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疫情十日复盘①:已外溢多省,形成多个传播“次中心”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2021-07-31 22: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截至7月30日晚,南京本轮疫情已暴发整整十天。截至7月31日上午,南京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已达190例。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7月30日南京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也首次公布了南京本轮疫情的源头:南京禄口机场的保洁人员参与一入境航班的清扫时,因防护洗脱不规范造成个别保洁员感染。由于保洁人员同时参与国际、国内航班的垃圾清扫,进而在保洁员工和其他工作人员之间发生了人际传播。7月21日,工作人员在南京禄口机场T2航站楼内进行消杀。 当日,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说,经重新采样检测,截至目前已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相关工作人员中检测发现17例新冠阳性。 新华社 发

7月21日,工作人员在南京禄口机场T2航站楼内进行消杀。 当日,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说,经重新采样检测,截至目前已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相关工作人员中检测发现17例新冠阳性。 新华社 发

由于机场是交通枢纽,正值暑期旅游旺季,南京本轮疫情很快外溢。
大连市7月26日在对途经南京禄口机场人员筛查中,发现了3例核酸检测阳性人员。他们是7月17日由大连飞往张家界时,经停禄口机场两个小时,期间使用了机场洗手间,随后又赴张家界进行了数天的深度游。
张家界如今成为了南京之后的又一个疫情传播次中心。近几日来,四川成都、江苏淮安等全国多地,均已报告从张家界旅游归来的阳性患者。
7月31日,江苏省扬州市通报了1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南京当日新增本土病例数量还要多),其中有9人都出现在当地两家不同的棋牌室。而扬州首例确诊病例,是64岁的南京江宁人毛某,她是从江宁去扬州看望其年届7旬姐姐之后被确认的。姐妹两人在数天内又多次前往不同的棋牌室,随后扬州出现10例确诊病例。(详见澎湃此前报道《疫情风暴眼中的扬州棋牌室:可容百张牌桌,波及人员仍在排查》
同一天,江苏宿迁也公布了一例确诊患者的情况,该患者系从扬州到宿迁。这意味着,扬州棋牌室或已成为又一个疫情传播中心。
国家卫健委网站7月30日称,国家卫健委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强调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坚决果断处置江苏南京及其关联疫情。7月25日,在宁洛高速公路曹庄收费站,执法人员对不符合离城条件的车辆驾乘人员进行劝返。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7月25日,在宁洛高速公路曹庄收费站,执法人员对不符合离城条件的车辆驾乘人员进行劝返。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会议要求,坚决克服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毫不放松抓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工作,决不能让来之不易的防控成果前功尽弃。
南京机场保洁互相感染,大多分布于机场附近
本轮疫情起源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
据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在7月30日举行的南京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南京目前已完成本土疫情相关的52个病例的病毒基因测序,均属于德尔塔毒株。病毒基因组序列高度同源,提示是同一传播链。
本次疫情早期报告的机舱保洁员病例的基因序列,与7月10日俄罗斯入境的CA910航班报告的1例输入病例的序列一致。
