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中国维权律师之子失踪”实为敌对势力裹挟偷越国境

黄庆畅、邹伟、罗沙/新华网

2015-10-17 07: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新华网北京10月16日消息,10月的内蒙古草原,蓝天白云下,黄肥绿瘦。乌兰浩特市的一所学校里,16岁的高一学生包蒙蒙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专心致志地听着老师讲课。
这位安静内向的少年,就是BBC、《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连日来报道的所谓“中国被拘禁维权律师之子失踪”的主角。就在10天前,包蒙蒙还身处动荡不安、危险重重的缅甸北部地区,与两名意图偷渡的中国籍成年男子一起被缅甸警方截获。
一个无辜的孩子,为何被裹挟进偷渡事件之中?他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惊险“旅程”,才平安回到监护人身边?西方媒体为何要大张旗鼓地拿这起事件做文章?其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目的和阴谋?
美丽谎言暗藏祸心,无辜少年竟成筹码
包蒙蒙的父母包龙军、王宇,均是公安机关正在查办的北京锋锐律所案的犯罪嫌疑人。两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根据监护人的请求以及包蒙蒙本人的意愿,并考虑到能够让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包蒙蒙回到出生地、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市,随姥姥和小姨生活。在政府安排下,包蒙蒙进入当地最好的高中就读。
9月下旬,国庆中秋双节将至。同学们都在谈论着即将展开的假期旅行,包蒙蒙也想出去走走。但父母都不在身边,他也不好意思向年迈的姥爷姥姥开口,就打算在姥姥家温习功课。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给了他,说要带他出国。
打电话的人叫唐志顺,这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主动联系包蒙蒙。
“他(包蒙蒙)有一次神秘地告诉我,说以前在北京的时候,有一天走在街上,有一个人拉住他了,说要拉他出国。他说挺吓人。”包蒙蒙的老师说,
这次经历让包蒙蒙心有余悸。谁也没想到,包蒙蒙到乌兰浩特上学之后,唐志顺又以他父亲朋友的名义找上了门。
“他(唐志顺)跟孩子通话,说他在宾馆,找他去宾馆说说话。我说不行,别让生人来找你,怕他出点啥事。”包蒙蒙的姥姥回忆,“我赶忙追到楼下,想问他上哪儿玩,什么时候回来,得告诉我一声,给我打个电话,可孩子一下楼就没影了。”
“孩子一直没给我来电话,到四、五号我就有点担心了,到了七、八号上学还不回来,一直没信儿。”包蒙蒙的姥姥说。
唐志顺究竟把包蒙蒙带去了哪里?为什么几次三番说要带孩子出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记者了解到,包蒙蒙的母亲王宇、父亲包龙军目前正在接受警方调查,王宇等人所谓的“维权律师”的身份,在境外一些组织和个人看来,无疑是攻击我国政府的好机会。
王宇对此予以证实。她说,“首先我跟这些组织没有任何关系;孩子是未成年人,跟这些组织也没有任何关系。大概他们会让孩子在媒体上发声,说中国政府一些不好的事情。”
据警方调查,唐志顺在参与这件事情之前,已经在境外组织的帮助下,将自己的家人安排到了国外。作为交换条件,将王宇的儿子偷渡出境,就成了他必须完成的任务。
假身份+黑摩的,跨越千里冒险偷渡
在境外组织的策划下,再加上诱人的利益交换,唐志顺对偷渡用尽心思。一名才16岁的孩子,又怎能抵住大人的花言巧语?包蒙蒙很快就答应跟着出国。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这个“唐叔叔”要带他走的这条路早已精心设下,并且充满了陷阱、欺诈和危险。
警方提供的视频等资料以及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还原了这一“旅程”:
10月1日8时,包蒙蒙从姥姥家打车到机场与犯罪嫌疑人唐志顺会合。
10时,唐志顺、包蒙蒙从乌兰浩特机场登机。监控画面显示,包蒙蒙在等待安检时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是有些犹豫。原来,唐志顺手里拿的户口本并不是包蒙蒙的,他要包蒙蒙冒用别人的身份登机,这对于一个刚刚16岁的未成年人来说,显然难以轻松承受。
12时,唐志顺、包蒙蒙到达呼和浩特白塔机场。
2日零时,两人飞抵云南昆明长水机场,在机场与先期到达的犯罪嫌疑人幸清贤和其妻子何某会合,4人乘坐一辆轿车离开。
据介绍,负责在昆明接应的幸清贤家住四川成都,在境外组织的授意下,他和妻子何某提前来到昆明,并且在当地租了一辆汽车。他们接到唐志顺、包蒙蒙之后并没有停歇,连夜开车赶往西双版纳。
8时,经过8小时的连夜赶路,4人到达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区,入住酒店。
12时,4人在酒店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4人离酒店,再次开车启程。
