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谍不休︱保密局文件浮出水面,军统特务接头暗号说什么?

徐有威

2015-07-26 13: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老田没来吗 / 常来 / 他还卖菜吗 / 对啦 / 您领我去看看他 / 有事吗 / 请他看电影 / 好吧
1987年8月20日,台北,国民党军事情报局收到一包厚达四百五十四页的秘密文件。这是退役二十五年的原国民党“国防部”情报局大陆工作发展室副主任王蒲臣少将寄来的,他已经保留这包泛黄的文件三十八年了。
业已八十六岁高龄的王少将在寄去这包文件的同时,附上一份私人信件:“此系蒲臣任职北平站及青岛站时布建之卷宗,今老矣!毁之不可,留之不能,兹特寄还本局,取舍悉由卓裁!”这包秘密文件现在收藏于台北“国史馆”,提供给有兴趣的研究者自由研究。
本文卷首的这段对话,就是这包秘密文件中的一件,它是1948年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北平站设计的一段计划潜伏北平特务接头的暗号,名为《交通员连络办法》。其中注明接头的两位国民党特务一名为情报局的局派员尹雨辰,化名田雨春。对方名字叫王世明,住在北平东四隆福寺大街118号。他们一见面,先要“互道名字,以左手拉左手”。随后由尹先提问,再由王回答,一问一答四次,确定无误后,接头就算成功了!
保密局潜伏特务接头暗号

设计这套接头暗号的,就是国防部保密局王蒲臣少将。1946年起,他历任国防部保密局北平站站长兼北平警备总司令部少将高级参议,同时兼华北剿总傅作义部少将参议,1949年1月起改任国防部保密局青岛办事处主任。这包文件的内容极为丰富,包括国防部情报局局长毛人凤对王蒲臣的工作指示,情报局建立青岛站的各种文件,潜伏北平、天津、济南和青岛的各类文件, 1948年11月1日和12月7日北平站特别会议的记录等,甚至有特务签收活动经费的收据原件。
这包秘密文件的留存和公开,一定会使王蒲臣昔日的同事大吃一惊。继王蒲臣接任国防部保密局北平站站长的徐宗尧在他的回忆录中写得清清楚楚,1949年1月20日,王蒲臣以国防部保密局北平总督察的身份,在北平东四弓弦胡同四号戴笠纪念馆告诉他:“今天要把北平站的全部档案烧毁,你要当着全站人员的面进行。”据徐站长回忆,其实在他接任北平站站长之前,王蒲臣已经下令把北平站的主要的重要档案全部烧毁了。徐站长不敢怠慢,马上把还留着的部分不重要的档案全部付之一炬。
也许是王蒲臣虚晃一枪,一本正经叫部下毁尸灭迹的同时,自己有意保留了这些文件;也许是王蒲臣因为某些其他原因,无意中留下的。在此后的三十八年中,王少将一直将其秘藏家中,直到1987年8月,才拿出来交给了老东家。不过时过境迁,老东家的名字一改再改:“国防部”情报局(1955年)和“国防部”军事情报局(1985年)。无论如何,这四百五十四页极为珍贵的保密局档案资料的意外保存和浮出水面,给我们军统史研究者一个大大的意外惊喜!
王蒲臣是谁?看过获得第二十一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最佳中国电视剧”大奖和最佳编剧的电视剧《北平无战事》 的朋友,一定对其中的三位特务——马汉山、王蒲忱和徐铁英印象深刻。事实上马、王两人都有历史原型,马汉山即马汉三,王蒲忱即王蒲臣,他们确实都当过保密局北平站的站长,徐铁英则是虚构人物。网上有关王蒲臣的各类文章很多,问题也不少,仅王蒲臣的去世时间就有三个说法:2005年、2006年和2008年。2014年11月11日,笔者来到位于台北郊区的花园公墓,踏勘王蒲臣夫妇的合葬墓地,才确切知道其生卒年为1902-2005年,可能是活的时间最长的特务。后面几篇,笔者将努力给读者还原一个真实的王蒲臣。
王蒲臣夫妇合葬墓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蒲臣,傅作义,国史馆,徐宗尧,北平无战事,军统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