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电信诈骗案破案细节披露:警察带着泳衣在沙滩边搭讪嫌犯

法制日报

2015-11-16 09: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架中国民航包机分别在北京首都、上海浦东等地机场降落,254名大陆犯罪嫌疑人被中国警方押解回国。  澎湃新闻记者 赵昀 图
上周,中国警方将254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押解回国的消息引起社会关注。近年来,公安机关全力打击电信网络诈骗,不断破获大案,斩断诸多诈骗链条,但不法分子仍猖獗作案。在重拳打击之下,不法分子为何有恃无恐?其背后的社会原因值得深思。
破案过程仿佛大片上演!
9月的一天,柬埔寨,一个地处海边的豪华别墅区外面。
金色沙滩上,几个穿着沙滩裤的男子,带着泳衣,四处闲逛。一旦有中国人从别墅出来,他们就上前搭讪:“兄弟,你们也是中国人,来旅游的吗?帮我推荐一下哪里比较好玩?”
10月31日,当地警方冲进别墅,多人被抓。
谜底至此揭开,在别墅外面闲逛的男子并非游客,而是从中国内地专程赶至此处查处电信诈骗案的警察,别墅中藏着涉嫌电信诈骗的犯罪嫌疑人。
11月10日,数百名中国民警,分别从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柬埔寨金边乘坐4架专机,将254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押解回国。至此,涉及内地20多个省区市及香港的4000余起特大跨国跨境电信诈骗案一举告破。
跨国打击
今年7月24日,居住在中国香港的著名民族声乐歌唱家李远榕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男声说:“我是香港邮政总局职员,您有邮件被扣在内地公安局。请拨打×××电话。”
李远榕并无警觉,结果电话几经转接,一个“最高人民检察院人员”说:“你与丈夫牵涉进了一宗特大诈骗案!”
这一下把她吓住了。她的丈夫,是二胡大师王国潼。
7月27日,她再次接到这个人的电话:“只要你缴纳‘无罪保证金’到一个内地银行户口×××,我就帮你们疏通,摆平这件事!”
两位艺术家一时乱了方寸,按骗子指示,先后7次到银行及兑换店汇款,总计损失约2000万港元。后来,他们怀疑受骗,报了警。
香港警方说,李远榕是目前香港电信诈骗案中涉及金额最大的受害者,所幸其中近半骗款因未被骗子取走而及时追回。
李远榕并非唯一的受害人。
上海警方通过梳理今年7月以来接报的、由印度尼西亚发起主叫的45000余条电话数据,发现453名疑似电信诈骗受害人,通过逐一走访,从中发现13条指向印尼具体方位的重大线索。
广东、北京、浙江……具有类似经历的受害人居住范围越来越广,涉及20多个省份,人数达到几千人。
此后,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广东、上海、北京等省市公安厅组织了专案组。专案组从香港警方通报的同类案件中,借助大数据平台,排查出一个跨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
10月初,公安部派出工作组分赴印尼、柬埔寨,联手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与当地警方开展专案侦查打击。工作组充分利用外交和国际警务合作渠道,克服种种困难和障碍,落地查找犯罪窝点,收集固定犯罪证据。经过连续奋战和艰苦细致的缜密侦查,工作组摸清了多个网络和组织构成,查明了多个作案窝点及组织成员藏身之处。
其中,在柬埔寨,警方锁定的一个犯罪嫌疑人落脚点位于一个豪华别墅区。
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假扮游客,租了自行车在别墅区周围闲逛。“有时候,我们会假装车坏了,站在那里,听从小区出来的中国人聊天。了解到的信息是细碎的,比如哪幢楼里住着中国人。”据办案民警说。
随后,办案民警在附近找了家宾馆,蹲点观察别墅区。他们很快注意到一幢别墅的“异常”,24小时灯火通明。
据民警介绍:“他们有几个大厨专门烧饭,时常还会到外面聚餐。实行的是轮休制,确保24小时有人值班,偶尔轮休时,还结伴度假。”
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中国警方经走访排查,锁定诈骗“话务组”设在印尼的雅加达、巴厘岛、泗水等地,其中泗水的窝点,是一栋占地400多平方米的别墅,有4层,内设电梯。第二层上百平方米的大房间内,密密麻麻摆满上下铺的钢丝床。
10月19日,联合抓捕行动开始,警方捣毁电信诈骗犯罪窝点8处,抓获犯罪嫌疑人224名。与此同时,广东省公安机关部署警力在境内开展同步抓捕,抓获从印尼、菲律宾等地入境回国的犯罪嫌疑人39人。
10月31日,警方在柬埔寨同样采取了抓捕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168名。
警方在现场查获了大量的电话号码和公民信息资料。在“话务员”的工作台上放着诈骗“剧本”。“话务员”在本子上记录着各地被骗人员的姓名、电话等。
11月10日9时许,4架中国民航包机分别在北京首都、上海浦东、杭州萧山和广州白云机场降落,254名大陆犯罪嫌疑人被中国警方押解回国。
顶风作案
“公安部门提醒你,你有一封紧急公文尚未领取。请按零听取语音通知。”你是否也接过这样的诈骗电话?这样的电话大多来自广东电白、广西宾阳、海南儋州等全国打击电信网络犯罪的8个重点整治地区。
据儋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有武介绍,近10年来,儋州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手法不断翻新,梳理下来,分为几个时期。
2006年年初,儋州最早出现的电信诈骗犯罪,是犯罪嫌疑人在网吧内发布所谓中奖信息,骗取办理奖品所需的手续费、保险金等。
2007年至2008年,犯罪嫌疑人安装私人用户宽带,虚假登记宽带用户地址、姓名,使用小灵通作为客服电话诈骗。
2010年至2014年,犯罪嫌疑人使用“网络400电话”,作为客服电话进行呼转,并从常规到前台或银行自动取款转为网上银行、POS机转账等转移赃款。
从2014年起,犯罪嫌疑人冒充机场售票中心工作人员,实施机票改签退票诈骗,这类案件占全部电信诈骗案件的60%。

