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谈军改:裁军绝不仅仅是减人而是优化组合

军报记者

2015-09-11 15: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导读】
刘亚洲,空军上将。安徽宿县人,曾任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成都军区空军政委、空军副政委等职务,现任国防大学政委。
刘亚洲将军的新书《精神》首度收录了他近年来部分发表过、部分未公开发表过的经典文章,作为单行本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
刘亚洲历来极为痛恨腐败,对于党内的腐败问题更是深恶痛绝,书中也多次提及。在此次最新收录的《红山九品》章节中,刘亚洲将军直言:“我们要和个人私欲作斗争。想想前辈,想想和我们年龄差不多、在我们前面走了的人,我们还有什么私欲不可克服的?”

《红山九品》之“信仰”
刘亚洲

人类有三种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产生自然科学;人与人的关系,产生社会科学;人与自己的关系,产生宗教和信仰。有信仰的人什么样?无信仰的人什么样?
看一看中国思想史,中国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启蒙,中国人有的只是教化。教化和启蒙有很大区别,教化是居高临下的,而启蒙则必须要从自己做起,从内心做起。我们从来不注重内心。注重内心才能建立起信仰。一百年前发明了照相术,你看看当时中国人的样子,那种呆滞、木讷、麻木,这就是我们的祖先吗?你再看看一些纪录片展示的当时日军侵略中国的片段,看看在那些鬼子的脸上洋溢的是一种怎么样的神情。中国人在电影里不能演日本鬼子,演不出那种精、气、神来。为什么姜文拍《鬼子来了》非要找日本演员?为什么陆川拍《南京!南京!》非要找日本人来演?我们到今天都不一定能演出一个注重内心的民族那种飞扬的、激越的感觉。看看当时日本人给自己取的名字,你就能看出内心的力量:伊藤博文、山县有朋、大竹英雄、石原莞尔、夏目漱石、宫崎滔天⋯⋯毛主席在上中学时给宫崎滔天写信,上来就称呼“白浪滔天先生”。再看我们取的名字,狗剩、二赖、翠花、富贵⋯⋯这都是什么名字!这是苦难带来的。我最不愿意听豫剧。豫剧调子悲腔哀怨,我一直认为这样的调子来自中原逐鹿的战争和黄河泛滥所带来的苦难。
我们是因为苦难太多而缺失了信仰,还是因为缺失信仰而带来了太多苦难?食物缺乏,使人饥饿;精神上也有饥渴问题。大约在一百多年前,中国一批有识之士看到了这一点,于是开始寻找。最初他们想从国学中寻找。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国学里有很多出色的东西,但国学能够解决今天的问题吗?有人认为能。我认为这把问题看浅了。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正是在国学最盛时发生的。那么,精神层面问题的出路何在?我们的精神家园在哪里?这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终极追问。
中国革命之初,共产党人拥有强大的信仰。为了信仰,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陈觉、赵云霄夫妇从苏联回国,在湖南从事地下活动,不幸被捕。陈觉很快被杀害,赵云霄因怀孕在身,刑期推到分娩后。孩子出生后,她只要发表脱党声明,就可出狱,但她决不叛党,敌人把她也杀害了。临刑前,赵云霄给孩子写了一封信,我记得第一句话是“启明我的小宝宝”。这封信大义凛然,却充满了人间温情。信中那一声声“小宝宝”的呼唤,分明是一曲人间亲情的绝唱。我几十年前看过描写这个故事的油画,这个女共产党员抱着孩子喂最后一次奶。当时我流泪了。这是怎样的精神和信仰!这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女共产党员体内蕴藏着怎样巨大的精神力量。肝肠寸断中却对共产主义的明天抱着无限憧憬。过去我们拥有多么强大的精神力量,不夺天下是不可能的。
1948年淮海战役时,我爸爸任二十一军六十三师一八七团三营教导员,率部阻击国民党邱清泉兵团。八连守在一个叫王塘的小村庄里,邱清泉号称“邱疯子”,部队拼命进攻。八连只剩下六个人。指导员意志崩溃了,躲到一个茅屋里面哭。连长张春礼领着六个战士与敌人拼刺刀。在最紧要关头,我爸爸领着人增援上来,打退敌人。八连后来被命名为“英雄八连”。我参军时,也被爸爸送到这个连队。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解放军报》上刊登了一块巴掌大的文章,名叫“血战王塘”,里面有一句提到了我爸爸:“战斗打到关键时刻,营教导员刘建德带着队伍上来了⋯⋯”这巴掌大的文章被我爸爸一直保存着。他搬了无数次家,丢弃无数东西,这报纸却留着,都发黄了。我每见到它,都有一种心酸的感觉。爸爸保存的是什么?是对党的忠诚,是对革命事业的信仰。爸爸离休很多年后,回到“英雄八连”,整个连队列队迎接他,让他讲话。白发苍苍的他根本讲不出话来,泪流满面。
今天,很多人信仰破灭了。信仰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信仰更加糟糕,就像文明一旦崩溃,比不曾有过文明还要糟糕一样。前几天,我又看到一封信,是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干部写给儿子的,大意是:你到社会上工作后,千万不能讲真话,因为讲真话是要倒霉的。在领导面前你要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等等。这封信登在一个杂志上,你们可以找来看看。这封信,说明这个革命多年的老同志的信念已经破灭。这封信也代表了当前相当一部分父辈的心态和观念。
当前,精神危机是最根本的危机。无精神是无道德的体现,无道德是无信仰的体现,道德的源头是信仰。精神的构建在今天比物质的构建要重要百倍。没有精神的中国是不会过上好日子的。我们已经尝到最初的苦果。有段子说,中国人从食品中完成了化学的扫盲。比如,从大米中认识了石蜡,从火腿中认识了敌敌畏,从鸡蛋中认识了苏丹红,从牛奶中认识了三聚氰胺。这一点,我们对古人、对今人、对未来人都是欠了债的。这个债一百年也还不清。今后,我们可能会尝到更大的苦果。我已多次讲过信仰问题,可应者寥寥。我是一个拥有自己内在灵魂的人,我是自己的主人,我不是任何人的奴隶。我的力量来自于我的自身,来自于我的灵魂。
这就是信仰。

