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地铁9号线困境:限流还是挤,大城市地铁郊区线该怎么修

澎湃新闻记者 徐燕倩 实习生 王颖

2015-11-18 13: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1月16日,人群挤满了上海轨交9号线的站台。@-卞文爾- 图
为了缓解客流过饱和,11月17日起工作日早高峰7时30分至8时30分,上海轨交9号线在佘山、泗泾两站实施限流、跳停等措施,但根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现场了解的情况和市民反馈来看,新举措实施首日并没有取得实质性效果。
这条穿越上海直达郊区松江并不断向郊外延伸的地铁,遇到了运营以业的一个瓶颈。
对此,一名长期从事交通运输规划研究工作的专家表示,出现连接市郊地铁保障能力不足、客流量过饱的情况主要因地铁线路过长、运能预测不足、客流预测不准等原因所致,建议目前通过增加新列车来缓解客流过大。
这一现象的背后,则是随着大城市不断扩大,郊区纷纷建起超大居住社区,这些居民的出行需求催生了地铁建到家门口,而地铁的建设又吸引了更多居民来此居住。于是,地铁通了,居民更多了,公交便利出行似乎陷入一个画圈似的困境。
上海地铁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9号线地铁运力已达极限,没有可增加的新列车,预计2016年底新列车到货。
地铁不断向郊区延伸,沿线居民越来越多
11月17日早晨7时50分,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佘山站,站内只开放6个闸机,闸机外没有出现拥堵,列车车门前有6-10名的排队乘客,乘客均可登上列车,只是上车后车厢内已没有活动空间。遗憾的是,记者没有看见佘山站始发空车。
9号线从上海浦东出发,先穿过约半个浦东,再横穿整个浦西的中心城区,又继续向西,一路穿越闵行七宝、松江九亭、松江泗泾、松江新城等超大人口导入区,后来又延伸到原松江县老城,是上海一条重要的市域地铁。
早在9号线一期工程2007年通车时,就有闵行七宝居民计算称,按照郊区新兴居住区的建设速度,用不了几年,如果不限行,七宝居民在早高峰,将难以挤进9号线列车,因为列车在九亭站就能挤满。
九亭镇是上海21个常住人口超过20万人的“大镇”之一,目前常住人口已超过30万人。 因为居民快速增长,2015年春天,松江明确九亭镇将“一分为二”,除保留九亭镇的建制,还将新设“九里亭街道”。
在九亭居住区形成后,乘9号线向西几分钟,泗泾镇近年来也成为一个超大居住区。
这些新兴居住区的居民中,不少人在上海中心城区工作,早晚乘9号线往返闵行和松江。
有居民分析,佘山、泗泾两站实施限流、跳停等措施,除了保障安全运营,另一个原因或是为了后面九亭、七宝的居民能有更多人挤上早高峰的9号线列车。
佘山站有所缓解,泗泾站仍拥挤
佘山站值班站长17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佘山限流措施只限制验票闸机数量,在工作日早晚高峰期间(7时30分至8时30分)9台闸机仅开放6台,以此来减缓进站速度及减少每趟车人数。“如果有需要,我们会使用地铁入口处的蛇形通道,不久后应该会对该通道作进一步改造。在早晚高峰期间,会有地铁从佘山站始发,与从松江南站始发的列车交替运行,以此将乘客等待时间从6分钟缩短到3分钟。”他说道。
澎湃新闻记者在佘山站搭乘9号线至泗泾站,车厢内已经没有任何伸展空间。约8时许,列车抵达泗泾站,因大批乘客涌进,车厢内乘客连下车都比较艰难,还有部分站内乘客需要等待下一班列车。到了九亭、七宝等站点,乘客同样遇到上车难的问题。此外,多位乘客向记者表示,该站的客流压力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缓解。
“这一站近年越来越挤了,我觉得和周围保障房建起来很有关系。”侯女士表示无奈,虽然大家都通过地铁广播听到限流能够排队进站,使得站内显得更有序,不过等车的人数仍然很多,“在地铁上只需15分钟,但我从进站到上车也要15分钟,所以得半个小时。”
一位正在引导乘车秩序的地铁站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限流从上周三就开始了,但昨天才正式实施。这些年因为周边小区、商业区兴起,乘车的人不断增加,我几年前刚到这里时,车厢里空得人都能躺下,后来渐渐从有位子坐到必须得站着,再到挤不进去。”
