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3岁难民“沉睡”海滩的悲剧,让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怡清

2015-09-07 08: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2日,来自叙利亚科巴尼的库尔德小难民艾兰·科迪(Aylan Kurdi)的遇难照片迅速传遍世界。照片中,年仅3岁的艾兰的遗体被冲上土耳其海滩,面朝下趴在沙滩上,仿佛睡着了。这一幕,震惊世界,成为本次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最揪心的画面。
从英法隧道徒步偷渡客,到动辄数百难民死亡的沉船事故,再到被冲上海滩的小艾兰,欧洲的难民危机已持续数月,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演变成“二战后最严重的移民危机”。
国际移民组织9月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2015年已有35.1万移民和难民穿越地中海到达欧洲,比2014年全年的数量还多60%,其中2643人死于横跨地中海的过程之中。
当“沉睡”的小艾兰成为全球各大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站的热门头条后,世界已不能再“沉睡”。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古特雷斯呼吁欧洲坚持人道主义价值观,扩大正规渠道,接纳更多逃避战乱的难民。英国、奥地利、德国、加拿大、阿根廷等多国相继表示将允许更多难民入境,芬兰总理开放私人住宅供安置难民,冰岛上万家庭也愿意邀请难民住到自己家来。
然而,中东欧的匈牙利、捷克、波兰和斯洛伐克四国却联合发表声明,拒绝接受欧盟提出的重新分配12万名难民份额的方案。
东欧、西欧在难民危机议题上的意见分歧加大。
此外,被认为造成叙利亚数百万难民流离失所的“罪魁祸首”美国,尚未采取行动。当被问及美国是否计划安置更多来自叙利亚等国的难民时,美国白宫发言人乔希·欧内斯特给出了否定回答。
面对悲剧不再“沉睡”的欧盟
9月5日,奥地利总理法伊曼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磋商后表示,鉴于情况紧急,两国将再度大开国门,迎接从匈牙利来的数千为避难而精疲力竭的叙利亚难民。当天凌晨,数辆满载难民的大巴离开匈牙利布达佩斯东火车站驶往奥地利、德国方向。
路透社援引德国上巴伐利亚地区行政长官克里斯多夫·希伦布兰德(Christoph Hillenbrand)的话称,当天傍晚时分有约6000名难民抵达慕尼黑,另有2列火车运送逾2000名难民将在午夜时分抵达。
默克尔表示,德国有能力应付移民的涌入,不需要提高税收,也不会影响财政预算。
在德国法兰克福火车站,友善的当地人手持“欢迎难民”(Refugees Welcome)的横幅,欢迎进入德国的叙利亚难民们,并向他们派发糖果。
奥地利一名内政部发言人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国家正在应付大批从“危险地区”涌来的人群,这些人都很“绝望”。奥地利将不限制过境移民的人数。
据悉,当地时间9月6日将有更多火车被安排运送难民。
4日上午,英国首相卡梅伦表示,面对日益严重的难民危机,英国决定再接收数千名难民。卡梅伦表示,英国有“道义上的责任”接收更多难民,但是不会加入欧盟难民配额计划,将直接接收来自联合国在叙利亚边境地区开设的难民营里的难民。
此外,卡梅伦还宣布向叙利亚、土耳其、约旦和黎巴嫩的难民营区提供1亿英镑(约合9.6亿元人民币)的人道主义援助。英国《每日邮报》表示,此前英国已共投入9.2亿英镑(约合88.7亿人民币)作为人道主义救援,比德国、荷兰、法国、意大利、匈牙利、奥地利和波兰的总和还多。
在英国政府网站上,逾40万英国民众请愿呼吁接纳更多难民。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表示,欧盟各国按照各自经济情况和接收能力合理分配的计划虽是权宜之计,但西班牙仍表示支持。不过,为了更好解决难民危机,西班牙建议欧盟委员会放眼长远,制定一个针对难民来源国或难民过境国的经济援助计划,同时打击不法人员乘战乱之机贩卖人口,并有序开展非法移民的遣返工作。
他还表示,西班牙内阁当日批准成立一个部长联席委员会,分析当前局势,寻找解决难民问题的办法。下周,西班牙将召开全国移民委员会会议,进一步探讨应对日益恶化的难民问题。
芬兰总理尤哈·席比拉(Juha Sipila)则率先为其国民做出表率,他个人位于肯佩莱(Kempele)的一套私人住宅将于明年1月1日起开放用于安置难民。
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报道称,面对史上最大移民危机,席比拉还呼吁芬兰民众克制排外的、带有种族主义的言论。
“我希望所有人不要发表仇恨言论,希望大家注重照顾这些从战乱地区逃离而来的人们,让他们在芬兰感到安全和受欢迎。”
在法国,上万民众走上街头,手持标语,挥舞着国旗和海报,向难民表达支持。“我们都是移民的后代!”“打开国界!”
