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掌门人单霁翔:2020年紫禁城85%面向公众开放

澎湃新闻记者 林夏

2015-09-10 07: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9月上午,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上海大学做了一场题为“展望2020年,把壮丽的紫禁城交给下一个600年”的讲座。
2020年,对于故宫和故宫博物院都是很重要的一年,届时紫禁城将迎来其600岁的生日,单院长介绍说,目前故宫正在进行两项工程,一项是为时18年的古建筑修缮,一项是为时8年的平安故宫,两项工程都将于2020年完成。
2015年是故宫博物院建院九十年,故宫经历了许多变迁,讲座中,单院长为听众讲述了故宫作为文物保存单位、公众文化设施,在文物收藏、工程改造、展区服务等方面所做的工作,以及五年后,我们将会看到怎样的故宫和故宫博物院。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
游客限流,观赏体验提升
紫禁城居住过明清两代24位皇帝,直到1925年10月10日,在三千多名社会名流的见证下,紫禁城开放内庭,于是诞生了“故宫博物院”。从“封建禁区”变成公众可以参观的文化设施,这一天发生了什么?单院长说,据故宫老员工说,当天下午观众离去以后,他们从地上捡起被人群踩掉的鞋,整整有一大筐,从紫禁城成为博物馆的第一天起,它就承担起繁重的接待任务。
到2002年,故宫博物院接待人数超过700万,当时世界上接待人数最多的博物馆是法国的卢浮宫,有800万;十年之后的2012年,故宫接待人数突破了1500万。这一年,单霁翔卸任国家文物局局长,成为故宫博物院的院长。
“故宫观众不能无限制地增长,这对观众的自身安全和观赏体验都会有影响”,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故宫一直在思考,也进行过实践,希望通过一些措施改善这一情况,“今年开始故宫博物院将每天进入的观众控制在8万人以下。”
故宫限流并不是今年才开始的,单院长说,7年前故宫也曾实施过一次限流,但是失败了。“当天8万张票售完之后,所有售票窗口关闭,窗口外排队等候的观众都很着急,开始喊口号。故宫离中南海很近,因为担心安全问题,最终还是向公众开放售票。”经历过这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今年故宫进行了广泛的媒体宣传和铺垫工作,观众流相对比较平稳,基本控制在8万人以内。
前往故宫博物院参观的人群
观览人数之外,影响观赏质量的另一个因素是游客对故宫了解有限,功课不足,特别是观光团体,“有些游客过了午门直往前走,想看皇帝的宝座,看皇帝睡觉的地方,接着就是皇帝的御花园,然后就出了故宫。往往忽略了两边的展览。”为此,故宫开设的一些展区也利用各种手段为游客提供更多的信息。
消除特权,任何车辆不得进入开放区
前往故宫参观的游客,不仅有普罗大众,还有国外政要,以前故宫在接待游客方面对一些贵宾也会有“优待”。以午门广场为例,过去的设置是买票游客从两边小门进入,中间大门不开放,只供贵宾使用。这导致两边小门总是排队,民众意见很大。“也有东北老大爷,大概看了电视剧,来了故宫一定要走中间大门,跟工作人员争论。后来,我们就开放中间大门,所有游客都一样。”另外,故宫也改变了安检和检票的位置,使游客进出更方便、顺畅。
据单院长介绍,近年故宫开放区禁止车辆进入也是一个新举措。
“以前,故宫的员工、来访的领导贵宾开车过来,会在故宫穿行,人少的时候可以避让一下,人多的时候很难办。对游客来说,这也很不方便,所以,后来故宫就向媒体通报,故宫开放区不得任何车辆穿行,任何人都不能。首先不遵守这个规定的就是外国的总统、总理,他们一来,警力执意要进来。有一次法国总统奥朗德来访,武警进故宫站岗,我跟他们说,已经出了规定,车辆不能进故宫,但是武警说,我们接到命令就是在里面。没办法,我让人把大门都关上,我说,这是世界遗产你们不能撞。后来他们就尊重了我们的规定,奥朗德带着女朋友走进来。从那天起,外交部门也很配合,不论是高官还是政要,都要在故宫前下车步行进来。”
2013年4月26日,法国总统奥朗德携女友参观故宫博物院。
花费4个亿改善地下文物库房
故宫藏品丰富,然而查清故宫所藏文物却只是近些年的事情,“我的前任,郑欣淼院长带领故宫人用了七年的时间最终查清故宫所藏文物有1807558件”,历经九十年,故宫博物院的收藏条件逐步改善,修缮各类文物的水准也较之以前有了很大的提升,也购藏了不少珍品,米芾的《研山铭》就是从艺术品市场买回来的。
“启功先生曾希望我们购藏《研山铭》,一位日本收藏家因为经济原因脱手,这件文物就辗转到了大陆。启先生说,这是故宫旧藏,一定要买回来,但是不要花国家太多钱。”当时这件文物送拍的底价是3500万,几经谈判,最后花了2999万买回来。单院长说,启功先生去世后,他看到先生这一天的日记,“《研山铭》回归祖国,大快人心,就是有关部门买得太贵了。其实启先生不知道这十多年中国艺术品,尤其书画作品翻了可不止十倍,要是现在买,还真的要犹豫一下。”
故宫地下仓库条件的改善,则得益于前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一次参观。
“乾隆皇帝85岁时,刻了一方和田玉的印。吴邦国委员长来参观时,故宫把它拿了出来,但是装这个印的紫檀盒裂了。跟委员长汇报过这个情况之后,他就问,为什么没保管好。我说,我们的地下库房是八十年代建的,所有房间只能设置一个温度一个湿度,不能根据每个房间的需要自行设置,所以尽管保存不同材质的文物,也只能按照最脆弱的书画保存要求来设置温度、湿度,这就没办法满足另一些文物的保存要求。委员长问,改善空调系统,建一个现代化的地下库房需要多少钱。我说,四个亿,委员长就不说话了。接着他就问这个地下库房保存了多少文物,我回答说,保存了九十万件文物。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文物库房,三层,22000平方米。委员长认为,保存这么多文物花四个亿是值得的。”于是,故宫的地下库房保存条件得以改善。
另外,单院长介绍说,故宫正在进行古建筑修缮,伴随这一工程,故宫也在扩大开放区的面积。2002年古建筑开始修缮的时候,开放面积只占紫禁城的30%,去年是52%,今年是65%,明年可以达到76%,2020年则将达到85%。这期间,紫禁城内的办公区域也将逐步调整、迁出。
到2020年,紫禁城的开放面积将达到85%
今年,故宫博物院迎来90年院庆,故宫“神秘的”西部区域将首次开放,包括慈宁宫、慈宁花园等,另外,午门雁翅楼、东华门也将开辟展区,还会新开放一段城墙。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单霁翔,紫禁城,故宫,中南海,奥朗德,吴邦国

继续阅读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