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巡组:巡视大学时发现有些院所没老师愿任党支部书记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5-08-22 12: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十八大以来,我一直在中央巡视组工作,巡视对象中有地方,有国企,还有高校。巡视发现了一批问题和线索,有的还很严重,比如,有的单位把党组会放到五星级宾馆去开。有的领导用受贿的钱去建家庙,还要求下级单位领导干部捐钱修家庙。在一所大学巡视时,了解到一些院所,竟然没有老师愿意担任党支部书记。还有些地方出现窝案,有时一拎一串。”
自8月14日以来,中纪委官网连续刊文,聚焦《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下称《条例》)的修订及其背后的故事。文中透露了大量中央和地方巡视组在巡视过程中鲜为人知的故事,像上文这样的爆料还有很多。小编梳理了其中7个故事,陈安众、姚木根落马的细节都在里面。
故事1:发改委主任约谈时拍桌子说狠话,对抗组织
2014年9月,武汉市蔡甸区前任区委书记、现任市发改委主任吴清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湖北省委巡视组约谈。在约谈中,吴清态度恶劣,公然拍桌子说狠话,出口伤人、对抗组织。
湖北省委“五人小组”听取汇报后指出:“这次一定要抓典型,凡是对巡视工作有抵触的,像武汉市发改委主任那样一种态度,就要处理。一个党员干部,对巡视谈话监督都这样,如何对待群众?如何对待一般监督?简直是胆大包天!”
2015年5月,吴清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武汉市纪委纪律审查。湖北省委也高度重视,压力层层传导,省委巡视组加大马力,满负荷运转。仅用时10个月就巡视了52个地区和单位,实现了对17个市州、直管市、神农架林区的新一轮巡视全覆盖。各巡视组发现领导干部违法违纪问题线索达2667件。
故事2:面上谈话没发现问题,下访揪出大鱼
2013年5月,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江西,刚开始面上谈话并没有发现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巡视组拓宽谈话范围,加大个别谈话力度。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爱喝大酒,交际面很广。”断断续续中,听闻到这样一些议论。这是大问题吗?要不要查?巡视组经过研究决定,“不放过一丝疑问和线索!巡视要延伸监督,到萍乡市、九江市、景德镇这些陈安众担任过市委书记、市长的地方,深入了解情况,想尽一切办法发现问题。”
“陈书记有个毛病,爱喝酒,喝完酒还喜欢找女孩子跳舞、去桑拿洗个脚……”在萍乡市,有干部群众这样反映。而在九江市,有一个副市级领导甚至提到,有一次被陈安众拉去桑拿洗脚,后来发现情况不对,这位领导半截偷偷离开了。
至此巡视组还没有放弃,他们奔赴景德镇,听到“陈市长为一些老板揽过项目……”喝大酒谁埋单?都交哪些朋友?经过深挖细查,发现原来他喝酒吃饭都有老板当“钱袋子”。巡视组及时将问题线索移交中央纪委,陈安众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很快就被查实。
故事3:找关系、说人情,一被调查就来讨要“关照”
2014年4月,江西省委第四巡视组收到关于举报德兴市委书记何金铭有关违纪违法的问题。
工作刚一启动,当事人就有了警觉,开始四处打探消息,并试图通过关系向巡视组主要领导说情打招呼。巡视组不断接到何金铭的亲朋好友说情电话,有的甚至还是巡视组负责同志的老上级、老领导来电话要求给予“关照”,也有同志建议缓一缓。何金铭是“老资格”,曾在几个县任过一把手,关系网复杂,拒不交代问题,并叫嚣“查我,你们要考虑后果哟!”一时间各方压力接踵而至。
对此,巡视组不仅不为所动,组长鼓动教育大家说:“为党监督执纪,就要勇于面对各种压力,坚守职责担当,敢于碰硬,不怕得罪人。”全组人员全面展开调查核实工作。真相很快水落石出,上饶市纪委对何金铭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并给予其“双开”处分。
故事4:谈话、找资料同步进行,一天拿下交通厅厅长问题线索
中央巡视组在巡视某省时,发现该省近3年高速路的投资近千亿,高速路修建指挥部就设在交通厅。经过多方分析,加上群众的有关反映,巡视组将交通厅作为延伸检查的重点对象。
一天上午,巡视组10个同志组成突击检查组,吃早餐时临时通知联络组同志准备一辆中巴车,早餐后直奔交通厅,到了楼下才通知厅领导,说来调研。
除了两人与交通厅党组书记在会议室谈话外,剩下的同志同时分别前往规划、项目、资金、质检4个职能处办公室去,当场查阅和收集有关工程项目和资金配置的原始材料,提取完材料后迅速返回驻地,仔细分析研判,拎出中标最多的企业,然后倒查,发现这些企业与厅长联系交往密切。
问题线索移交后,经省纪委查实,该交通厅厅长受贿几千万元,现在那个厅长已经移送司法机关了。
故事5:申报2套房产、核查12套,问题入手有突破
中央第八巡视组在江西巡视时,对所有被纳入巡视对象范围的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进行全面抽查。
在抽查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时,姚申报2套房产,却被核实出12套,而且大多地段好,甚至在北京金融街还拥有一套面积100多平方米的房子,价格不菲,与其家庭实际收入相差很大。
巡视组将这个问题线索及时移交,查处姚木根就是从这处金融街房产入手突破的。
故事6:光念材料没有用,还得招架住严厉质询
巡视组约谈,被谈话对象坐在巡视员对面,可随身携带书面材料。资料图
2014年12月的一天,山东省直某单位,谈话室内,该单位行业管理处处长王某念完精心准备的提纲,如释重负准备离开时,却被山东省第六巡视组的巡视人员叫住了:“请谈一下你们处违规收费、私存私放以及剩余90万元费用的处置情况。”
面对巡视人员严厉的眼神和早已了然于心的表情,王某和盘托出。谈话后,王某又主动提供了培训费和评审费的收支目录,坦白了违规花费的详细情况。
故事7:做假凭单隐藏奢侈浪费,局长书记双双受处分
中央第八巡视组赴郑州铁路局了解情况时,要求其办公室提供接待账目。该单位向巡视组提供了一批凭单,其中有400多份2000元以上的,100多份3500元以上的。
数额这么大,次数这么多,每顿饭有多少人吃、都是吃的什么?巡视组要求提供相关材料。该单位竟然拒绝提供,说找不着了,工作笔记本也销毁掉了,菜单也无法提供。巡视组找来党委书记和局长,要求他们履行主体责任就此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前面提供的单据全部是假的。
原来接待科知道巡视组要来,为了掩盖严重挥霍浪费行为,就建议处理账目,化整为零,一笔大账目被处理成若干个小账目,还找相关业务部门编造吃饭经历。据查,他们有一顿饭花了13000多元,仅酒水费用就有9000多元。
8月11日,郑州铁路局原局长张军邦因严重超标准公务接待、公款吃喝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郑州铁路局党委书记杨伟军因未认真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巡视组,落马官员

相关推荐

评论(46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