调查发现,这些保洁人员参加了CA910航班的机舱清扫。工作完成后,因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员感染,进而在保洁员工之间扩散传播。
由于这些保洁员同时保障国际和国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其他工作人员也因为接触保洁员或被污染的环境而接连被感染。
澎湃新闻注意到,南京最早公布的确诊患者主要以机场保洁人员为主。7月22日以后,确诊患者中才开始陆续出现机场地服人员、司机、物流人员。
同时,确诊患者的亲属等密切接触者中,也开始陆续出现病例。从公布出的流调情况看,他们的活动范围大多都是在禄口机场附近的小区和村镇。
禄口机场所在的禄口街道也从一开始的个别村庄调整为高风险地区,最终在7月29日,全域被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棋牌室等密闭空间也成为了疫情传播重点场所。比如一位被确诊的禄口机场司机,7月10日至21日每天自驾上班,下班后多次到附近的棋牌室打牌。
而一位并不在禄口机场工作的无业居民,由于每天都会到附近的棋牌室打牌,和其他确诊患者产生了接触,最终不幸“中招”。
德尔塔毒株的传播性之强,非常惊人。流调报告显示,位于南京机场附近某高校的一位宿管员,7月15日在小区门口遇到一个后来被确诊的亲戚,交谈约10分钟,自己最终也被确诊。
南京本轮疫情暴发十天以来,南京疫情“风暴眼”禄口街道进行了四轮以上的全员核酸检测,南京全市也刚刚进行完三轮核酸检测。
在前后三轮全员核酸检测后,南京新冠肺炎感染者逐渐“见底”。澎湃新闻注意到,在前两轮全员检测后,南京确诊病例数连续多天迎来了明显攀升的“小高峰”——7月25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8例,26日新增31例,27日更是新增本土病例47例。
但第三轮核酸检测结束后,所有感染人员“应收尽收”后,最近几天,南京新增本土病例数量开始出现下降和趋缓的趋势:7月28日新增本土病例18例,29日新增13例,30日新增本土病例回归个位数,6例。7月29日,工作人员在中铁建工集团南京无线谷项目部核酸检测点消毒。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7月29日,工作人员在中铁建工集团南京无线谷项目部核酸检测点消毒。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南京市区范围内,除了以禄口机场为中心的附近街道社区,南京其他地方暂未出现独立传播链条。
截至发稿时,南京现有的191例感染者(本土确诊190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中,江宁区有163例,离机场不远的溧水区11例,两个区病例占比超90%。
其他还有十几位感染者零散分布在南京各个市辖区,最多的也不超过4例。
著名旅游目的地张家界,因疫情按下“暂停键”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是重要的交通枢纽,2020年旅客吞吐量突破了3000万人次。加上暑期正是旅游旺季,因此,南京本轮暴发于机场的疫情很快出现了外溢。
江苏宿迁市泗阳县,是本轮南京疫情外溢后出现病例最早的地区之一。
7月22日,泗阳县新增1例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据当地通报,患者在泗阳县城某服装店工作,7月17日上午乘坐飞机到达南京禄口机场,随后便乘坐网约车回到泗阳,7月21日下午,核酸检测呈阳性。
7月27日,与她同行的女儿也被确诊。流调显示,其女儿到达南京禄口机场后,曾进入过机场T1航站楼的第二个洗手间。
泗阳县也在7月22日开展了全员核酸检测。庆幸的是,截至目前,泗阳还没有更多案例被报告出来。
但远在数百公里之外的湖南张家界,情况却不容乐观。大连市7月26日通报,在对途经南京禄口机场人员的筛查中,发现了3例核酸检测呈阳性。
流调显示,3人于7月17日上午从大连周水子机场出发,中午经南京禄口机场中转,下午又前往湖南张家界。他们在南京的中转停留时间仅为两个小时左右。
澎湃新闻从相关流调数据看到,到达张家界后,上述3人又游览了天门山、张家界森岭公园、大峡谷等景点。7月22日晚上,3人观看了魅力湘西演出。
7月27日,大连市再次通报一例无症状感染者,同样是在7月22日晚上同时间段观看了魅力湘西演出。
28日,张家界市发布通告,因大连市公布的感染者共同指向了魅力湘西剧场,经评估,7月22日晚第一场(18:00-19:00)魅力湘西所有观众属于高风险人群。
据《健康时报》报道,魅力湘西剧场最多可容纳超3000人,而当下正值旅游旺季。
7月30日,江苏淮安也通报了张家界旅游归来的4人,核酸检测呈阳性,但他们和大连患者并没有同时观看,而是在7月24日到过魅力湘西剧场。值得一提的是,上述4人从淮安洪泽往返张家界时,均未途经南京。
