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教师谈收礼:只要我坚持不收,真的没有人能强迫我收

王悦微

2015-09-09 14: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教师节临近,家长该不该送礼、教师能不能收礼的话题,又成热议。
2015年上半年,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对上海17个区县15000名中小学生和3000名学生家长开展的问卷调查显示,明确表示向教师送过礼的比例为7.2%,表示说不清的比例为4.5%。这表明事实上有超过10%的家庭都有过送礼经历。
我国教育部曾于2014年7月发布《严禁教师违规收受学生及家长礼品礼金等行为的规定》,设立6条“红线”,其中包括严禁教师以任何方式索要或接受学生及家长赠送的礼品礼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等财物。这从侧面印证了教师利用职务之便违规收受礼品礼金等行为,在近年呈愈演愈烈之势。
这股风气甚至刮到了国外。英国《每日电讯报》注意到,近年来英国中小学生及其家长给教师赠送礼品时出手越来越阔绰,以致攀比成风,令人担忧这是否构成“校园腐败”。英国有教育人士认为,随着来自俄罗斯、中东、亚洲地区的移民数量增加,这些家庭把各自国家的送礼习俗也带到了英国。
任教十三年的宁波小学老师王悦微,为澎湃读者带来一线教师关于这一现象的真实感受和朴素思考。她的另一身份是“微博红人”:@我们1班。这个注册于2012年2月的个人账号,讲述的多是身为班主任和语文老师的她,与小学生之间剔透有爱的小故事,至今坐拥粉丝50万。她孜孜十年的教学笔记已出版成书《我们的天真填满整个宇宙》。

