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导演张开宙:把《他来了,请闭眼》当消遣看就好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5-11-05 07: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东方卫视首部周播剧、改编自网络作家丁墨同名原著的《他来了,请闭眼》,讲述了智商奇高、情商奇低的犯罪心理专家薄靳言和女助手简瑶一起破案历险并甜甜蜜蜜谈恋爱的故事。丁墨创作的一系列融合“言情+探案”元素的网络小说,都被统称为“甜宠悬爱”风格——“请一定记住甜宠悬爱这个词”,有媒体以这样的标题来宣传该剧。甜蜜的偶像爱情和刺激的悬疑探案相结合,很多人猜测这将开创偶像言情剧的新模式。
此前因为《闯关东》、《战长沙》、《北平无战事》等良心好剧的播出,以及最近《伪装者》、《琅琊榜》的网台双红大获成功,其背后团队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也渐为大众所熟知。此次的《他来了,请闭眼》是该团队首次尝试偶像剧创作和网络剧模式。“尊上”霍建华、“靖王”王凯、“一剪梅boy”尹正等“网红”加盟,对于剧集本身,称赞舔屏者有之,唱衰挑刺者有之,对此,导演张开宙表示:剧情还在慢慢展开,精彩的在后面。
张开宙在拍摄现场
“75后”张开宙和孔笙、侯鸿亮等前辈一样,都出身山东影视,从摄影助理一步步做到了导演,《战长沙》是张开宙第一部参与执导的作品,虽是近年多见的抗日年代戏,却因独特的视角和高质量的制作而被誉为佳作。张开宙的导演风格继承了山影创作者们的严谨、细致、大气,同时在细腻情感的描写上表现出很高的敏锐度。由他来执导《他来了,请闭眼》这部偶像言情剧,是团队做出的最佳选择。
近日,张开宙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的电话采访。《他来了,请闭眼》虽已播出,但他还忙着调整未播部分,“周播模式好就好在后期压力轻松了一些,可以边播边做调整。”
“看来最近的工作很辛苦嘛?工作之余会干嘛?”记者这样问,张开宙半开玩笑,开启了“吐苦水”模式:“工作之余……看看电影?其实没有工作之余的概念。你知道我们孔笙导演每年都怎么过的吗?他差不多是一部戏接一部戏地拍,这部戏拍完,进行后期,然后马上再进入下一部戏的筹备,手头事总是忙不完。我们和他一样的,也不能出去玩,老婆孩子都陪不了还敢出去玩,压力肯定会更大……”也是因此,张开宙表示,他在拍摄现场的导演风格会比较轻松,“我会很注意调和现场氛围,创造一种比较轻松的工作氛围,创作本身要有快乐。让大家工作得开心,这也是导演工作的一部分。”
自嘲“底层工作者”,对自己颜值并无自信的张开宙,却被采访过他的记者们认为是“山影系导演的颜值担当”,百度上甚至有了他的贴吧,在贴吧里他被粉丝昵称为“宙宙”。对此,他羞涩表示:“叫宙宙可以,别叫皱皱巴巴就行。”这种冷幽默大概也是“宙迷”们所认为的萌点之一吧。
采访当天,张开宙正在做《他来了,请闭眼》音乐上的制作调整,因此,我们的对话以剧集中的配乐为开端展开了。
张开宙在拍摄现场
【对话】
“王凯的颜值不需要用衣服来衬托”
澎湃新闻:第五集放烟花场景里,霍建华转身向简瑶走去的音乐,很多网友说配得很性感。
张开宙:你说的那一场,是专门找作曲写的一首符合薄靳言气质的音乐。但一个作曲的风格不会很全面,对于全片的补充不够,所以还是需要找一些其他的音乐。
王凯在剧中饰演警察。
澎湃新闻:最近播出的两集里,有网友吐槽王凯的服装有点“直男土”,不够帅?
张开宙:关于服装造型的问题,毕竟王凯饰演的李熏然是个刑警,对于这种解读要尊重现实当中的人物设置,而且在警察队伍里有一个规定,穿白衬衫是要有一定级别才能穿的。我想王凯的颜值也不需要用衣服来衬托。
澎湃新闻:马思纯搬新家后在浴室做饭,这是刻意设计的吗?记得原著中有很多女主厨艺好的描写,怎么剧中女主家里没厨房?
张开宙:关于没有厨房的问题,不光大家有疑问,薄靳言在剧里也问了一下为什么要在厕所里做饭。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简瑶可能不会住上特别高档的公寓,而且在厕所里用电磁炉做饭,很多刚毕业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只是大家的经历还原而已。
张开宙
《他来了,请闭眼》最后的落点是情感

澎湃新闻:您是首次挑战偶像剧,同时也是一部悬疑剧,两种东西的受众挺不一样的,怎样结合?
