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与珍本︱1913版《钓客清话》:为知己做书的态度

迤逦鸦

2015-11-07 20: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Jacob Huysman所绘沃尔顿
今年读过的“书之书”,当推苏枕书《京都古书店风景》为最佳。直让人心驰神往,也想抛却俗务,找条巷子开家书店,有客时漫拣旧籍,无人处卧听秋雨。最喜欢《屋上青山下流水:山崎书店》一篇里的老板山崎纯夫,一句“任性比勉强好”何其通达落拓。山崎老板不光积藏、经营美术书和版画,本身也精于图书装帧制作,为的是把心意传递给读者:“这本书的纸张,放三百年不会有问题。我今天做它,如果三百年后的人能看到,我的心意也就传递了三百年。”说得真好。
在效率速度至上的年代坚持细工打磨已然可贵,抱持一份为知己做书的淡然执念就更难得了,好比在黑夜里秉烛行走,凭只手阻挡烈烈罡风。前两日收到相熟的店家寄来的一册1913年版《钓客清话》(The Compleat Angler),富尔思书坊(T. N. Foulis)出版,也是一位妙人传诸后世的匠心。虽然书脊因日晒褪色,深绿硬麻布的封面封底却新若未触;毛边,上书口刷金,卷首的作者像用了Jacob Huysman的名作,其余十二帧水彩插图都是W. Lee Hankey的手笔。
《钓客清话》初版于1653年,是艾萨克·沃尔顿(Izaak Walton)最有影响的作品。三百多年来,追慕沃尔顿风神的读书人一向不少。好的版本谁都想收藏。有些装帧贵得吓人,不奢求了。买得起的还是不容错过。“遗产版”(The Heritage Press)开本奇大,天高地阔,Douglas W. Gorsline的插画也够古典,考虑到其低廉的价格,简直是入门的首选;The Nonesuch Press的《沃尔顿大全》实在古雅得可爱,虽不便宜,咬牙也要收进一册;Arthur Rackham插图版意兴湍飞,潇洒极了,嫌初版价昂,不妨买本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复刻版过过瘾。相较而言富尔思版的名气就一般了,若非机缘凑泊,尚不知道此书的存在。
多亏一位名叫保罗·哈里斯的人。他从大学时代就开始收集富尔思出版的书,终成这一版本的大藏家,并在1998年与人合写了一部相关的专门著作。如今他想将这一批藏品整体出售,在网上发布了详尽的信息,读来十分有趣。原来T. N. 富尔思是土生土长的爱丁堡人,脾性古怪,生平成谜,他的书坊活跃于1904年至1925年,最终生意失败,他也在湮没无闻中去世。哈里斯说,富尔思出品的书籍,以整版彩色插图、雅致的字型和书页上的玫瑰水印为特色,有些种类殊难寻觅,他手里的几近孤本。捧起这册《钓客清话》在灯下细看,发现不少地方做得颇为粗放,却别具一番朴拙与天真。在1913年发行的书坊书目册里有段话,很能见出富尔思这位同流俗抗争的老顽固的性格:“每一本富尔思的书都纯然是个人思想的特殊结晶。现代出版的机械运作方式——将书批量趸卖,不加区分或者毫无特色、千篇一律的装帧,对富尔思先生和与他共事的工艺师毫无吸引力。”
《钓客清话》的书名借用了缪哲先生的翻译,中译本最早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当初对照原文通读一过,对作者译者都佩服得无以言表。去年“读库”推出新版本,收进John Major版的插图,改成盈掌小册,确符合此书供垂钓者放在大衣口袋里随时取看的初衷。沃尔顿活到九十岁,忠君忠了一辈子,追求安谧,追求平和,兴亡更迭始终是画卷背景里的远山淡影。“是非成败转头空”,沃尔顿仍旧端坐岸边,手执钓竿,间或抬头看一眼过往钓客,传授几句这门技艺的诀窍——这一坐就坐了快四个世纪。他是乐意表达的,但生怕说得太多太响,惊扰了水中的游鱼。他温厚的笔不惯于谩世,最讲究分寸,落到纸上处处是笃诚,是明慎,连结尾也规规矩矩从《圣经》里引用:
“Study to be quiet.”
责任编辑:马睿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钓客清话, 拍场一瞥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