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巴菲特共进午餐”者朱晔:我说值得,总有人不信也没办法

澎湃新闻记者 孙丹

2015-09-15 11: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5年9月8日中午12时,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及其团队成员和沃伦·巴菲特先生进行会餐。  本文图片 CFP 图
花234.5678万美元与“股神”巴菲特共进一顿午餐,究竟值不值?
自2015年6月,中国大连天神娱乐公司董事长朱晔在巴菲特午餐竞拍中胜出以来,这个争议便萦绕不散。
“很值啊!”9月14日,回到中国的朱晔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与巴菲特见面是自己多年的梦想,之前时机和能力都不成熟,很庆幸自己这一次能以比较合理的价格获得机会。
一顿午餐,启发不少。午餐后,朱晔在朋友圈中感慨地写道,“大道至简,贵在坚持。”
每年,“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慈善拍卖都让商界人士趋之若鹜,为的就是能获得与投资大神交流经验的机会,中标者最多可带7位同伴共赴午餐。此项拍卖所得悉数捐给位于旧金山的慈善机构葛莱德基金会,用于帮助当地的穷人和无家可归者。
其实,朱晔并不是第一位拍得“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中国人。此前,步步高董事长段永平和有“中国私募教父”之称的赵丹阳分别于2006年和2008年拍得这一机会。
据段永平回忆,他在听了巴菲特投资航空公司的灾难性经历后,一直避开航空公司的股票;而赵丹阳则表示,巴菲特破除了他对投资的一些担忧和疑虑。
可对于朱晔来说,这一顿午餐给自己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巴菲特的个人魅力,“老先生情商很高,非常风趣幽默。”
朱晔对澎湃新闻回忆道,美国东部时间9月8日中午11:30,自己与朋友到达位于纽约、被称为“权利之屋”的Smith & Wollensky餐厅。过了一会,巴菲特也到了。之后,巴菲特与朱晔分别接受了美国几家媒体的采访,采访中的巴菲特依然风趣健谈,后于12时左右大家正式落座就餐。
令朱晔意料不到的是,就餐的位置并不是包间,而是一个靠近厨房、敞开式的9人桌,“当时也没有特别预想开场白,我们一开始就进入了很好的沟通氛围。”
不过,朱晔也坦诚道,“其实,当时我迟到了。”因采访而耽搁了入席时间,谈及此插曲,他有些不好意思。
但整个就餐过程依然有说有笑,朱晔感慨地说,“你很难想象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家,依然谈吐清晰、头脑清楚。他的面色是白里透红,非常健谈,反应很快。”
在3个小时的午餐时间里,巴菲特与朱晔及其朋友分享了自己在教育、投资等领域的经验,并对朱晔介绍的中国及中国创业者的现状表示了肯定和兴趣。
在朱晔看来,巴菲特提到投资的诀窍是,投资自己看得懂的东西。他认为,这与自己的观念有共通之处:都“不会”炒股,而是进行价值投资——看企业的经营者、财务报表及企业品牌所占市场份额等。
事实上,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朱晔的天神娱乐公司已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据该公司2015年半年度财报中显示,过去六个月内,天神投资了7家公司,涉及资金6.25亿元。
而据《新闻晨报》报道,天神娱乐由科冕木业更名而来,是一家A股中小板公司。公司最早经营地板及其他木制品。2014年1月,科冕木业重组变身,将全部资产和负债与页游、手游公司天神互动100%股权进行置换,科冕木业原大股东在新公司降为二股东,取而代之的则是天神互动的当家人朱晔。
伴随着公司主营业务由传统的木材加工向互联网游戏、广告等较热门的行业转型,公司股价也迎来爆发式增长。
然而,众所周知,巴菲特以“价值投资”见长,其投资多集中于基础领域,他曾表示,自己对科技公司的认识“可能在全世界的前一千、前一万名都排不到”。
一个做游戏,一个做投资,不知在这顿“天价”午餐中,朱晔和巴菲特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朱晔与沃伦·巴菲特合影。
【对话】
澎湃新闻:很多人对午餐“值不值”争议不断,你自己怎么认为?
