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柳岩:我从来没有过眼泪和不自信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5-07-25 17: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知道》第二季节目录制现场。 CFP 图
“我的经纪人是一个读书人,很喜欢填字游戏,他觉得演艺圈,尤其是明星、艺人,有时候有知名度,有话语权,更应该有文化储备,否则是害人害己……我找他做经纪人的时候,还不知道他这么麻烦……”经纪人不仅喜欢彻夜读书,最大的“毛病”就是喋喋不休告诉柳岩“该读什么书”。柳岩说,“我很烦他喋喋不休。我宁愿看书。”
《煎饼侠》剧照
从《我知道》第二季宣布导师名单起,柳岩就被记者们盯上了,当然也是因为那部正在热映的《煎饼侠》。求专访的媒体中当然不乏朝气蓬勃的男记者。难得的是,女记者对她的印象也不错。“她其实还挺性情的,不像很多女明星都端着”,一位女记者如此评价。
有这样一位经纪人,柳岩应该上知识类节目毫无压力吧?柳岩却将《我知道》称之为“自曝其短的工作”。
“因为小时候考试会出现类似的题,有点儿抗拒”,但不得不坐下来观看比赛时,她又有了乐趣,“边看边觉得,原来有那么多不知道。”因此,“不擅长”也成了她的一种动力。并不擅长填字游戏的柳岩,在节目中毫无保留地发挥了她擅长的技能:斗嘴、活跃气氛、科普美容知识。
在节目上秀肌肉
你觉得自己情商高吗?记者问。
“不高,因为我不是很在乎别人的感受。”柳岩接着说道,“很多人以为情商只是一种情感上的沟通能力,其实它跟素质有很大关系,当一个人的个人修养、素质到了一个程度,他(她)就可以被鉴定为情商高的人。毕竟高素质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屌丝男士》第一季剧照
在定义完什么是高情商之后,她还不忘给自己“补刀” , “我现在情商越来越低。但有时候这是件好事,说明你不太在乎,你只专注于你关注的事情。情商高的人,周边所有的事情都在乎,他(她)完全要去照顾别人的感受。这种人其实也是在虐自己。我觉得人到了一定程度,看清了很多事情的本质之后,可以情商低一点,这样反而能够保留更多的自我,这是我的一个谬论。”
而说到逆商(人们面对逆境时的反应方式),柳岩认为,现在的人太脆弱了,艺人玻璃心;普通人股市一绿,就跳楼;情感受挫,也要选择一死了结。这样的社会事件越来越多,其实都是逆商不够。柳岩觉得逆商跟”个人“和”社会环境“都有关。“我一直觉得我是逆商比较高的人。我嘴又贱,又很不在乎别人的感受,身边的人一直在说‘你怎么还没被打死?’网络暴力对我没有威力。反而大家真的喜欢我,以同情和关怀的口吻来面对我的时候,我会不知道怎么办。可能是逆商太高,高到大家无法想象了。”
从1999年出道至今,做主持人、当演员、参加真人秀节目,柳岩的演艺经历算得上丰富,但她的事业始终和她的“事业线”紧密联系在一起。不管怎么折腾,大家听到柳岩的名字就会先想到“胸”。
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柳岩的胸再次震惊观众。 澎湃新闻记者 高征 图
在电影《煎饼侠》里,深度恐高的“煎饼侠”大鹏和好朋友柳岩(柳岩自己演自己)坐在北京某高楼楼顶,柳岩说:“这么多年,别人就会说,柳岩什么都不会,只会借胸上位。”大鹏笑了:“胸是你自己的,怎么借啊?”
这句台词实际上来自2011年柳岩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句回答。大鹏当时看到那段视频就乐了,觉得这姑娘好玩,也最终把这句话写到电影里。电影放完,很多人被这段戏感动了,柳岩却说:“其实你们都被我骗了,因为我从来没有难过过。”
面对流言蜚语,她说自己就像一个“无底洞”。“骂也好,赞也好,都空了,你不知道它哪儿去了。我是这样一个会挥发的人”,她强调说,“我从来没有过眼泪和不自信,因为只有自己做了错的事情,才会后悔和纠结,我脚踏实地地干活和工作,为什么要责难自己和责怪别人呢?”
