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企业掌舵者于学伟再起底:饭局名人,纵横危化品江湖

澎湃新闻记者 孙利荣 丁雨菲 赵孟

2015-09-12 16: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11日,天津爆炸核心区现场留下的水坑还清晰可见。新华社 图
9月12日,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一个月。官方公布消息称,事故已造成165人遇难,另有8位失联者被确认已无生存可能。
事发后,坊间对肇事企业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海)掌控者的猜测不断。
8月17日,41岁的天津人于学伟浮出水面,官方通报显示其系瑞海公司董事长。
这名在中化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化天津)从事20年危化品进出口业务的中年人,在熟悉的港口社会和行业中间,巧妙利用权力与资源整合,成功获得首家民营危化品运营资格,将中化天津独占50余年独家经营的利益抢到手中,迅速、野蛮地累积财富。
直到8月12日的连环爆炸,隐匿于其中的权力交换和监管危机,才露出冰山一角。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多方采访于学伟的下属、朋友、员工、邻居,以期还原于学伟步入中化并创办瑞海的人生轨迹——这名有腐贿前科的中化天津前副总,在一次次精心经营的饭局中,几乎蛀空了中化天津的独家利益。
他也在天津港悄悄埋下了“炸药包”。
“圈”中名人
瑞海国际的“朋友圈”。东方IC 资料
作为瑞海的隐形股东,于学伟在曝光之前,其真实身份在官方早已不是秘密。
天津日报公布的官方消息显示,13日凌晨,瑞海董事长于学伟、副董事长董社轩,已被当地警方作为事故责任人直接控制。
2015年,于学伟在天津港危化品圈中已混迹21年。在38岁离开中化天津前,于学伟已是天津港“名人”。
作为全球500强企业中化在天津公司的副总,于学伟“懂变通,业务能力强,与客户互动很好”,一名中化天津中层官员对这名长期分管经营的前领导评价很高。在中化天津部下眼中,于学伟则是“带头大哥”。
1974年出生于天津一个普通家庭的于学伟是个时代的幸运儿。
其邻居告诉澎湃新闻,养育两个儿子让于学伟的父母有些吃力,于学伟初中毕业后,考上了一所国际贸易类的中专学校就读。在那个毕业包分配的年代,中专就意味着能更早挣钱养家。
而尽早步入社会,给了于学伟一张赶上好时代的船票。
1984年,作为港口改革试点,天津港在财务上实行“以收抵支、以港养港”方针,收入全部由港口留用作为发展资金。
一位老港口人回忆,要向世界港口看齐的天津港,请来一名日本管理者,资金、先进管理理念双管齐下,仅三年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来用解放牌汽车改装成叉车的天津港,被日式先进的三菱、丰田等现代化港口设备武装起来了”。
其时,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亚洲四小龙等港口城市经济相继腾飞,这也是天津港发展的加速期。天津港及毗邻港口的天津市塘沽区的工薪收入,已是包括天津市区等其他区域工薪收入的一倍还要多。
于学伟的专业优势正是中化天津需要的。1994年,他刚毕业即进入中化天津工作,其后,得益于原领导的提携,十余年时间就已位居副总之职。
从小周旋于父母和哥哥之间的于学伟,因为“会来事儿”被领导喜爱,一位熟悉天津港危化品圈子的业内人士介绍, “这名领导大部分外出应酬时,都带着他(于学伟)出席”,不论是客户还是政府官员在场。
而于学伟也刻意经营自己的交际圈子,瑞海员工中,也流传着“饭局名人”于学伟的故事,“听说有一次他去参加同学聚会,刚坐下来还没吃,就有急事要先走,当即拿了一两万块钱放在桌上。”

