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策|达巍:中美关系为何离开高层投入就会“漂流”?

达巍

2015-09-23 08: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近几天的媒体报道看,在中美两国领导人的大力推动和职能部门的艰苦努力下,9月22日开始的习近平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将会是一次成功的访问。
两国舆论基调均开始转向积极。除此前普遍预期的两军关系、气候变化等议题上的新成果外,中美似有可能在《双边投资协定》、网络安全这两个极为关键的议题上有所突破。如是,在2013年6月“庄园会”、2014年11月“瀛台会”之后,中美两国将在三年内迎来第三次成果丰硕、意义重大的元首峰会。
不过回头看前两次峰会,2013年6月“庄园会”后中美关系态势一度比较积极,但是2013年11月底之后则开始急转直下,直到2014年7月战略与经济对话之前才开始回暖。2014年11月“瀛台会”取得相当丰富的成果,中美关系再度被推上一个小高潮,但是从2015年春季开始,两国关系再次因为南海、网络乃至中国内政问题而开始下行。美国国内出现了一场对华战略辩论,“中美关系悲观论”一时成了太平洋两岸舆论的主流。
高层会晤一直在中美关系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稳定剂”的作用。在过去三年中,中美关系对元首峰会的“依赖”似乎更加明显。从积极角度说,中美领导人高度重视中美关系稳定,总是能够登高望远、引领关系发展。从消极角度看,中美关系这列火车迄今尚未实现“自动驾驶”,必须依赖“司机”来人工驾驶。繁忙的“司机”一旦将手离开档把,列车的运行就会颠簸起来。因此,已有中国学者预测,此次元首峰会后中美关系在下半年又会出现冲突。
中美关系离开高层投入就会“漂流”的原因,一方面当然在于客观存在的所谓“结构性矛盾”,例如崛起国与霸权国之间的紧张、政治制度与价值观的差异等等。领导人高层管理不及,这些矛盾就会凸显。
另一方面,中美两国近年来实力对比大幅接近,两国对外战略都有重大调整。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美两国各自内部对中美关系缺乏共识,则在主观上导致“漂流”现象雪上加霜。由于在中美关系的一些基本的问题上缺乏共识、主流意见不明显,两国内部多种自相矛盾、力量相当的声音并存,除非最高领导人借峰会之机大力推动乃至一锤定音之外,更多时候两国关系似乎只能听凭矛盾积累、恶化而迟迟得不到解决。
例如,中美两国究竟如何看对方、如何认识对方的战略方向、战略意图?这是中美关系中的最基本的问题。尽管中美关系在经贸、人文等双边层次以及在很多地区、全球事务上都有密切合作,中美关系合作面与竞争面长期并存是一个事实,但两国国内似乎都存在一种“政治正确性”,从学理层面说则是一种过度强烈的现实主义倾向,导致双方倾向于消极解读对方长远意图,倾向于将对方按照敌人、敌手来理解,且要“料敌从严”。只要中国继续坚持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美国那边就难以避免“标签化处理”,原来总觉得中国是苏联,现在又疑虑中国在走俄罗斯的道路。中国这边呢,很多人相信“美国不搞我们是不可能的”,“美国绝不可能老老实实让中国崛起”,谁要是想做稍微复杂一点的论证,往往会被认为“太傻太天真”。
再比如,中美两国各自对另一方的战略究竟是什么?从1970年代末到大约10年前,中国完成了融入国际体系的任务,美国也完成了拉中国入国际体系的任务。在此之后,中国对美战略、美国对华战略分别是什么,急需明确。中国领导人提出了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并且不断努力丰富这一倡议的内涵,寻求与美国达成长期的战略稳定关系,但是我们国内是不是还有很多人认为“新型大国关系”是“忽悠”美国人的,或者是“缓兵之计”呢?而美国呢,奥巴马政府除了刚上任的第一年,时任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提出“战略再保证”之外,六年来没有拿出过像样的对华战略论述,只是把对华战略放在“亚太再平衡”的大框架之下,导致中美关系经常成为“再平衡”的牺牲品。
第三个基本问题是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最近笔者参加了一次中美学者的闭门研讨会。一些美国学者很关心的问题是:对中方而言,中美关系还是不是“重中之重”?中方是否还认为中美关系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为何不太能从中方的官员学者中听到这个表述了?从中国学者的角度说,美方总说中美关系重要,可却又不断重申美日关系才是其亚洲政策的基石。美国言辞与行动给中国发出的信号,不是欢迎中国在亚太变得更强大,而是美日在联手制华。笔者认为,以中美两国的重要性来说,中美关系当然是“重中之重”。只不过,中美关系的稳定或许没有那么压倒一切了。过去六七年,中美两国(特别是中国)对中美之间矛盾冲突的接受度上升了。我们要做的,是将这种无法避免的矛盾和冲突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笔者头脑中的第四个基本问题是,当今国际体系的性质到底能否允许中国“和平崛起”,甚至“和平超越”美国?美国人会不会突然在金融上“搞”我们一下,让我们的发展成果前功尽弃?会不会有一天一觉醒来,马六甲海峡被别国掐断,导致我们没油用?这些问题的答案,将决定中国未来究竟是继续在“体系内崛起”,并对体系加以改革,还是“另起炉灶”、分庭抗礼。美国官方当然一直说欢迎中国崛起,但是美国在亚投行问题上的“膝跳反应”式的反对,对中国“一带一路”等倡议的冷淡,在TPP问题上毫不讳言的经济战略竞争色彩,给中国传递的信号显然并不友好。
老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只靠火车头带的火车,是跑不过每节车厢都有独立动力的动车或者高铁的。中美关系中的基本问题当然还有很多。这些问题不想明白,中美关系无法成为一列动车,或者每节车厢的动力不会朝向同一个方向。
值得庆幸的是,中美虽然有诸多矛盾分歧,两国关系中的竞争面虽然还在上升,但是两国领导人和有关职能部门已经在迅速行动起来,一方面在为中美关系建立“托底”机制,在军事互信、网络安全等问题上形成机制;另一方面不断扩大中美合作,推动联合应对气候变化,鼓励双向投资和贸易发展。美国方面虽然对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不大“感冒”,但是在实践层面,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已迈出坚实步伐。
在中美关系上,两国领导人似乎比各自国内很多人思想更解放、行动更坚决。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用他们的行动指明了中美关系发展的方向,也给本文讨论的那些基本问题拿出了答案。
(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关系,领导人,漂流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