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行政难题:两个乡划进来共青城却管不了,庐山有多个爹

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2015-08-19 0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0年12月28日,共青城市正式挂牌成立。
在江西九江的行政版图上,苏家垱乡和泽泉乡从未像现在一样特殊。
这两个乡,位于九江下属的星子县和共青城市交界处,总面积超过160平方公里,人口4万余人。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它们都“名正言顺”归属星子县管辖,直到2010年9月,共青城获批设立县级市。
当时,根据江西省政府下发的文件,包括苏家垱乡、泽泉乡在内,九江市下属部分街道、乡镇以及村都划归到共青城市。
可是5年过去了,苏家垱乡和泽泉乡依然没有划归共青城。两个乡的社会、经济等各项工作依然由星子县部署,但遇到土地审批、资金划拨等具体问题,又要通过共青城市解决。
星子县代管
“苏家垱乡和泽泉乡什么时候正式挂牌到共青城?”打开与共青城、星子县以及九江相关的网站、论坛,类似的问题时有出现。
它们从5年前就开始被人们提出,至今没有答案。
据共青城市政府官网介绍,2010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国家民政部批复江西省设立共青城市。
2010年11月,江西省政府根据批复精神,正式下发《关于设立共青城市的通知》:同意将德安县茶山街道办事处、甘露镇、金湖乡,永修县江益镇和燕坊镇坪塘村、燕坊村,星子县苏家垱乡、泽泉乡划归共青城市管辖,设立县级共青城市。
共青城市政府驻茶山街道共青大道,辖区面积308平方公里,总人口19万人。
然而直到现在,共青城市政府官网显示的管辖范围只有茶山街道办事处、江益镇、甘露镇和金湖镇,苏家垱乡、泽泉乡不在其中。星子县政府官网的介绍中,这两个乡又赫然在列。
苏家垱乡政府和泽泉乡政府工作人员证实了这一情况,表示虽然已划到共青城市,但目前仍由星子县代管。
多位当地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早些年九江在申请共青城设市的同时,也把下辖的星子县和庐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以下简称“庐山管理局”)打包申请设立庐山市。
当时的设想是,苏家垱乡和泽泉乡划给共青城市,周边另外两个乡划给星子县作为“弥补”。随着庐山“冲市”未果,另外两个乡划给星子县的想法搁浅,苏家垱乡和泽泉乡也没能划走。

不过,该说法并未得到官方确认。
九江市政府办有关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苏家垱乡和泽泉乡的情况比较复杂,不仅牵涉到行政区划调整、还有组织管理问题,建议向民政部门进一步了解。
九江市民政局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省、市正在就此事积极协调解决。“划过去是迟早的,就是现在有很多复杂因素。”该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这样表示。
两个乡的窘境
无论原因如何,这种局面确实给两个乡带来不便。
一位来自泽泉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平时的工作是归星子县管辖,但如果是土地审批,就需要找共青城市国土部门。
星子县苏家垱乡国土所工作人员确认了这一说法。这名工作人员解释,泽泉乡比较小,土地审批也要找苏家垱乡下面的国土所办理。目前,该国土所的日常工作、人员配备都归星子县管辖,但具体到土地审批等一些手续,需要在星子县和共青城市之间“两头跑”。
此外,两个乡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资金使用也遭遇尴尬。