此外,成都日前公布的一家三口确诊病例,也并没有去过南京,而是于7月20~23日,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大峡谷等地游玩。
这意味着,湖南张家界成为南京之后,又一个衍生传播链条和新传播中心。
张家界是国内著名的旅游目的地。据张家界官方数据,张家界全市各景区接待游客总量曾在2018年达到8521.7万人次。同一年,张家界GDP为578.92亿元,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为417.59亿元。也就是说,张家界对旅游产业高度依赖。
疫情暴发后,张家界官方也发出告示,“忍痛”关门谢客,并表示将做好滞留旅客的保障和疏散等服务工作。
扬州疫情由一棋牌室引发,或成下一个传播中心
本轮南京机场疫情的外溢,或许还没有结束。7月29日,市民在南京市玄武区新街口街道北门桥社区核酸检测点排队等待进行核酸检测取样。 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指挥部7月28日晚间发布通告,南京正在分区、分时段开展第3轮全员核酸检测工作,检测范围为全市范围内全部居民,含暂住人员。  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7月29日,市民在南京市玄武区新街口街道北门桥社区核酸检测点排队等待进行核酸检测取样。 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指挥部7月28日晚间发布通告,南京正在分区、分时段开展第3轮全员核酸检测工作,检测范围为全市范围内全部居民,含暂住人员。  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据江苏省卫健委7月31日通报,7月30日,江苏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9例。格外值得关注的是,新增病例最多的并不是南京,而是新增10例的扬州。
扬州疫情的“引爆”多少有些意外。因为在7月20日晚,南京通报多名禄口机场工作人员核酸检测呈阳性后,江苏的其余城市随后开始了对途径禄口机场人员的筛查。
比如上文提到的大连市和江苏泗阳,都是在对这类人群的排查中,发现阳性患者的。而扬州在南京本轮疫情暴发后一周内,并无关于阳性患者的通报。
直到7月28日,扬州市邗江区“邗江发布”通报,7月27日晚,一名南京来扬人员(南京江宁人,64岁的毛某)在扬州友好医院就诊时,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流调数据显示,家住南京市江宁区某小区的毛某,于7月21日上午9时,也就是南京7月22日因疫情原因暂时关闭南京江宁客运站之前,在南京江宁大学城乘坐大巴去了扬州。
澎湃新闻从地图软件看到,毛某所住小区位于南京市江宁区禄口街道,距离南京禄口机场直线距离仅5公里。
到扬州后,毛某分别在7月21日、23日和24日,到扬州市四季园小区秋南苑内一棋牌室打牌。直到27日到扬州友好医院就诊时,被发现新冠检测呈阳性。
而和她同住的姐姐目前也已确诊。流调显示,7月21日到25日,其姐姐每日14点左右都会前往位于史可法东路的宏远棋牌室打麻将,晚上8点左右结束后回家。姐妹俩并不在一家棋牌室打牌。
这就导致,扬州这两家棋牌室短时间内成为又一疫情“风暴中心”。
7月29日和30日,扬州市分别新增本土病例4例和10例。
据扬州官方公布的新增病例情况,上述14人中,有11人都去过秋南苑棋牌室打牌或看牌,年龄最大的已经84岁,最小的也有61岁;另有2人去过宏远棋牌室,也就是毛某姐姐所去的棋牌室打牌;还有1人,是到秋南苑打牌的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同时,宿迁市7月30日新增一例确诊病例,扬州人,7月27日从扬州到宿迁市宿豫区,30日核酸检测呈阳性。也就是说,扬州疫情也已经出现外溢。
澎湃新闻注意到,扬州泰州机场所有航班目前已按下“暂停键”,扬州瘦西湖、个园、润扬森林公园等景区不分室内室外,也一律关门谢客。
7月30日上午,扬州市委书记张宝娟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会议要求迅速开展全面彻底流调,形成“流调-隔离-检测-再流调-再隔离-再检测”的闭环防控链,要以“最坏的打算”将集中隔离房间储备到位,同时高效有序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做到应检尽检、不漏一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克诚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京疫情

相关推荐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