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许美静:能从精神分裂的世界走出来,不可思议啊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15-09-27 13: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许美静《城里的月光》(05:01)
每每许美静现身公众面前,就会出现几篇写得用情的文章,怀念她的歌她的人,怀念自己的“许美静时代”。
入戏太深的人,或者说纯粹的人,总是让旁观者们唏嘘。走红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许美静,唱情歌并且基本只唱情歌,偶尔的一两首诸如《只是这人生》,也是阅尽千帆之后孤独的一声喟叹。
她和她的老师陈佳明一起塑造的音乐世界自始至终非常统一,所以令人印象深刻。总是一个夜晚的都市,一个冷冷清清的女人用情至深而总是被辜负,被离弃,于是夜夜唱逝去的感情,好像哭泣的美人鱼。唱苦情歌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人像她一样得了那么多好歌,并且敢于执着于此从未突然改变风格。
也有赖当年的环境。上华国际当年的歌手们一个个都安静得很,“二王二后”的齐秦、熊天平和许茹芸、许美静代表了一类音乐选择,不偶像甚至个性也不太鲜明(尤其后三位),但是每张专辑都精工细作,非常耐听。有这样的公司,许美静才能够专心做许美静。
许美静迷人的地方在于,声音这样冷静,好像在哼唱别人的事,却字字沾满眼泪。因为太执迷,反而显得洒脱,多少年都不会忘记。她的音乐也并不全是冷,比如《听那星光歌唱》,她唱得纯真,像小女孩在唱童谣,晶莹剔透。
2000年,许美静出了的最后一张专辑《静电》。加入了不少电子元素,用得巧妙,依然是陈佳明帮她制作,却想不到再也没有等到她的新专辑。
《静电》
再后来关于她的新闻就变成“许美静疯了”。和老师陈佳明、香港歌手袁耀发的两段感情,令她精神压力极大,冲进酒店对顾客喊“Call Me God”。后来的许美静很快地恢复,出席颁奖礼,继续为电视剧唱主题曲,甚至去年参加了综艺节目《年代秀》,意想不到地一身粉红色连衣裙烫老式的卷发出场,全程笑得羞涩又甜美,和在场的范文芳、李铭顺熟络,与时代有一点脱节,但状态很不错。
然而独一无二的许美静,或者许美静这样的歌手,再也没有出现过。她自己显然没有了“重出江湖”的打算,就打算这样隐于世地过下去。也没有人再像她这样唱歌了,因为她和陈佳明的组合并非能够原样“打造”,而是像爱情一样是难得的相逢。
反过来说,如果许美静唱到现在,情形也很容易变得尴尬。她的音乐太安静太苦涩,也许很快就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就好像《静电》,虽属上乘之作,销量却不佳。
现在的许美静
现在的她早已把自己的形象和音乐形象合二为一,痴情又纯粹的女子容易把自己活成一块碑,经历过的人望见总是百味陈杂。简单生活节上,她来唱歌,你会来听吗?
采访许美静是通过邮件。她的回复长且认真,反复出现“重新开始”以及“诗意”。现在的许美静笃信基督,感恩生活,也不讳言自己曾经“疯了”的往事。对她来说,“疯了”这件事带来麻烦,也带来思考。而早年聚光灯下的生活“太过关注自己,不好”。
八个月前,许美静的母亲过世,她“思念啊思念~”,也因此对《城里的月光》有了更深的理解。她仍然珍视那些满是回忆的老歌。对于这些安慰过别人的歌,这位歌者告诉自己“能安慰别人的也能安慰自己,这种感觉蛮有诗意的”。她似乎从未和自己的那些歌分开,“看透不是坏事,是种温暖”从她口中说出,格外让人信服。
许美静在歌里反复唱着希望有人带她走,结果一直没有等到。她于是一直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努力重新生活。
许美静
【对话】
“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生病”
