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敬访“鸡鸣三省”会议旧址 ‖ 袁征

2021-08-04 15:2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敬访“鸡鸣三省”会议旧址
袁 征
盛夏时节,巴蜀大地骄阳似火。我和陈一农、罗燕冰等一行8人迎着绚烂朝霞,从成都启程,向着86年前红军长征途中召开的“鸡鸣三省”会议旧址疾驶而去。
“鸡鸣三省”会议陈列馆(罗燕冰 摄)
“鸡鸣三省”是人们对“早晨一只雄鸡啼晓,三个省皆可同时闻听”这种三省交界边区毗邻性行政地理现象所作的比喻。清代彝族诗人余珍曰:“一步经三省,依稀万里游。”
川滇黔三省接壤的大山之间奔腾着一条含沙量极高的河流,因水色赤黄而得名赤水河。20世纪30年代初,中国工农红军四渡赤水,成功摆脱了敌军围追堵截,取得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赤水河因此享有“英雄河”之美誉。
赤水河(袁征 摄)
赤水河北岸坐落着一个四面环山、古木参天的行政乡。乡里聚居着汉、彝、苗等各族有户籍人口近万人(其中彝族苗族等少数民族约3000人)。乡人民政府驻地四周山势陡峭,怪石嶙峋,地势险要。几块形似包厢的巨石比肩接踵,矗立场头,雄奇壮阔。由此,该乡得名石厢子彝族乡。
矗立在石厢子彝族乡场头的巨石(徐波 摄)
石厢子彝族乡隶属于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位于县城以南79公里处,南与贵州毕节林口镇毗邻,西与云南威信水田寨接壤,是一个典型的“鸡鸣三省”之地。
石厢子彝族乡最高海拔1400米,最低海拔600米,总面积36.79平方公里。截至2020年6月,该乡辖1个社区、4个行政村。
明末,该乡境域属永宁宣府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属古蔺县第八区水潦乡四保、五保。1950年12月建乡。1958年10月设石坝区公社。1961年12月划归叙永县。1984年4月改为石坝彝族乡。2017年5月更名为石厢子彝族乡。
在泸州市委民族工作会议暨全市第六次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石厢子彝族乡红军长征纪念园获得“泸州市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荣誉称号。
2019年10月,红军长征过石厢子旧址被列入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红军长征过石厢子旧址纪念牌(罗燕冰 摄)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中央红军经过湘江战役,由长征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余人。广大指战员对王明路线的怀疑和不满达到极点,纷纷要求改换领导。1935年1月7日,中央红军根据毛泽东同志的建议,向敌军力量薄弱的贵州挺进,攻克黔北重镇遵义。1935年1月15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从此,中国革命一位杰出的掌舵人正式登上历史舞台。这次会议在极端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1935年2月3日拂晓,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等率领中央红军一渡赤水后,从摩尼出发,经安基屯、东瓦沟、阿里普,下午5时许抵达川滇黔交界处的石厢子村。2月4日至2月5日凌晨,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在石厢子召开会议,史称“鸡鸣三省”会议。会议研究决定了三件大事:一是根据遵义会议精神,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了分工,决定由洛甫(张闻天)接替博古(秦邦宪)在党内负总责,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辅助者;二是讨论和研究了中央红军的行动方针,部署红军作战略转移;三是讨论和研究了中央苏区今后的行动方针等问题。这次会议彻底结束了党当时在政治和军事路线上的错误,进一步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是遵义会议的延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历史性作用,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石厢子会议旧址(徐华 摄)
50年前,我和陈一农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65军193师(前身为红一师)579团3营7连服役。因此,我们特别留意“鸡鸣三省”会议召开时红一师的战斗情况。
据《四度赤水·泸州红色印记》记载:1935年2月1日,红一军团红一师从香楠坝出发,经桂花境内的鱼塘、树根坡、半岩、山王坳进入大寨村的芭茅沟,在火烧寨与川军二十一军刘兆藜旅部守军遭遇。因地形不利和敌军情况不明,红一师没有恋战,经大河坝撤到大寨宿营。晚上,红一师召开会议,研究决定消灭火烧寨的川军,避免川军从后面袭扰红军。2月2日,红一师悄然行军回师火烧寨,向盘踞在火烧寨的川军刘兆藜旅守军发起猛烈攻势。居高临下的敌军固守石寨,依靠石寨阻止红军的仰攻,红军多次强攻冲杀,均因地形不利而未能得手。对峙长达两小时之久,团长杨得志率红一师第一团绕道侧攻,吸引敌人注意力和火力,其余部队改为正面佯攻,师长李聚奎命令部队调用炮兵猛轰石寨,炮弹洞开石寨,红一师终于攻下火烧寨制高点,击溃和歼灭了盘守石寨的川军刘兆藜旅守军。火烧寨攻坚战,解除了红军行军的后顾之忧,红一师继而从大寨的傅家湾、水家塘、懒板凳进入叙永的合乐营,再向黄泥嘴、大坝方向前进……
红一军团攻打叙永县城时组织系统表(袁征 摄)
火烧岩遭遇战简介(袁征 摄)
红一师夺取火烧寨攻坚战的胜利,策应军委纵队顺利进入石厢子,为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召开“鸡鸣三省”会议提供了条件。
“红一师”纪念章(袁征 摄)
午后,我们到达叙永县石厢子彝族乡。乡党委书记隆林佐、乡长罗永盛、乡人大主席陈兰强、老乡长罗宗文、石厢子红军长征纪念馆馆长叶顶文等热情迎接了我们,向我们介绍了乡里的很多情况。
在石厢子彝族乡红军长征纪念园合影留念(唐勇 摄)
为活跃气氛,我向隆林佐书记、罗永盛乡长等干部提问:四川叙永石厢子彝族乡、云南威信水田寨和贵州毕节林口镇都处在三省交界处,那么,当年“鸡鸣三省”会议召开地点究竟是其中的哪一个村庄呢?
