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龄童谈恶搞西游:一个民族有优秀文化却被国人践踏,可耻

澎湃新闻记者 徐笛薇

2015-09-02 15: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4月29日,北京杜莎夫人蜡像馆,六小龄童版“美猴王”的蜡像入驻,成为首位入驻北京杜莎夫人蜡像馆的神话人物。 CFP 资料
一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又将齐天大圣带回大众视野的聚焦点。
这个“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会七十二变”的美猴王,传唱于祖祖辈辈的话本里,闪亮于一代代的戏台和荧幕上,他是土生土长的超级英雄,孤独悲情,也是顽皮少年,他是永远能打动人的唯一的孙悟空。
1982年,23岁的六小龄童在刚开拍的中央电视台大型神话电视连续剧《西游记》中,成功塑造了第一代“荧幕美猴王”,从而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自此,也成就了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在很多观众心中,他就是不可撼动的正牌美猴王。
“我觉得我是中国最幸福的演员,因为男女老少都看过我的戏。还有,我赶上一个好的时代。”
2015年的夏末,六小龄童坐在上海奉贤海边的六小龄童艺术馆里,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起这部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电视剧。
86版《西游记》不仅保持着世界范围内重播3000余次的吉尼斯纪录,并且也是版权卖得最好的一部片子。当年热映之时,不乏少女向六小龄童表示,就想嫁给孙悟空。“老师,你化了妆,比本人好看。”
如今,猴王56岁了。
“老版的特效那么差,飞起来背上的钢丝都看得到,炸开的石头一看就是泡沫塑料,但是即使是现在的观众还能肯定,那是因为你的魂打动他。我们的造型和表演不偏离原著,而且是用心,甚至用生命在演绎。”
刚拍戏时,他才23岁。拍摄孙悟空高空动作时,往往因拥有独特的表演方式而不能采用替身,一旦钢丝断裂,就狠摔下来。
《大战红孩儿》那场戏,“三昧真火”烧满了孙悟空的全身。衣服刷上凝固汽油,点燃的火苗一下烧光了睫毛,直到他在树林间打滚,摄制组才意识到出了状况。那次,六小龄童说自己窒息了差不多有1分钟,“人被烧死之前什么感觉,我是最清楚的。”
真刀真枪的表演,70元一集的稿酬,没有任何保险,算上中间停拍的10年,前后17年里,六小龄童把绝大部分的心血都花在琢磨美猴王的一举一动上。在所有饰演孙悟空的演员中,这份专注与坚持,无人匹敌。
最让六小龄童自豪的是有观众告诉他,自己都看72遍了。“这不是快餐消费,而是一部能让人反复重温的片子,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立足之本:猴王世家的猴戏传承
六小龄童本名章金莱,生于上海,祖籍浙江绍兴,目前是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演员剧团国家一级演员,和陈道明、倪萍是同事。
每次出门,他习惯穿“一身红”:鞋、袜、衣、裤、帽,甚至眼镜,都挑红色边框的来戴。
他解释道,一来不管北派南派,孙悟空脸谱的主色调都是红色,二则红色显得人热烈、年轻、有朝气。“我现在心态像20多,身体像30多,猛一看40多岁,其实56了”,他爱开玩笑。
幼年时,六小龄童是家里最文弱的孩子,性格也内向,父亲没有教他学武,本打算让他多念书。不幸的是,继承家传的哥哥小六龄童患白血病过世,六小龄童答应哥哥“演成美猴王就能再相见”,继而走上了学艺的道路。
世事难料,长年累月受孙悟空感染的六小龄童如今的性格与童年南辕北辙,不仅精力旺盛、语速飞快,而且话语直爽、不爱绕圈,“有时候说话冲,控制不住”。
在上海的六小龄童艺术馆里,摆满了与西游主题相关的物品,最多的是各种猴子的摆件。二楼戏台的一角,陈列着章家四代猴王的金箍棒,有锄头把的、竹制的、柳藤的、铁质的。时代变迁,一目了然。
六小龄童的曾祖父章廷椿名号“活猴章”,祖父章益生人称“赛活猴”,父亲六龄童是著名的绍剧“南派猴王”。1961年,毛泽东观看六龄童的绍剧舞台戏《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一剧后,曾写下“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四代猴王的表演风格从民间而来,演变到绍剧猴戏,传承到六小龄童手里更加注重戏曲艺术的生活化,尤其融入了电视镜头的运用。“但是人物性格的刻画,万变不离其宗。最打动人的一定是表演,而不是技术。”
“我们家养猴子的。从观察到高度模仿再到提炼,为艺术形象服务。像老爷子,抓猴子的感觉,一个眼神都能冒光,那需要一生的积淀。”
参演电视剧《西游记》之前,父亲六龄童指点他八个字:博采众长,独树一帜。六小龄童拜访了北猴王李万春、连环画《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鼻祖赵宏本、动画长片《大闹天宫》的创作者万籁鸣等老一辈艺术大家。“我拜访万老不下十几次,他说,你演电视要红,就要发挥人的表演。我的就是来自中国传统猴戏。我听懂了。”
六小龄童告诉澎湃新闻,想要把孙悟空演得活灵活现,秘诀就是必须学戏曲。“我就是来自戏曲的。中国的猴戏是国粹艺术,绍剧、淮剧、扬剧,风格都不一样,手、眼、身、法、步,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表现各不相同。现在的孩子对戏曲不感兴趣,但是我希望利用孙悟空的形象勾起孩子们对中国传统戏曲的热爱。”
“孙悟空怎么能跟女妖谈恋爱呢?那是妖怪啊!”
