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过把当兵瘾 ‖ 罗学娅

2021-08-04 15:2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过把当兵瘾
罗学娅
 此生,我没当过兵,但却在上初中时过了一把当兵的瘾,着实终身难忘。
 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我所在的煤矿子弟校因“文革”武斗停课两年多之后,驻进了军代表,复课了。
 军代表对学校实行严格的军事管理,要求我们在学习文化课的同时,学工、学农、学军。军事课上,我们学军事、学政治,站军姿,练队列,军代表还带我们到煤矿后面的大山搞军事演练,到毛主席视察过的圣灯“3.27”炭黑车间搞为期两天的短途拉练。训练大半年后,军代表于1972年4月下旬组织我们长途拉练,风餐露宿5天半,到距煤矿120多公里的资中孟唐解放军基地农场去集中军训和学农。
毛主席视察隆昌气矿纪念馆
 正是春耕夏收农忙季节,解放军把我们初中部6个班分配到农场的6个中队,我们1班到的是离场部最远的3中队。中队长把我们50多个同学分成春耕班、夏收班和饲养班,每个班都有四五个解放军叔叔。其实,因武斗停课,我们当时大多十六七岁了,和解放军叔叔们差不多大,周围的老乡都以为我们是新兵。
 50多个师生按性别分住在两间大仓库,大家一个挨着一个迅速铺好地铺,当天下午2点钟,军号声一响,就和解放军战士一起出工了。
 春耕班学习南泥湾,男同学手拉犁铧、耙船,犁田、耙田,女同学插秧;夏收班的学习三五九旅,割麦子,晒麦子,打麦子;我分在饲养班,除了喂猪、放鸭,还要挑水、助厨。
 农活很累,还要军训,但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能在解放军农场和解放军叔叔同吃同住同劳动,感到很荣幸。
 “五一”劳动节晚上,我们还到场部和解放军一起搞联欢活动,打篮球友谊赛、表演文艺节目,特别是六个中队的拉歌,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特别令人震撼。
 最难忘“五四”青年节的深夜,大家刚进入梦乡,突然,紧急集合的军号响起,中队长小声传达指示:发现敌情,正入侵农场,场部命令,马上撤离。
 同学们以最快的速度打起铺盖卷,紧急集合后,跟着解放军战士快跑撤离。下弦月挂在星空,山野一片漆黑,中队长命令不准打手电,以免暴露目标。他一会儿喊卧倒,一会儿又喊隐蔽,我们逢岩跳岩,逢坡爬坎,在马路上整齐跑步的时候,只听见刷刷刷的脚步声和同学们的喘气声,没有任何一个多余的声音。
同学们都很紧张,因为两三年前我们都曾有过半夜三更武斗逃难的经历。但我们不害怕,这次是和解放军战士一起跑,绝对没有生命危险。
 大家拼命地跑了1个多小时,至少有20多里路吧,不知不觉中,竟跑回了驻地。
 中队长宣布:警报解除。命大家整队集合,接受检阅。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是军事演习。在刺眼的探照灯照耀下,别提我们有多狼狈了,背上的背包不是快要散了,就是乱七八糟地捆成一团,女同学们,更是衣冠不整、披头散发。更精彩的是:队伍前面的主席台上,堆放着好大一堆东西,大到衣服、毛巾、鞋子,小到手巾、发夹……,都是解放军战士在我们跑过的路上捡到的。
 中队长叫同学们上前认领,领到失物的同学站在主席台前,然后就开始训话:你们看看自己,像个军人吗?若真是敌人追击,目标早被你们暴露了,不知会给部队带来多大的损伤。
 我们虚心接受中队长的教诲,从此,在农场,劳动更努力,军训更刻苦,在解放军农场实实在在地过了一把当兵的瘾。这段经历,积极地影响着我的一生。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罗学娅(退休医务人员,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配图:方志四川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