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厅·场所|城市的椅子

澎湃新闻记者 冯婧

2015-09-28 1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本关于城市椅子的书
2011年的时候,David Puig和Manar Moursi在开罗街头注意到一个特殊的城市景观,那就是露天游击椅子(guerrilla chair)。2015年4月,他们打算众筹一本书《人行道沙龙:开罗的1001把街道椅子》(sidewalk salon: 1001 street chairs of cairo),书里写到,开罗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椅子博物馆,椅子是开罗公共空间的特色。这本书最后并未成功出版,但透过这些城市椅子的记录,我们看到了一个别样的城市。
David Puig和Manar Moursi打算出版的书《人行道沙龙:开罗的1001把街道椅子》(sidewalk salon: 1001 street chairs of cairo)。图片来自:http://popupcity.net/cairo-is-the-worlds-largest-open-air-chair-museum/
David Puig和Manar Moursi说,我们觉得这些椅子有很强的雕塑感,甚至一些椅子看上去就像艺术品。我们被它们残缺的魅力和独特的气质吸引,这些椅子本身也让我们着迷,透过这些椅子,我们发现了很多有趣的话题,包括社会经济问题、性别问题、控制和监视等,由此开始了解城市空间的形态。
开罗的椅子,来自David Puig和Manar Moursi的《人行道沙龙:开罗的1001把街道椅子》(sidewalk salon: 1001 street chairs of cairo)。图片来自:http://popupcity.net/cairo-is-the-worlds-largest-open-air-chair-museum/
他们用宝来相机进行拍摄,因为那种微微曝光的感觉与开罗人行道的脏乱感觉很搭。另外,这些照片会有一个框,像一个正式的相册集。最重要的是,这个相机是一个很容易触发交流的工具,可以打消人们的疑虑。照片可以马上洗出来,很多人还会要求为自己拍肖像,这个礼物会让大家很开心。
在这个过程里,他们还聆听那些椅子的故事,人们讲述自己在椅子上的时光,以及看到的社区生活。其中,有一个人在过去50年里,一直坐在开罗的同一个地方,所以,他自己也成了社区的活历史。
开罗的椅子,来自David Puig和Manar Moursi的《人行道沙龙:开罗的1001把街道椅子》(sidewalk salon: 1001 street chairs of cairo)。图片来自:http://popupcity.net/cairo-is-the-worlds-largest-open-air-chair-museum/
受到这本书的启发,笔者也开始关注身边的椅子,随手拍下路上见到的椅子,从椅子去看待城市的空间,让笔者有了不同的城市体验。不同于市政部门提供的椅子,这些自发出现的、各式各样的椅子,是一种跟随使用者流动的城市空间,功能也会灵活变化。
在开罗,这些“游击椅子”只能在老城区找到。新区没有露天的椅子,因为人们都坐在购物商场和私人酒吧里,唯一的露天椅子是给小区保安坐的。在上海和中国的其他城市,椅子同样多出现在老城区的街道、历史久远的居住区和弄堂深处。椅子也不局限于被“坐”,而是承载着丰富的城市功能。
椅子:街道的社交空间
虽然胡同里弄这样的老空间为人所喜爱,但有的老城区住宅条件没有得到改善,空间拥挤,设施老旧,居住起来并不方便。于是,人们把椅子搬到外面的院子或街道上,几把椅子就成了一个“公共客厅”,街坊邻里有了社交空间,简•雅各布斯所说的“街道的眼睛”也随之出现。除了居民,一直充当“街道的眼睛”的,还有小区的门卫和停车场的管理人员。他们通常会在工作场所摆椅子,看管自己的场所。
上海隆昌公寓的院子里有丰富的功能:储藏杂物、停车、花园植物、晾衣服,还有灵活移动的椅子。
上海隆昌公寓住户家门口的椅子。
上海某街道,带着自己的椅子来街道聊天的居民。
上海南京西路附近弄堂中的椅子
上海南京西路附近弄堂中的椅子
上海南京西路附近弄堂中的椅子,居民的餐桌
上海南京西路附近的弄堂,正在休息的椅子
上海威海路某居住区院子里的椅子,这里被当成了一个客厅,摆着桌子椅子、鱼缸、植物、储物柜、镜子、表、相框和摆设饰品。
家门口的椅子,拍自北京杨梅竹斜街胡同
上海隆昌公寓的入口空间,像是一个公共会客厅。
上海某小区的入口,摆着几把座椅,平常是门卫和居民聊天的地方。
上海某办公楼的停车管理人员的椅子,由于街道上空间都变成了停车空间,座椅就从街道挪到了楼梯上,成为一个独特的看管空间。

椅子:街道的商业场所
另一种“街道的眼睛”,是街道上的经济活动,包括咖啡厅和餐馆的室外平台,还包括各种小摊小贩。
苏州平江路的室外餐馆
上海某街道超市门口的室外缝纫机
重庆的室外麻将桌
北京杨梅斜街胡同的餐厅等座椅
上海某街道的衣服小摊,摊主就坐在旁边的躺椅上做生意。
上海某街道的雨伞小摊,摊位在院子里,在座椅上摆伞,就是在告诉路人里面有卖伞的摊位,摊主会坐在椅子上招呼客人。
上海某街道,花店门口的座椅,花店经营者每天早上会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整理鲜花,鲜花就成了街道的装饰物。

