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德纲:听到有人说振兴相声,心情就像进了古玩2元店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5-11-16 11: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除了卖面膜,最近还琢磨着开发红酒,郭德纲说,“德云社不缺人,朋友也多,大家想干啥都可以,也正常。”
用他老“挤对”人那话:老郭是相声演员里最会做生意的,也是做生意里相声说得最好的。
到明年德云社就做了20年了,虽然这么些年,相声商演他票子卖得最好,副业也张罗了好多,但真讲出那句 “相声界里最好的相声演员”,也会有大把的人跳出来表示不服。
别人服不服,他也当没太当回事儿,该忙活啥忙活啥。最近郭德纲和冯小刚、宋丹丹一起参加东方卫视《笑傲江湖》第二季,不管台上如何,老郭点评得可欢实了,一句一个包袱,让向来“钢炮”的冯大爷也跟着亲和了不少。在开播发布会人家冯大爷就说了,“第二季听说郭德纲来我就来了,为啥?省钱,不用买票看演出了。”
都说搞艺术的最好别和钱沾边儿,显得“俗”了,或者轻描淡写的,别老那么高调,可老郭偏不。
“你知道你被当选为《笑傲江湖》最受欢迎观察员吗?”
“我就想问问当选这个给钱吗?”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笑傲江湖》第二季复赛录制当天专访了郭德纲。看起来他也是个操心的命,采着采着突然和助理说道,“那大褂拖地上了,挂高点儿就行……对……就那儿……得了!”
对于上不上春晚的问题,郭德纲似乎有备而来,先一顿乱打岔,又说自己“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人家觉得你有用自然会来找你,人家觉得你没用,你天天上人家门口跪着求人家,你说有意思吗?”
用冯大爷点评选手的口气来讲,“你还别说,这孩子有天赋,贫是贫了点儿,但不管他说什么,都能把你逗笑, 还不在那个套路里边,这就是个本事,我先给了,丹丹你觉得呢?”
【对话】
谈喜剧:让人哭特别容易让人笑确实不容易

澎湃新闻:
“大蒜”现在吃的人越来越多,“咖啡”却鲜有人提了,你怎么看?
郭德纲:哈哈……你怎么看?这么说吧,我从来没有把我的工作看得多么的高,但也没有把它看得多么的低。说相声,一是我喜欢二是我的工作。如果说不能干就不干了,如果恰恰你喜欢它你还能干,就好好干呗,就这么简单。
我昨天和金星聊也聊到了,冯导也和我聊过这个问题,说有一天你老了,观众也不乐了,那你还演吗?我说那当然(不演了),我是最有羞有臊的,站台上也没人笑、贴出你名字来也没人买票,那就犯不上!
没有一个人是永远在云彩眼里待着的,不管你是帝王将相世界首富,人一辈子就几十年,当中有一段时间能属于你,就可以了,一年演300场,我到80了,还怎么演。累得够呛?不至于,都是犯不上的事儿。
澎湃新闻:网友说“《笑傲江湖》第二季就是来看老郭的”,你觉得是不是抢选手风头了?
郭德纲:谈不到抢,坐在那儿为了让选手们比我们强,我们仨坐那儿都不说话,那你说东方卫视招谁惹谁了,对吧?你也不能说,某个选手在台上太出彩,抢了导师的戏,这一桌子八个菜,各有特色,你不能说这拍黄瓜怎么这么好吃,把佛跳墙的风采都给抢了,那是因为佛跳墙没做好,你说呢?我们尽自己可能把事情做好,各司其职。而且这一次我觉得都挺好,台上台下都很卖力气。
澎湃新闻:东方卫视从去年开始推出了很多喜剧节目,你觉得喜剧难搞在哪里?
郭德纲:对对,《欢乐喜剧人》我也看了,挺好的,不然我也不来了。喜剧难搞,主要是让人哭特别容易让人笑确实不容易,而且常年这么做,对编导团队的要求,对选手水平的要求都是个难题。
澎湃新闻:最怕陷入套路?
郭德纲:那倒不是,陷入没有套路,有套路还能救回来,最怕最后没套路了,这个是最难的;干时间长了会有一个完整体系,一圈圈转着来,要找到突破口就不容易了。做喜剧的人真得有天赋,天赋很重要,不要听他们瞎说,创作要深入老百姓生活当中,好多人都觉得写相声要么去工厂住半年,要么去庄稼地待仨月,没用!我不和外界脱节,和人天天都打交道,看你一眼就知道能写什么,你一句话就能写出四五段,这个就是天赋,关键还是演员本身,别人就是个启发,再加入你对幽默表达的理解,你要是说相声的,你就应该会,你要不是就别费这个劲了。
澎湃新闻:你有过瓶颈吗?