澎湃新闻查询共青城市政府官网发现,2012年,该市曾发布两则工程项目环评公示。
该公示显示,为满足当地经济和城市快速发展要求,共青城市拟建通往苏家垱乡和通往泽泉乡的公路。两项工程估算总投资超过1.5亿元,资金来源由世界银行贷款、共青城市政府负责筹措,计划2014年12月通车。
然而直到现在,通往两个乡的新公路不见踪影。
共青城市城乡建设和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两项工程都是世界银行的贷款项目,后来根据城市的实际条件和实际情况,调整到其他地方了。
“苏家垱乡和泽泉乡在板块上归共青城市,实际上是归星子县管。”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修路牵涉到征地和拆迁,共青城市没有正式接管这两个乡,具体工作启动不起来。
另据江西《新法制报》报道,从2005年起,江西省财政每年安排专项资金,对符合条件的农村离任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进行补助,分别可领生活补助80元/月与70元/月。
但对于苏家垱乡和泽泉乡的许多离任村干部来说,拿到这笔钱却十分曲折。
正常情况下,这笔钱由省里拨到共青城市,共青城市再给下面的乡就可以,但实际路径却很曲折——共青城市没办法把钱直接下发到这两个乡,只好打回省里,省里又把钱划拨到星子县,然后再下发到苏家垱乡和泽泉乡。
庐山设市遇挫
其实,这不是九江第一次面临行政管理难题。最近几年,该市境内的著名景点庐山就因“多头管理”备受诟病。
2013年1月,《中国经济周刊》曾报道,山体面积为282平方公里的庐山,曾同时有六个机构或地方政府在管理。有利益处,“人人都在管”;出事时,“处处无人管”。
星子县也是庐山的管理方之一。
上述报道提到,庐山的60%山体和35%的景点坐落在星子县,其中不乏白鹿洞书院、磨岩石刻群等知名景点。该县过去一直是个农业小县,近年来旅游收入成为当地政府的一块大蛋糕。
2011年11月,星子县辖区内的庐山的一个景点发生火灾,县政府却无动于衷。
最后,在庐山管理局的带领下,大火被成功扑灭。该局一位领导事后向星子县政府抛下一句话,“我们灰头土脸的,你们却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
星子县政府“隔岸观火”事出有因。根据1996年江西省人大通过的《江西省庐山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防火护林的责任归庐山管理局。
可是由于“一山六治”导致权责模糊、利益纷争等问题,庐山管理局对庐山山体外的管理根本无从进行,也没有办法监督。
为了打破这种格局,从上世纪80年代起,江西省和九江市就提出过成立庐山市的想法。
2010年,《江西商报》也曾对庐山单独设市给予关注。
报道提到,早在1999年,江西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几位专家就联名写信给江西省委,建议尽快成立一个新的庐山市,把属于庐山山体的区域全部划入新的庐山市管理。
报道还称,人们对庐山单独设市充满期待。专家们也拿出各种方案,其中包括将星子县与庐山管理局合并成立庐山市。
然而,由于各方利益难平衡等多种因素,直到今天,庐山设市都仅处于设想阶段。
今年8月,星子县民政局局长黄冠华在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表示,申请庐山市的工作又开始强力推进,具体的方案还没有定下来。一旦庐山设市成功,星子县将会面临行政区划的重新调整,泽泉乡和苏家垱乡的问题可一并解决。
苏家垱乡和泽泉乡多位知情人士也告诉澎湃新闻,就在前不久,江西省领导还前往星子县考察调研,“庐山设市”很可能再次提速。
不过,九江市政府办、市民政局和星子县政府办均表示,近期并未接到有关庐山申请设市消息。
共青城的吸引力
如果庐山设市遥遥无期,那么苏家垱乡和泽泉乡的问题又如何解决?