法国警方公布的数据显示,约8500人参加了5日在巴黎共和广场(Place de République)上的游行示威,其他城市也举行了较小规模的游行活动,全国参与总人数约有1万人。
叙利亚难民Ammar Kharboutli在巴黎共和广场的游行示威中手举艾兰遇难时的照片。
在接收难民最多的德国,一首22年前的反纳粹歌曲重返德国歌曲榜榜首,以此来迎接成千上万从叙利亚远道而来的难民们。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这首由德国乐队“Die Ärzte”(医生乐队)演唱的“Cry for Love”(为爱而泣)曾在上世纪90年代占据德国歌曲榜单首位,表达了对于难民的支持和对德国右翼极端势力的抗议。当时,众多难民因南斯拉夫战争而逃难到德国,面临的却是聚集起来向他们表示抗议的德国民众,和被付之一炬的收容所。
近日,德国音乐教师格哈德·托里斯(Gerhard Torges)惊讶于部分德国人对叙利亚难民抱有深深敌意,因而利用社交平台呼吁德国人再度下载、分享这首歌曲,并打电话给电台要求多播放这首歌曲。如今,这首歌曲再度为人们所传唱,几天内,其在亚马逊、谷歌、苹果等音乐下载、播放排行榜上都占据榜首。
不过,欧盟内部仍然面临巨大的分歧。
9月3日,法国和德国提出在欧盟建立一个永久且强制的体系,来处理寻求避难的难民,尤其是叙利亚难民。德国表示,今年有能力接纳80万难民,但是这个趋势如果继续下去,德国将不堪重负。
但位于中东欧的匈牙利、捷克、波兰和斯洛伐克四国总理,于次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会议,并发表联合声明拒绝摊派难民的方案。
捷克总理索博特卡表示,任何一种摊派都只是权宜之计,问题的关键在制造难民的国家。波兰总理埃娃·科帕奇说,欧盟应帮助难民,波兰愿意分担义务,但是拒绝接受强制配额。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说:“这不是欧洲的问题,这是德国的问题。没人打算待在匈牙利、斯洛伐克、波兰或者爱沙尼亚,他们都要去德国。我们所要做的只是给他们登记。”欧尔班还劝告难民“留在土耳其”。
欧盟之外国家伸出援手
“从叙利亚经由希腊或匈牙利进入欧洲、再前往欧盟各国”是近年来饱受灾难之苦的叙利亚难民的常规选择。而在今年,由于难民数量井喷式上升,这两条避难路线面临着更多困难与危机。来自叙利亚等国的北非难民,开辟了一条新道路:行程4000余公里,从北欧进入欧洲,冰岛成为这一路线的目标国家。
与东欧、西欧国家为了难民配额相互推诿相比,上月根据自身人口数量及国土面据评估可接收50名难民的冰岛如今却希望将这一数字提升至5000人。
据美国新闻网站《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报道,冰岛女作家Bryndis Bjorgvinsdottir在其“脸书”网站上发文呼吁,表示自愿接收无家可归的难民。
她写道:“这些难民可能是我们未来的配偶、好朋友、灵魂伴侣,也可能是我们孩子组的乐队中的鼓手,我们未来的同事,可能当选2022年的冰岛小姐,可能是帮我们修好卫生间的木工、餐厅里的厨师、渔夫、电脑天才甚至是电视主持人。”
“在未来,我们无权表示:‘你的人生不比我的人生更具价值’。”
数千冰岛人在网上签署公开信表示愿意向难民提供房间、机票和友谊。作为回应,冰岛政府正式承诺将再次评估冰岛接收能力,尽可能做出最大贡献,提高接收名额。
除了冰岛,远在北美洲的加拿大也关注叙利亚难民。加拿大最大省份安大略省4日率先宣布,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接收5000名叙利亚难民。安省政府同时宣布,将追加30万加元(约合143.6万元人民币)给一个民间组织,以帮助抵达的叙利亚难民在多伦多安顿生活。
另外,南美洲的阿根廷内阁首席部长费尔南德斯(Anibal Fernandez)也表示,阿根廷愿意收容更多叙利亚内战难民。费尔南德斯称,阿根廷政府将继续通过去年展开的计划,放宽叙利亚难民入境限制。
作为中东地区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土耳其自邻国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已接收了约180万叙利亚难民。土耳其希望欧洲国家遵照欧盟的人权准则,为其分担难民压力。
美国是“罪魁祸首”吗?