“对于这个问题,学术界一直有争议!”隆林佐书记引用权威部门的结论回答我,2016年12月19日,国家发改委、中宣部、财政部、旅游局、教育部、民政部、文献研究室、党史研究室等部门下发《关于印发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的通知》,泸州市叙永县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旧址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
罗永盛乡长补充道,在国家有关部委联合下发的通知中,云南省、贵州省境内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的景点皆未提及“鸡鸣三省”会议。可以确定,红军长征途经川滇黔交界处时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召开的“鸡鸣三省”会议旧址就在石厢子!
石厢子会议所在地纪念碑(罗梅 摄)
对各位乡领导的介绍,我深信不疑。我还注意到,2020年6月12日,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网站刊载署名王新生的长篇文章《“鸡鸣三省”会议日期和地点新考》。该文依据大量史料得出结论,“鸡鸣三省”会议召开的地点应是石厢子。
王新生文章摘要(截图来自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网站)
曾担任过石厢子彝族乡党委书记、现任叙永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的陈文刚来电话告诉我,据石厢子彝族乡里的老人们回忆,1935年2月3日是农历大年三十。石厢子各户人家正忙着准备迎接新年,一支扛着红旗和刀枪的队伍从远处走来。乡民们不知就里,急忙锁好大门躲进山里。先头部队进村后向山里喊话:“老乡们,莫要害怕!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是老百姓的部队,专门打土豪救穷人……”下午,红军大部队陆续到达石厢子。他们有的光着脚,有的穿着草鞋,有的用破布包住脚板站在雪地上,却没有一人去打扰老百姓。乡民们感到这支队伍和国民党军队大不一样,纷纷下山,打开家门,迎接红军进堂屋休息,并燃起大火供红军取暖。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住进了村民肖有恩家的院子。肖有恩只晓得来了几个红军大官,但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当晚,乡民们邀请红军将士一起吃年夜饭,开联欢会。第二天大年初一,红军将两个大地主家的粮食、肥猪、衣服等没收后分给百姓。老乡们做好“红烧肉”,煮好“全猪汤”,与红军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过年饭”!
成都泸州商会叙永分会暨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叙永创作基地顾问李崇林来电话风趣地对我说:“石厢子彝族乡的老辈子们经常摆起往事,说那年子大年初一,酷爱韶山坛子肉的毛主席在这里吃了好几大坨石厢子红烧肉!”
石厢子彝族乡(李大荣 摄)
我们来到一个小院落,聆听了叶顶文馆长的讲解:红军撤离石厢子时,毛泽东同志为感谢房东,摸出3块铜板。经过推三阻四,毛泽东最终把3块铜板塞给了肖有恩。毛泽东走后,肖有恩觉得3块铜板来得珍贵,便把它们塞进一道房柱的裂缝,抹上泥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肖有恩仔细端详毛主席像,认出了当年送给他3块铜板的红军大官。他把这段故事讲给儿女听,但人们一直没有找到3块铜板。直到前些年肖有恩的侄子肖为勤在清理修缮房屋时,才发现深深嵌入房柱中的3枚铜板。
毛泽东住地旧址(李大荣 摄)
86年过去了,3枚铜板依旧镶嵌在肖家房柱上,向我们传导出一股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量。此刻,我耳边仿佛响起一首动听的老歌《红军战士想念毛主席》!