交际繁忙的于学伟成为高档酒店的常客,经常出入于中化天津附近的五星级酒店滨江万丽、四星级酒店华侨大厦,于妻也是常客之一。
中化天津子公司中化天津滨海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化滨海)员工对他的印象一直是无所不能, “只要是他觉得有升职的、有价值的关系,总能搭上线”。
但在恪守陈规的国营企业里,于学伟的这些作风为其赢得了业务优势、地位和财富。
于学伟的家人曾介绍,于在中化天津的待遇很好,“住房公积金很高,先后买了几套房,还买了别墅”。但于学伟并不就此满足,中化滨海一名中层人士介绍,于学伟私下开了自己的公司,用中化的业务为自己赚钱。
正当于学伟职场得意、一切顺遂之时,2012年,中化天津领导层突变,其直属领导王某被查,中化天津也由中化塑料接管。据中化塑料内部刊物记述,20多名中层干部因此受牵连。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于学伟“是受了处分”后离开中化,并被查过账。
38岁,正值壮年的于学伟从人生巅峰跌落。
攒局瑞海
善于变通,离开中化于学伟依旧想着危化品行业的暴利——危化品储存每吨最少40元的费用,是普通货物的百倍。
不过,想在港口经营危化品的老板不在少数,但办证审批至少需要数十家业务部门批准,“还得港务局点头先”,这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事实证明,建国以来天津港仅中化天津一家国企具有危化品经营资格。
“关键是港口,最难的是消防鉴定”。前述港口人士分析,天津港多年来“自理”模式,让非港口部门“插不上手”。在长期封闭的天津港,尽管擅长交际、在港口从业近20年,但于学伟对天津港来说,依然是外来的天津人。
在饭局上结识的董社轩,成为他理想的合作伙伴。
“2012年底,于学伟找到我,说想从中化拉一支队伍单干。他说中化的客户都在他手里,他能拉到中化八九成的客户。”董社轩曾对新华社回忆与于学伟合作的开始。
董社轩的父亲董培军是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也是天津港铁腕实权人物。对其作风和威望,很多天津港人都能说上两句。
2015年9月7日,天津港七号门前,施工人员已搭起脚手架,开始对受损建筑进行修缮。CFP 图
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天津港发展渐有起色,“靠港吃港”让港区有了顺手牵羊的偷盗风潮,发展到后来已经严重威胁到港口生存,但法不责众让港口公安无可奈何。
塘沽公安局刑警支队的董培军被调来天津港,其铁腕手段立马见效。 “凡是抓到偷盗者,直接就拘留”,“先开除工作,再抄家”,在家徒四壁的80年代,货物藏匿于家中十分显眼。不到半年,董培军便“迅速刹住了偷盗风”。
董培军从此蜚声天津港,在港内“说一不二”。2005年9月,董培军升任天津港公安局代局长后,规定下属单位负责人实行每年轮岗一次,全国仅有,却无人敢提异议。
直到2013年肝癌病发,董培军的局长一职才由原政委顾育农接任。但港内人提起公安局长,至今很多人仍然只知董培军。
于学伟的难题在董社轩的关系网里却迎刃而解。董社轩曾自述称,瑞海公司成立之初,最难通过的消防,在其找过天津港公安消防支队负责人后,很快就办下来了。
“消防办下来,基本就不会再有问题”,一位曾想做危化品经营的港口经理介绍,其他部门大多会随大流,看到其他部门签字就签字。
打通了港口这一环节,于学伟在“市里”的关系就都派上了用场。天津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副局长朱立明曾对新华社说,瑞海两个危化品仓库审批的安全距离,“参考了消防部门出具的建设工程消防设计审核意见书”。
董社轩也自述,于学伟的关系主要在安监、港口管理局、海关、海事、环保方面。但这些关系都已不是重点,前述港口经理介绍,港内经营还是靠港口部门。
“比如交委这种管理部门,没它盖章不行,但作用也仅此而已。”该经理说,长期以来,一些职能部门对港口的监管,“主要是卡,请吃请喝关系到位了,就盖章签字”。
获得资质,让于学伟有了抢夺中化客户的条件,其在中化天津的老部下——只峰、曹海军等拥有客户资源的中化滨海中层干部,都追随于学伟成为瑞海的创始人。
一场争夺中化天津客户及独家利益的战争就此开局。
称雄港内
事实上,老东家在大胆的于学伟眼中不堪一击。短短一年,瑞海即把中化天津原来50%以上的业务抢走。
中化滨海一名经理介绍,瑞海主要通过价格战制胜,在货代公司眼中,服务热情,价格较低的民企瑞海,已成为首选。在《新京报》的报道中,一名货代公司经理说,瑞海后来者居上,运货、报关、装船速度快,生意很红火,“货物就没断过,仓库摆得满满的”。
瑞海员工则回忆,公司堆场上的集装箱经常堆放三四层高,总共能存放1000-1500个集装箱,“还不分尺寸大小”。一名多年从事港口物流的老板分析,以此推算,就算是普货,瑞海的单位面积存货都超量一倍,“按危化品算,超的就不止一倍了”。
中化滨海多名中层证实,2014年夏季,瑞海的业务就已经超过滨海,他们还曾听说,于学伟曾扬言“要三年吞并中化滨海”。
被抢走一半多的业务量,让中化滨海疲于应战,并曾取消夏季喷淋等三项共计90元的消防收费,但总价依然比瑞海高出许多。而中化天津另一家新成立的物流公司——天津港中化危险品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中化)则未加入价格战,一名新中化中层领导曾表示,“随他怎么降,我们肯定不降”。
面对如此危局,中化滨海每遇到客户动摇,只能打出道德牌, “瑞海通过报关信息,会直接撬走你的客户”,以打击对手。不过这对于即将流向瑞海的客户来说,并无太大变局。
“打败”中化天津的瑞海,实质上只是于学伟的“皮包公司”。
瑞海公司官网一张照片暴露其“没钱”的困境,作业区内使用的“合力”叉车是国产品牌,瑞海在叉车尾部加装了一个红瓶灭火器。一位港口物流企业负责人说,合力叉车尾气排放出来“不达标”,有时夜里开“容易冒火花”,是危化行业大忌。
而最初的瑞海,甚至发不起工资,一名2013年进入瑞海的员工告诉澎湃新闻,他所在岗位的月薪仅为1900元,不仅拖欠数月,还没有防暑降温和取暖费。

