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坐着轮椅奔跑在戈壁荒滩,北京马拉松也曾为他改变

木马

2015-08-28 17: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他是一位乐队主唱,也是一位马拉松跑者,同时还是一位依靠轮椅行走的残疾人。
当林文超出现在3天100公里的张掖戈壁徒步公益赛时,大多数人最初都很担心,这位看似“需要帮助的人”,能否完成这样残酷的挑战。

现实总是比理想骨干许多。林文超的轮椅在第一天的赛段就出现故障,无奈退赛。尽管仅仅在17公里的戈壁滩上留下自己的“足迹”,他却激励了其他参赛者努力完成比赛。
“不要说我是什么正能量,我只是希望请求更多人关注到我们这些热爱运动、向往自由的残障人士。”正是这样一位透着文艺范的轮椅跑者,曾用自己的行动让北京马拉松为残疾人士作出改变。
林文超和队友们。
林文超和他的轮椅。
裁判要他们强制退出,被直接拒绝
在张掖益行家古长城公益挑战赛中,四人一队共同完成3天100公里的赛程,比赛地点设在甘肃张掖的古长城边上。
“张国臂掖,以通西域”,作为丝绸之路上的咽喉要道,张掖虽有“塞上江南”的美称,却依然拥有大面积的戈壁和荒滩,即便是牛羊都难以通行。
当林文超和他的队友杨灵勇、周晓天和陈国樑从深圳第一次来到大西北的戈壁滩上时,他们自己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碎石路、沟壑、草地,甚至还要经过零星的坟头,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一部轮椅和四双手能够承载的极限。
“其实当我从大巴上下来,我就已经意识到了接下来赛道有多么艰难。”在比赛仅仅开始2公里的地方,林文超为这次比赛特意改装的新轮椅就出现了问题,脚踏板掉落,刹车也死死卡住轮胎,每前进一米都要四人同时花费巨大的气力。
队友在比赛中拉着林文超。
在戈壁荒滩上飞奔。
在比赛开始后四个半小时,林文超和他的队友出现在了10.6公里处的第一个检查点。
迎接他们的是其他停留的参赛者的掌声和加油声,以及赛事副裁判长的退赛要求。“这是3天比赛中最容易的10公里赛段,后面的路你们走不了了,如果你们不同意,在下一个检查点前我们会让其他裁判强制你们退赛。”副裁判长警告道。
张掖的戈壁,只要暴露在阳光下,就如火炉一般酷热干燥;而裁判的一番话却瞬间让当时的空气凝结。“我们还有体力,也没有超过关门时间,为什么要退赛?”林文超的队友周晓天按耐不住当时的愤怒,“没有看到前面的路,我们是不会停下来的。”
林文超为了队友,无奈选择了退赛。
有些路面甚至轮椅都无法通行。
为减轻队友负担,他自己爬过陡坡
“其实这位‘很有爱’的裁判的确是为了我们好,但是我们不想让别人来判定我们的命运,这一切应该由我们自己决定。”林文超在赛后回忆道。
然而,第一检查点和第二检查点之间虽然只有6.6公里,但是两段的难度确实天差地别。在起伏的陡坡和断裂的沟壑面前,一部轮椅显得无比脆弱。
有足足2公里的道路,杨灵勇、周晓天和陈国樑轮流负责背着林文超前行。
“在出发之前,我们答应过跑团的其他跑友,会把林文超安全带回去。”周晓天曾经这样承诺,“所以不管是否会耗尽体力,只要阿超希望前进,我们都不会停下来。”
“我想用自己的方式走过去。”在一段落差有10米左右的陡坡前,林文超作出了一件震惊了所有队友和其他参赛者的决定。
他离开轮椅,用双手抓住地上的草,艰难地在陡坡上爬行,慢慢从坡上滑下去。他的衣服被地上的石子磨裂了,手指也被小草割破,但他依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鼓作气爬下了陡坡。
“那个坡确实太长了,队友想背着我下去,但是我觉得太危险了。”林文超在赛后回忆道,“我不想让他们因为我出了什么意外。”
遇到难走的路,队友就背起林文超。
为了队友,林文超选择离开轮椅,慢慢从坡上滑下去。
到达第二个检查点时,他们足足用了7个小时,离远在6公里外的第三个检查点的关门时间还有40分钟。
“阿超,你觉得我们还继续吗?”经过了前17公里的赛道,林文超的队友们其实也精疲力尽了,但他们还是把决定却留给了林文超,“如果你希望继续,我们就走。”
不过,林文超决定在那里停下来,在他接过退赛单时,他停顿了一下,但还是签了字。
戈壁上时不时刮过大风,风里还夹杂着沙土。当他的队友们看着林文超签字时,他们的眼睛里都布满血丝,不知是因为风沙的缘故,还是因为不愿看到离开的这一幕。
当其他三人都被安排上救援车时,周晓天突然决定继续前行。“我要带着林文超的意志,跑完今天的路。我们总要有人完成100公里的比赛。”
