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大学博导公开信披露文学院乱象,院长回应已请律师

澎湃新闻记者贾敏

2015-10-12 10: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10月11日晚,网名为“秋水至乐”的网友在中文论坛凯迪社区发布了一篇题为《朱栋霖教授的公开信》的帖子。内容为苏州大学博导朱栋霖教授实名披露他本人在苏大文学院受到的包括被迫提前退休、11.52万元绩效工资被克扣等一系列不公待遇,并直斥该校文学院院长王尧行为不端,“院长霸占学术资源,独断专行,顺者昌逆者亡,有正义感的教授边缘化,有成就的青年教师孤立无援,学术标准丧失,学术风气极度恶化。”
苏州大学网站上的资料显示,朱栋霖1981毕业于南京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获文学硕士学位。1981—1991,任苏州大学中文系教师,1990年晋升教授。1991—1994,任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1994年至今任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1993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组织遴选、批准为博士生导师。为教育部国家级精品课程“中国现当代文学”负责人。
王尧1981年考入江苏师范学院(现苏州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先后获得文学学士、文学博士学位。现任苏州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学院院长兼唐文治书院院长,江苏省一级重点学科中国语言文学负责人。2015年1月被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
这则公开信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网络上传播开来。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拨打朱栋霖教授的电话,但始终处在占线或无人接听状态。记者接通了王尧教授的电话,他表示已请律师,稍后会发布公开声明,并表示“如果不服的人,法律会让他服。”
这一事件的始末是非远未明晰,澎湃新闻将持续关注。下附朱栋霖教授公开信全文。

