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公安厅决定对岳阳民警顾文涉嫌非法拘禁和猥亵开展调查

澎湃新闻 综合报道

2015-11-10 09: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湖南省公安厅宣传处官方微博消息,根据部分网络媒体有关岳阳市公安局民警顾文涉嫌非法拘禁和猥亵行为的报道,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决定,由厅纪委、督察总队、法制总队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此开展调查,并将严格依法处理。调查和处理结果将尽快向社会公布。
【事件回放】
9月29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报道《网曝湖南警察殴打并欲性侵女子,警方:女方曾报案但尚未立案》:多家网站出现同一投诉帖称,岳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警察顾某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拘禁并试图性侵女子赵某;赵某逃脱后报警,岳阳市洛王派出所以“公职人员不能随便处理”为由拒绝立案。
10月10日,澎湃新闻跟踪报道《报案14天后警方立案调查!湖南一警察被指殴打并欲性侵女子》:岳阳市警务督察支队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确认,经侦支队警员顾某事后被关禁闭7天(10月1日至7日),岳阳市洛王派出所已对其立案调查。
10月11日,岳阳市网络文化建设管理中心官方微博@岳阳政务微博 通报称:涉事警察顾某已被执行禁闭,目前已停止执行职务,接受调查;岳阳市公安局已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并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行风监督员参与监督。通报提到,经初步查明,顾某与举报人赵某于2015年3月通过“世纪佳缘”婚恋网站相识,后确定恋爱关系并同居生活。
10月12日,举报人赵某向澎湃新闻表示,经其暗访得知顾某仍在单位,工作人员给出的解释是“来单位反省”。
10月13日,就“顾某仍在上班”等说法,岳阳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工作人员未回应,让咨询岳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后者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岳阳市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事件仍在调查当中,不便多说。
10月16日,@岳阳政务微博 在最新通报中称:根据公安机关认定,9月24日两人(赵某和顾文)争执过程中,顾文没有强奸行为,但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侮辱、殴打他人、故意损毁财物行为成立,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机关决定对顾文的违法行为分别裁决、合并执行行政拘留20日并处罚款1000元。顾文已于10月14日被执行拘留。通报称,经省、市公安机关调查核实,截至目前,没有发现公安机关使用技术手段对赵某进行定位的行为。对此,赵某坚称,顾文多次亲口向其说起通过警方内部关系定位、跟踪她,而且,她多次被顾文精确找到所在方位。
10月17日,当事女子赵某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她担心今后人身财产安全再次受到侵害,请求岳阳市公安局将涉事警察顾文调离公安机关。