近年来,以西游为主题的影视作品层出不穷,扮演过孙悟空的演员就包括了周星驰、黄渤、李连杰、甄子丹、张卫健、陈浩民,接下来郭富城、吴彦祖的版本也将相继面世。
只是,这些作品往往以颠覆为主,有的其实只借用了西游的背景框架或者人物设定,与小说原著并无实质关联。
而在海外翻拍的各种《西游记》中,日本版的唐僧由女性扮演;2011年韩国版的《西游记归来》的结局竟是孙悟空死了;而2009年德美合拍的《美猴王》更是剧情雷人,观音不仅和唐僧谈恋爱,还爱喝马爹利。
一些改编和恶搞的情节让六小龄童感到不可理喻。“有的把《西游记》改成了爱情小说,师徒5人都有一个女妖的朋友;有的把孙悟空吃的金丹变成了伟哥;有的编成玉皇大帝拿着望远镜看女妖洗澡;还有,孙悟空怎么能跟女妖谈恋爱呢?那是妖怪啊!怎么能产生感情呢!”
六小龄童直言,一些恶意地搞笑核心价值的网络、影视作品,收视、票房越好,危害越大。“对名著的改编、演绎和拍摄,从业人员心中应该有一条道德底线。这条线也存在于观众心中。”
“大陆影视作品还没有分级制,成人分得清原著和搞笑,但是三亿四千万的少年儿童呢?”六小龄童用力地敲了敲桌子,加重语气。
他说,去小学讲演的时候,小朋友就问,孙爷爷,取经路上孙悟空有几个女妖的朋友啊?
“我的心在流血。” 身为猴王家族的一员,多年演出孙悟空让六小龄童对《西游记》和孙悟空有着非同寻常的情感。“在我心里,《西游记》和孙悟空是很神圣的。看到恶搞戏说西游,普通人也许一笑了之,但对我来说不是。”
“我只是名普通的演员,猴戏不姓章,《西游记》属于中国,属于世界”,但六小龄童认为,对古代的先贤、帝王、书画家、文学家需要多一份尊重,反对拿先祖、名著里的经典人物去开涮。“按我的理解那是拿自己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开涮一个道理。我说的最重的一句话,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化是可怕的,有了文化不去弘扬是可悲的,而一个民族有了优秀的文化却被国人践踏是可耻的。”
让外国人了解中国有个很酷的猴王叫孙悟空
如果说,六小龄童的前半生是在传承猴戏艺术,下半生,他希望更多地去传承猴文化。
作为“西游文化”的传播者,多年来,他不仅写书出版,做西游文化艺术馆,办六小龄童图书馆,呼吁立法保护名著,咬牙拍摄电视剧《吴承恩与西游记》,推动西游主题公园建设,而且已经在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的三百多所中小学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英国牛津大学、伦敦大学、法国巴黎第六大学、泰国崇圣大学、越南河内文化大学等海内外三百多所大学做了讲演,“地上常常都坐满了学生。就是要面对面告诉年轻一代,戏曲是国粹艺术。”
六小龄童把孙悟空看作是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形象,“它学道、从佛,又有儒家行为准则。我认为,吴承恩先生把生活中的玄奘,一分为二,变成了唐僧和孙悟空。”
在六小龄童眼中,孙悟空寄托了劳动人民的智慧、理想和追求。迷人之处在于它有着非凡的本领,同时扶持正义、坚毅执著、机智乐观、知恩图报,“当然还有很多可爱的缺点,它也偷吃人参果,拿师傅的袈裟显摆,爱听好话戴高帽。”
就在7月31日中国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之后,六小龄童率先在微博上建议孙悟空担当吉祥物。“孙悟空有人文精神,希望它能成为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友好使者。”
2016年即将迎来中国的猴年。来年,六小龄童透露有不少大动作。他依然坚持早晚练功,锻炼腰腿的柔韧和力度,保持体力,为拍摄3D版电影《敢问路在何方》做准备,“还得拿出真功夫来。”
六小龄童告诉澎湃新闻,这部与美国团队合作的西游系列电影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尝试,剧本的打造、演员的选定、结构的变化加上技术、发行都会按国际化方式操作。“奥斯卡金像奖外语片最佳影片的评委会主席是我们的总制片人。作为主演和艺术顾问,我会尽力把握艺术风格。这部戏应该是东方的艺术和西方高科技的完美结合。”