15时,4人到达中缅边境的打洛口岸,驱车直接去往国门。由于没有合法的出境手续,4人到达口岸之后,幸清贤的妻子何某便驾车离开,唐志顺找到当地一个黑摩的司机岩某。据岩某交代,幸清贤带着包蒙蒙,就是乘坐他的黑摩,穿过铁丝网偷越国境的,每个人的车费是200块钱。
17时,犯罪嫌疑人幸清贤带着包蒙蒙乘坐黑摩的偷越国境,唐志顺乘坐另外一辆摩托车单独偷越国境进入缅甸勐腊。3人先后到达后,入住勐腊巴莱酒店。
3日上午,3人退房离开巴莱酒店。
5日18时,3人调换了另一家华都酒店入住。
6日9时,3人在勐腊一个农贸市场内被缅甸警方控制,随后移交中国公安机关。
自此,包蒙蒙的这段神秘旅程被终止。用花言巧语骗取孩子信任,冒用户口蒙混过关,三番五次调换宾馆,利用多个手机并不停换号码,戴帽遮脸出入机场,搭乘摩托穿越国境……机关算尽的唐志顺等人,最终还是落在了中国警方手里。
“从10月1日早上乘坐飞机离开乌兰浩特,到第二天下午5点入住缅甸的酒店,这起精心预谋的偷渡计划,在短短3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全部完成。”民警分析指出,为了此次偷渡,有人早就安排好了各个环节,从乘坐飞机的他人证件,到路面接应的交通工具,绝不是唐志顺一人能够办到。
另据介绍,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中国警方在已经掌握证据的情况下,并没有对外公布唐志顺等人涉嫌偷越国境的行为,但一些境外网站却很快爆出了消息,甚至连三人在缅甸所住宾馆的房间号都掌握得一清二楚,可见是早有谋划。
和大多犯罪嫌疑人一样,唐志顺等人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偷越国境被控制后,进行狡辩:相互间原本不认识,只是在路上认识的;不是主观故意要偷渡出境……后来,在大量的视频证据和证人证言面前,唐志顺等人不得不交代了他们裹挟包蒙蒙偷越国境的全部犯罪事实。
警方多方查实,这次行动的幕后策划正是在境外的某股反华势力骨干汪某和徐某某等人,他们为了将包蒙蒙从中国偷渡出境,私下联络多国关系人参与该行动,并筹措了活动所需资金。徐某某雇佣了泰国一个名叫“阿顺”的蛇头负责偷渡出境。其中,境内关系人负责将包蒙蒙从内蒙古带至云南,“阿顺”负责将其从云南西双版纳偷渡至缅甸大其力口岸,再从缅甸偷渡至泰国,最后转道至某西方国家。
家人愤怒谴责: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
本是一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涉嫌偷越国境案件,一些境外网站甚至是部分西方主流媒体,却不惜搭上公信力,刻意歪曲事实、大肆炒作,个别国家官方还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指手画脚:敦促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承诺,保护这名未成年孩子的健康和安全。
究竟是谁在拿孩子当“筹码”?究竟是谁真正在伤害孩子?事实摆在眼前,孩子父母的感受更能说明问题——
作为孩子的父亲,包龙军得知有人带着儿子偷越国境后,立即情绪失控,不断大声追问究竟是谁带走了自己的儿子。而王宇得知这个消息后,更是一度昏厥过去。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包龙军愤怒地谴责这种行为,“他们带着孩子偷渡,多危险呀,这种方式就是害我儿子!”
“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由我来承担,不应该牵扯到孩子。我是对这种行为强烈谴责的,这种方式非常危险,也是非法的,我是对这种行为非常不满。”王宇反复强调。
据了解,无论是王宇还是包龙军,亦或是孩子的姥姥和小姨,对于包蒙蒙被裹挟偷渡一事事先均不知情,他们也不希望有人拿自己的儿子来炒作他们的事情。
“公安机关对我儿子的保护,我们作为家长非常感谢。”王宇声明,“我和这些组织是划清界限的。我不希望有人利用这个事情来攻击中国政府,我这个事情由我自己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我不知道是什么组织或者哪个人对我儿子做的这个事,我对这个事确实很遗憾……不应该对孩子采取这种手段,这既是对孩子的极度不负责任,也是对作为父母的我们的伤害。我要感谢警方对我儿子这个事的操心,善待我儿子,谢谢你们!”包龙军几度哽咽。
目前,包蒙蒙已经回到内蒙古姥姥家中,恢复了正常的学习生活。警方表示,将来如果包蒙蒙希望去国外读书,可通过正常渠道申请。
包蒙蒙的姥姥表示,不希望再有外人或媒体记者来打扰孩子的正常学习和生活。
为了让焦急的父母放心,警方还向王宇和包龙军播放了一段孩子在家录制的视频。
“看到孩子在我妈家,现在能正常地生活、正常地学习,作为家长来说我是很放心的。”王宇说,“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首先得告诉孩子不能跟他们走,孩子是未成年人,不懂事,作为我们大人,希望公安机关对孩子加以保护。我也希望那些别有用心的组织和个人,不要再骚扰孩子正常的学习和生活。”(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文中“包蒙蒙”系化名)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维权律师,偷越国境,偷渡,包龙军,王宇

继续阅读

评论(3.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