在欧洲国家难民政策受到多方指责的同时,美国媒体和人道主义人士开始考虑,是什么因素导致了叙利亚产生数以百万计的难民。
新华社报道称,有美国媒体和社会人士批评,美国政府才应该为这次难民危机承担主要责任,正是美国在中东等地区的“战争政策”导致了大量叙利亚人、伊拉克人失去家园成为难民。这些国家陷入无休止的暴力冲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日益猖獗。
美国《圣克里门托蜜蜂报》(The Sacramento Bee)表示,要长期解决难民危机的方法是使他们不必逃离其家园。从这一角度来说,美国可以,也应该成为欧洲的给力盟友,但是,面对欧洲难民危机,奥巴马政府却意外地、可耻地禁声了。
“叙利亚人、伊拉克人、利比亚人……他们不是因为自然灾害而逃离家园。”美国公谊服务委员会中东政治专家雷亚德·加拉尔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美国应该想到,一定程度上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活动导致了这次的(难民)危机。”
对此,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首届东方经济论坛上发言称:“俄罗斯一再告诫,如果我们的西方伙伴在中东和北非等地继续实行错误的外交政策,将会引发大规模的问题。”
普京认为,欧洲国家在这些地区的外交政策“实际上就是美国的外交政策”,他们“盲目地对美国亦步亦趋”。“这种政策是强加自己的标准,不顾当地的历史、宗教、文化特征和国情。”普京还把矛头指向美国媒体,他说,他惊讶地看到美国媒体一窝蜂地批评欧洲“残忍”对待难民,这种做法实在“虚伪”。
《圣克里门托蜜蜂报》称,自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美国共接收了大约1500名叙利亚难民,计划至2016年底吸收不超过8000人。而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公开数据显示,在2013年,美国只给了36名叙利亚人难民身份。
据美国新闻分析网站“公平观察”(Fair Observer)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克·唐纳(Mark Toner)于3日表示,美国拟将于2015财年年底接受大约1800名的叙利亚难民。
另一方面,俄罗斯卫星网站报道,美国白宫发言人乔希·欧内斯特(Josh Earnest)4日在记者会上谈及难民问题,当被问及美国是否计划安置更多来自叙利亚等国的难民时,他给予否定回答。
据“公平观察”报道,被问及美国已经接收难民人数时,乔希·欧内斯特更倾向于将重点放在财政支援方面。他表示,“值得一提的是,自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美国已经提供了40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救援。这承担了一个实质的义务,这肯定比任何其他国家所做的更多。”
在世界关注欧洲的难民危机解决方案之际,美国首要关注的是在叙利亚的武装斗争。
据路透社5日报道,美国国务卿克里当天表示,美国对有关莫斯科向叙利亚派军的报道深感担忧。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向路透社表示,美国官方发现了“令人担忧的准备措施”,包括向叙利亚机场运送可供数百人居住的活动住房,这可能是俄罗斯准备打造重型军事设备的信号。
此前,一些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称,美国政府2013年应该直接军事介入叙利亚战事,甚至不惜付出与伊拉克战争相仿的代价。而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4日称,她和一些政府官员曾主张美国就叙利亚问题实行更加激进的政策,包括更多地培训叙利亚反政府武装。
焦点
我是人民日报社西亚非洲编辑室副主编焦翔,关于IS、叙利亚危机和中东问题,问我吧!
焦翔 2015-09-10 146 未通过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欧洲难民危机,沉睡的男孩

相关推荐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