两个听了都很尴尬,装作没听到一样。后来我们在他们家住,王林老婆约我出去散步,讲到王林的事情,都是哭哭啼啼,讲大师脾气很冲,动不动就骂人,很难听的那种。当时我觉得他老婆很可怜。
我跟邹勇也讲了很多次,王林男女关系那么复杂,包括和他的女秘书。我觉得人要学好,你要选也要选一个好的伴,要注意影响。我就劝了他很多次,说王林没有家庭观念,不尊重老婆。邹勇也跟我说了,因为王林和他老婆之间经常扯皮,每次出事都是打电话给邹勇,他夹在中间很难做。
澎湃新闻:邹勇对王林到底是什么态度?
李氏:我个人认为他从开始的时候,作为一个商人,肯定是很羡慕王林的。因为王林人脉很广,认识很多名人,能量很大。包括他那个庙建好的时候,好多明星都来参加了,我还和他们一起吃了饭。我们就认为他能量很大,认识的人很多。
澎湃新闻:邹勇为什么跟王林打官司?
李氏:后面他们之间的很多事情也许我们都不知道,只要是跟经济有关的,可能都有点不愉快。邹勇买王林的酒也买了几千万,那些酒是白色的瓶子,没有任何的标签。邹勇请客喜欢请到家里来,跟客人说这个酒一万多。大家都觉得没必要喝这么贵的酒,但他都会说酒是师父推荐来的,不好意思拒绝。
酒这个事情上,邹勇一直没有说,一直到了和王林打官司闹得很僵的时候才披露出来。
澎湃新闻:邹勇是怎么练功的?
李氏:邹勇很迷恋王林的“气功”,认为练习之后能强身健体,为了邹勇练“气功”,我跟他大吵一架,劝他不要迷恋“气功”,他是一个商人,应该做正事。
我没见过邹勇练功,他在家里他比较注意,不练“气功”,也不抽烟。他给有些朋友表演过,用王林给他的小板凳拍自己身体,有时候出差都带着小板凳。
澎湃新闻:邹勇是个怎样的人?
李氏:其实邹勇这个人是个非常值得交的朋友,对朋友大方,生意做得最红火的时候,很多朋友,乃至朋友的朋友,要来公司做事,一般他都同意。
邹勇是一个吃亏都自己闷在心里的人,有个例子可以说明。当初邹勇公司在走煤(为电厂等供煤)的时候,请了一个朋友来帮忙,往来账都要通过公司的一个户头。刚开始那个朋友做得很好。后来发现这个户头停了,他私下打听了一下,发现这个朋友私下用别的户头,相当于帮别人做事了。走了两个月煤,赚了很多钱。很多人都指责他太容易相信人,但他也没计较这件事情。只是通过这个事情后,他就开始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
“他提到王林会被抓”
澎湃新闻:你们是怎么离婚的?
李氏: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做煤炭生意的,他就帮别人走煤,后来转型自己做。他本身是走煤的,做中间商,但他生意好转的时候就开始买煤矿,买了很多。我就给他说,你做这些不在行,老老实实做自己老本行就行,不要去买那些煤矿。煤矿出一点事情就是天大的事,很麻烦的。但他不听。
当时我大儿子正是青春期叛逆的时候,但我们每次见面就是吵架,我觉得对儿子影响不好。
再加上王林的事情,我们之间就出了问题,最终选择离婚。我们离婚不仅是因为感情不和,王林也是我们离婚的重要因素。他与王林认识了半年后,我母亲的朋友就来劝说,让邹勇不要与王林有太多的接触,王林不是一个很好的人。
澎湃新闻:跟邹勇离异之后,交往还密切吗?
李氏:我们离婚的时候,儿子都判给了邹勇,但因为生意忙不过来,经常出差,两个儿子都是我带着,但他们想跟爸爸就可以跟爸爸,想跟我就跟我。但邹勇还是很看重孩子的家庭温暖的,每当儿子读书回来老家,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吃饭,询问孩子学习的情况,身体的情况。邹勇说,自己再忙,也要把还在上5年级的小儿子身体搞上去,所以每天都会带着孩子去练武,邹勇从小也练武。
6月24日,我有事带着两个儿子去香港,第二天是我的生日,和邹勇一起吃饭,他提到了王林会被抓。到了出事那天,我就回想他的话,可能是他从什么内部渠道获得的信息,不可能是空穴来风,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之后,还发了一个短信给我,他说:今天是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自己注意身体,注意安全。
责任编辑:鲍志恒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邹勇 王林

相关推荐

评论(2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