泗泾站值班站长告诉记者,在早高峰期间,泗泾站不但将原本9台验票闸机只限制开放5台,还在入口处蛇形通道引导客流,“跳停”目前只出现在从松江南站始发的7时48分、7时58分和8时08分三个班次。
已无新车可用,采购新车明年才到
就多位乘客反映的9号线客流压力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缓解一事,11月17日,上海地铁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解释,目前地铁运力已达极限,“原先从松江南站始发的列车到了九亭站已是90%的满载率了,到了跳停的站点已经无法接受乘客上车,而且要到线路换乘站可能才有乘客会下去,过去每站都会因为(乘客太多)车门关不上而耽搁几分钟运行时间,那么这就会导致后面的列车都有所延误。如果不是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不会采取限流、跳停等措施。”
至于关闭部分闸机、设回形栏杆等等限流措施,上海地铁方面表示这样能够放慢乘客进站速度,出于安全考虑,避免站台上有过多的乘客,不至于上不去车、下不来车,影响整体运营。
那么是否可以通过乘坐其他交通工具来分流一部分乘客呢?澎湃新闻记者查阅智能地图软件发现,按照智能计算出行时间,如果不算上堵车的时间,通往市区的公交线路要比地铁出行多出一倍的时间。例如,从佘山地铁站到人民广场,地铁最慢只需1小时12分钟,公交线路最快也需要2小时21分钟。
此外,2015年夏天,被不少市民称为上海“最挤地铁”的16号线曾试图开通直达龙阳路的短驳车,以此来缓解客流过饱的压力,但开通后的连续遇冷,最终停驶。
上海地铁相关负责人表示,乘坐其他交通工具的乘客基本也都因时间的考量最终回归乘坐地铁,“我们现在的困境就是,已经没有新车可以使用了,所以只能通过客运组织方面的调整来确保畅通。我们正在采购新的列车,预计到2016年底能够拿到,随后还有一段调试时间。”
专家:用郊区铁路补充,让更多列车投运
澎湃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5年4月数据显示上海地铁全网络客流达到一个新的数量级:工作日平均客流已经突破900万大关,预计到2016年,上海地铁全网络客流量1000万人次将成为常态。除了连接松江与市区的9号线之外,近几年新投运的地铁线路,如连接南汇的16号线、连接嘉定的11号线等都曾被诟病过早晚高峰客流过饱的问题。甚至有网友称坐过11号线早高峰地铁,就再也不想在嘉定买房。
微博网友“米兰小铁匠”指出,除了市中心站点外,但凡连接远郊的线路都出奇的拥堵,沿线出行人口正在不断增加。
一名长期从事交通运输规划研究工作的业内专家17日告诉记者,出现连接市郊地铁保障能力不足、客流量过饱的情况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地铁线路过长的问题。
他认为,地铁延伸到郊区,列车速度达不到相应需求,且线路太长,客流分布不均匀,运营很不灵活。按照相应规划理论,地铁线路从市中心开始向外延伸最长应不超过30公里,如果线路延伸到近郊要50公里的话,站间距就要加大,列车速度加快。“远郊区类似上海铁路南站到金山的距离,建议用郊区铁路的方式来补充。”
上述专家表示,远郊铁路的任务就是把郊区居民快速地送达到市中心,站间距就需要大,“站间距和最高运行速度是匹配的,远郊铁路的最高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140公里,像金山铁路的平均站间距达7公里,而地铁的速度只有每小时80公里,站间距为1公里。”随后他指出从金山到铁路上海南站就可以换乘其他市区地铁线路,比如1、2、3号线。
其次则是运能预测不足、客流预测不准的问题。“比如像16号线存在的问题就是运能需求滞后,周边开发强度太大,那么客流就增长得很快,再加上许多城市中拆迁居民都搬到了郊区。”他表示,如今能够缓解这些既有线路客流过饱的解决方法是加快购买列车,让更多的列车投入运营,增加发车密度,将来尽可能增大编组,而这些更需要靠技术进步来进一步解决。
业内人士指出,类似问题不仅北京上海等超大城市的市郊地铁已经遇到,重庆、深圳等大城市也已经遇到或将面临这种情况,如何破解超大城市“居民不断外移、地铁越来越挤”的难题,值得城市管理者和规划者深思。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地铁9号线,大客流,限流,远郊铁路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