“原本计划拍两部。2014年参加习总书记主持的文艺座谈会的时候,总书记问起时说两部太少了,像这样题材的电影可以做很多部,让世界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所以现在有可能拍成系列电影。现在基本上可以明确,像三打白骨精、大闹天宫、真假美猴王,就是一两个故事就拍一部,这下可能要拍到七八十岁了”,他哈哈笑。
西方有超人,有哈利·波特,六小龄童希望孙悟空也能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图腾式的符号。“趁我还动得了,把这个电影拍好,算是给我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六小龄童冀望这部电影未来在海外上映时能有当地的观众进电影院,了解中国有个很酷的猴王叫孙悟空,“那已经很厉害了”。
六小龄童说,和西天取经一样,其实每个人都要历经人生的九九八十一难。“我也演过很多其他的角色,后来明白一生做好一件事就不得了了。我能有今天,是找准了自己适合做的事,把优势发挥到了极致。”有人说,现在不是出产大师的年代,六小龄童不这么认为,“重要的还是在你自己。登峰造极不可替代就是大师,可惜很多人放弃了。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坚持了。现在,该有全有的时候,我淡定了。”
六小龄童  CFP 资料
【对话】
澎湃新闻:前阵子热映的国产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被评为良心之作,您怎么看?
六小龄童:
这部我听说了,还没有时间看。对于国产动画,我很支持,并且充满信心。我心目中的卡通经典是万籁鸣先生的《大闹天宫》,继承了中国传统的戏曲艺术,是一部永恒的难以超越的经典。我觉得一部作品的主要人物形象、神态、故事内容要更多地继承传统,创新发展,千万不要丢了传统。
澎湃新闻:与美方合作的这部西游3D电影,如果按照西方观众的接受程度,那对于国内熟悉原著的观众来说,会不会达不到期待满足的深度?
六小龄童:
开始我也有这个担忧。按照我10年前的想法,就是用中国的编剧、导演、演员、拍中国的山山水水,完全是按《西游记》电视剧的方式拍一个电影,走向世界。但是考虑到国外市场的接受度、理解力,包括发行推广困难的现实,结果很可能只是我们自娱自乐,那在电视剧的基础上就没有突破了。所以现在要拍的电影,在保留孙悟空的造型和原著精髓的基础上有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改编,但不会讲儒释道那么深。
澎湃新闻:今年6月的时候,您晒出多张与妻子的合影,庆祝结婚纪念。我们知道您和于虹老师也是因《西游记》而结缘,孙悟空娶了天竺王后,能分享下您和妻子多年的相处之道吗?
六小龄童:
是的。因为拍摄《西游记》,我还收获了爱人和家庭。这是最完满的结果。我们两个结婚27年了。我觉得两个人要互补、包容和理解,一个字就是“对”。家庭的成功很重要,直接影响到艺术的前途。夫人照顾家里的方方面面,我离不开她的支持。
澎湃新闻:前段时间,您在微博上为贾玲在作品中恶搞花木兰的道歉点赞,但因此第一次在网络上被攻击?
六小龄童:
对,原本有人说我是中国演艺界唯一没有被黑过的人,现在不是啦。这次我见识了网络暴力。你可以质疑我,批评我,但不能去侮辱人。为什么我给贾玲点赞?这是第一次恶搞之后,表演者和制作方出来道歉,我觉得是好事,否则更乱了。作为一个演员,在想突破创新的时候,得到观众和栏目的建议,意识到需要做一些调整,做得过了表示歉意,是大度包容。
澎湃新闻:您的女儿妞妞放弃了学艺后,您是不是有遗憾?在猴戏传承方面您是如何考虑的?
六小龄童:
对,我们家族应该是没有了。有句话是富不过三代,我们家好歹也出了四代了(笑)。其实并没有传男不传女一说,传承方面顺其自然,海内外有适合的好苗子,我还会去注意,所有有志于学孙悟空的演员我都愿意去无私地教,但学艺真的需要辛苦练功,现在的孩子很难有这种付出。我现在都不能说自己是最好的,这需要一辈子的努力。
责任编辑:孙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六小龄童,西游记,美猴王

继续阅读

评论(50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