澎湃新闻了解到,这两个乡有不少居民还是比较希望划到共青城市。
泽泉乡一位村干部就表示,乡里没有派出所,村民们上户口、报案还要去其他乡镇。本来,该村庄离金湖镇更近,但金湖镇隶属共青城市,他们只能舍近求远,去同样归星子县管辖、但是路途稍远的横塘镇。
从地理接近性来看,共青城市确实比星子县更有优势。
多名当地人士透露,苏家垱乡和泽泉乡到共青城市区距离分别只有10多公里,车程20多分钟。两个乡到星子县城的距离都是30多公里,车程接近1小时。
对他们而言,如果需要到大一点的地方看病、上学、工作或办事,去共青城市更方便。
共青城市的良好发展态势也对两个乡有一定吸引力。
有关资料显示,共青城市原来是鄱阳湖畔的一片滩涂。1955年,98位上海青年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来到这里垦荒创业,经过几代共青人的努力,将其建设成为一座新城。
作为全国唯一以“共青团”命名的地方,共青城市的发展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先后有9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亲临视察。
2002年10月,共青城被确定为九江市人民政府派出机构——共青城开放开发区管委会,行政级别升格为副厅。
2010年12月28日,共青城市人民政府正式挂牌成立,九江市委常委李晓刚兼任共青城市首任市委书记。
最近几年,共青城市发展势头迅猛,GDP增速保持在两位数。
以2014年为例,该市GDP总值达74.77亿元,比上年增长10.5%。全年财政收入13.18亿元,比上年增长20.1%。
对比星子县,该县2014年GDP总值为62.2亿元,财政总收入完成11.5亿元,两项数据均低于共青城市。
人均收入方面,共青城市也明显高于星子县。
以2015年上半年为例,共青城市实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653元,实现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369元,分别高出全市平均水平3.5%和41%。
同样是这一时间段,星子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0336元,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为4902元,两项数据均低于九江市平均水平。
“共青那边经济好,出去打工的都愿意去那边。”一位来自泽泉乡的村干部透露,纺织服装是共青城市的支柱产业,也是全省唯一的省级手机产业基地,就业机会比较多。
星子县的“挽留”
从现有政策来看,共青城市的优势还有扩大迹象。
2014年7月,共青城市成为江西省6个省直管县(市)试点之一,它也是九江唯一的省直管县试点。
省直管县试点被赋予了与设区市相同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包括规划直接上报、计划指标直接单列、统计数据直接报送、证照直接发放、财政体制执行省直管财政体制等,对当地政府职能转变和体制改革都将有推动作用。
此外,2014年年底,共青大学城项目开工建设,总投资30亿元。届时,包括南昌大学在内的江西省内5所高校的独立学院将首批入驻,这对共青城市文化事业发展又是一个契机。
尽管共青城市发展强劲,但苏家垱乡和泽泉乡也有人表示,一直把自己当星子县的人,划到另外一个地方,感情上会不舍。
更有人提出,目前的人事任命由星子县完成。如果划过去,人员编制怎么调整,也是棘手问题。
事实上,对星子县来说,苏家垱乡和泽泉乡虽然在地理位置上相对边缘,但对全县的经济社会发展仍有分量。
“两个乡经济总量贡献不大,在全县中等偏下,但它们是农业大乡,另外苏家垱还有一些工业。”星子县发改委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
澎湃新闻查询星子县“十二五规划”,发现其中有些内容与苏家垱乡有关,比如建立占地面积3000亩的工业小区、建立特色水产养殖产业基地和果蔬茶产业基地等。
这也意味着,如果共青城市正式接管苏家垱乡和泽泉乡,它们现有农业和工业项目也将被带走,也对本来就不富裕的星子县是一个损失。
星子县民政局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在九江下辖的区县中,星子县区划相对较小,下辖7镇、3乡、1国营林场、1湿地管理处,人口26万。如果两个乡都划出去,星子县很有可能就是九江市最小的县。
谈起两个乡的归属,共青城市相关部门则显得比较谨慎。
该市政府办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不太清楚。至于何时正式接管,共青城市民政局相关人员直言,不是他们说了算。
但查询《共青城市城市总体规划(2012-2030)》,依然可以发现苏家垱乡和泽泉乡的痕迹。
该规划将苏家垱乡和泽泉乡分别定位为旅游服务型和农林服务型。前者主要产业包括旅游服务业、特色养殖业、港口物流,后者主导产业为林业、苗圃业。
产业布局方面,两个乡都被定位为生态农业区,主要发展林木种植、林果业、花卉栽培、水产养殖、蔬菜、瓜果种植等生态农业及观光农业、乡村旅游业。位于苏家垱乡的金垅村,还被规划为港口物流区。
交通方面,共青城市总体规划还提到,苏家垱乡和泽泉乡将建设长途汽车客运站。
此外,共青城市十二五规划也显示,要实现所有的自然村通水泥路,城市公交车延伸到苏家垱乡、泽泉乡,所有中心村都有进城客车。
如今,这些美好畅想还停留在纸面,不知何时能够实现。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青城,星子县

继续阅读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