朱晔:
第一,其实在没参加午餐之前就已经是值的了。有些人并不认为我是为了了解什么而去,只是为宣传。还有很多人和我说,“老朱,你这一千五百万元的广告费很值啊。”他们认为这(在宣传上)不是很多。如果有这么多媒体报道一家公司,从宣传效果上来说,可能确实是值的。但实际上,对我来说,宣传的目的倒没这么重要。
其次,一直以来,我比较崇拜两个人,一个是巴菲特,一个是乔布斯。同样的道理,如果乔布斯还在世,他也愿意拍自己的午餐的话,我也会去竞拍。有机会见偶像,当然想试一下。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和单独与他们吃饭交流,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在午餐交流中会收获很多东西。
交流后,我明白了,大道至简,贵在坚持。很多人在成功后,忘了自己当初靠什么成功、为什么会成功。巴菲特就非常简单。实际上,他的理念和方法论早就告诉过大家。只是,你没有真正见到他时,你不会相信,他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我在和巴菲特交流时说,“我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他说,“我也不炒股。”
其实,他是去了解这家企业、企业经营者、财务状况、产品和服务以及企业品牌在竞争市场的份额,等等。换句话说,他确实不是在炒股票,而是真正地了解企业。巴菲特只做他懂的事情。
澎湃新闻:巴菲特在实业和投资等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怎么向他提问,问些什么问题变得很关键,你之前是否准备好了问题?
朱晔:
在去之前,我真没有什么要问的,也没有想过要问的问题。可能我在时间上比较紧,工作也比较多。有些朋友想问巴菲特怎么看最近中国股票市场等,我就顺便代朋友去问问。
其实,我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大家问完以后也比较全面地了解了我们想问的。我们问的问题各方面都有,比如巴菲特对孩子教育的看法,比如他在收购公司后怎么判断企业未来的经营,并让他们经营得很好等,他都做了回答。
对于我来说,只是希望去做沟通和了解,让巴菲特了解我们这一批中国新一代创业者是怎样的人,中国年轻的一代人是怎样的,让他对中国有更多的认识和了解。
尚华女士赠送沃伦·巴菲特先生自己的画作。
澎湃新闻:你之前对这顿午餐有着怎样的期待,整个交流过程是否符合期待?
朱晔:
其实,我们不是像会议那样沟通,就是一顿午餐。大家聊天、交流、讲笑话,非常开心。
我之前的预期是,第一,不管聊什么,大家吃这顿饭很开心就好。第二,我希望让巴菲特了解新一代的中国创业者,因为我们代表了中国的未来。
当然,我们也会向他咨询一些疑虑。比如,大家都说未来的经济环境不好,可能面临全球经济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是否是“现金为王”,他会怎么做?他很坦诚地告诉我们,在任何时候,他都不认为一定是“现金为王”。他认为,当看一只股票或一家公司时,要看股票是否值得购买。巴菲特一直秉持价值投资理念,即不管今天股市是牛市还是熊市,要看的是股价和其实际价值是否是你所能接受的。并不是说,牛市时就不要买或熊市时就不要买。
这个道理非常简单,关键在于,你是否能一直坚持。
比如,也有朋友问他,为什么要买IBM,为什么要买可口可乐?这是最浅显的问题。之前,有人说现在投资IBM是错的,但巴菲特却认为,还有这么多企业都在用IBM的服务,IBM还是很赚钱的企业。而关于可口可乐,如今大家都提倡健康饮品,但巴菲特说,可口可乐还是一家很好的公司,每年有那么好的财务报表,每天都有人在喝,虽然可能市场上有人做别的,但当你渴的时候,还是会想喝一下可乐啊。
巴菲特老先生在用餐时,就是吃牛排喝可乐。
其实,我特意带了两支国产的、在海外获奖的红酒过去,让他品尝一下中国人做的红酒。他说,还不错。
澎湃新闻:你得到的这些答案,是否符合中国的发展规律和国情呢?