附录之“军改宣言”
刘亚洲

新军事变革汹涌而来。各国军改都在突飞猛进。留给中国军队的时间已经不多。
一、战争变形了
毛主席曾经说过:“美军打到哪里,哪里人民就学会打仗。”他老人家先知般的预言被近年来的事实证明是真理。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海湾战争到现在,美军三年一小打,五年一大打,整整打了近二十年。我计算了一下,美军已经打完了四场中等规模的战争,实现了三个国家的政权更替。
这四场战争一场比一场新颖,一场比一场眼花缭乱。美军不仅在表演,而且在授课。全世界军人都是它的学生。美国在发动战争的同时也发动了世界新军事变革。美军就像袋鼠一样,始终跳跃在世界的前头。
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军是被中国军队逼出来的。美国建立迄今二百多年,从未尝过败绩,唯上世纪有过“逢共不胜”的历史——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等于都是同中国交手,全败。这两场战争之后,美军涅槃。美军的变化违背了世界军事的规律:军事变革通常在专制国家产生。法国虽有戴高乐,但他的坦克战思想在本土毫无市场,却被希特勒拿过去大放异彩。成吉思汗、拿破仑,包括斯大林,都是军事变革的高手。倒不是因为这些人有卓识,而是本性使然:既要吞吃他国,就得有强大军力。同时,专制的举国体制能够轻易办成别人办不成的事。美国把这些定律改变了。
在四场战争中,美军都废除了“前线”的概念。战争已经成为以斩杀政府首脑为核心,打击经济设施为重点,摧毁敌国人民意志为根本的全新模式的战争,整个世界为之震撼。1990年海湾战争,美军打的是信息化。南联盟之战,美军打的是一体化联合作战。阿富汗战争,美军用的是立体化透明化的作战方式。伊拉克之战,美军打的则是“全维”作战,连信息化战争开始时应首先对敌方进行电子压制这一手段也懒得用了。许多军人惊呼:看不懂。
这四场战争告诉我们:什么都可以重复,战争不能重复。上一场战争的经验并不适用于下一场战争。我有一种直觉:信息化作战方式很快会过时。这可能是中国军队的悲剧,何尝又不是喜剧?我们尚未打过机械化战争,而这种战争方式已被淘汰。但幸运的是我们可以站在别人的肩膀上眺望未来。一种战争规律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另一种则是:自己无路可走,因此走新的路。
二、军队变小了
美国人说,二十一世纪的战争是班长的战争。这话太妙了。它昭示着一个真理:新型战争需要新型军队。
昨天的战争讲究战略纵深。苏联和中国都曾依靠纵深赢得过战争。今天,战争已穿越天空向太空延伸,真正的战略纵深在太空。格林纳达之战后,美军提出“三化”——陆军模块化,空军隐形化,海军两栖化。这“三化”的首要点是小型化。
掌握了新的战争形式,往往对敌人只需要一次打击。开战即决战。第一次海湾战争,我们还能看到大规模的伊拉克坦克、飞机被摧毁,共和国卫队狼奔豕突的场景,而在新的伊拉克战争中,世界只能在战场上看到美国军队的神速推进,一天近二百公里。
美军新的条令规定:连长要具备司令意识。更深一层次的意思是,陆军的连长、F-16编队的机长、海军的舰长都要准备在战争的某一个阶段唱主角。因此,必须学会把握大局。这反证了它已经把军队缩小到了何等程度。
缩小绝不仅仅是减人,而是优化组合。美军提出的全能型军队是:中国的士兵、德国的参谋、日本自卫队的少佐和美军的将军。中国士兵最能吃苦耐劳。德国参谋科学素质好,做事精确。日本基层军官最有责任心,遵守纪律。而前三者都必须由美军来指挥。只有优化,才能优秀,中国先秦奇兵不强,因为马非良种。汉武帝不惜大规模用兵从西域引进大宛良马,世人只看到其骄奢的一面,却忽略了军事上的用意:正是西域马改良了中原马种,才有了后来征讨匈奴的胜利。
上世纪末,俄军也曾裁军,但只是裁人,为了吃饭。结果裁来裁去,吃饭的虽然少了,饭量反而大了。因为肌肉都减没了,脂肪却依然留着。普京上台后才开始减脂肪。
过去,冷战时期苏军是力量型军队,美军是技术型军队,中国是谋略型军队。今天,冷战后的俄军不复有力量,美军则兼有技术和力量,再加上一定的谋略。
三、军改不是军事,而是政治
中国军队改革关乎国家之命运。
自从邓小平确立了改革开放的政策路线后,中国已平稳地走过了三十年。如果能再平稳地走三十年,必天下大治,就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挠中国崛起。可以想见,这不符合西方国家利益。