刚工作的时候,我二十岁出头,年轻面薄,不太懂处事之道。当时有家长来送礼,悄悄在教室外塞东西给我,我几番推脱不下,又怕引来人注意,只好匆匆收下,事后再买些其他礼物,送给孩子,算是还礼。但老是这样,我也觉得麻烦,买什么礼物,小孩喜不喜欢,价格合不合适,都要去考虑。但如何拒绝家长的送礼,对那时的我来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一年,班里转来一个男生。他的学习能力很差,我经常留他放学后补课。然而就算这样,他的成绩起色也不大。我为此急躁,有时对他的态度就比较严厉。那年的教师节,他妈妈来接他放学,硬是塞给我一张面额五百的购物卡。这是我当时收到的最大面额的礼物,相当于我工资的四分之一。那时的我,还未做母亲,无法想到,也不能理解一个妈妈面对孩子学习吃力、老师严厉时的心焦,只是单纯从职业本能觉得,我不该收。可是我偏偏又收下了,这让我心里不安。后来,我买了件差不多价格的羽绒服给他。他来我办公室试穿衣服的时候,满脸欢欣。
从那件羽绒服后,那个妈妈没有再给我送过礼。后来,他转学了,我好几年没再见过他。直到有一天,我偶尔路过一处菜场,听到有人大声招呼我。见我神情疑惑,她说:“我是阿峰的妈妈呀!”我想起来,就是当年那个孩子。那个家长就在菜场摆摊,故人再见,她很高兴地跟我聊天,说转学后,阿峰很想念我。最后,她送了我一把青菜。这时,我收下了,很坦然。我庆幸当年送了那孩子一件羽绒服,还了一笔良心债,不然我在这样淳朴的家长面前,真是要没有立足之地了。
如今已经工作第十三个年头了,迎来送去很多学生,要说自己的付出,我觉得远没有学生给我的爱更多。也不知从何时起,突然想明白了:收不收学生家长的礼,其实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如果我把这看作我的工作原则,我理直气壮地拒绝,就没有任何人可以为难我。这几年里,拒绝过家长的各种礼物,我都不再觉得尴尬,只要我坚持不收,就真的没有人能强迫我收。每年教师节,我都会在班里强调,我是不收任何礼物的,送来的话也会被退回去。于是,就真的没有家长来送。
去年暑假的时候,有个毕业生的家长来找我,硬是塞给我两张购物卡,面额还挺大,整整两千块。她很诚挚地对我说:“王老师,你教我孩子的时候,我没有给你送过任何礼物。现在孩子毕业了,你一定要收下,这是我作为家长的一点心意。”后来,我把这两张购物卡给她快递回去了。在放购物卡的信封里,我给她写了一张纸条:君子之交淡如水,六年师生情意长。说真的,这是我的心里话。被家长认可,是身为老师的荣耀,所以,我更珍视这份荣耀的纯粹。
但不收家长的礼,小孩的礼物是一定要收的。我的抽屉里,有学生从外地旅游回来给我带的贝壳钥匙圈,有小女孩亲手给我绣的坐垫。还有一个笔筒,是一个孩子花了很长时间去找来一段废弃的塑料罐子,她给做上了底,又在罐子周围画了很多美丽的图案,作为笔筒送给我的。她把这个笔筒作为教师节礼物送给我之后,经常来我办公室转悠,看到我在使用这笔筒,就露出很开心的样子。
抽屉里还有一张自制的糖纸,是去年的毕业生来看望我时送给我的。那个毕业生,是我的得意门生,很优秀。她说这颗糖非常好吃,所以一定要带来给我吃。常有人说,成绩好的孩子,在离开学校后往往会忘了老师。但我的学生不会这样,这让我很欣慰。我有我的虚荣,当你付出爱以后,总期望有同样的爱来回报你。当然,如果等不到这份回报,那也不必沮丧,给予爱的过程,把孩子送向广阔天地的过程,就是幸福的。
如今我也做了母亲,我有一个孩子,六岁的女孩,今年九月上小学。前几天,我看到她正在桌前用心地做着一根爱心棒,上面粘着各种好看的贴纸。她很自豪地对我说:“这是我给李老师做的教师节礼物!我要回去看她的!”李老师是她的幼儿园老师,是她心中最爱的老师。她做得并不精致,那些贴纸看起来也很花哨,但我知道,这是她很珍视的宝贝,这些贴纸,她藏了很久都不舍得用。为了送给自己所爱的老师,她毫不吝啬地贴了很多很多。孩子的心就是这样赤诚,她会把她心中最好的东西奉献出来,以证明她热切的爱。虽然这根爱心棒在大人看来,是稚气的、粗糙的、傻气的,但在孩子看来,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无价之宝。
我想起我的学生们,他们也送过我很多这样傻气的礼物,比如画满爱心的自制贺卡,笔头上开着大太阳花的圆珠笔,甚至还有各种颜色的塑料花、丝袜花。我也曾在心里暗笑他们的幼稚,又发愁该把这些礼物安置何处。但随着年岁渐增,我越来越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要尊重童年,尊重孩子。孩子的情意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能获得他们的爱,是一件无比荣幸的事。我不舍得随意扔弃他们送给我的东西,哪怕一张纸条,我都小心妥帖地收藏着。孩子们会长大,会离开我,而当我打开这个抽屉,看到他们留给我的礼物,就仿佛又看到了他们小小的模样,又回到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我想,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戴着老花眼镜,坐在摇椅里,看着抽屉里一堆花花绿绿的小玩意儿而微笑的老奶奶吧。若是真有那么一天,那我一定是个幸福的退休老教师啊。
按马斯洛的需求层次来说,能够实现自我是最给人带来价值感的。我用了十三年的时间找到了最适合我的工作:教书。我的朋友羽戈有句话:“大道不行,各尽本分。”我觉得很有道理。一个人应该拥有独立而强大的内心世界,才能去对抗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之处。确实,社会上有各种送礼的风气,也有收礼的老师。不仅是教育行业,还有医疗行业、机关单位,各行各业,只要是手中掌有那么一点资源的地方,就有送礼和收礼的人。作为一个普通人,穷则只能独善其身。我无法去改变他人,但我可以让我所站立的这一小块地方,我所在的这个教室里,没有这些利益往来,只有单纯的师生交往、家校交往。我不必在意别人如何看待,只要朝着自己认可的方向去做,一切就是简单的、自然的。
当然,如果这篇文章能改变些什么,我还是很愿意在结尾处说一句:“老师们,让我们拒绝收礼,做一个纯粹的教育者吧。”
教育
我是一名省级优秀教师,关于初中数学以及青春期教育的问题,问我吧!
郭连强 2015-09-10 41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张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教师,送礼,学生,家长,教师节

相关推荐

评论(1.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