上海某街道的菜铺,笔者每天下班都会路过这个菜铺,有时,店主家傍晚会在菜铺门口吃晚饭。今年街道进行了整修,原本的车道旁边加了自行车和人行道,这样一来,店主家的4个小孩子就可以在门口玩耍。今年夏天,笔者还看到店主的小孩在门口洗澡,把街道当成了家,场景非常热闹。
椅子:城市自发的休息空间
人们每天在城市游走,有时需要坐下休息,尤其是老人。但城市不可能到处都有椅子。笔者发现,不少老人会随身带上拐杖和椅子一体的出行工具。在城市的一些公共场所,比如寺庙、公园,如果要进行长时间活动,人们通常会随身带上小板凳。在地铁和火车上,为了应对座位缺乏,有的人也会随身带上小板凳。这些自发和临时的椅子,弥补了城市服务的不周,但也会和其他城市功能发生冲突,比如在街道上,椅子与停车空间和车道的冲突。
上海某街道店铺外的椅子。
江苏某古镇,老人们还是喜欢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拍自江苏某古镇
寺庙的小板凳,拍自上海某寺庙
上海某街道,聚集了不同类型的椅子
人行道上的椅子。上海市徐汇区某小区,晚上有老人独自坐在小区入口,这里的路已为车拓宽,不再是完整意义上的人行道。但居民还是把他们的家门口当做休憩之地。

街道空间使用的冲突,老人的座椅和停车空间发生了冲突

椅子:被丢弃的记忆
还有一种城市空间会有很多椅子,那就是拆迁的地方。居民搬迁后,会留下大量残破的椅子。这些带有生活记忆的椅子,当主人离开后,会和废墟一起等着被清理。在一些拆迁正在进行的地区,有的椅子会被尚未搬迁者、临时居民重新利用。
上海某拆迁区,被丢弃的沙发
上海定海桥拆迁区,被丢弃的沙发
上海定海桥拆迁区,被丢弃的椅子
上海定海桥拆迁区,被丢弃的椅子
上海定海桥拆迁区,被重新利用的椅子

坐在椅子上看到的城市
David Puig和Manar Moursi说:“在开罗,椅子对公共空间的影响,就像潮汐一样,每天上午,椅子就会出现在人行道上,在人们聚集的地方就会形成小的公共空间。随着时间的推进,椅子的密度会越来越高,但是在温暖的季节和斋月,傍晚和夜间也有很多椅子。”他们把这种椅子的分布规律看做一种“游击城市主义(guerrilla urbanism)”。
这些游击椅子在城市的位置和功能,决定了坐在椅子上的人,能看到怎样的城市。对于观看者而言,通过这些椅子,也会了解坐在椅子上的人如何在城市生活。
这张照片来自一个江南小城,在一个温暖的冬日午后,居民们坐在小城中心的公园里,跟着有阳光的地方摆下座椅,或者聊天,或者打牌喝茶。笔者猜测,坐在椅子上的人们,看到的是一种闲适的小城生活。
这张照片来自上海某购物中心,购物中心在一代代地更新,现在的购物中心更注重消费者的体验,有越来越舒适的“坐”的空间,尽管为此要付出“消费的代价”。笔者猜测,坐在上面的人们,看到的是一种精致的消费生活。
这张照片来自上海定海桥的一条街道,当地有很多街道上的店铺,这是一个消费空间,但比购物中心廉价许多。笔者猜测,坐在椅子上的人们,看到的是一种随性的市井生活。

在东京,笔者也在一些特殊的场所看到了游击椅子,它们属于一个被遗忘的群体,一个被消费主义城市甩在身后的群体。
东京有一个地区叫山谷,你无法在旅游地图上找到这个地方,因为这是一个不希望被人铭记的地方。在东京快速发展的1970年代,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底层劳动者——日雇佣工,山谷是劳动者反抗资本主义和强权的代表。在如今高度消费主义的东京,山谷已经快消失了。在一个公园的空地上,笔者见到了劳动者和流浪者的物品被塑料布遮盖着,最显眼的是那些各式各样的椅子。
这里有许多椅子,有些破旧,应该是捡来的二手椅子,每个都不一样,似乎一把椅子对应着一个人在城市能占有的唯一空间。这些椅子依靠运动场的围栏,靠在一起,被堆放在公园绿地和运动场之间的灰色空间里,也只有这里默许着它们的存在。笔者不了解东京,无法揣测坐在这些椅子上的人们,看到的是怎样的城市。
在横滨的寿町,笔者又看到了游击椅子。寿町和山谷一样,是很少会出现在日本主流媒体上的非行政区名,现在仍是很多劳动者聚集的地方。这张照片是政府的劳动介绍所的二楼平台。椅子摆在栏杆旁,显然是在俯瞰下面的广场和街道。
笔者也无法揣测坐在这些椅子上的人们,看到的是怎样的城市。只能试着站在椅子的位置看看,那里是怎样的风景,眼前闪现的是一句话: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责任编辑:王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椅子,街道的眼睛,社区,公共空间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