柳岩认为自己三观很正,“我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做,跟你自己本身的判断,跟你的道德是没有关系的,只是因为大环境如此。我也愿意尊重我们的文化和目前的情况。就像十年前大家不能接受同性恋,现在你歧视人家,反而要被人歧视。”
有一种友谊叫做柳岩大鹏
因为曾在一个部队的三级甲等医院做过护士,在那儿培养的很多习惯到现在都影响她。柳岩说自己“很注意细节,做事有条不紊”,“我是一个很没逻辑的人,可做起事来的时候,会特别有逻辑,特别规范”。
当时,还没有恋爱过,更没真正接触过人体,柳岩就得面对死亡,但她认为,这促成她“快速成长起来的成熟和淡定”。“在医院工作过几年的医护工作者都会这样。别人看来可能是麻木,在医药工作者眼里其实是一种专业态度。不需要投入太多情感去做事情,只把专业的事情做好,反而更有助于病人的健康和恢复。”
但她也做过一些特别“没有逻辑”的事儿,比如在短视频应用“微视”里,“女神”切换成了“女神经”:素颜扮鬼脸、半夜披头散发跳舞、撅嘴扮流氓兔、学一只胖鸭子走路……对此她是这样解释的,“一开始死都不愿意玩。然后因为有合作,被经纪人逼着玩。那时候我刚好在横店拍戏,没事儿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去创作一些段子……平时我自己就能跟自己玩得挺好的。我的团队也会给我一些建议,但都太low了,要么假要么抄袭,我不要。”
虽然事前做足了准备,但作为《我知道》第二季的导师,柳岩坐上情感导师的椅子上后有点“傻了眼”,因为别的节目可以“吃吃老本”,这个节目“不可以”。
录《我知道》前,柳岩刚在韩国连轴转地工作了8天,“本来还有点儿自信,靠即兴发挥才真实嘛。后来才发现,我以为的那种真实,真是一无是处。”她看到王刚会主动告诉编导哪些题目可以讲讲背后故事,“连王刚老师这么厉害的人都会这样(准备),我却在想什么即兴发挥”,柳岩当时觉得自己还“挺丢人的”。
《我知道》第二季录制花絮,左起郭敬明、柳岩、王刚 。
柳岩刚出道时,跟王刚老师搭档主持过,那时“压力太大了,还不敢表现出来,就硬绷着跟他主持”。这次节目里,王刚老师评价她:以前认识的柳岩,是那样端着主持的,没想到她经历过这么多事情,现在是这样的。
而对于另一位导师郭敬明,柳岩在光线传媒做记者的时候曾经采访过他,当时为了了解郭敬明,柳岩特意看了《幻城》。
”我说我喜欢里面的谁谁谁,他说为什么?我说她的名字很美。‘幼稚’,他当时说,‘小女孩都喜欢那样的。’”
“我在节目里说他像个孩子,不知道他会不会不大高兴。他看人的时候,眼睛是亮的,是微笑的,是调皮的。但他其实又是一个大将,一个导演,也是票房奇迹的创造者,影响了一代人。所以,可能他希望我看到的他,不是那个孩子样吧。”柳岩说。
对于《我知道》,柳岩觉得,在这样一档节目里,关于娱乐、生活、情感的元素应该更多,它不仅仅应该吸引读书人,而是要吸引更多像她这样的人来看。
“现在的节目都是真人秀,明星们都在体现自己多么真性情,得益者就是艺人本身,所以艺人们也会飞蛾扑火地去参加这种节目。《我知道》不是一个艺人去秀自己的平台,甚至可以说秀不好就自曝其短了,所以既然来了,我就得努力做些有意义的事。”柳岩更关注这个节目在传递知识之外的可能性:“很多人会觉得,知识类的节目要情感导师干什么?事实上,一个人的成功,只有20%靠IQ(智商),80%靠的是EQ(情商)和AQ(逆商)。而情感导师,就是负责后两项。”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柳岩

相关推荐

评论(1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