中国历史的规律:小事件,小变革;大事件,大变革。没有鸦片战争就没有太平天国。没有甲午战争就没有辛亥革命。没有文化大革命就没有改革开放。未来可能影响中国的大事件有三:1.台海战争。2.中日战争。台海战争可以导致中日战争。东海冲突也可以导致中日战争。在东海划界问题上中日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分歧。中国态度太强,会导致战争;中国态度太弱,也会导致战争。3.边疆发生动乱。新疆发生因分裂运动而引起的战争可能性尤大。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战争一旦爆发,中国只能有一种选择,美国却可以有多种选择。对美国而言,日本胜,它算胜;台湾胜,它亦胜;新疆分裂了,它还是胜。反之,日本败,它仍是胜;台湾败,它可以选择退出战争或让台湾回到中国。即使台湾回归中国,美军仍可以留在亚洲,还是一副不败的棋局。中国若失败则是另一次甲午战争。中国政府垮台不算,新疆、西藏,甚至包括内蒙古都脱幅而去。中国能承受这样的失败吗?
三大事件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同时也闪现着美军的身影。近年,我为加强对台军事斗争准备,一再增加军费,台湾却一再削减军费,说明它是想在美军体系内同我一战。中国不能与美国为敌,中国军队却一定要以美军为敌。以美军为敌,必先以美军为师。美军已经走得太远了。它在战争思想、作战理论和技术战术等方面远胜其他国家,“可以击败世界联军”。
日本的战争准备比我们充分得多。日本海军已在世界排名第二,超过俄罗斯了,仅次于美国。虽然它仍叫作海上自卫队,其实只差没有航空母舰了。日本航空自卫队说在开战几小时内就能取得北中国海的制空权,此话虽狂妄,但值得重视。
我们总说讲政治,什么是最大的“讲政治”?加速军事变革和军队改革是我军最大的政治,这是一场扎扎实实的政治仗。我军是靠政治打天下的。美军一个研究人员称解放军的威力源于“党支部”。他一直想弄清这个无处不在的“党支部”到底有什么魔力,能使解放军战无不胜。新时期我军应当像重视“党支部”一样重视军改。
四、向哪里突破?
我军的突破口在哪里?在装备上?不是。在理论上?不是。在体制编制上?也不是。我们的突破口在心里。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了至高无上的“海军国”——它控制着全球海洋。普京改革俄军,看得出来它是想朝“空军国”方向努力。俄军轰炸机已在中美洲翱翔就是例证。中国军队呢?美国人的一句话让我们警醒:中国还是“陆军国”。美国人还提出了理由:1.红军、八路军和解放军的主要构成是农民。农民永远依附土地,很难把目光投向天空和海洋。2.建国以来,几次战争特别是朝鲜战争和对印战争打得太辉煌,陆军立了大功。3.中国国土广大,非大量兵力看守不可。
改变状况,首先靠国家。邓小平早就讲过,教育是第一位的。解放军的结构主要由农民构成。而今天中国农村教育现状与城市教育存在着巨大差距,使社会结构的不合转移到了军队中。日本天皇总结日俄战争经验时说,要感谢日本的小学教师。因为明治维新后,日本普及了小学教育。沙俄军队多是由农奴组成的,几乎全是文盲。二战中,国民党兵根本不是日军对手,望风而逃。但后来组建的中国印缅远征军,因为补充了不少青年学生,再经过美军的训练,结果战斗力大大提高。
其次靠我们每个人。把眼睛从土地上收回来,投向天空和海洋,必须从新做起。必须从我做起。坚决改变观念。有些观念看似正确,实则非也。观念的改变是最根本的改变。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曾花很大篇幅宣传某部队养猪种菜的事迹,地方上有人不禁问:难道国家大把的军费是用来培养饲养员的吗?
改变观念亦可从我军优良传统中寻找。现在军事干部和政工干部不交叉。战争年代,哪个干部不是既能当师长,又能当政委?现在成了两张皮,动辄就说:“你们军事干部”、“你们政治干部”。
人品决定产品。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军改宣言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