镶嵌在肖家房柱上的3枚铜板(罗燕红 摄)
86年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随军委纵队来到石厢子,在这里短暂营业3天,留下红军造币厂、没收委员会等红军遗址。
红军造币厂旧址(袁征 摄)
中央红军没收委员会旧址(徐华 摄)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银行兑换处旧址(徐波 摄)
86年前的除夕之夜,红军将士手持火把照亮了山村。今天,在“鸡鸣三省”会议陈列馆旁,一座手持火把的红色雕塑格外显眼。
“鸡鸣三省”会议陈列馆旁的火炬塑雕(罗梅 摄)
参观过程中,我向隆林佐书记问及石厢子彝族乡的近况。
“别看赤水河颜色不咋个清透,但是,我敢说它一点污染都莫得,在全国都少见!”隆书记带着满满的自信对我们说,石厢子彝族乡山峦叠翠,峰耸水秀,谷深林幽,天蓝地绿,水碧雾洁,空气清新,加上绚烂多姿的民族风情和“鸡鸣三省”会议所承载的厚重历史,蕴藏着极大的发展潜力。乡党委乡政府不失时机提出了“有效推进场镇和红色旅游经典景区打造建设,完善基础设施条件,构筑发展支撑体系”的目标。
叙永县“鸡鸣三省”石厢子会议旧址项目推进会(图片来自网络)
“当年红军渡过赤水后,走了6天5夜才到达石厢子。行路难,曾是我们这里发展的最大阻碍。”隆林佐书记兴奋地告诉我们,在G76厦蓉高速上,有条起于泸州市纳西区黄桷湾,止于石厢子彝族乡附近全长134.803公里的纳黔高速公路。另外,从叙永县城到石厢子彝族乡,修建了一条平坦宽敞的水泥公路。路通了,给群众的生活带来了极大方便,也为石厢子彝族乡的快速发展铺垫了坚实基础。
近年来,石厢子彝族乡投入省市少数民族发展资金、待遇县留用资金共计1亿余元,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建起川南彝族土司博物馆1个;将异地扶贫搬迁与新村建设、彝家新寨打造结合起来,对核心区120户农户房屋进行彝家特色仿古民居风貌塑造;改建彝族乡中心校,打造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引进陕西海升果业集团,建成赤水河流域柑橘种植示范基地,覆盖周边550余户农户;引进浙江龙游宗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按“专业合作社+公司+农户”的发展模式,组建龙游飞鸡养殖专业合作社,覆盖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少数民族户115户,户均月增收1000元以上;依托外资建成肉牛示范养殖场,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少数民族户224户增收致富;借助石厢子会议旧址,融入省、市长征干部学院,打造红色教育培训、观光旅游特色小镇,多次承办培训班,接待观光旅客;利用石厢子彝族乡堰塘彝寨国家级传统古村落的优势,举办彝族“火把节”“彝族年”等庆祝活动,带动少数民族同胞生活富裕……石厢子彝族乡堰塘彝家新寨(袁征 摄)
2020年1月21日,乡亲们盼望多年的鸡鸣三省大桥建成通车,不仅盘活了“死角”,而且凝聚了民心,大大激发了“鸡鸣三省”的发展潜能。横空跨越在红色土地上的鸡鸣三省大桥,恰似乌蒙山区老百姓托起锦绣前程的坚强脊梁!
鸡鸣三省大桥(图片来自网络)
作为全国300处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石厢子红色旅游区是泸州市首批中共党史教育基地,目前正在打造“长征·红色记忆”示范工程。2020年5月,交通运输部下达叙永县红色旅游公路项目一期工程正式启动。该公路起于叙永县营山乡隆场村,途经石厢子彝族乡,止于鸡鸣三省大桥。这条红色旅游公路建成后,成为叙永县城到石厢子彝族乡最短的旅游线路,行车时间大幅缩短,沿线居民出行也更便捷。
隆林佐书记深情憧憬着未来:“石厢子彝族乡距离成都440公里,距离重庆340公里,距离贵阳250公里,距离昆明560公里,几乎处在几大城市之间的中心位置。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进一步实施,特别是随着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不断推进,石厢子的明天会更美好!”
石厢子彝族乡的地理位置(图片来自网络)
敬访“鸡鸣三省”会议旧址虽然时间不长,但在这片记录着中国革命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的红色热土上,我们欣喜地看到,英雄的赤水河波涛滚滚,气势如虹,奔向远方。石厢子各族儿女笑容灿烂,意气风发,走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长征的大路上!
写于2021年7月20日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袁 征(1955年生于北京,祖籍四川阆中,现居成都。退休前为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副巡视员)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