由于本项赛事是团队赛,只要有一人退出,剩下的人都将没有最终成绩。
颁奖仪式上,整个团队都哭了。
手举“锵锵骑士”的旗帜。
没有和队友冲线,林文超哭了
事实上,杨灵勇、周晓天和陈国樑三人都是资深跑者。
作为2015深圳女子马拉松的官方兔子,杨灵勇每个月的跑量最高能达到280公里,同时他也经常参加极限马拉松。当他在第二天总距离45公里的赛段中第一个冲过终点时,他在“长枪短炮”前说道,“我是替林文超跑完这段路的,我希望能有越来越多人关注城市无障碍的项目。”
而周晓天和陈国樑则是以另一种形式践行这林文超的理念。他们一路上“拯救”了不少受伤的参赛者,还帮助不少迷路的跑友重回赛道。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比赛就是由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的。
“益行家的意义就是能帮助更多的人,在困难的时候拉他们一把。”陈国樑说道,“其实这一路上,我们只要看到稍微平坦一些的路段,我们都会想到阿超,希望能带着他再’飞’一次。”
益行百里,考验着每个人的极限。
在比赛的最后一天,林文超提前来到了终点线,为每一位冲线的参赛者加油。另外,他的另一个希望是,能在最后时刻和队友一起冲线,记住这个意义重大的时刻。
但当他等到队友时,他们最后却没有一起冲过终点,也没有留下一张官方冲线的照片。
“我是一位媒体人,我知道媒体有时候会错误解读一些东西。”陈国樑在比赛结束后向林文超解释了原因,“我们确实没有以团队的方式完成这场比赛,我也不想别人在看到我们冲线后觉得我们是在作秀。这样我们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听完队友的话后林文超哭了,这是他三天来第一次哭得像个孩子。
就在这时,一位膝盖上打着绷带的女跑友在志愿者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到林文超面前,希望能一起合影。
“我和你一样,也没有完成100公里的比赛,但是第一天我看到了你在第二赛段的坚持,所以我也努力在停下来前多走了10公里。”
生活中,林文超是乐队的主唱。
践行“无障碍”,北马为他做出改变
没有完成比赛,没有和队友一起冲线,连最后的完赛奖牌也是他的队友周晓天送给他的。这些都是林文超在戈壁上留下的遗憾。
但林文超依然很开心,因为有更多人开始关注残障人士,也有更多人开始支持他希望推广的“城市无障碍”的理念。
因为小儿麻痹症,林文超从小就无法感受到奔跑的快乐。他也曾经自卑过,但是在2012年他参加了一场“为爱奔跑”的10公里公益体验赛后,他的想法彻底改变了。
“当我在上坡路段的时候,我非常吃力,但是后面不断有人来帮我推,一个人没力气了又有另一个人顶上。”林文超回忆道,“我坐在轮椅上完全看不到他们的样子,我突然感受到了满满的爱,大家其实是愿意帮助我的。”
业余时间和朋友一起打篮球。
从此,林文超不仅参加各项马拉松赛事,而且以各种方式投入到“城市无障碍”之中,希望政府能在公共场合为残障人士建设更多的无障碍设施。
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同样遇到了许多坎坷,他甚至在报名北马时遭到了拒绝。作为一名全马4小时4分钟的跑者,林文超一直希望国内的马拉松赛事能像国际上的马拉松比赛接轨,拥有轮椅赛。
可当他致电北马组委会时,一开始却并未得到回应。“我们当时很失望,举办了35年的一项国内顶尖赛事却不愿意接受轮椅跑者。”于是林文超就和他的伙伴发起了北马“从0到1”的活动。
来自上海的跑者Rachel、深圳轮椅跑者周宝林以及林文超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发起照片接力活动,呼吁北马对轮椅选手开放。
最终,这些照片接力在社交平台上被阅读了近百万次,引发了中国残联的关注,并且帮助争取到了5个非竞速轮椅选手马拉松的名额。
这也是北马第一次由官方组织轮椅选手的比赛。
“对于热爱运动的残疾人而言,只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无障碍就像一双鞋,能让我们这些残障人士在城市里跑得更快。”林文超说。

更多专业跑步健身内容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号:sijiabenpao或搜索公众号:私家奔跑。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戈壁徒步,北马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