【相关报道】

一个警察的畸恋
徐丽宪/南方人物周刊

9月24日,一辆牌照为湘FE0508的小轿车,拐出岳阳汽配城后,以20至40码之间的速度驶进车流。
穿着白色西装的廖桐(应采访者要求用化名)单手抱头,蜷缩在副驾驶座位上。开车的男子左手抓着方向盘,右手不停地击打廖桐的头部。每一次击打,都伴着一声“救命”。廖桐喊得撕心裂肺,对方打得咬牙切齿。
开车的男子叫顾文,是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税侦大队警察。廖桐则是顾文的前女友,他们在今年5月底分手。
顾文的车,本田思铂睿轿车贴了讴歌的牌,牌号:湘FE0508。  南方人物周刊 资料图
分手后,廖桐的噩梦开始。此次事发后,廖桐的母亲在网上发帖称,顾文多次挟持殴打,并试图强奸廖桐。而顾文之所以能准确掌握廖桐的行踪信息,是因为他“长期非法使用技侦手段定位她”。
顾文每击打一下,嘴里就念叨一次,“你很屌是不,以为我找不到你是不?”廖桐终究抗不过,晕过去。
大桥下的芦苇
廖桐醒过来时,耳鸣得厉害,鼻子、嘴巴依然在流血,滴到白色西装上,染红了一大片。她努力想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天色已近黄昏,她迷迷糊糊中看见一条条“绳索”从车边伸向天空。事后,她通过模糊的记忆寻找,才知道那里是洞庭湖大桥——岳阳市唯一一座拉索大桥。
顾文把车停在桥上抽烟。见廖桐醒来,他把抽到还剩三分之二的燃烟拿给廖桐,让她用手心握着。此前,在经过金鄂山隧道时,他强行从左边车窗扔掉了廖桐的手机, 廖桐看见经过的车子迅速辗过手机。顾文又强行让廖桐摘掉隐形眼镜,她的眼睛有400度的近视,眼前是一个迷蒙的世界。
2015年8月26日,廖桐早上7点上班被顾文纠缠。  南方人物周刊 资料图
作为警察,顾文很清楚,在众目睽睽之下,暴力挟持一个女人上车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在车上,顾文或许做了最坏的打算。廖桐说,上车后,顾文就警告她要听话,“反正今天这么多人看见我把你押上车,我也好不了,在我死之前,我先弄死你。”
廖桐,1991年出生于岳阳,大学毕业后进入长沙一家大型公司上班,从事竞争情报分析工作。因此,遇事从来都是冷静分析。今年3月,为了照顾母亲,她回到岳阳创业。拗不过母亲的逼婚,在朋友的建议下,廖桐在国内一家知名婚恋网站注册,充值成为会员。在这个网站,她认识了1984年出生的顾文。顾文同样是这家网站的会员,他用自己的身份证作为头像,这让廖桐觉得这是个真实的人,“应该是真心想找结婚对象的,会很靠谱。”
此时的顾文还在岳阳市警察培训学校工作。接触之后,廖桐发现,这其实是个非常虚荣的警察。顾文买了一辆本田思铂睿,但他把车标做了处理,远远看起来很像本田的另一款高端品牌——讴歌。这两款车的价格相差20万元左右。
顾文连续点了4支烟,让廖桐握在手心。廖桐握不住,顾文就扭着她的手,嚷嚷着要把她从桥上扔下去,她痛得跪在脚垫上求饶。
本刊记者无法联系到顾文对此事回应。10月16日,岳阳警方对外通报称,“公安机关认定,9月24日两人争执过程中,顾文没有强奸行为。但顾文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侮辱、殴打他人、故意损毁财物行为成立,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机关决定对顾文的违法行为分别裁决、合并执行行政拘留二十日并处罚款壹仟圆整。顾文已于10月14日被执行拘留。如发现顾文有新的违法事实,公安机关将决不包庇袒护、继续侦办、坚决依法处理。”
出市区往洞庭湖大桥方向走,是偏辟的郊区。事后,廖桐找到这座桥时,她站在桥上往两边看,吓了一跳,桥下一米多高的芦苇迎风呼呼作响。当晚,她除了看见向上延伸的绳索,远处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车子停了大约5分钟,她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打开车门逃跑。“跑出来,我可能就没命了。”廖桐说。
顾文启动车子继续向郊区行驶了10公里,然后拐进了路边的五星加油站。加油站的监控显示,顾文加了200元汽油后离开。加油站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看到,躺在副驾驶座上的廖桐满脸是血。
“我是警察,谁敢动”
9月24日,对于廖桐是噩梦的一天,下午2点她开车到岳阳汽配城修车。刚进大门口,顾文就开车冲了过来,把她的车别在一边。
顾文下车气冲冲地朝廖桐走来,猛拉车门把,然后又用拳头敲击车窗,示意廖桐下车。廖桐吓到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下车。这般响动,惊扰了附近开店的商户,他们围过去,开始有人劝说顾文不要这样。
“我是警察,谁敢动,我在执行公务。”
顾文喊着,随手从左胸的口袋里掏出警官证,半举着在空中晃了晃。此后没有围观者再敢上前半步。“他那么凶巴巴的,又说自己是警察,谁敢管。”一目击者说。也无人报警。顾文之所以能随时知道廖桐的位置,是因为他对她的手机实施了非法监控。
通过婚恋网站认识后,他们私下有过几次接触,但并未确立恋爱关系。4月中旬,顾文的外公身体不好,希望可以见到他的女朋友,他就请廖桐帮忙假扮情侣。后来,俩人假戏真演,才正式确定恋爱关系。