电信诈骗受害者少则数月数年收入、多则一生积蓄瞬间化为乌有。因此,10年间,电信诈骗案件一直拨动着人们的神经,尤其是重大电信诈骗案件。
2009年11月3日上午,北京警方接到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张女士报警称,有人冒充公安局、检察院工作人员,谎称她电话欠费,要求她将存款全部集中在一个银行卡账户内,并提供该账户网上银行的用户名和密码,最终骗走她1000多万元存款。
北京警方立即组成专案组展开调查。专案组发现,案件发生后短短几天内,犯罪嫌疑人利用网上银行,将被骗的1071万余元迅速转账到江苏、广东等地多个账户。
同年12月初,专案组在江苏省张家港市发现犯罪嫌疑人从ATM机取款的画面,并锁定了来自台湾的叶姓男子等3人有重大嫌疑。12月20日,专案组在无锡将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起获84张银行卡。此后,警方又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
今年4月,上海警方也披露了一起涉案上千万元的电信诈骗案,两位被害人都曾接受过电信诈骗的防范宣传,但最终还是对骗子言听计从,“倾囊而出”,毫不设防,令人惊讶,也发人深省。
今年2月15日,上海警方接到69岁的虞女士报案:去年7月24日,她在上海市青浦区徐泾镇的家中接到一个“400”开头的电话,自称是顺丰快递客服,对方核对了她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说她有一份快递寄往香港,里面有100多张信用卡。虞女士说没有邮寄过这样的快递,顺丰客服就给了她一个号码,说是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的电话,要她报警。
虞女士连忙拨打这个电话,电话中一名自称“江峰”的警官告诉虞女士:调查显示虞女士与一个名叫“高强”的男子一起涉嫌通过招商银行洗黑钱218万元,“高强”分给虞女士21万元,现在需要清查虞女士的财产。
这位“警官”随后又给了虞女士一个法院网站,虞女士登录后发现上面竟有自己的“通缉令”,大惊失色,连忙按照对方要求开通了自己工商银行储蓄卡的网上银行。
问清虞女士存款后,“江警官”又为虞女士找到一家房屋抵押公司,让她将徐泾镇房屋抵押,并将房屋抵押钱款48.9万余元也转入这张工商银行储蓄卡内。
去年8月22日至今年1月20日,“江警官”电话指挥虞女士在家中不断通过网上银行方式转账汇款。
在此期间,虞女士又将自己的积蓄850万余元分多次转入这张工商银行储蓄卡,随后也被转走。虞女士随后发觉被骗,连忙前往派出所报案。此时,她已经先后损失人民币1482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北京因通讯信息诈骗犯罪导致群众经济损失13亿元,浙江近8亿元,上海为5亿元,重庆为3亿元,天津为1.8亿元。另据媒体披露,近年来,因通讯信息诈骗导致的老百姓损失每年达100多亿元。
巨额损失的背后,是电信诈骗案件泛滥。
多地警方表示,如果算上老百姓受骗未报的案件以及诈骗未遂的案件,发案量与损失金额至少翻一番。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在每年几十万起电信诈骗案件背后,是犯罪团伙拨往手机和固定电话用户的海量诈骗电话。
公安部侦办的一起专案,5个月内截获2400万个诈骗电话。
2014年1月至5月中旬,天津警方“防范通讯信息诈骗语音反制诈骗平台”共采集到境外呼入天津的国际主叫话单数为1410万次,远超正常的月均约30万次,其中绝大部分为诈骗电话。
如何根治
老百姓遭遇电信诈骗屡见不鲜。
因此,为了提醒大家防骗,我们随处可以看到在公共场所、居民小区内张贴上墙的警示提醒,报刊、网络上也有民警宣传的防骗知识。
人们到银行办理汇款、转账等业务时,都有工作人员询问并让我们填写说明,以防上当受骗。