郭德纲:我还行,要说20来岁的时候有过,这玩意儿怎么弄啊?怎么让八千个人一块笑,慢慢摸索还是有窍门的,但是对于节目来说,一年四季要这样,就有难度了。因为它是一个团队作业,编导要好、平台也得支持、选手要好,创作要跟得上。
澎湃新闻:你生活当中就反应特别快吗?
郭德纲:我的反应不是工作,是一种本能,习惯了,我有时候跟人一聊天他还没说完就知道人家想说什么了。
澎湃新闻:宋丹丹笑得特别嗨,你好像挺淡定,是她笑点低还是你笑点太高了?
郭德纲:她善良。她笑了也能让选手放心,但是她也确实开心,但我是每天在里边摸爬滚打,你想想我从小7岁就干这个,你说得什么样儿的笑话包袱让我都笑得不行了?我也特别想笑,配合一点儿,让演员们在台上放心一点儿,但是实话实说,干专业的你让我笑得那么痛快也不现实,就好比厨师你给他摆什么菜他也知道你怎么做的,不会像饿了三天的人那么开心。
谈收徒:不能给这行再招祸害了
澎湃新闻:冯导那句关于儿徒的话,让你感慨良多,已经成名成腕儿的儿徒对你产生了变化,对你以后收徒会有改观吗?
郭德纲:我们当年收徒可能更看重的是艺术天分,哪怕看出来这个人可能人性很卑劣,老觉得慢慢是可以感化的,只要天分好就好,但经过这么多年我觉得这个是有失偏颇的。天分好是一方面,但随着成长他有些个毛病好不了的话,对这个人,包括对这个行业来说都不是好事,所以我们老说,不能给这行再招祸害了!现在哪怕天赋差一点,人性很好,我们也愿意收他,所以近几年德云社淘汰率很高,能耐不行可以提高,人性不行那是永远的。
澎湃新闻:你收徒弟收钱吗?
郭德纲:我收徒弟和别人不一样,相声界近些年收徒弟都是收钱,打个比方,国家一级演员可能收20万,有点知名度的、上过春晚的可能收30万,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一分都没要过我的徒弟们。孩子和你学艺是学能耐来了,还没学呢就得花这么多钱,你怎么保证这么多钱能赚回来?老师一年才3场慰问,孩子什么时候能收回来?这有点儿不合适,这不是变相的诈骗么,所以这么多年来,引师、带师主持人这些个师傅,二十几个人凑个钱给师傅们买个小礼物,这个是有的,但是拿钱装口袋里,以前没有,以后我也不会,有钱自己赚去呗!
澎湃新闻:这一季出现了很多不同于相声小品的表演方式,有没有印象深刻的?
郭德纲:剪纸的那孩子,跳拉丁舞的那个,拿脚演武松打虎的那个,这一批都很好,丰富了喜剧的表现形式,苦辣酸甜,应该给他们一个特别贡献奖。
澎湃新闻:其实这样的新颖的节目其实捯饬捯饬可以上春晚。
郭德纲:我说了不算。当然有更多的平台让观众能够看到是好事。
澎湃新闻:初赛往往会先声夺人,复赛会觉得后劲不足,你录下来觉得怎么样?
郭德纲:喜剧要更上一层楼不容易,没想到,复赛还能做得这么精彩。很多节目超乎想象一倍两倍,所以节目团队真的很用心!
德云社弟子“烧饼”(左)和曹鹤阳亮相《笑傲江湖》第二季。
谈相声行业:德云社是海上的一条孤舟
澎湃新闻:
讽刺是相声的主要功能,但现在好像丧失了这种功能?
郭德纲:不是,相声是有不同的艺术形式、不同的技巧,讽刺只是其中的一个分支,就好像煎炒烹炸熘熬炖是做菜的几个技巧,但我们不能说炒是烹饪的主流,这是不理解相声的人可能为相声找了个借口,说,相声现在不能讽刺了,所以导致了相声不好听,毛病在演员身上,这个最重要。讽刺是小技巧,如果分开来讲,相声可能有上百种表演技巧,讽刺是其中之一。
澎湃新闻:但在大众眼里,经典的相声大多以讽刺见长。
郭德纲:观众可以这么理解,观众人家不会钻进来和你研究理论研究表演技巧,他们觉得讽刺挺好玩儿的。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澎湃新闻:所以你认为不是因为我们不能讽刺了?
