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管理学院院长:从教育改革意义讲,自主招生基本失败了

澎湃新闻记者 韩晓蓉

2015-08-05 20: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指出,有一项研究表明,自主招生招进大学的学生,跟高考招进大学的学生没有显著差异。  澎湃资料
“从教育改革意义上讲,自主招生是失败的。”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说。
8月1日,在“第三届长三角城镇发展论坛”上,陆雄文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有一项研究表明,自主招生招进大学的学生,跟高考招进大学的学生没有显著差异,高校应用职业面试官去取代教授进行自主招生面试。长三角城镇发展论坛由浙江长三角城镇发展数据研究院、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和《第一财经日报》联合举办。
教育体制跟20年比倒退了
澎湃新闻:现在有一种说法:一流学生已流失到国外,二流的学生才去北大清华复旦上交,你怎么看?
陆雄文:我不承认一流人才到国外,二流人才在国内,我也没有觉得我们在教育方面有退化。
但的确有很多家庭,尽其所能地让孩子出国读书,这其实反映了很多问题。
第一,中国家庭培养孩子还是秉持很传统的观念,希望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在中国不能进入最好的大学,就选择去美国或英国。要通过高考来维持教育的公平,其实有先天的局限,问题的关键在于教育资源不够丰富,优质资源不够充分。
其次,家长的选择也是对现有教育体制的一种失望。为了考上最好的大学,要进最好的小学,进最好的初中,进最好的高中,所有的压力全转向了孩子,不断进行没意义的重复操练。
澎湃新闻:你认为中外教育之间的差别在哪里?
陆雄文:孩子天性的发展、好奇心的开掘以及人格的塑造,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和时间。不能让孩子从6岁到18岁都是在读课程,变成学习机器,到大学才来讲“全人教育”、素质提升,这是一个笑话。大学教育能够成功是在中小学德智体美全面成长的基础上才有可能。
一位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曾举过一个在美国求学时的例子,他在实验室做实验时,设备突然停止工作,美国学生用手拍拍设备,用脚踢踢桌子,设备就工作了,中国学生用了各种算法、逻辑去寻找问题,但是就是找不到原因。美国学生从小就玩这些,已练出了直觉。科学往往是需要这种直觉的,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悟性。我们中国教育往往缺乏创造这样悟性的机制。
我小学、中学时可以打乒乓、打篮球,还可去同学家一起做作业,做完了又在弄堂里玩一阵才回家。中学也是这样,每天必须保证有足够的体育课、体锻课,有很多兴趣活动。
现在大学生的很多兴趣是进大学后培养的,不是“先天”的,那国家的创新源泉在哪里?所以跟20年前比,现在教育规模更庞大,教育水准更高,学术进步也很大,但是在理念上、在体制上却比以前倒退了。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之前北大清华为抢生源在微博互掐?
陆雄文: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高考状元的学业和事业,一定比分数落后50名甚至100名的学生更成功。媒体推崇状元本身就已经是错误了,大学再来推崇,对社会的伤害和误导更严重。
我认为现在这种招生竞争,有点类似于恶性商业竞争。不仅过于短视和自利,还戳伤了公众的崇敬目光,腐蚀了社会的道德信仰。
大学、政府及社会通过给家长和孩子巨大的压力,让孩子放弃他所喜欢的专业,这正确吗?有谁真正关心孩子的兴趣、潜质和未来?所有的人都成为教育失败的帮凶。
自主招生应该用职业招生官
澎湃新闻:这几年对自主招生的批评声较大,你怎么看?
陆雄文:自主招生是有严重问题的。有一项研究表明,自主招生招进大学的学生,跟高考招进大学的学生没有显著差异,这意味着自主招生从教育改革实验的意义上讲基本上是失败的。
自主招生的实质还是“抢生源”,以上海为例,清华北大在零志愿招生,“好”学生都被北大清华抢走了,所以复旦交大要设立自主招生的预录取,说明自主招生初始动机本身也值得置疑。
我们自主招生原先笔试考得很全面,似乎只有全面知识测试才能评估人的素质,但是考试往往是很难测量综合素质的,笔试只是测试知识面。笔试成绩在我们高校招生中很重要,权重可达50%,而在国外考试成绩只是一个底线。其实分数差一点的人,一定综合素质差吗?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主招生该怎么改?
陆雄文:教授凭什么是好的面试官?教授只对报考他所在的专业的学生具有判断力,比如历史学教授,只对那些考历史的学生有专业判断能力,一个历史学教授怎么能够一定是评判一个青年学子的综合素养、创新思维和发展潜力的专家呢?
大学也应由职业招生官来负责招生,就像公司HR一样,他有专业的分析筛选能力、面试评判能力,然后会把候选人分到有关部门去面试,是因为招的这个人要到这个部门工作,不相关的部门就不要去面试了。但我们的自主招生却不同,我们是教授作为专家去面试,教授只在一个领域是专家,在其他领域不是专家。我们用了很多似是而非的理念,自以为是对的、实际上是错的理念来指导我们的教育管理和高考招生。
我们的大学其实没有招生自主权,因为怕被挑战,怕被置疑,怕受到批评,所以必须设计一个所谓公平的、集体参与的筛选机制。如果大学真的有自信,或真的敢于承担自主招生的责任,那就该训练一批职业招生官去负责招生。他们经过专业的训练、有多年的经验、恪守职业操守去考评、挑选学生。
国外的校长并不干涉招生,虽有影响但影响有限。我也给美国校长写过信,推荐两位校友的孩子,在我看来都非常优秀,结果一个录取了,一个没被录取,我写信申诉,美国校长回复说,我看了材料,你推荐的孩子很优秀,可是来自中国大陆优秀的申请人太多。我必须充分尊重和信任我的招生官,他们是有良好判断力和独立人格的。
我们的大学什么时候能根据自身的定位、培养目标、价值偏好,以及大学自身的“人格”与“个性”,并寻求与申请人的“人格”与“个性”相匹配来挑选自己认为值得培养的学生,那时大学的招生才算是自主的。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学自主招生,复旦大学,招生官,教育改革

继续阅读

评论(59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