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台不再是瘦子的天下,大码模特的春天来了

编译 Dora

2015-10-22 12: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随着四大时装周的结束,时尚编辑们一边回顾着明年开春的新趋势,一边报道着让人印象深刻的设计师首秀,同时不忘记录下本次时装周期间露面的时尚新面孔。在这过程中,Glarmour杂志的编辑Lauren Chan发现了一件特别值得庆祝的事——这一季的时装周上出现了一大批大码模特,数量前所未有的多。
本文为编译,有部分删节。
9月16日,Candice Huffine 在 Sophie Theallet的T台上
虽然从零码向大码的转变仍是一场未完成的革命,但时装界自有一番庆祝的理由:纽约的设计师们终于开始为T台上身材的多样化作出一致的努力!获得美国时装设计师理事会与Vogue时尚基金提名的品牌Chromat,和其去年2015春季系列的秀场一样,使用了多名曲线分明的大码模特。加拿大的大码女装品牌Addition Elle在假日里举行了他们的第一场时装秀,并且让大码模特Ashley Graham在她的首秀上展示了品牌引起热议的内衣系列。而在美国真人秀《天桥风云》的最后一集中,选手 Ashley Nell Tipton 也选用大码模特们展示了她的参赛作品。但到目前为止,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时刻,是Sophie Theallet和Marc Jacobs让两位大码模特Candice Huffine和 Beth Ditto从他们的高级时装T台上走出来的画面。
“曾经,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你什么时候才能到时装周走秀?’这个问题在今天终于有了答案——现在就能。“Huffine在走完Theallet秀的第二天对时尚杂志说。”我想对于我的首秀来说,没有比Sophie Theallet更完美的品牌了。没有人能够像她一样。我能成为她作品的一部分,这让我感到很自豪,我展示了她设计的多样性,并代表了一种不同类型的女性之美。能成为全世界最多样化的T台的一部分,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荣誉。“
9月17日,歌手Beth Ditto 在Marc Jacobs的T台上
丰满型模特在今年取得的另一个胜利就是,他们在2016年春季系列的T台上大部分都穿得挺整齐,而不是像2015年秋季那样,大多数大码模特都是被用来为标榜性感的品牌走内衣秀。“我们终于能在纽约时装周上看到越来越多丰满的模特了,没有理由只让她们为内衣品牌走秀,而不能走一些穿得更多、更正常的时装秀。”模特Naomi Shimada说,“为什么大码模特不能走正常的时装秀?我觉得时尚界并没有认真地对待大码模特。没有人想迈出一大步来作出巨大的改变,所以他们非常缓慢地进行着这件事——但至少他们开始尝试了,虽然慢,总比什么都不干好。”
9月11日,Sabina Karlsson在Chromat的T台上
这季时装周的实例为时尚界这项缓慢的转变立下了重要的里程碑,能在T台上走秀的不再只有0码女孩。其他值得注意的事件还有, Vogue请摄影师Cass Bird为Lane Bryant的T台系列拍摄的“#我不是天使”以及“#大码模特也是模特”系列广告,Glamour杂志的冰岛特辑为IMG模特公司的大码模特拍摄的杂志大片,以及Calvin Klein在2014年启用了10码模特Myla Dalbesio为 Perfectly Fit系列内衣拍摄广告等等。而今年,一些主打性感的杂志期刊,比如《体育杂志》的泳装期刊,CR Fashion Book以及倍耐力的年历都选用了一些曲线分明的丰满模特。
9月11日,Jennifer Maitland 在《天桥风云》的展台上
上述的时尚期刊、摄影师以及客户都预示着在时尚产业的编辑界和广告界,由零码到大码的转变都正在稳步向前。要让时装周更具包容性,唯一还在等待的似乎就剩设计师了。就像模特Marquita Pring说的那样,“这个领域的其他人都开始和丰满的模特合作了。下一步该作出改变的是设计师。他们应该学会接受我们,改变他们传统的思维定势,用其它码数的模特来作设计样本。”
实际上,阻止大码模特走向T台的最大问题就是设计师用于设计的样本尺寸。大多数设计师只用0码或2码的尺寸来设计衣服,但很多业内人士都呼吁应该根据普通人的体型调整样本尺寸,为时装设计更直筒的版本或加大的版本。模特Julie Henderson说:“没有大码的模特样本成了很多设计师的借口。但现在他们知道了有我们这些大码模特的存在,他们必须提供我们穿得下的衣服!他们的顾客是那些看到衣服穿在我们身上,就会心想‘这模特的身材和我差不多,这条裙子我应该能穿’的人。而那样的裙子,绝对是商场里卖得最快的!”
所以大家要记住,这些裹足不前的设计师,在收到特别定制的要求时,往往也能做出14码,甚至22码的衣服。他们总需要满足一些特别的顾客,赚取定制的费用。而T台作为向公众展示服装的平台,设计师就更有理由预定更多不同尺寸的模特来走秀了。
9月16日,Ashley Graham在Addition Elle的T台上
所以在时装周上参与“革命”的滋味如何呢?“当他们告诉我让我在时装周上走秀的时候,我感到难以置信,”Graham在后台告诉Glamour杂志的记者,“当我的妆发都打理完毕之后,我感到很紧张。但当我在幕后准备迈出去的那一刻,我把所有情绪都放下了,告诉我自己集中精神去迎接这个美妙的时刻。现在走秀结束了,我很为自己感到自豪。不管是对我自己,还是对每一个看秀的人来说,那一刻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对我来说,这是向和我一样身材的美国女性展示,你也可以穿这样的衣服,你们并没有被遗忘。”
虽然T台上99%还是平板身材的模特,但对多样性身材的需求一直像滚雪球般在增长。2010年,设计师Mark Fast预定了丰满的模特Camilla Hansen和Laura Catterall; Jean Paul Gaultier在他的2011春季秀场上让Pring为他走秀。而Crystal Renn则在2011至2015年期间为Gaultier, Chanel, Zac Posen和 Cushnie et Ochs都走过秀。
回顾:从左至右,Camilla Hansen在2010年2月为Mark Fast走秀;Crystal Renn 在2010年10月为Jean Paul Gaultier走秀;Renn在2013年2月为Cushnie et Ochs走秀。
紧跟着纽约时装周的脚步,英国的大码时装周——一场专门为大码设计师的服装系列作展示的为期三天的时装周——迎来了它举办的第三年。遗憾的是,在欧洲,大码的潮流似乎还未被时尚界所接纳。然而,虽然此刻在伦敦、米兰和巴黎的秀场上,还没有主流的品牌为时装秀预定大码模特,但转变只是时间问题。
无论如何,大家已经在空气中嗅到了这一丝气息。模特Denise Bidot在上一季走完了Serena Williams的秀,下来之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我在T台上走秀的时候,我可以看到每一个人脸上流露出的那种惊喜和兴奋之情——模特们,化妆师们,造型师们和试镜导演们。我是闭场的模特,一边走秀一边开始鼓掌。我看到观众席上的Anna Wintour、网球明星、名人们和媒体们都开始鼓掌。这掌声不仅是献给那一幕,也是献给大码模特们一路走来的经历,以及献给愿意给我们机会展现自己的Serena。当我走到舞台的尽头时,我在努力忍住自己的眼泪。我心想,天啊,这是真的,就在这里,发生了我们期盼已久的改变。”
责任编辑:张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