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关注中国假酒业:或占市场三成,高档洋酒瓶灌小作坊假酒

Jamie Fullerton

2015-09-19 08: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哪怕是中国一些最有名的调酒师,也很难认出高度仿真的伪造品。
英国《卫报》记者富勒顿(Jamie Fullerton)9月16日撰文,探究了中国私酒业和假洋酒的现状与危害。报道甚至估计称中国30%的酒类都是假酒。
“有一回,我和一位朋友在这里买了一瓶顺风苏格兰威士忌(Cutty Sark whisky),”报道援引布莱克·斯通-班克斯(Blake Stone-Banks)说。他是一位营销顾问,在北京工作。此时他正坐在三里屯——中国首都最为繁华的商业区之一——的一家酒吧的露台上,酒吧里陈设粗陋,十分拥挤。
“那瓶酒尝起来味道古怪,所以我们每人只喝了一杯,”他说,“后来我接到朋友妻子的电话,告诉我他昏过去了。我去医院看他们,他还不能说话。他输了液,得等上几个小时才行。”
斯通-班克斯相信,朋友病倒的原因正是那瓶假酒。
报道称,近十年来,随着酒吧产业的发展,供应假酒的黑市在中国迅速增长。一般来说,这些假酒要么是非法制造、不受监管——比如私人作坊和小黑作坊,要么更常见的是,合法生产的廉价酒装入高档酒的瓶中,冒充标签上的品牌。
另外,据《卫报》报道,没人知道中国的合法制酒工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这类伪劣产品的侵蚀,但工业数据显示,这一影响十分重大。百富门公司(Brown-Forman)——“杰克·丹尼”(Jack Daniel’s)的生产商——估计,在中国,约有30%的酒类都是假酒。
健康风险
在2014年发布的全球状况报告中,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中国的人均酒精消费量已从2010年的6.7升上升至2012年的8.8升,两年之内增长了31%。如果百富门的数据属实,哪怕仅作保守估计,每名中国成年人平均每年消费的假酒就将达到2升。
“喝假酒很危险——你并不知道你喝的是些什么,”世卫组织驻华代表伯恩哈德·施贺德博士(Dr Bernhard Schwartländer)说,“假酒如果是用劣质原料或有毒的化工用品制成的,饮用可导致短期内出现严重的急性病,也可能产生更糟糕的后果,并且还会带来许多中长期健康问题。”
施贺德所说的化学物质包括可用作防冻剂的乙二醇、可导致失明的甲醇和异丙醇:这些都是中国假酒里的常见物质,并且都很危险。
劣质的私酒最容易含有这些物质,而更常见的欺诈手段——用高档酒瓶灌注廉价酒,带来的危害则不只是头痛和受到欺骗的感觉。
比如2014年,在中国东南部的广东省,警方突击搜捕了一个用高档威士忌酒瓶灌装当地廉价酒的团伙,这种当地产酒每瓶价值30元(3英镑)。生产环境极不卫生,据警方公布,装瓶是在洗手间里进行的。
此后的2012、2013两年,警方对制售假酒进行了打击,公布了若干次成功的搜捕行动,没收的假酒成千上万。从那以后,这类报道变得较为少见。“一阵风式”的严打过后,尽管中国当局把这一问题放到了相对次要的位置上,制酒行业的许多人却依旧相信,在2015年,该问题的严重性同此前一样。
在上海的一次反对假冒产品的公共活动中,一辆推土机粉碎大量假酒。
棘手的问题
比尔·艾斯勒(Bill Isler)来自美国,他自2005年起在北京经营一家酒吧,奉行“无假酒”政策。他说,哪怕是信誉良好的批发商,价目表上也还是会出现假酒。
“我知道有的酒吧用皇冠(Smirnoff)的瓶子提供每瓶1英镑的伏特加,”他说,“北京以外的地方情况更糟。我去过一些歌厅,那里的威士忌根本不能喝。那压根就不是威士忌,而是某种混入了调味剂和着色剂的伏特加。”
在中国,大多数烈酒在饮用时都加入了调酒饮料。尽管中产阶级对这类烈酒的关注度有所提升,大部分进口品牌相对来说还都是新面孔,很容易用质量低劣的仿制品冒充真品。这条规则也同样适用于香槟酒。去年,上海一位夜店经理告诉富勒顿:“这些人可能是暴发户,他们喝着唐·培里侬香槟王(Dom Perignon),却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在一些城市,为了保持业界领先地位,许多假酒制造商都变得越来越高明。“哪怕是中国一些最著名的调酒师也很难认出高度仿真的伪造品,”丹尼尔·泰斯林(Daniel Taytslin)说。他是东戈森公司(Gotham East)的总经理,该公司专门面向中国进口酒类。
向中国进口酒类的税率很高。进入国内的酒类会在酒瓶上打上进口标识,以保证合法进口商的货物不会被造假者替换,同时也可证明其合法性。但不少犯罪分子都更领先一步。泰斯林说,造假者非常善于移除合法进口商标酒瓶上的唯一标识。
百加得(Bacardi)等酒业公司同中国酒吧合作促销精制酒品,他们向消费假酒的行为发起竞争,聘请客座调酒师,举办鸡尾酒竞赛。但在更为基础的层面上,进行竞争的往往是酒吧的经营者们。大卫·施罗德(David Schroeder)原先是一名美国警察,目前在上海经营著名的Senator Saloon酒吧。他曾发现疑似经销假酒的人企图向他的顾客购买酒瓶,从那以后,他开始粉碎他的空酒瓶。
尽管存在这些障碍,泰斯林依旧满怀希望地认为,随着中国人愈发习惯于消费进口商品,中国社会对假酒的容忍度将会降低。
“这里的年轻一代越来越关注他们喝到的东西,因此情况终将好转,”他说,“正如这一代人更喜欢抱怨环境污染那样。”
这样的意识要想触及北京那些价格低廉的酒吧恐怕还有待时日。再回到三里屯的酒吧内,斯通-班克斯端详着一瓶威士忌,那上面的标签是“占边”(Jim Beam)。旁边一家鸡尾酒吧里,这种酒的售价是60元/杯,而这里是95元/瓶。他没点这瓶酒,而是点了一瓶啤酒。
这篇文章于2015年9月17日进行了修改。最初错误地将丹尼尔·泰斯林的话引用为“造假者制造假的进口标识”。
(徐晓星 编译)
责任编辑:陈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假酒, 酒吧

继续阅读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