在交往中,廖桐得知,原来顾文跟另一个女孩子(前女友)还有来往,便提出分手。顾文回给她的信息显示同意,“此刻起若再与你有联系,天打雷劈。”廖桐把分手信息告诉了顾文的母亲,当天,他的母亲在顾家另一处住所,把其前女友赶出家门。
廖桐本以为从此以后俩人就像平行线,不会再有交集,但顾文却不像短信中那么果断。他依然电话、短信不停地骚扰廖桐。廖桐不理睬,顾文怒了。
5月27日,顾文在廖桐家楼下,用砖头砸坏了她车的前挡风玻璃,并放掉两个前轮车胎的气。事后,他还嚣张地给她发短信说,“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该做的事情我也做了。”
廖桐没有报警,她想用忍气吞声来平息此事,却没想,这只是顾文疯狂行为的开始。
整整3个月后,顾文在廖桐的车身右侧刻了一个大的“死”字。尽管她刚刚把此前的车卖掉,换了一辆新车,但顾文又查到了她的新车号牌。此时的顾文也已经由警察培训学校调到岳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廖桐报警,金鄂山派出所的警察不敢调查,倒是建议她晚上把车开到派出所院子里,“至少这样他(顾文)就不敢对车子怎么样了。”
廖桐觉得有道理,当晚就把车停进了金鄂山派出所,却没想,一会儿,她就接到了顾文的短信,“派出所很安全是吧。”她没理会, 第二天一早到派出所,新车的两个后视镜全部被掰断。她要求派出所调查,警察却让他自己去取证。“其实派出所的警察也很气愤,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也极度无视法律,但他们也不敢去调查,都知道顾文在岳阳市有后台。”廖桐说。
顾文给廖桐打电话,她没接,随后,她接到他的信息:“不接也好,没别的就麻烦你做两件事。1,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离开岳阳,别让我看到你。2,手机号码都换了,别用自己和亲人的身份证。”
路面监控,全坏了
车子拐出加油站,沿着原路返回市区。进入求索西路,路灯已亮起。顾文要求廖桐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廖桐照着顾文的话做,不敢有任何反抗。在这条4.3公里长的路上,顾文让她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每脱一件,顾文就抢过去随手从左侧车窗扔掉。尽管一路上的探头监控着路面上发生的一切,但顾文仍肆无忌惮。
事后,廖桐去公安机关申请查看这些路面监控时,却被告之“全坏了”。而在一份公安机关写给检察院的说明中,他们把廖桐脱衣服的行为描述成自愿。廖桐提供的录音显示,当她和母亲找到岳阳市公安局负责人讨公道时,对方劝她们,“退一步海阔天空,毕竟是因为恋爱引起的,毕竟他不是专门为了打你来专门那个。”
廖桐不敢反抗,她怕激怒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顾文。廖桐说,顾文就是这种脾气,“如果顺着他的话做,他脾气就会好一点,如果稍有反抗,他的报复心就会特别强。” 在交往过程中,顾文也经常向她炫耀他的后台,后来见面她才知道,顾文的后台就是他的舅妈——岳阳市某领导。
车子拐进车辆稀少的云梦路,在一处没有太多亮光的路边停下。“他侧身去解安全带,我就趁着他解安全带要对我实施强奸时,赶紧打开车门逃脱。”廖桐说。
逃出后,廖桐裸体朝着有灯光的地方跑。跑出300米后,她躲进了一家洗车行。“就看见一个披头散发,没有穿衣服的女人冲进洗车店,一边跑一边喊救命,说有人要强奸她。”附近一位目击者说。
洗车店老板立即拿了一块洗车布(浴巾大小)给廖桐披上。附近几个洗车店的伙伴都围了过来,朝着廖桐跑过来的方向寻去,顾文早已开车溜了。随后,他们报警。此时已是晚上8点。从带上车,到逃脱,廖桐整整被非法拘禁、殴打、猥亵了6个小时。
法医鉴定结果显示,廖桐头皮挫伤、脑震荡;面部软组织挫伤,口腔粘膜破损,鼻出血;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此事发生之前,顾文利用技侦手段对廖桐实施非法监控,不但告诉了她,还发短信要她也损失5万块钱。
“5万算你欠我的,不要你的钱,你也得有这个数的损失。”
“5万块钱?我借了你5万块钱?”
“你没借,但是却是因你而损失的,所以你也得损失这么多,起码一半吧。”
“你自己花5万块钱找人定位我,查我的户口,查我的QQ资料,看我的档案。”
“感情的是(事)不跟你算了,这个东西你没有,也还不来。不用说了,就这么定了。”
10月22日,廖桐向岳阳市人民检察院提交证据,请求检察机关督促公安机关对顾文刑事立案。此前,接警处理此事的洛王派出所告诉她,“他(顾文)是公职人员,有编制有警号,不能随便处理,必须先弄清楚才能立案。”
这还不是顾文第一次劫持廖桐。6月10日,在岳阳市公安局门口,顾文直接开车撞上廖桐的车,然后强行把她带上自己的车,非法拘禁达3个小时。钥匙未来得及拔的车停在路中间,事后还被公安贴了一张违停罚单。在岳阳市公安局对外的通报中,9月24日之前的事都没有提及。
面对记者,廖桐说:“我只是要一个公平。”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南民警顾文,涉嫌非法拘禁猥亵

相关推荐

评论(58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