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破获专车司机“刷单”群体案:扮乘客骗补贴,已成产业链

澎湃新闻记者 徐燕倩

2015-10-08 09: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破获的首起专车司机刷单案件,部分主要涉案人员已被刑事拘留。 澎湃资料
在打车软件上,出租车司机同时扮演乘客疯狂“刷单”——先借用他人身份证与手机号码申请支付宝账号,再用该支付宝账号向加盟租赁公司申请专车司机资格;同时,涉案司机再通过另一手机号码申请乘客账号,用自己的乘客账号给自己的司机账号发订单,通过延长确认订单的服务时间、距离来骗取打车软件公司为乘客垫付的车费和补贴给司机的奖励资金。
日前,上海警方破获一起司机利用打车软件客户端“漏洞”恶意刷单、骗取打车软件“奖励”与“垫付”费用的案件。这也是上海破获的首起专车司机刷单案件,部分主要涉案人员已被刑事拘留。
此前,出租车司机和专车司机“刷单”早已不是陌生词眼,有业内人士戏称“十个司机九个刷,还有一个是傻瓜”。据其透露,目前的职业刷单人已经形成从手机批发市场获取手机号码,到建立QQ群与司机分成刷单收入的完整“产业链”,司机最高每月可以骗得数万元刷单收入,职业刷单人收入甚至可以突破十万元。
刷单司机遍布上海多区
8月25日,普陀公安分局长寿路派出所接到上海奇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报案,报案公司称其维护运营的“一号专车”软件用户账户异常,一人同时担当司机、乘客两重身份,出现多单司机与乘客账户重复的现象,疑遭旗下专车司机以营利为目的恶意刷单,骗取“一号专车”为乘客垫付的资金,以及补贴给司机的奖励资金。
普陀警方接到报案后,对该公司大量后台数据以及支付宝账户流水数据信息进行整理和核实,发现这是一起利用打车软件漏洞恶意刷单的群体诈骗案件。
警方通过交易流水数据和手机号码进一步锁定嫌犯,并将目标缩小至徐汇区、杨浦区、宝山区等多地,初步确定十多位涉案人员名单。
9月23日晚,长寿路派出所与相关部门联合出动30位民警在全市各范围进行收网行动,当天共抓捕10位涉案人员。
用微信群设暗号交流刷单
经过公安机关连夜审查,锁定董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涉案司机在“一号专车”上同时扮演司机、乘客双重身份,先是借用他人身份证与手机号码申请支付宝账号,再用该支付宝账号向“一号专车”加盟租赁公司申请专车司机资格;与此同时,涉案司机再通过另一手机号码申请“一号专车”的乘客账号,用自己的乘客账号给自己的司机账号发订单,通过延长确认订单的服务时间、距离来骗取“一号专车”为乘客垫付的车费和补贴给司机的奖励资金。
今年2月至3月间,涉案司机董某使用这一方法连续刷单多次,共骗取人民币3万余元。3月以后,他将这个刷单骗钱的方法告诉了同为专车司机的宋某、顾某、袁某、谈某等人,并将作案所涉及的账号转交给宋某。宋某作案后,将账户所收款明细拍照发给董某,董某再将对应钱款转账于她。
与此同时,涉案人员还会在一名为“洗刷刷”的微信群组中专门交流刷单骗钱事宜,并设置相关暗号,以便分配谁来接单,如将“帮别人刷单”叫作“打针”、“申请乘客账户的手机号码”叫作“白号”等。据悉,该群是由上海园鑫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费某所建,群内所有成员皆由其组织进群。费某请公司下属司机吃饭,鼓励他们刷单骗钱,以获得更多提成,向袁某购买300个手机号码,用于作案。
最高单笔刷单达2000元
“乘客发出订单、专车司机收到订单之后,如果服务结束,按理应该让司机按确认(行程已经结束),那么乘客会收到一条(行程)结束的短信,随后支付钱款。但(一号专车)当时司机可以不确认行程结束,那么司机就能够恶意将行程延长。”办案民警说,“这是一起以谋利为目的的恶意刷单诈骗案件,因为一号专车会在其支付宝内预留行程所需费用,某行程结束后司机将直接拿到这笔软件为乘客预先垫付的资金。乘客关闭客户端后,软件会再问乘客收取这笔车费。但乘客绑定的卡里没钱,这笔费用专车公司将无法从乘客处获取,只能自行垫付。”
