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话说了20年,平克·弗洛伊德终于解散了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15-08-17 18: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平克·弗洛伊德在Live 8表演《Wish You Were Here》。(04:22)
尽管知道去年的《The Endless River》已是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的绝唱,依然想着新专辑出来之后老家伙们会不会心血来潮再弄个告别巡演。
然而不幸的消息是,近日乐队元老大卫·吉尔摩(David Gilmour)在接受《Classic Rock Magzine》采访的时候明确表示:“我的平克·弗洛伊德生涯已经结束。”
“如果继续在一起只能是一种虚伪”
吉尔摩说:“我花了50年的时间和这支乐队在一起,特别是早年和罗杰·沃特斯(Roger Walters)度过了很多时光。回头看,在这些被称作我们‘Hey Day’的好时光里95%都闪烁着音乐的满足之光彩和欢声笑语,我当然不会希望让剩下的5%遮蔽曾经漫长的好时光。如今这一切都结束了,乐队结束了。如果我们重聚继续演出或者做音乐,那只能是一种虚伪。”
他接着说道:“很显然,人们希望我们重聚,希望听到这支‘传奇乐队’,但是很遗憾这不是我的责任。对我来说,维系我们四个人所做的一切只是这两个字而已。平克·弗洛伊德只是一个流行组合,我已不需要它。”
去年,乐队最后的两位元老大卫·吉尔摩和尼克·梅森(Nick Mason)(罗杰·沃特斯早已退出)交出了他们的最后一张告别专辑《The Endless River》。专辑以2008年去世的键盘手理查德·赖特(Richard Wright)早年参与录制的素材拼贴而成,以示对其的敬意。对于大卫·吉尔摩来说,在赖特缺席的情况下重组乐队“是错误的”。
事实上,不仅在粉丝的心中,即使在乐队成员们自己心里这支乐队也早已死去活来多次,并最终成为过去。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专辑封面
1982年理查德·赖特的离队等于宣告了乐队的正式解散。1985年,曾写出《The Wall》(迷墙)和《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月之暗面)的超级贝斯手兼词曲作者罗杰·沃特斯亦离开。虽然此后赖特再次归队,但是一切都已不一样。往更早里说,乐队的第一位灵魂人物席德·巴洛特(Syd Barret)尽管2006年才去世,但是对于乐队成员来说,他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离开人世。
2008年,当温文尔雅的理查德·赖特去世,人们明白这支乐队真正走到了尽头。所以,“平克·弗洛伊德解散”这条新闻并未激起多少波澜,因为他们确实早已完成了自己对于这支乐队的寄望。
“三位领袖,一直是平克·弗洛伊德”
然而无论这支乐队在你心里是否早已解散,前后三位灵魂人物席德·巴洛特、罗杰·沃特斯和大卫·吉尔摩带领过的这支乐队的伟大是毋庸置疑的。
席德是第一位,他的孤决和冷僻奠定了乐队整体的风格,浓浓的“嗑药味”令乐队成为天马行空的迷幻摇滚先锋。沃特斯和吉尔摩也因为同为他的朋友而与乐队结下一生的机缘。1965年成立乐队之后,沃特斯没多久就因为嗑药而无法正常演出,渐行渐远甚至后期再也不愿成为音乐家或者艺术家。他的迷失和自我否定本身成为令人心痛之事,这个危险的漩涡曾吞噬多少艺术家的艺术生命。
此后,平克·弗洛伊德进入百家争鸣,乐队成员们出了几张共同创作的专辑,长歌短歌中以席德确定下的风格继续摸索。
1972年,《Obscured by Clouds》中鼓手梅森开始退出创作,他们迷幻的风格也愈发转入深邃及宏大。
1975年,一张成员们写给席德的《Wish You Were Here》以他人之眼捕捉到了他独特的光芒,成为乐队的经典之一。这一次,赖特亦开始退出创作,沃特斯成为新一位灵魂人物的时期到来。
《Wish You Were Here》专辑封面
1979年的《The Wall》及1983年的《The Final Cut》是沃特斯时代的巅峰。作为文学及戏剧爱好者,沃特斯主导的这两张概念专辑像沃特斯个人的回忆录。和任何一部好的回忆录一样,这两张专辑里不仅有个人的故事,所见的社会和战争亦如史家和诗人般精辟。其中,《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及《Hey You》成为一出长剧中百听不厌的单曲。然而尽管乐队成员承认他的伟大,亦一时甘心沦为乐手,却因为受不了沃特斯的独裁而矛盾重重,最终导致了赖特的离队。
《The Wall》电影
在这一时期,乐队的“药味”褪去,严肃的歌词和旋律型的加强,以及超强的录音效果及视觉设计迅速走向主流。
1985年沃特斯亦离开之后,吉尔摩时代来临。他是个好吉他手,作为主唱的嗓音亦赞,在深度上却和席德及沃特斯有所差距。
在词作上的力不从心让这个时期的乐队黯淡无光,尽管音乐上仍延续了此前的博大和灿烂。赖特归队之后,1994年的《The Division Bell》是一张隔绝和交流交缠之作,亦是乐队的最后一夕灿烂。《High Hopes》里的钟声和“那曾经青青的草地;那曾经灿烂的日光;那曾经甜美的品尝;那被好友簇拥的,奇妙的夜晚”却似乎已经是他们的告别。“在时光夺走我们的梦想之前,一支平庸的乐队曾跟随我们身后奔跑”,他们在空阔的音乐中感叹人生速朽而饥渴永远填不满,和他们共同走过这些年的我们也必定心有所感。
《The Division Bell》专辑封面
此后的二十年,平克·弗洛伊德沉寂了,他们该说的都已说完。然而去年的新专辑《The Endless River》中当吉尔摩的老婆再次写出“但现在我们做的,是在将时间倒带。阳光普照,或是狂风暴雨,都是时间重复的影像”,我们依然被感动。超越生命寻找应许之地是所有艺术的共同期许,重复多几次并没有关系,同样的几句话,同样的声音素材,二十年了即使水也早已酿成酒。
推荐
他们的录音室专辑不多,好听的众所周知。如果没有时间一张张重温,2011年的自选集《The Best of Pink Floyd: A Foot in the Door》是好选择。乐队最后一次冰释前嫌在一起的现场Live 8会让老乐迷感动落泪,庞贝古城的现场和Pulse现场也是必须一看的经典。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平克·弗洛伊德

继续阅读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