张开宙:我觉得以我的能力和智商并没有比小说做得更好,小说就是这样的设定,也提供了(剧情上)这样的排列方式,它给我解决了二者结合方式的问题。作为最初的设定,这个戏希望能够把两种观众都吸引过来,那我觉得不错,毕竟没有尝试过这样的做法。可能现在,有些喜欢悬疑探案的观众会觉得悬疑的东西不够,有些喜欢偶像言情的观众又觉得言情的东西不够,但我觉得其实并不妨碍大家去看这部戏,把它看作一种新的类型片的尝试,当成一个茶余饭后消遣的东西去看就好,不用非要用既有概念去套它,(认为)这应该是个悬疑剧,或者这应该是个言情剧。
澎湃新闻:这部剧在探案上,跟传统的侦探剧差别是什么?
张开宙:做剧本的时候,我们就对薄靳言的身份感到疑惑了。他的工作方式不是我们想象中像柯南或者卷福那样,找到证据,揭露罪犯作案手法和谎言,将罪犯说得哑口无言然后绳之以法。我们发现他不是一个侦探,他应该算是个侧写师(注:通过对作案手法、现场布置、犯罪特征等的分析,勾画案犯的犯罪心态,从而进一步对其特征乃至下一步行动等做出预测,以便警方缩小搜捕范围,及时制止犯罪行为的延续,是一种需要专业培训的特殊职业)。
我们也了解到,随着时代发展,因为高智商犯罪越来越多,警方会更需要侧写师来给破案一定方向上的指导和帮助。薄靳言是做这个工作的,我们就把他的工作最后落点到他和简瑶的关系上,他带着简瑶去探险,影像上的表现方式就是薄靳言语言描述,画面上二人回到案发现场,目睹犯罪的发生。这就是我们做的方式,不会像传统探案剧有那么多波折和层次,因为薄靳言的确不是一线刑警,他没有参与案件的全过程,只参与案件最初的侧写工作。我想真的侦探迷,他们会喜欢侧写师这个职业的,这是侦探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第一个“青少年分尸案”,很多网友反映没有很精彩。
张开宙:我个人对这个青少年被杀分尸的情节,感情上不能接受,而且从案件的作用上来说,它主要是推动男女主角相识相知的过程,再把谢晗这个反派揭示出来。我其实是特意把这个案件边缘化。感官上,我们也不能去表现这个案件的一些作案过程和结果的画面。可能对于侦探粉,就会觉得案情不够复杂刺激,就是一次次发现被害少年,还能有什么呢?确实也没有什么了。我觉得来看丁墨小说,或者看这个戏的前几集,希望大家有一个开放的心态,大家觉得不够精彩是对的,我们确实没有希望大家去关注这个青少年被分尸的案件。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澎湃新闻
:很多探案剧在表现主人公对案件的推理过程,有不同的表现方式,卷福是肢体表演手势配合酷炫特效,《暗黑者》中是主人公与自己的分身对话。在这部剧中有没有这样特别的表现方式?
张开宙:国内国外同题材剧中各种表现手法已经丰富到完全没有创新的必要了,形式感当然重要,但很难超越其他作品,因为大家都在这上面下了很多功夫,我也的的确确没有试图想去超越这个。选择什么样的表现手法,重点还是源自对文学的理解。基础的点就是薄靳言带简瑶去看案件还原的现场,围绕这个点我们去做一些表达方式的尝试。这个戏和《神探夏洛克》、《暗黑者》一类剧的表现方式一定不同,因为这是个有言情元素的剧。手法通用,像是一本字典,大家都可以去翻阅。但每部戏表达的情感不同,最后的落点是情感。
《战长沙》剧照
澎湃新闻:一般来说很多导演挺喜欢拍大场面,但你的作品从《战长沙》到这部《他来了,请闭眼》都更关注细微感觉表达感情?
张开宙:是否用大场面取决于这个戏的定位和风格。像《他来了,请闭眼》这部戏我们就没有追求大场面,一个是这部戏就一个平台在投资,我们把有限的力量用到该用的地方,规避掉了原著中的一些大场面,把重点落在人物关系上。大场面对观众的确很过瘾,但大场面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情感表达和功能性,只是为了场面而场面的话,我觉得这种情况一定不会在我们作品中出现,一定是情感轰击到了那个点我们才用“大场面”。
“山影对摄影的身高、形象都有要求”
澎湃新闻:你是摄影出身,孔导也是如此,这是团队传统吗?
张开宙:这个传统不是大家规定下来的传统,而是工作中慢慢养成的习惯。工作中交流得多,气质又相同,就慢慢形成这样一种摄影接班的传统。还有就是之前山影一直以来很看重摄影这个位置,对摄影的身高啊,形象啊,都有要求。
澎湃新闻:形象?看颜值吗?