朱晔:
其实,巴菲特有专门研究中国市场的团队,好像是在他合作伙伴的管理下。巴菲特自己没有仔细地花很多时间研究,只是跟我们讲了当年他买中石油的事情,这是他研究过的。
有朋友问他怎么看比亚迪,为什么去投资?这个投资也赚了很多钱,但巴菲特说那不是他扮演的角色,而是合作伙伴的角色。
我们也聊了他对中国、中国人的看法。他觉得,中国很好啊,中国好多人都是很好的生意人,很多中国人很喜欢做生意。他自己也是个生意人。
澎湃新闻:今年,你以90元/股均价,减持天神娱乐96.55万股,这是否意味着,今后的重点会转移到投资领域?
朱晔:
减持股份是有别的需要,并不是真正减持。事实上,最近我还有增持自己的股份。
我一直在做投资,做得还可以,但我投资的领域比较聚焦。
比如,我在每次投资时,都只做一两条赛道,且是自己非常懂的。其实,这和巴菲特老先生的理念差不多。只是我偏向的是互联网行业,他偏向的是非互联网行业。他在聊天时说,自己喜欢做那种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不变的东西。
他的理念对我当然有影响。因为前一阵我看的东西(项目)有点多,今天互联网确实有大量的商业机会,面对这些机会,我是所有都看,还是选择一些最想看的,还是干脆只做一个领域呢?
之前我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些问题。但要明白的是,不管做什么投资,资金是有限的。过去,我只做游戏领域的投资,收获的效果非常好,所有投资的企业都不错,都带来了丰厚回报。今天,因为整个互联网的改变,O2O、B2B的出现,大众交易B2B的转变,还有移动互联网领域等,又有很多不同领域的商业机会出现,如何选择成了问题。
在这些方面,他对我都有很重要的启示。巴菲特对此一直很坚持自己。我们聊天提到Facebook的扎克伯格,他说他们都认识,甚至比尔盖茨和他关系也很好。Facebook、Google都是很优秀的企业,但巴菲特都没有投资。他给我们展示了他的手机,虽然我不记得是什么品牌,但记得是那种带按键的手机,所以,也不用指望他去投Apple了。
朱晔及其团队成员与巴菲特合影留念。
澎湃新闻:这些启示会在实践中给你怎样的帮助?
朱晔:
第一,我的投资方向会更集中,我可能要亲身扎进投资的赛道。过去我之所以做得好,是因为只选择了一个赛道,自己在赛道里做事,自然就了解,在这个赛道里投资其他企业时也能分辨清楚。当然,投资最重要的还是看人。
还有一点,我们也聊过,就是巴菲特怎么看企业的经营者。他说,如果这些人是为了钱做事,他可能会不选择;如果这些人已经很有钱但依然有热情、耐心地把事情做好,他就非常欣赏。也就是说,一个人做这件事跟钱没关系,只因为自己真的喜欢、真的想做。所以,巴菲特把公司交给这样的人经营,他完全不用担心。
澎湃新闻:巴菲特身上的什么特质令你崇拜、尊重他?
朱晔:
我尊重他,不是因为他是最有钱的人,而是因为他既是最有钱的人,也是把所有财产都捐了的人,只留1%的财产给子女。这至少在中国传统文化上是很难做到的,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强调传递、传承。
午餐时也有朋友问,美国的治理方式也会产生一些问题,包括贫富不均等,该怎么解决?巴菲特说,他们也在讨论自己的自豪感在哪里。他们的自豪感是,越来越多人和企业参与捐款,承担起社会责任。他们是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占有了这么多社会资源、过得很好了,要回馈社会,让社会更健康,这样社会才会更有机地存在下去。
这是中国企业家未必做得到的。因为我们过去用30年时间走完别人200年时间走完的过程,所以,我们还需要循序渐进,很难一下子拧过去。
澎湃新闻:你在午餐中把很多中国的东西和想法带到巴菲特面前,为何这么做,为何会产生这种想法?
