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教育要有选择权

2015-09-06 19: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虽然教育部已在上世纪90年代取消了重点学校,但是,公立阶段的教育资源仍然非常不均衡。教育资源均等化不应该遥遥无绝期,应该有短期的时间目标。
改革已经进行了30年,在当下,任何改变都以改革之名进行,但当缺乏指标来反映变化的时候,民众却无法知道到底是变了还是没变,是变好了还是变得更糟糕了。所以,教育资源均等化应该有指标。比如,用每个学生所获得财政投入大数据替代目前笼统的地区生均投入,再如统考成绩的校间方差,甚至学区房的价格都可以很好的反映教育资源的均等化程度。
但是,生均教育经费包括教师工资、硬件投入和公用经费,教育经费支出采用补贴给供给方(学校)而非需求方(学生)的方式,受制于教师编制和工资调整的刚性,现实中学校间的生均教育经费无法相同,只能通过统一教师工资、硬件投入和生均公用经费的标准来拉平差异,这意味着每个学校的拨款规模是相对固定的。这是学校之间经费差异的来源,在教师是事业编制的情况下,很难改变。
这说明,中国教育体制需要系统性改革。其背后,是教育资源已经无法满足新的人口结构的需要,无法满足新的经济结构的需要。有些地区的生均教育投入已经超过3万,甚至远远超过其他地区的人均收入,但教育资源短缺现象同样存在。
实际上,是过多的行政力量干扰了教育选择权,加剧了校际、地区间、城市间、人群间的教育不公,造成了各种冲突。也正是行政干预,破坏了教育的效率。
义务教育并不就应该意味着别无选择。恰恰相反,我们应该让教育多元化,可以选择公立也可以选择私立;可以在这里上学,也可以在那里上学;可以上这个学校,也可以上那个学校。打破这些隔离墙,就是接下来应该做的。
责任编辑:张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教育资源均等化 教育体制 生均教育投入

继续阅读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