张开宙:当时年轻的时候刚干这行,山影的老前辈还问过我:“你这么瘦弱,能扛机器吗?”我就说的确有问题,但我会好好练的,但其实到现在也没有练成很强壮的体魄。像孔导啊,这些前辈当摄影师时都很壮的,200斤啥的。而且在山影那个时候,摄影地位很高,不像现在导演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摄影得听。我们那时候,山影的摄影要管很多事,导演就坐在监视器后面主要管演员的表演。至于镜头怎么出,分镜头什么样,导演不管的,我们摄影锻炼的机会越来越多,因为你得管剧组很多杂事,这是慢慢形成的一种特色。
澎湃新闻:很多观众表示,山影一向拍男人帅,女人存在感弱,甚至不够美,这也是山影特色吗?
张开宙:孔导给我们灌输了一个理念,选演员,不像演员的演员可能最适合作品,比如女演员,不是说长得漂亮就够了,演员还是情感的载体,如果观众只顾着看你的漂亮就不对的。但不是说我们的演员不美啊,比如马思纯就挺漂亮啊。《他来了,请闭眼》最初做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戏的观众85%以上的都是女性,而且集中在16到26岁的年龄段,观众是以一种很女性的视角在看这部剧,这样的话,女演员肯定比较吃亏,因为观众都在看男神嘛,可能会把自己代入到戏里,比如去想:自己如果是女演员的话,就不会怎么样啊。这种感情很微妙复杂,我觉得可能对女演员比较苛刻了。还是应该宽容一些,对女演员不该有过多的要求,马思纯是我们当时试戏时找来的,演技和感觉最适合这个角色的演员,所以我们用她,并没有什么其他原因。
澎湃新闻:电视剧主流观众是女性,尤其是偶像剧,女演员可能会比较吃亏。那是不是如果角色塑造上有一些中性元素的加入,会更容易得到女性观众的欢迎?比如听说你们要拍丁墨的《如果蜗牛有爱情》,里面女主许栩就是挺男孩子形象的女生,就挺受女读者欢迎的。
张开宙:之后做《蜗牛》选演员的时候我一定把你的意见当回事。当时找简瑶这个演员的时候,我们就想找到很符合丁墨描写的演员,但其实现实中,男主比女主好选,选女主要考虑的元素多很多。许栩会受欢迎,道理很简单:女主比较中性,就不给女观众造成威胁感和攻击性,我们真的是在创作中才慢慢发现这点的,毕竟我真的不是女人。
早年的刘奕君和张开宙。
“有的敏感话题,电视剧可能真的还承载不了”

澎湃新闻:这次刘奕君老师在戏里演一个花花公子罪犯裴泽,也有人说年龄感偏大了?
张开宙:我和刘老师认识得很早,以前拍《人鬼情缘》他演宁采臣,我在戏里当摄影助理。他那时候感觉就是男神啊。现在他能来演这戏,我个人是特别开心的,可能比小说中的裴泽年纪大,但是我宁愿找一个这样演技派的男神,也不想找个花瓶来演裴泽。而且他对创作特别认真,他常常和我聊他对角色的理解。原著里面裴泽是有同性恋的剧情的,但剧本阶段就删掉了,刘老师当时跟我表达过遗憾,他在对这类角色的塑造上有一些想法。我就跟他约定,好,我们找个机会,让你来塑造这样一个角色,把你的理解渗透进去,看看会呈现怎样的惊喜。
刘奕君
澎湃新闻:同性恋在电影作品中已经有过一些很直接表现的例子了,比如《烈日灼心》,所以现在电视剧在这一块还是不能触及吗?
张开宙:也不全是,我觉得也和主创的个人喜好有关。其实就电影来说,它是一个艺术的门类,通常大家还是比较崇敬的,对于其中出现一些相对不主流的题材,进行一些极致的呈现和严肃的探讨,大家都能接受。但电视剧是很主流的,你控制不了什么样的观众来看,小孩会看老人会看,而且监管也确实相对更严,意识形态还是要把得住,对于一些敏感话题的探讨,目前电视剧可能真的还承载不了,因为大家还是很娱乐的心态在看电视剧,所以创作时还是有顾虑的。
澎湃新闻:网络剧跟传统剧差别在哪里?
张开宙:最大差别是,可以稍微走得远一点,具体怎么远,你可以去意会。我跟孔哥拍《温州一家人》、《父母爱情》、《战长沙》这些剧,大家都说我们展现的东西都很严肃,这是行业现状造成的,像这次这个戏,要是前几年的话,是没人冒这个险投资的,毕竟只有电视这个播出平台,那电视播出平台上对于涉案剧确实有一些限制,这个就是很大的区别。其实创作上没有很大区别,落实到剧本啊,拍摄啊,都是一样的,我们不会因为播出平台是网络,就放低标准粗制滥造。恰恰侯导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去认真做一次网络剧的尝试。一定会出现不成熟的地方,但只要有更多的人拍这样的戏,这个类型剧一定会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张开宙,他来了请闭眼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