瑞海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12年11月28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但在运营后,董社轩一人就“先后投了1000多万”。一直没有分红让董社轩十分不满,于学伟对其承诺,2015年底一定分。
一名在港口工作多年的瑞海员工认为,于学伟的作派,“似乎对中化天津怀有报复心理”。“既无权势又没钱”的于学伟通过与董社轩联合,试图称霸港口。
这名员工回忆,瑞海员工曾有一次与运输车队的司机起冲突,因运输车给瑞海对面的公司送货,在门口“碍事了”,一名员工前去交涉不成,与其中一个司机打了起来。瑞海公司副总尚庆森上前拉架,“被对方踹了两脚”。
据其了解,于学伟得知此事后,在电话里告诉尚庆森“等着赔钱”,随后找到打人司机所在车队,“他去跟人说,你把我们副总打了,就意味着把我们瑞海打了,这事公了私了给个话”,双方最后去了派出所解决,“车队赔了四万,一脚两万”。
烟消云散
瑞海的开业,打破了中化天津在危化品行业几十年的垄断地位,曾在天津港危化品圈中引起不小的震动,惊讶之余,让觊觎危化品经营垄断利益的港口人,也开始盘算自己从业的可能。
作为中国最早的高纯度的碱产地,天津数十年来已然成化工大市,石油化工产业的发展,让危化品出口有着巨大存储需求。
“很多危化品圈里的人看中保税区的危化品仓储,因为进出口需要一段销售时间,而保税区可以在销售完成后再缴税,能节省很大一笔费用。”一名保税区物流公司总经理说。
天津爆炸之后,路上一些残留的化学物质遇水就火花飞溅。东方IC 资料
只不过,爆炸发生后,对危化品经营的暴利追求也烟消云散。
8月13日凌晨,于学伟和董社轩即被警方控制,在8月20日公布的一份名单中,瑞海公司经理及高层负责人均被刑拘,爆炸中受伤的相关负责人则被监视居住。
曾为瑞海行便利之门的职能监管部门,也为渎职付出代价。8月27日,检察机关公布首批追责官员名单,包括天津港行政主管单位——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主任武岱,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郑庆跃,天津市安监局副局长高怀友等11人,均被立案侦查。
一切戛然而止。“想插足危化品生意的也不敢了,”前述物流公司总经理说, “危化品存储价格之所以这么高,是因为花在维护安全上的费用非常多,而不是把利润放进荷包,用普货的标准去做危化品。”
作为危化品出口大市的天津,在爆炸事故次日即发布通知,叫停港口所有危化品相关作业。大约在一周后,经营危化品业务50余年的中化滨海,则遭遇更大危机——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中化滨海周边已逐渐垒起居民住宅,因安全距离不达标,已被列为整改对象
目前,中化滨海被相关部门要求对危化品“只出不进”,一些仓储货物则被责令原地返回。有消息指出,天津市或将在天津港南疆港区新建一个专门的危化品库区,进行统一经营管理,中化滨海和新中化也将随之集中搬迁。
于学伟试图三年吞并的中化滨海,或许将在此次事故后,以另一种方式终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爆炸,于学伟,爆炸,危化品

相关推荐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