可奇怪的是,为什么还总有人在前赴后继地上当受骗遭受损失?而且,从数据可以看出,电信诈骗在全国呈高发态势。这又是为什么呢?
据了解,电信诈骗作为一种新型诈骗方法,通常以集团化、专业化方式作案。看似复杂的操作,其实所需的“道具”并不多。
从近些年破获的案件来看,不法分子只需要建一个假网站,租一个电信服务器,购买和办理一些电话卡和银行卡即可“开张”。通过精心编写的诈骗“脚本”,骗取受害者信任后,让受害者将自己银行卡内的存款转入不法分子指定的银行账户。
警方表示,电信诈骗有两个关键环节,就是“诈骗电话”和“银行转账”。
不法分子利用任意显号软件、非法改号软件、“400”电话捆绑转接技术以及电话群拨、网络短信群发、网络电话对接等技术手段,可以使其拨打过来的电话来电显示成其需要的任意号码,以此蒙骗被害人。
“铲除了电信诈骗赖以生存的网络平台,电信诈骗犯罪就无法实施。”有警方人士表示。其建议通过立法,加强对网络电话业务、国际语音来电接转业务、互联网信息的监管控制,严防非法的网络语音来电接入境内。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表示,由于网络电话技术的复杂性,使得监管的难度过大,而且不法分子越来越多地在境外实施电信诈骗,运营商网络也处于“被欺骗”状态。
针对当前超过80%的诈骗电话都来自海外的情况,中国移动采用在国际关口局对主叫号码加前缀的方式(长于8位号码加“00”,否则加“000195”),以提醒用户此为国际来话;并从2013年6月开始,在国际局对“+86”开头的违规国际来话实施拦截,目前月均拦截190余万次。
“更好的做法,是将对电信诈骗的防范重点,设置在银行环节。”北京市某区法院经济庭梁法官说,防范电信诈骗的重点,其实不仅是诈骗发生之后的追踪和抓捕,而是通过银行账户信息跟踪限制诈骗人的资金流动并予以锁定。
电信诈骗主要是通过网上银行或银行转账方式将受害人的钱提走。电信诈骗成功后,犯罪嫌疑人会在银行资金到账的第一时间,通过网络银行将数额巨大的赃款层层分解到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下级银行账户,并按照ATM机提款上限再次分解到众多银行账号中,迅速组织人员提现。
该警方人士说,银行出于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考量,一方面不断争取更多的开户数量造成信用卡泛滥,而另一方面对资金的多级转账分解又疏于监管。这无疑为电信诈骗的实施提供了条件。
该警方人士呼吁,应尽快建立银行账户网上快速冻结绿色通道。针对电信诈骗犯罪特点,通过立法简化冻结手续,建立实施网上快速临时冻结措施,最大程度地减少受害群众的财产损失。
好在中央已经下决心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
今年6月,国务院批准建立了由23个部门和单位组成的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10月10日,联席会议制度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一个月后,经公安部协调,这起特大跨国跨境电信诈骗案告破,254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押解回国。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提醒说,骗子骗人往往是“病”字头底下一个“知”字,他往往是用你的痴心,比如说有的女孩子是花痴,有的男孩子是钱痴。防范电信诈骗就要“内去痴心”。
诈骗案往往最后要的是什么?要的是钱,所以你不给他汇钱他就没有办法,这是我们最后的撒手锏。”王大伟说。
责任编辑:程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信诈骗,跨国追捕

相关推荐

评论(2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