朱晔:
我没有特别想过。
别人会问,你是不是想让巴菲特买你的股票?我说,没有这个想法。别人又会问,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骨子里觉得,如果没有中国过去几年给我们提供公平、平等的机会,我们很难有今天如此好的发展。因此,我挺感谢能生在中国。
坦诚地说,我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如果同一时期出生在欧洲,还是华裔的话,未必会有特别好的成就,因为没有机会。老天爷让我出生在中国,有很多创业、可以实现梦想的机会。
澎湃新闻:你们还谈论了很多中国的问题?
朱晔:
在午餐的最后,我讲了一些自己对中国未来的看法。可能巴菲特对此有些触动,他觉得不错,还表示,“如果我下次再去上海,这个团队的人可以坐下来再吃顿饭。”我也说,“非常欢迎您来中国,不管是来上海还是北京。”我不知道,这是客套话,还是真实想法。
当时,我和他说,实际上,我们也意识到,虽然在过去30年里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我们损耗了太多资源,这些本来应该是给子孙后代留下的资源。空气、土壤、水资源等都变得不太好。
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眼看着北京在变化。小时候,北京的气候是该冷时冷、该热时热,我在胡同里跑来跑去,不时抬头看看蓝蓝的天。可现在,天空都是灰色的,感觉自己生活在烟盒子里。所以我希望,我和身边的年轻人能想办法改变现状。每个人多做一点都能改变,指望全靠政府,这不现实。
当然,毫不讳言,做企业是为了赚钱。但不管是70后还是80后的创业者,我们更希望通过把企业做好,然后把获取的知识传递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可以白手起家,可以不靠资源、政府关系、父母身份,从零做起,像我一样。将这些好的方法论、对事物的看法、思维方式传递出去,让更多中国人承担起社会的责任,为这个国家多做一些事情。如此,中国的经济才会有真正的未来。
马云也说过,生产一个DVD或者其他机器,只赚几块钱或一美金,哪还有资金去做研发,怎么和全世界竞争。
所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互联网思维是把所有东西做到最便宜?我觉得,首先应该是质量、品质最好,其次是在好品质的前提下,根据运营规模把成本降到最低,这才是合理的。
澎湃新闻:也就是说,这顿午餐,一方面是实现你见偶像的梦想,另一方面是你要把中国现状带到巴菲特面前,做个民间交流?
朱晔:
我的核心是这个。在午餐前,很多人问,你期待这顿午餐是怎样的?我说,开心就好。问到什么,不问到什么,对我来说不重要。大家吃饭很开心,互相交流,对对方有个认知,在此过程中如果有收获当然非常好。其实,我想要的都获取到了。
其实,我也问了,您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过得这么简朴?他说,如果我真的很喜欢一样东西,可以买下任何一家企业;如果我不需要,就没必要去用。而且,他觉得,人生需要开心快乐,不要被很多事情牵绊。比如,如果一个人有很多套房,光打理这些事情就很麻烦,需要花时间做管理工作。
有一点特别重要,巴菲特说他和拍档从来没红过脸。不管是他做错事,还是拍档做错事。过去他们的投资不可能没有失败,人生不可能不犯错,但大家都知道这个投资是错的,却没有人再提。这令我很佩服。
有时候,我的合伙人做事情不好时,我还会说一下。但巴菲特的处理方式却不是这样,可能他们自省能力很强。即这件事做错了,自己会深思、反省、学习,后面就会避免再犯错。在很多事情上,巴菲特他们选择的方法非常中国化、非常舒服,就是顺其自然。
我得到的启发挺多的。所以我说值嘛,但总有人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责任编辑:张维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巴菲特,朱晔,共进午餐

继续阅读

评论(24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