朱栋霖教授的公开信
我为维权,遭致打击报复
——致苏州大学学术委员会全体委员
我是文学院二级教授,1981年从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到苏州大学任教。国家教委、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授予“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硕士学位获得者”(1991),省 “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江苏省高等学校教学名师、首批江苏省优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2013年中共江苏省委、省政府授予江苏省最高奖、终身成就奖“紫金文化荣誉奖章”,同时获嘉奖的张继青、黄孝慈、喻继高、冯健青和“社科名家”胡福民、洪银兴、宋林飞、茅家琦、周勋初,均是我省文化各个领域代表性人物。我朱栋霖是苏大唯一获此殊荣的。2012年获“中国文艺评论特等奖”(部级),是当年度全国唯一获特等奖者,也是至今苏大文科获奖最高的。主持的国家项目成果《中外文学比较史》1999年获国家社科基金优秀成果奖,国庆50周年前夕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原国家主席胡锦涛颁奖。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乐黛云评价此成果为“扛鼎之作”,“不仅在中国,即使在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
我本应70周岁退休,但今年九月突被强迫提前退休,赶出苏州大学。写这份申诉材料时,我已是领取社保金的底层一员。
我1993年在南京大学时,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审批准为博士生导师(见国务院学位委员会[1993]39号学位办[1993]60号文件)。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扬州大学等高校对这批资深博导都按70周岁退休,这些学校至今仍执行这一政策,全国无一人被70岁之前退休。与我同一批在南京大学批准的博导莫砺锋(与我同龄)至今在岗。苏大也一直按70岁退休,明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组织遴选的博士生导师在67周岁停止招收研究生”(苏大人[2008]39号)。虽然苏大新条例博导62周岁停止招生,但艺术学院、图书馆两位超过65周岁、70岁的教授(三级教授,不是国务院遴选的博导)一直在岗未退休,年年招博士生。
2013年我被院长王尧停止招博士生。朱秀林校长说是文学院不让你招,到龄教授延缓退休也由学院提出。
我把我在苏大遭遇向省政府、教育厅领导和南大党委反映,省领导、厅长充分关注,着手解决。南京大学党委书记洪银兴电话对我说:“您信上说的完全正确。我虽然不便去与苏大校长说,但王书记应该与我电话联系一下,我会把南大博导情况告诉他。”当然,王卓君书记对我并无歧见。
2012年12月17日上午10:30分在校长办公室,朱秀林校长明确对我说:“只要我还当校长,你到65岁,肯定不会叫你退休。”
2015年4月,鉴于文学院王尧迫我提前退休(3月他在院开学大会上宣布我退休),苏大人事处刘处长回答我:“如果你要退休,我们帮你办。你不想退休,没问题。”
但是今年9月,我突然被强迫提前退休。
事情源于我为维权讨薪,院长王尧恼羞成怒,借故打击报复,强迫我提前下岗。
从2013年起学校实行绩效工资制度,按照教师贡献大小年终发放劳务报酬。2013年我的名下,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2000点,省重点教材400点,省优秀教学成果奖400点。那年年底,我向主管财务的逢成华副院长提出此事,逢答我:“我与王院长研究过,这笔钱不是给你的,是给院里的。”该年终我尽管有2800个教学奖励绩点,合计67200元,但这笔款我分文未得。而同年度,周秦教授以视频公开课2000点,文学院给了他2万元。为何同是教育部级课程2000点,有人给2万元,对我却分文不给?给周教授的2万元,又据何条例?教学绩点应有分配条例,文学院没讨论,院长说给谁多少就多少。
2014年底,我以“十二五”国家级教材立项2000点,合计48000元。有关部门告诉我,绩点明细与经费款已经下达文学院。我又向逢成华副院长提出此事,他说要与王院长商量。从此没有回音!这笔款我分文未得。而同年度,杨旭辉老师以视频公开课2000点,文学院给他1万元。杨旭辉据理力争,院党委逢成华书记(逢成华已经升任文学院党委书记了!文学院老师们从没看到逢成华在党务工作方面做了什么,只看到他围着王尧转,一再拒绝公布账目)对杨说:“看在我与你同学份上,我再给你一万元。”(看他权力有多大!)。
2013、2014年度,我的教学奖励绩点共4800点,合计11.52万元,两年中文学院全数克扣(其中课程奖励是课程组的,教学奖有一批省政协委员的份,全遭克扣)。院党委王六一书记表示不同意他们的这一做法。
我诉赴无门,杨旭辉老师为此向文学院领导争取多月也无果。我百般无奈,只能在上学期期末6月24日文学院大会上站起来,公开向院长王尧讨薪、维权。既然学校实行绩效工资,为何连续两年的教学绩点不给教师计入? 2013年同样的部级课程教学绩点,为何有人给2万元,我却没有? 2014年,同样2000个绩点,为何有人给1万元,我又没有?给2万元,依据何在?给1万元,又依据什么条例?为何连续两年独独扣压我4800教学绩点,11万多元这样巨额绩效劳务?而且长期不予理睬?教学成果奖的绩点奖励费又到哪里去了?其中有一批省政协委员的份额。还有方汉文教授国家教材2000点4.8万元也分文不给,不予任何解释。
