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坦》为我们的戏剧从业者好好上了一课

阿之

2015-09-05 17: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弗兰肯斯坦》剧照
今年“NT Live(英国国家剧院现场)”的三部剧目里,《弗兰肯斯坦》是中国观众较为熟悉的一部,不仅因为故事较《人鼠之间》和《科利奥兰纳斯》更加耳熟能详,也因为早在2012年,上海大剧院就曾引进并播放过该戏,并在当时引发热议。但这一次,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以下简称“上话”)引进了这一项目却有更为深远的意义。上话作为上海唯一的国有话剧院团这两年没少受剧评人和观众的口诛笔伐,这次引进了“NT Live”颇像两年前上海戏剧学院协助引进《蒋公的面子》,颇有自省和自救的意味。
这还要联系到近几年的戏剧界那种前所未有的追求速成的浮躁氛围。上话为了吸引更多观众使票房达标,每年数次的“半价日”开展得如火如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制作成本缩减了一半的缘故,上话现在大部分的戏排练周期也缩短了一半。主创没时间做充分的案头工作,团队没足够的时间进行磨合,导致演出效果的堪忧和疲软。笔者一位戏友曾戏谑地笑称,她宁愿精心挑部好戏,多花几十块买张全价票,也不愿意排队买大量半价票,戏的质量得不到保证不说,排队的那一整天里丝毫没有得到艺术带来的快感,闻到的全是钱的味道。
这次“NT Live”所推出的三部剧目,用“雅俗共赏”来形容并不为过。虽然知道点美国种族斗争的历史背景,对于理解《人鼠之间》会更有帮助,读过《圣经》和莎翁会对《弗兰肯斯坦》和《科利奥兰纳斯》更有共鸣,但如果没有,也没有关系,毕竟故事里那些人情世故是通俗易懂的,哪怕是单纯欣赏演员如何塑造人物、演员之间如何建立可信的人物关系,也已经让戏剧从业者和爱好者们受益匪浅。
《弗兰肯斯坦》剧照
在玛丽·雪莱写出《弗兰肯斯坦》的小说时,她自己大概也不会想到这本书会成为当代科幻小说的奠基之作。在此之前,只有上帝才有权力用非繁殖的方式造人,可是这部小说里,野心勃勃的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却挑战上帝,创造出了一个人形的怪物。可是他创造出这个怪物后,却未能做到对他负责,于是需要关怀和爱却受到冷落的“科学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到处作恶,后来还与弗兰肯斯坦谈判,要求他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伴侣。这不活生生上帝创造亚当夏娃的人类版本吗,但弗兰肯斯坦把自己当上帝,却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未能给科学怪人一个伴侣,于是,科学怪人奸污了他那位忠诚善良的妻子,他决定带着这个怪物同归于尽。
《弗兰肯斯坦》无论是演员的表演和妆容,还是舞台的布景和调度,都透出了一种慢工出细活的精致和多变的灵活。“卷福”康伯巴奇所饰演的“科学怪人”的外形虽然是个成年人,但被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创造出来时,他像个丑陋的婴儿,伴随着缓慢而沉重的心跳声音效,挣扎着从母体中蹒跚而出,之后,他便一个人在偌大的舞台上进行了长达数分钟的肢体探索表演。一位成年的演员,要模仿孩童那样学习站立、走路,要做得让人信服,还需要身体极强的协调能力。仅仅这一段,就可以成为戏剧学院表演系学生的参考范本,并且让那些已经在舞台上活跃多年的演员们回忆起来尊重表演的正确态度。
《弗兰肯斯坦》海报
这版舞台剧《弗兰肯斯坦》的导演是曾经执导过《猜火车》和《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奥斯卡获奖电影导演丹尼·博伊尔。在导这台戏的过程中,他用了一个很大胆的尝试,就是让两位主演康伯巴奇和约翰·李·米勒轮流饰演“科学怪人”和科学家弗兰肯斯坦,让他们同时体会创造者和被创造者两个角色,不知道这是否会让他们更从全局上来观察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
除了两位主角之外,其他演员也贡献了扎实的演技。年轻的农民菲利克斯和他身怀六甲的妻子透着乡间人的淳朴、好客,每次他们离开家时,都有股想要拥抱大自然的热情洋溢着。而被冷落的父亲、盲老头老菲利克斯则把他那种与生俱来的教化冲动,转移到了科学怪人身上,科学怪人便在老菲利克斯那里听他谈论上帝和《圣经》,如一个学龄的孩子牙牙学语,并获得启蒙教育。其他角色如小男孩威廉、弗兰肯斯坦的妻子伊丽莎白,也都被演员们刻画得入木三分。
这个戏在舞台设计上用了各种小型灵活的装置。这么做的好处是可以让这些场景之间关联性小、跨越度大的戏呈现更加丰满、贴近文本。全剧伊始,漆黑的舞台上只亮着一束光,舞台上有个被肉色纱幔包裹的球体简约装置,就像是孕育新生儿的母体。而其他场次里,如菲利克斯家的乡村房屋、河流、弗兰肯斯坦的书房,都用了这种灵活多变的可拆装装置,让整台戏显得逼真而代入感强。
《仲夏》剧照
笔者认为上话有两台戏在舞台装置的灵活性上做得不错,分别是小剧场戏剧《浮生记》和《仲夏》。《浮生记》由四个无甚关联的小故事组成,但舞台中的那块吊起来的木板,可以是画家作画的画台,也可以是男女主角一起喝酒的桌子,还可以是一张床。一个简易的舞台装置却有多种功能,并贯穿全戏,撇开剧本本身的硬伤,导演的这个设计多少挽救了这个残缺的文本。
而《仲夏》那满台的木酒桶不但风格化浓重,与剧本中酒吧的基调是吻合的,并且导演也没放过木桶内部的空间。木桶打开后,成了女主角的衣柜和梳妆台,女主角就这样在台上明目张胆地换装。
但数数上话的几台大戏,无论是阿加莎的悬疑剧,还是原创剧《大哥》、《桃姐》,常常是一开场就一整套的亭子间或者样板房摆在舞台上,然后在接下来的剧中,利用旋转舞台让观众360°、全方位无死角地观赏到这幢建筑的各个角落,不但易造成审美疲劳,还大大削减了演员在舞台上聚拢、分散的舞台调度的灵活性。但《浮生记》和《仲夏》的例子却让我觉得,有些事情不是做不到,而是愿不愿意做的问题。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弗兰肯斯坦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