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纯真的丧失

张一苇

2015-11-14 15: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巴黎市中心,两位市民在巴塔克兰剧院旁的街道上紧紧相拥。
电脑屏幕上滚动着各大网站不断更新的巴黎袭击现场直播,还有脸谱报平安页面上时而浮现的脸庞,正要下班的我坐在桌前,突然有些恍惚。同样也在关注事态发展的老板觉察出了异样;我苦笑:直播镜头里的街道,我自己都曾走过,也带着父母走过。默然无言。
我身在千里之外尚且如此,此时身处风暴中央,每日与巴黎朝夕相处的上百位巴政同学,内心更不知正经历着怎样的震撼。但当奥朗德总统站在镜头前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关闭国境的时候,人们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话语中的沉痛,看得见他嘴唇的颤抖。
其实自从叙利亚内战导致大量难民涌入欧盟境内开始,就不停地有来自社会各个角落的声音在警告今日悲剧的必然。当各个成员国政府焦头烂额地和商量难民人口的分流接纳并互相指戳对方的不合作,当媒体的视线都被沙滩上溺死的难民婴儿和人道主义争论所吸引的时候,从希腊、匈牙利、意大利的海陆边境争先恐后涌入申根区的七十五万难民中,混杂了多少恐怖分子,夹带了多少武器弹药,潜伏于茫茫大众中只待启动指令,去完成他们屠杀异教徒的圣战使命,不得而知。但起码有一点很清楚;巴黎今夜的全城宵禁,是自1944年盟军解放巴黎结束纳粹统治至今的头一次,从今往后,也很难说就是最后一次。
枪手们在剧院里扫射引发骚乱后劫持手无寸铁的平民,豪不掩盖自己的身份,逐个枪决人质直到警方突入现场被击毙或制服,造成死难者上百人,这样的罪行已不能仅用简单的恐怖行为去做界定,更是明目张胆的战争行为,是对基本人权和文明秩序的极端践踏,恰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巴黎袭击发生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所说,“这是对全人类及其普世价值的攻击(an attack on all of humanity and the universal values we share)”。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惨绝人寰的末世景象到以热核武器和“互相保证摧毁”为主题的冷战,让主权国家对待战争的态度愈发谨慎,日内瓦公约、海牙法庭等等以处理与避免战争暴行的文明规则也愈发完善;但随后席卷全球的民族自决风潮和中东世俗独裁政权的衰落,却打开了国际恐怖主义的潘多拉魔盒。
不受国家利益立场驱使,亦不遵循基本文明规则的恐怖分子,通过制造恐慌和混乱,达到满足一己私欲或是宣扬极端宗教教义的目的;然而最可悲的是,从当初苏联入侵阿富汗时刚刚萌芽如今美军撤离却愈战愈勇的基地组织,到阿拉伯之春后在世俗政权颠覆的权力真空中如同癌细胞一般扩散至中东各国的ISIS,这些一发不可收拾的恐怖组织,最初正是因为“方便”让个别主权国家在外交政策的灰色区域伸张自己利益又无须脏了自己的手,被贪婪而愚蠢的国家机器所扶持任其成长,令人唏嘘。911之后各国才终于醒悟过来,意识到国际恐怖组织力图摧毁与抹煞的,是作为现代人类文明根基的基本人权和社会信任,但各国还是碍于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各自行事,才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
作为ISIS的核心意识形态,伊斯兰教的极端宗教主义不论是在其发源地抑或是在其委身的东西方社会中,都力图宣扬仇恨,催生无差别的杀戮;而相形之下法国政府秉承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一直在欧盟中作为宽松对外的标杆,在移民政策上也一贯以开放著称,只要有一技之长者,便可在法国扎下根来。虽然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洲右倾思潮抬头,特别是2012年以马琳·勒庞为总统候选人的国民阵线党重回议会为标志,反思移民政策重新考虑外来人口与法国社会稳定之间的关系的声音越来越多,但是总体上法国的社会风气,依旧是向天下人敞开胸怀。当时在校园里法国同学们批驳马琳·勒庞反对欧盟禁止非欧洲移民的纲领的场景,仍历历在目,而今夜巴黎人发起的收留因恐怖袭击困在路上无处可去的陌生人的”porteouverte(开门)”运动,更是让全世界看到了巴黎人的温暖和人性。
但这些都不能掩盖巴黎袭击对未来法国政府决策的深远影响;不论是全国紧急状态,全城戒严还是封闭边境,这次都算是再次打开了先例,而之后不论对袭击调查的结果细节如何,法国政府都会重新审视国内治安、边境管理、移民准入、讨伐ISIS等政策决定,甚至与欧盟一道同北约开展进一步合作(北约秘书长在袭击后声明“民主绝不会屈服于恐怖主义(Terrorism will never defeat democracy)”),导致中东的势力范围重新洗牌。此前法军战机在叙利亚境内执行的轰炸任务仅限于针对法籍恐怖分子,而即便如此奥朗德已经受到谴责,指其缺乏处理外交事务的灵活和魄力,巴黎袭击反而会使法国国内舆论同仇敌忾一致对外。本月5日奥朗德总统就已经宣布将向地中海部署戴高乐号核动力航母战斗群,进一步加强与美国等同盟在叙利亚局势上的合作;即便在15-16日在土耳其举行的G20可能因恐怖袭击暂时延期,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与会各国也必将基于本次事件在反恐合作方面做出表态,呼之欲出的新形势值得期待。
从11年到13年间在法国学习生活的两年记忆,虽然有它的酸甜苦辣,但终归都不及今夜的侥幸与痛心:侥幸的是自己在大劫到来前,见证了法兰西和平闲适的最后岁月,而痛心的是今夜的惨剧,就如同法兰西纯真的丧失,“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现在打开CNN首页,头条是鲜红的一排大字,”BLOODBATH”;逝者的性命无法偿还,血海之后的法国乃至于欧盟的前路何去何从无法揣测,但这已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又该如何阖上呢?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巴黎,恐怖事件

相关推荐

评论(9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