据不完全统计,本次专车司机刷单诈骗案涉案总金额已达16万余元。“虽然涉案金额不大,但按照每笔平均200至300元来看,笔数是很多的。最高单笔刷单金额达到2000元。”办案民警说道。
目前4名主要涉案司机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仍有部分主要嫌疑犯还在抓捕过程中。据警方透露,本次已被抓捕的犯罪嫌疑人中,有一位是女性,且家庭条件尚佳。
“十个司机九个刷”
今年年初,媒体爆料不少专车司机会采用各种方式来为自己“刷单”。比如:买好机场四线来回的票,出发的时候拿好两部手机,一部扮演乘客,一部扮演司机,自己给自己接单。回程也是如此,使用专车的二百元优惠券,再加上补贴,这样一去一回,最多的时候可以净赚七八百元。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查询百度发现,甚至有专车司机直接在百度知道中提问“我是专车司机,如何刷单”?有网友回复说“十个司机九个刷,还有一个是傻瓜”。
据这位网友透露,目前的职业刷单人已经形成从手机批发市场获取手机号码,到建立QQ群与司机分成刷单收入的完整“产业链”,司机最高每月可以骗得数万元刷单收入,职业刷单人收入甚至可以突破十万元。且目前无论是优步、滴滴、易到这样的专车平台,还是嘀嗒、天天、滴滴顺风车等拼车平台,均有不同程度的刷单行为。
据媒体报道,今年7月许多专车平台取消了多项补贴,每单补贴由车费的3.5倍降到车费的0.2倍不等,许多专车司机甚至要自己垫钱补贴油费。于是“刷单”量暴涨,一些专车平台发现后,曾采取封号措施。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专车平台烧钱补贴本就不是长久之计,几家专车平台已完成首轮“瓜分”市场,目前一线城市业务已进入平缓增长期,专车平台正在纷纷着眼于其他领域的占领。
上海普陀警方表示,将对此类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
【对话】犯罪嫌疑人:群主请客鼓励大家刷单,买手机号5元一个
澎湃新闻:是什么时候发现有漏洞可以刷单的?
董某:2014年11月我开始做“一号专车”,我挂靠的是上海帆盈会展会务公司。当时我在这个公司的司机微信群里听说了刷单,说可以用另一部手机申请一个乘客端,然后叫车,用自己的司机端手机接单并完成交易并付款,从而骗取“一号专车”因完成订单所奖励给司机的补贴。
后来有一次我接了一个客户,他到达目的地后,因账户欠费没有付款。但是“一号专车”也将这笔车费垫付给我了,所以我后来就想,要是我自己申请的客户端也这样,不但能赚奖励费还能赚“一号专车”垫付的欠费漏洞。
澎湃新闻:当时专车公司有没有发现你刷单?
董某:一开始“一号专车”补贴很多,我都是自己认真做的,最高的一个月我赚了近5万元。但是到2015年1月份因为补贴很少了,我也没什么兴趣继续做了。我最早是今年两月份一个人开始做的,两三月份骗了3万元后,可能“一号专车”公司发现了这个漏洞,就把我司机端的账户封了,我自己知道理亏,也没有和“一号专车”公司去搞过,我的账号被封了大概一个月左右,因为封掉了,所以我后来也不再做了。
澎湃新闻:你后来有没有把这个方法告诉过别人?
董某:今年3月份我和邻居谈某共用四个账号一起做。他是我的邻居,也在做“一号专车”司机。我后来还告诉过几个人。
澎湃新闻:刷单最大一笔金额是多少钱?
董某:两千多元。
澎湃新闻:你和邻居是怎么合作的?
董某:当时我们两个人在一部车上,一般一天开我的车,一天开他的车,我们一个人开车将行驶距离拉长,另一个人就分别操作这四个账号进行刷单来骗钱。
澎湃新闻:为什么把这个刷单的方法告诉其他人?
董某:一次“洗刷刷”微信群主、上海园鑫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请我和其他司机吃饭,他鼓励其他司机刷单,还说只要有手机号和身份证,哪怕没用车和驾驶证也可以申请专车司机账号和乘客账号,这种账号就是用来刷单的。
澎湃新闻:手机号码是从哪里来的?
董某:都是从袁某那里买的,他刷单很多,卖给专车司机只要5元一个。
责任编辑:王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号专车,刷单,上海

继续阅读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