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如何影响中国:GDP或略有减收,倒逼自贸区建设提速

澎湃新闻记者 方枪枪

2015-10-07 10: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2个成员国在10月5日,宣布达成基本协议。
一时间,关于中国经济可能遭遇封锁,出口可能会遭遇打击的分析,迅速流传开来。TPP真有那么厉害?它达成基本协议,究竟会如何影响中国?
“TPP的长期影响还需要观察。短期而言,TPP达成基本协议,对中国出口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对中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甚至还会有倒逼效应。”商务部研究院世界经济贸易研究部主任梁艳芬这么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1,对中国宏观经济影响:实际GDP“减收”0.14%?
“TPP达成协议,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影响不会特别大。”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彭支伟对澎湃新闻说。
在2013年发表的《TP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的经济效应及中国的对策》一文中,彭支伟和张伯伟运用CGE模型,对TPP对中国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的评估显示:不加入TPP,将对中国的实际GDP带来-0.14%的影响;加入TPP,将对中国的实际GDP带来1.21%的影响。
单纯从经济角度出发,按照彭支伟和张伯伟的测算,加入TPP将对中国的进出口双双带来较大正面影响,不加入TPP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则是-0.32%。
“这是基于2013年数据的测算,而且设定的前提是,TPP成员完全实现自由贸易(包括货物和服务贸易),而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彭支伟对澎湃新闻说。
且不说目前12个TPP成员国还需要经历漫长的国内程序,即便完成了国内程序,TPP各成员间要想实现完全的自由贸易,还要耗时数十年。
按日本共同社披露的TPP谈妥的要点:
——日本将新设美国和澳大利亚产大米的无关税进口配额,在TPP生效第13年达到总计7.84万吨;
——关于日本进口牛肉的关税,从目前的38.5%到第16年下调至9%;高价位猪肉的关税从4.3%分阶段进行下调,第10年取消;
——低价位猪肉关税从目前的每公斤482日元(约合人民币25.5元)到第10年下调至50日元;
——而美国进口日本汽车的关税则要经25年逐步取消。
2,区域内经济体的选择:不是非此即彼
相比之下,TPP初步协议的达成,对于中国自由贸易区战略的推进带来的影响,则更为明显。
目前,在亚太地区,抛开双边自贸区谈判不谈,中国推进的自由贸易协定还包括中日韩自贸区,“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东盟+中日韩”的“10+3”谈判,“东盟+中日韩+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的“10+6”谈判(亦即RCEP),以及计划启动的亚太自贸区进程等等。
有分析担忧,随着TPP达成基本协议进入实施阶段,中国正在推进的自由贸易区网络,可能面临被架空的危险。
对此,梁艳芬对澎湃新闻分析,“在双边乃至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问题,东盟国家和日本可以在TPP寻求机会,也能从和中国参与的RECP谈判中觅得商机。
“而且,中国是亚洲乃至亚太地区最重要的一个经济体,区域内经济体不能回避推进和中国的自贸协定谈判。”梁艳芬认为,更为可能出现的一个情况是,各经济体会根据自身情况,在包括TPP、RCEP等各个区域自贸协定谈判中,寻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彭支伟同样强调,不必过度担忧TPP的冲击,中日韩在经济上有着天然的紧密联系,东亚乃至整个亚洲的自贸进程,不可能抛开中国,“中国这么重要的一个经济体没有参与的自贸协定,本身也不具有代表性。”
在他看来,从经济角度考量,“10+3”、“10+6”的加速推进,同样能形成和TPP类似的效果。
按彭支伟和张伯伟的模型测算,涵盖19个经济体的FTAAP对各国GDP和进出口的拉动效应,比TPP要大得多。(参见表二)
3,全球贸易规则重塑:中国可能面临重新入世的问题
彭支伟的担心是,美国主导之下,TPP可能重塑全球贸易规则,届时中国可能会被动面临重新“入世”的问题。
按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研究员蔡鹏鸿稍早前发表的观点,美国在TPP中引入的规则超越了WTO,提出的劳工条例、国有企业、因特网信息自由流动等,同传统贸易议题没有关系。但是,这些议题一旦变成TPP协定条款后,将成为美国未来同第三方谈判的样本,而且可能演变成全球性标准,这也就是TPP横向议题如何影响新一代FTA的根本性玄机
在这篇题为《TPP横向议题与下一代贸易规则及其对中国的影响》的文章中,蔡鹏鸿写道:这些标准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未来发展的总体趋势,符合任何经济体的发展方向,不过,在可预见的时期内,这些规则和标准超过了中国现有政治经济体制架构可以接受的现实。
除了市场准入方面,TPP提出的100%货物分阶段实现自由贸易等高标准,TPP还提出对国有企业要执行严格的“竞争中立”条款,确保国企在获得信贷以及其他形式的政府资助上不存在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此外,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TPP是目前所有自由贸易协定中要求最高、涵盖范围最大的贸易协定,远超WTO的相关要求。在劳工和环境标准方面,TPP也更为严格。颇受争议的是,TPP还将确立更为严格的投资者保护机制。在这种机制下,外国投资者在投资利益受到所谓“侵害”时,可以对投资所在国提起第三方仲裁。这赋予了外国投资者超国民待遇。
南开大学滨海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曹知修对澎湃新闻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有法权大于主权的意味,是TPP代表发达经济体主张的一个表现。”
彭支伟也认为,目前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的主要优势,在于服务业、科技、生物、金融等领域,设定这些规则,有助于美国撬开TPP伙伴国的相关市场。
4,倒逼中国改革:自贸区建设有望提速
虽然TPP设定诸多标准在发展中经济体的落实情况还有待观察,但其提倡的自由贸易、国企竞争中立、知识产权保护等原则,却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梁艳芬认为,虽然短期内中国不太可能加入TPP谈判,但TPP提出的那些规则,中国却可以拿来用,在沪津闽粤四大地方自贸区等区域进行先行先试。
彭支伟也提出,中国可以按照TPP各成员国在谈判中的出价,来推进自身的改革,稳步推进金融、服务业等领域的开放。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推进的双边和区域自贸协定谈判,也可能因此提速。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沈铭辉早前曾分析过:为规避或缩小TPP可能对中国产生的贸易转移效应,从目前来看,RCEP是最佳的选择之一,RCEP产生的福利效应不仅可以弥补未参加TPP所造成的损失(多国的计量研究表明,中国参加RECP的经济效应大于参加TPP的经济效益)。宏观层面上中国的经济崛起速度过快,而中国加入WTO的部分承诺(诸如投资环境、服务业开放、非关税壁垒、政府采购等领域)却没有得到很好地落实。中国自身在投资、服务贸易甚至规则一致性、国企改革等议题上,都显示出了通过对外开放促进改革的必要性。
RCEP是10个东盟国家与6个自贸伙伴间的自贸协议,涵盖了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经济和贸易规模占全球的30%。
今年8月,第3次RCEP部长级会议与会各方就货物贸易出价模式达成一致,同意力争于2015年年底前实质性结束谈判,并在2016年内尽快解决其他技术性问题。
RCEP之外,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谈判也已进行了三轮,目标同样是在2015年底前完成。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TPP,美国,日本,中国,亚太自贸区,澎湃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