澎湃新闻:音乐节的演出压力挺大的,你担心吗?为什么会决定来简单生活节(注:10月4日-10月6日,在上海世博公园进行)?
许美静:刚开始时是有些担心,因为很少唱那么多首歌。会选择来简单生活节的原因,我想主要是简单生活节的主题我觉得很贴切。我很庆幸我可以做我喜欢的事。这包括:不推出专辑、不做大型演唱会、可以喜欢就写些歌、随意地画画。可以要过怎样的生活就怎样生活。我喜欢简单,心想所往。
澎湃新闻:如果演出顺利,你会多接一点演出吗?那么多年歌迷一直很记挂你,为何没有办专场而只是偶尔接一点商演?
许美静:谢谢大家的关心。去年接了好几场演出,这就足够了。至于演唱会我应该是会接受的,只是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很“舞台”的人。在台上太久了,我会有点昏昏欲睡。哈,不是开玩笑的。真的。
澎湃新闻:2000年的《静电》之后好几次都有你要出新专辑的消息,但是最后都没有等到,是因为没有够多的满意的歌,还是有别的原因?
许美静:《静电》过后,我想休息所以选择过平淡生活。因此希望陈佳明老师帮我把经纪合约从唱片公司拿出来。我想大家听到的消息,可能是记者朋友们好心帮我宣传吧。之后我一直过得很充实。当初决定淡出也是出于好的考量,想好好休息,重新来过一个全新的自己。也许觉得在这个圈子有太多注意力在自己身上,毕竟不是太好。放开去做个平凡人好些。
但我没想到自己会生病,然后在休养的过程中,试着通过一些创作的空间再让我对生命有了期许。虽然时间是长了些,但我没有停止下来。这些年来我还是很低调地工作。没有所谓的复不复出,只是很安静做我的工作。我一年可以写两百多首创作,然后再从中挑选自己比较喜欢的。没什么目标也没太多烦脑,就这样。也许明年吧,已经有了一些新歌,应该也快了。
澎湃新闻:2000年前后华语歌坛的景况有了很大的变化,单纯唱歌很难生存下去,需要被抛向娱乐圈。这是你淡出的主要原因吗?还有什么原因?当时面临这种转变你惶恐吗?
许美静:单纯地唱歌一直是我的理想。在追求理想的过程难免会碰到阻力,当时有当时的矛盾,现在简单多了。但我觉得如果你能诚实面对自己,其实不管外面的风雨如何,你还是可以淡定地去做你自己爱的事。
“看透不是坏事,反而更温暖”
澎湃新闻:淡出的这些年音乐在你的生活里是怎样的位置?作为曾经商业上很成功的歌手,你唱的那些歌是自己想唱的吗?
许美静:我不知道我有多爱,但我是离不开音乐的,很需要。有时甚至只要在跳蚤市场找到喜欢的能勾起回忆的唱片,我会很满足地单纯地去听他。用一种很平凡的心去欣赏,纯粹地欣赏。我很感恩能唱很多深情安慰人心的作品。
澎湃新闻:如果不用考虑市场,当时的你还想过做怎样的音乐?现在的你又喜欢/想做怎样的音乐?
许美静:我们很认真地想做一些除了原始以外的音乐,还要有新元素的风格。所以当时和唱片公司是有矛盾的,很庆幸的是我们并没有妥协,这个理念一直都还在。
澎湃新闻:你曾经说过淡出的这些年在读书、逛街、做义工。你爱读什么书,做过哪些义工?有没有哪本书,哪段义工的经历对你的影响很大?
许美静:我一直很渴望有耐性看长篇小说,但还是没有,散文还可以。我东看西看的,目前在读一些唐诗。我看的是儿童版的。
我觉得很幸福,我做的义工是跟孩子交朋友。虽然最近没在做在忙自己的事。它让我想到小的时候,知道自己还小,不能做很多的事,有点力不从心。不时会想用点想象力去改变这个事实。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重新在过我的童年,也不时地在长大。我觉得很完美,很感激。
澎湃新闻:唱过那么多冷清又消极的情歌,这些歌会对你情感的态度有影响吗?
许美静:可以看透也许也不是一件坏事,有时反而更温暖。从前是女孩,现在是女人。还是我说反了,从前是女人,现在是女孩。其实我也搞不清,有时我也像个男人一样去思考事情。
“我喜欢的人,就算看起来不太好,也会为他们想一想”
澎湃新闻:我看到许常德这样形容你,超善良很敏感,但是总是与人保持距离,很怕别人碰到自己,别人进一步你就会退一步。这是早年了,现在的你还是这样吗?你怕和别人接触吗?平时是独居吗?会孤独吗?