我的申诉引起全院教师惊讶,他们没想到竟然有这等违法事情发生在文学院,很多老师事后纷纷向我表示同情和支持。
院长王尧恼羞成怒,扬言以后要对开会站起来提意见的教师处分!于是这学期开学,我突然被通知退休,赶出苏州大学。
自2008年以来,王尧处心积虑打压我,打击报复,迫使我从文学院退休下岗,从此再也不能揭发他以权谋私贪腐行为,“杀人灭口”!
2005年王尧被撤销组织部长,他讨价还价要当文学院院长。但他居心叵测,心术不正,本性难改。2007年学校组织申报国家重点学科,我主持的省重点学科现当代文学学科最有条件入选,在申报关键时刻他竟以院长身份亲自出马破坏(有人举报,证据确凿),致使苏大文科从此与国家重点学科无缘。
2009年1月文学院换届,我委托陈一星副校长,以书面形式向王尧提出四条:不要以权谋私、要端正作风、211建设要与学科带头人商量、要支持现代文学学科等。王尧怀恨在心,连任后根本不予理睬。
他已连任院长三届十年(从中央到地方都规定连任两届),从2005年到2014年连续两届211建设费不下400万元(王尧从不向大家公布)。这一大笔经费除部分用于设备建设的,其余都是王尧一人独断专行,他从不与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研究规划,也从没有与学科带头人商量过,大多数也没有经过党政集体研究决定,教师们对211立项与经费使用从不知情。王尧一个人想给谁就给谁。他利用这些经费拉帮结派。我主持的现代文学学科本是院211立项的重要支撑,而十年中没有得到过院211经费支持,没举办任何有关本学科的学术活动。
为了利于制造自己的学术成果和声誉,他反复拉权威刊物负责人来讲课,给大额讲课金。《文学评论》一编辑三个月来校作两次讲座,同一个题目。2012年下半年,他拉《中国社会科学》编辑一天在文学院讲两次,为的是多给钱,他要发表文章。这些人来了他就与季进陪同游玩吃喝(从不让该专业的教师们接触),顿顿茅台酒招待,临走送大闸蟹等很多东西。某核心刊物主编说:“我现在什么地方都不去,只去苏州大学,顿顿茅台酒。”过去连续几年间,他一人在核心刊物《当代作家评论》上每年发表7——9篇文章,每期发表1—2篇。这种全国称怪现象,究为何因?
王尧没有硕士学位,他在苏大读博,英语六级考试27分,照样获得博士学位(性质与季建业一样)。他外语一窍不通,利用季进搞海外汉学,所谓“国家重大项目”实是公关评委忽悠政府。三年中他请人来做海外汉学讲座53次。这三年,文学院总共讲座83次,一半以上讲座被他一人承包了。每次花费数千元,在高级宾馆吃喝开的是“住宿发票”,完全违反财务制度,挥霍他掌控的211经费。换来的是他频繁出访——国际旅游。王说,他出访是别人提供的经费。2011年捷克学者高利克出席太湖文化论坛,对苏大教师说:“你们王尧的钱很多,他给我出书,我请他到捷克去开会。”经苏大审计处2013年1月查,该次出访捷克他与季进花去文学院公共经费4万元。
在两次换届时暴露出王尧不少问题,大量账目从不公开,从不让学科带头人、教授、院理财小组、教研室主任审看。在2008年12月文学院换届时,十多位教授提出要查清王尧的不正当经费使用情况,要求王尧公布211账目与规划——均被王尧置之不理。他在会上说:”我都有发票。” 有“发票”就正当吗?王尧带人在南园宾馆吃喝,大量费用开具的名义是 “住宿费”。
2009年,王尧自己任命自己为省重点学科现代文学学科带头人,撤了我(我是省政府批准的带头人),2010年省教育厅文件再次明确我是学科带头人,否定了王尧的违规操作;
2010年王尧停止我为研究生授课,从此我作为二级教授被剥夺教学权;
2013年我被取消博士、硕士招生资格。
而且以上三项,都是暗中偷偷进行,从不告诉我本人。我连遭暗算,六年来生活在随时遭打击、下岗的恐怖之中。
口称要建设一流大学,可是一流教授在苏大屡遭打压,艰难生存。需要你时,热烈欢迎,信誓旦旦,一旦不合孤意,就给惩罚,叫你下岗。引进人才时承诺明确(1994年8月,我作为教授人才引进苏大,校长姜礼尚代表学校与我谈话明确:“你与南大博导一样70岁退休。”),换了领导,就言而无信。学校政策多变,而且因人而异,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苏州大学把省委省政府表彰的江苏最高奖、终身成就奖“紫金文化荣誉奖章”,视为乌有。有的领导对此质疑,这究竟是不是共产党领导的学校,如此政府大奖竟然不放在眼里?
屠呦呦没有评上院士(但她所在单位还是评她终身研究员),而此处屡屡打压一流教授,强迫提前退休,赶出校门。这样的事情在苏州大学屡次发生,从范伯群教授到王钟陵教授,这两位在全国响当当的著名学者,学校当局就是毫不留情地迫令他们退休。范伯群教授只好去复旦大学中文系挂职了好多年,王钟陵教授被拿了一年多退休工资还不自知。还有一位全国知名的文学评论家鲁枢元教授,也是六十刚出头,就被迫黯然离开了苏州大学,回到了河南老家的一所大学重新就职。
院长霸占学术资源,独断专行,顺者昌逆者亡,有正义感的教授边缘化,有成就的青年教师孤立无援,学术标准丧失,学术风气极度恶化。十年中没有什么上升业绩。最近唯一获得的是省品牌专业,但是作为主要学术支撑的现当代文学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程、国家级教材却在院内屡遭打击,绩点劳务费遭侵吞,主要负责人被逼下岗。文学院成了拉帮结派的黑社会。
这个学校,这个学院,最终成就了一位不学有(妖)术、以权谋私、弄虚作假、公关有道的院长,他竟然当上了“长江学者”,并且最近还成了苏州大学校学术委员会主任。
可耻啊,中国的大学!
可悲啊,中国的学术!
被苏州大学强迫退休的国务院评审批准的博士生导师
朱栋霖
Tel 13962510722 szzhudl@126.com
2015年10月7日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州大学,朱栋霖,王尧,学术不公
热追问

继续阅读

评论(2.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