郭德纲:没人拦着你!谁不让你讽刺了?现在问题是说相声的都不会说相声了,好比找了一帮裁缝给了一个炒勺,然后说,你可以炒菜了,他不会啊!毛病在这儿。就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们现在四分之三的相声演员,他没有学过相声,但机缘巧合,他坐在这个位置上了,但你也知道谁坐在这个位置上谁也不愿意下去,他一个月挣这么多钱,道貌岸然的,都跟老师似得,你不让他干他也挺难受的,就跟着就伙着吧,所以再要求什么,也觉得不合适。
澎湃新闻:所以你那天发微博,意思是只要看到谁说要振兴相声艺术,你那感觉就跟进古玩2元店一样。
郭德纲:(低头笑)没错,从2005年到现在,德云社是在这个地球上唯一能做相声商演的团队。你可能说了,张三李四都演了,你不要相信啊,那都是假的,因为我们干这个都知道,虽然对外说我们这个团队接个商演多少钱多少钱,但实际上给个两三万就去了,然后主办方送票,家家送票!我曾经有时候跟他们开玩笑,我说你们送票送的那么好,为什么不去干个快递呢?十年了,一个社团垄断了一个行业并不是一件好事儿。对于我个人可能是好事儿,只有我有饭吃,但对这个行业来说就完了!金星问我,歌坛有半壁江山,德云社是不是相声界的半壁江山?我说不是,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江山了,就是一片大海,德云社就是海上的一条孤舟,随风飘荡。
澎湃新闻:总在云彩眼里不是挺happy的?
郭德纲:没意思,你知道吗?我真愿意出来一堆和德云社一样、甚至比德云社还好,大家在一起能够来往、切磋、交流演出,得多好?可它不是这么回事,现在都是一帮子一帮子外行,你想做一件100多块钱的长衫大褂,买一双十几块钱的布鞋,他就从其他的行业就跳到这个行业里来了,是在相声了,但他没学过呀,你说你前两天还在铁路上扳道岔呢,你过两天就登台说相声了,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所以这个行业怎么能好呢?
澎湃新闻:对相声很悲观?
郭德纲:对,曾经有人问过我,你是相声界的什么人,我说我就是一个看坟的,这行完了!完了……真的……所以我们出国演出去,大使馆唐人街都告诉我,你们来了我们轻松了,国内只要一来说相声艺术家,我们就得送票去,他们从国内带钱来,国内找些企业花点儿钱,负责来回吃住行,一人一天给个20美金,他们也算是商演了,但是德云社来了我们能踏踏实实听相声,虽然是夸咱们,但是咱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您说呢?
谈相声之外:戏曲、书法、美术、影视剧
澎湃新闻:
有天我搜某音乐网站“每日精选30首”,你的西河大鼓《灞桥挑袍》排第四,《双节棍》后边。
郭德纲:真的啊,哈哈哈哈,我排到周杰伦后头。
澎湃新闻:你的柳活最好,想过有天为纲丝专门出张戏曲专辑吗?
郭德纲:明年正好大庆还真想过出张CD,正好留个纪念,小曲儿古曲啊,如果《灞桥挑袍》这么喜欢可能就放在里边,那个录音应该是10几年前的了,而且在剧场即兴来了那么一段,他们有人录完之后就发出去了,我都不知道。
澎湃新闻:画画写字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郭德纲:我从童年的时候就感兴趣,但我真没学过,现在也没拜过师傅,你看人家书法家画家都弄得特别好,我这也就是喜欢,没什么讲究,就是自己的一种理解,也没拿它当书法和美术,就是正经的涂鸦和胡来,好多人还说喜欢,弄得我也挺不好意思的。
澎湃新闻:风格有点怪,更像漫画。
郭德纲:就是胡来的风格嘛,我听说淘宝上还有模仿我这个卖的,我心想,连我这个都山寨,哼,真是的……
澎湃新闻:德云社20年大庆怎么搞?
郭德纲:我们可能要从年头演到年尾,各种庆典活动,所有这些工作都要在2015年年尾做好,所以注定2016年是一个辛苦的一年也是开心的一年。国内外专场、纪念老先生的、估计地点年底能定下来。
澎湃新闻:因为相声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积攒了不少民间传闻奇异故事,听说你在攒这类的剧本,有没有可能做《九层妖塔》这类视觉大片?
郭德纲:正在做,今年铺了大概五到六个戏,咱们的恐怖故事不单纯吓人,可能还有搞笑的地方,在紧张的时候可以轻松一下。满足不同观众的口味。
其中有两个涉及到这种灵异现象的,有一个是电影《人皮客栈》,有一个是做成网剧,按美剧一季一季做,头一季会有四个故事左右,会有13集,剧情会用我来串,我演的是一个神仙,我的任务是天下捉妖,把很多故事串起来,有的是在清朝,有的在民国,有的在泰国,也有在日本、墨尔本,可能有吸血鬼僵尸,挺好玩儿的!
澎湃新闻:特效不是五毛钱的吧?
郭德纲:不止,得六毛多。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郭德纲

相关推荐

评论(27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