许美静:其实我喜欢人的,就算一些看来不太好的人,我也会设身处地为他们想一想,有助于成长的事我都感兴趣。孤独嘛还可以啦,每个人偶尔也孤独的,就当是一种体验咯。我到处去能玩得很开心,独居过但不太好玩,现在跟家人住。虽然妈妈刚过世了但这些年来也算没有遗憾了。我们互相的陪伴,思念想念啊。
澎湃新闻:你最喜欢自己的哪首/哪几首歌?又有哪些歌你其实并不太喜欢,但是红了的?
许美静:我想现在更能感受到《城里的月光》的意境,更加深入。或许是因为思念妈妈吧。毕竟才八个月前的事,两个月前在上海的一次演出上唱了这首歌,非常有感触。心里想能安慰别人的当然也安慰自己。那种感觉也蛮有诗意的,很美。其实我很少听自己的歌的,如果是现在,每首歌应该是回忆篇吧,比较难客观但有种很深的归属感。反而有很多我喜欢的很少唱,这次简单生活节上会唱这些歌。
澎湃新闻:上台唱自己的老歌会是什么感受?
许美静:我享受每当一个季节过去之后来场演出,也许不单是出于工作的感觉而已,也是在心情上的一次沉淀。在没有想游走的日子里,每次的外出都显得格外珍贵。心情上的牵动让我在唱的时候再次感受到大家都长大了。虽然如此,有些事是不会改变的,像大家的共同记忆也是如此。有偶遇过几个知音,告诉我哪些歌如何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我是很感动的。
澎湃新闻:你满意自己的状态和生活吗?有信仰吗?
许美静: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状态。我想休息了再干,反复的,一直这样下去。试想能从一次精神分裂的世界走出来,实在不可思议啊。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呵~简单地说也就是疯了的意思吧。我不避讳这个,那个境界给了我些麻烦,也为我带来了深入的思考。有种“回来了啊”的重生的感觉。我非常感恩。
感恩耶稣,一切荣耀归于主。也谢谢有那么多关心我的朋友,有好多陌生的朋友姓及我擦肩而过的慰问。非常谢谢你们。
澎湃新闻:华语歌坛的音乐你还关心吗?近年有出现什么你喜欢的音乐人/歌手吗?
许美静:我还谈不上很主动地去关心乐坛的事和音乐。有时在偶然的情况下会接触到一两首好歌。除了陈佳明的作品,我也很喜欢林夕的。我觉得他们的音乐很诚恳,很有诗意也具时代感。另外我也喜欢崔健、陈奕迅、周杰伦的音乐。不过总离不开一些六七十年代的英文歌曲。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好的契机复出吗?还是说现在的状态你觉得就可以了,有歌就唱一下有想去的演出就登一下台?
许美静:对,就是这样,随性的生活。

歌词摘抄
“全城为我花光狠劲,
浮华盛世做分手布景。
传说中,
痴心的眼泪会倾城。”
——《倾城》(粤)

“只是这人生像游戏一场凡事都不必太紧张,
如果有爱就谈有梦就想反正世界不会为了谁,
而停止转。”
——《只是这人生》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
看透了人间聚散,能不能多点快乐片段。”
——《城里的月光》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
宁愿你犯错后悔。
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
留我独自伤悲。”
——《遗憾》

“我想要随你飞奔到远方,离开这令人伤心的过往。
这世界不管对错,真假难分,我们却曾经爱得那么认真”
——《远方》

“不解幸福会被永恒连累,
不解刹那是你要的美”
——《快乐无罪》

“忘了曾经清纯歌曲掠过的心情,
忘了放手之前的约定。
忘了太多不知不觉完结的游戏,
忘了一段迷宫的距离。”
——《挽歌》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许美静

继续阅读

评论(1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