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晋:大象公会的选题在两年前是不可思议的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5-08-21 07: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19日,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做客上海书展,参加大象公会文章合集《来到地球第一天》读者见面会。19日下午,黄章晋接受澎湃新闻专访,谈大象公会的选题、内容与发展。
2013年4月,黄章晋卸下《凤凰周刊》执行主编职位,同年7月注册了微信公众号“大象公会”。目前,“大象公会”有60万粉丝。

选题:关键有趣、有人愿意看
熟悉大象公会的人会感慨文章内容可谓“五花八门”。仅一本《来到地球第一天》,就从广场舞到“厕所文明”,从男女关系到国家阅兵,从中国香烟到日本装修均有涉猎。
黄章晋告诉澎湃新闻,“点击量”对大象公会而言不是特别重要,也不是选题的标准。“有时我们也需要那些讨巧、易传播的选题,但有的传播注定是小众关注。比如一篇谈克林贡语的选题,那确实是特别高冷的东西,你不可能指望它有很高的转发量,但是它对提升我们的形象帮助非常大。”
黄章晋感慨,正是新媒体的技术和平台,为一些选题的“露头”提供了机会。一般媒体往往会从“现实关照意义”的角度去判断一个选题。“传统媒体会问‘这个选题有什么意义’,但大象公会的很多文章其实经不起‘它有什么意义’这样的拷问。我觉得文章有趣、有意思、有人愿意关注就行了。”
在黄章晋看来,这其实也是我国传统媒体本身的问题。“我们(指大象公会)现在关心的东西在国外传统媒体里是很正常的。只是因为我国传统报纸、杂志的类型化,这些东西永远没有露头的机会。”
他表示,大象公会的选题在两年前是不可思议的,但是现在慢慢成为正常。“一旦技术发生变革,平台发生变革的时候,内容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他说,“如果是老编辑、老记者,习惯表达的是一种‘及时的价值判断’。在大象公会这里可能从来没有价值判断,只有事实判断。”而这种“平台改变带来的选题拓宽”,也是黄章晋眼中新媒体的趋势。
内容:有信息并让读者高效阅读
黄章晋对“大象公会”的文章其实有自己的一套标准:要查丰富的资料、字数控制在3000字左右、参考资料的引用不要影响全文阅读的流畅性、去“个人化”等。但不可否认,即使信息度超高的一篇文章被浓缩到了3000字,也依然有读者感慨“看不下去”。
对此,黄章晋也承认深度阅读和移动新媒体阅读之间确有天然矛盾:“我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他告诉澎湃新闻:“我只能假定说(读者)一看到‘大象公会’四个字就知道,要做好‘心理准备’去读这篇文章。”
不过,黄章晋也会去想一些优化方式,比如用一些关键词、关键语的提示,让读者即便没有看完全文,快速阅读后也能大概知道这篇文章在讲什么。“我们在页面编辑上,将来会做一些适应性的调整。”
此外,大象公会的文章有很多数据和硬知识。不同于分别流行于自然科学与行业解析的果壳与知乎,大象公会更专注于人文社科领域。那么如何确保内容的专业和准确性?黄章晋表示对内容有把握才写:“如果对数据不够确定,则不采用数据,有时候也会采用比较模糊化的词。”他还表示,其实读者不是那么在乎数据。“他要快速读下去,你不能把数据来源都往里面堆,否则读者就不看了。数据有一个消化过程,在文本上‘简单点到’,让人能做出判断就行了。”
黄章晋也坦言,偶尔文章出来后也受到过质疑。“很专业的人马上可以交流。对我而言,懂行的人,有质疑反而我们会成为朋友。”
和其他原创内容平台类似,大象公会还会遭遇“盗版”困扰。7月28日,大象公会在微博上提到网易“看客”栏目第433期《迷信之都》抄袭大象公会文章《香港人为什么最迷信》,并直言:“该栏目不但抄袭大象公会选题创意、逻辑和解释,甚至有11段文字基本雷同。”
“其实‘偷盗’这件事不和媒体性质有关,一些都市报‘偷内容’的现象也有很多。有的都市报偷我们文章的时候把标题改得完全看不出来了。”对此,黄章晋表示无奈,只能经常生气下,“维权成本很高,数量特别大,你就放弃了。现在还有三个假的大象公会账号。至少目前不构成很大损伤的时候,就算了。”
7月28日,大象公会在微博上提到网易“看客”栏目第433期《迷信之都》抄袭大象公会文章《香港人为什么最迷信》。
困境:缺人
澎湃新闻发现,无论说起大象公会最主要的成本支出,还是大象公会目前最大的“苦恼”,黄章晋都会不假思索地回答:“是人。”
在2014年上海书展,黄章晋坦言自己还在探索大象公会的生存之路,“参与洗牌”。而今他表示自己对大象公会的盈利模式已然清晰一点。“如果不做扩张,可能做到与成本‘打平’的。现在我们有一些收入手段,比如广告和图书出版。而主要成本来源于人力资源。”他还告诉澎湃新闻他至今还是没有想过“收费”:“不大合适,好像没有看到现在有(收费)成功的案例。”
黄章晋表示,“大象公会”马上要进行扩招。新人到位后大象公会的内容团队将有10人左右。而原本只是纯内容团队、类似于一个“编辑部”的大象公会还将打造自己的运营团队。
由于人手不够,黄章晋坦言现在还不能保证稿子数量和发稿周期。他说,“我们希望能固定发稿周期,但有一段时间,好多天都没有稿子出来。”他回应这主要是人力上的原因,有时候也低估了某一篇稿子的写作难度。
“将来,我们会把重点从文字往视频上转。这是一个经验积累的问题。我们纯粹是文字内容出身的,需要一个时间慢慢磨合,在传播效率上有自己的感觉后才敢去尝试(视频)”黄章晋表示。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象公会

继续阅读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