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毒跑道”:无强制检测也无施工门槛,有毒物挥发速度慢

澎湃新闻记者 丁雨菲 陈兴王

2015-11-19 08: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国内一所学校刚刚修建的塑胶跑道。 澎湃新闻记者 丁雨菲 图
“毒跑道”的阴影,再一次笼罩在家长们的心头。
2015年9月开学以来,江苏、广东等地多所幼儿园、小学陆续陷入塑胶跑道“有毒”风波中。部分学校的塑胶跑道经检测不合格,深圳一所小学跑道甲苯、二甲苯含量超标竟达20倍。最终,一些学校不得不铲除了刚铺设不久的塑胶跑道。
这些“毒跑道”是怎样“炼成”的?从10月下旬到11月初,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赴广东、江苏和河北多地调查发现,短短的跑道背后,是材料使用、施工监管、竣工检测整个链条上的重重漏洞:添加有毒溶剂、建设无准入门槛、监理“监而不理”、无强制检测……
实际上,即使检测合格的跑道,也不意味着安全。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称,现有国标未规定限值、但劣质厂商违规添加部分有毒物质,检测机构依据国标根本无法检测
跑道虽短,关涉的却是亿万学生的健康。如何堵上一个个漏洞,还校园与安全,这考验参与企业的良知,更需要相关部门负起责任。
前述专家催促,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完善国家标准,“要尽快多方面论证补充完善”。此外,要让管理招投标的住建部门充分参与,控制“低价中标”问题,“把源头和末端抓起来,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日前,教育部也回应了社会关切,该部体卫艺司巡视员廖文科承诺,下一步将协调国家有关部门完善相应标准,协调有关监管部门加大对塑胶跑道的生产过程的监管,对有毒体育场地设施责任人加大追究力度……
国内某塑胶跑道生产企业在国外铺设塑胶跑道现场。 受访者供图
“毒跑道”风波
今年秋季开学后,深圳市南山区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下称南山附小)遭遇了一场“毒跑道”危机。
多位低年级家长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和邻居的孩子陆续出现流鼻血、肚子痛、呕吐、咳嗽症状。有家长自发统计,一年级某班一半的学生都出现过流鼻血情况,“有些是以前从来都没流过的”。
9月至今,苏州、深圳、南京等多地的孩子,遇到了类似情况。惊慌的家长同样将怀疑目标锁定在学校翻新或新建的塑胶跑道上,认为其中添加的毒性物质挥发进空气里,伤害了孩子。
11月初,深圳的南山附小和福田区美莲小学,塑胶跑道样品均被检出甲苯、二甲苯含量超标。其中,南山附小位于阴面的跑道样品的检出值超出国标限值5倍,美莲小学跑道检测样品超标20倍。
曾参与起草塑胶跑道国家标准的广州大洋元亨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师建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头晕、恶心、咳嗽,很可能都是由甲苯、二甲苯造成的,这种溶剂要坚决禁止添加,招标文件里就应该写进去。”
国内某塑胶跑道生产企业在国外铺设塑胶跑道现场。 受访者供图
有毒物来自哪里
塑胶跑道实际是“十几二十种”材料组合而成聚氨酯产品,分为透气型、混合型种。此外,还有一种预制型橡胶跑道,以卷材形式现场铺装,有别于聚氨酯塑胶跑道现场浇筑的施工方式。
师建华介绍,多数聚氨酯是需要甲、乙两组不同成分化学物按照一定的配比进行反应,由此形成的一种弹性材料。而两组材料在反应过程中,有时需加入一些溶剂调整反应效果。而甲苯、二甲苯作为一种有机溶剂,具有稀释、延长固化速度的作用。
“比如固化剂使用的是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型聚氨酯,不加催化剂就无法成熟,永远都是粘糊糊的(无法固化)”,但催化剂添加过量,则易导致聚氨酯产品中可溶性重金属超标。
师建华说,目前塑胶跑道的施工均为手工铺设,尚未形成机械化操作,在天气很热的情况下,如果添加甲苯、二甲苯溶剂,能调整材料的固化速度,“比如几小时后开始固化”,便于施工。
中国田径协会场地器材装备委员会副主任、保定长城合成橡胶有限公司(下称长城橡胶公司)总经理王宪文则向澎湃新闻透露,因聚氨酯价格贵,而塑胶跑道中另一种填充无机物——黑橡胶颗粒要便宜很多,“加了甲苯、二甲苯后,黑颗粒含量比例可以达到50-60%,但正常比例应低于30%”。
师建华和王宪文均反对在塑胶跑道中添加甲苯、二甲苯。“我是从工地上出来的,甲苯、二甲苯用了之后什么状况我清楚得很,在工地上适应了还好,成人接受能力强,但发育未完全的小孩突然接受这种气味,受不了的,会有各种反应。”师建华说,如果混合型跑道加入二甲苯,将长期挥发不尽
据深圳媒体《蛇口消息报》11月9日报道,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研究员符显珠曾作为检测组成员,实地勘测美莲小学甲苯、二甲苯超标20倍的塑胶跑道,“明显感觉眼睛和喉咙不适”。
除甲苯、二甲苯之外,“有些地方可能还用天那水(也称香蕉水,主要成分为二甲苯)、汽油(含一定量的芳香烃)做稀释剂”,师建华说,天那水多添加在油漆中,“刷得薄,很快就挥发了”,但塑胶跑道厚度在10mm左右,挥发速度慢,“满场那种气味受不了的,不次于甲苯、二甲苯”。
塑胶跑道风险成分示意剖面图 澎湃新闻记者 龙慧 制图
低价竞标与走过场的监理
澎湃新闻走访参与制定塑胶跑道国家标准《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的多家企业发现,目前塑胶跑道集中出现问题,并未出乎行业内人士的意料。
这些年招投标和建设方分不清质量好坏,都在一条起跑线,好产品无法跟差产品的价格竞争——差的横行,好的进入死角,长期下去,好的也快变差了。” 多位塑胶跑道生产厂家负责人表达了类似看法。
澎湃新闻采访了解到,目前学校修建或翻新塑胶跑道,除校方自筹自建外,一般由学校所属教育局向发改委申请项目,项目通过后进入住建部门招投标中心公开招标,中标的承建方和监理单位随后产生。
自2001年开始,建设部(现住建部)制定发布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三种级别承包资质,塑胶跑道工程需由专业资质企业承包建设。
一位塑胶行业人士回忆,随着市场利润趋好,具有资质的建设公司也参与招投标竞争,“他们对塑胶跑道一窍不通,中标后就分包出去”,另寻厂家和施工队,“95%的厂家都没有自己的施工队”。
塑胶跑道工艺复杂,施工队是否准确按照厂家提供的配方进行施工,是跑道成品能否符合国家标准的重要因素。而负责施工控制的监理单位,却被普遍认为“不专业”。
今年10月,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在接受《中国教育报》采访时也表示,我国目前还没有专业的体育设施工程监理单位,“很多监理工程师对此一窍不通”,缺乏体育场地基本常识、相关专业知识,工程基本完全依赖施工队伍,“监理也是走过场,造成监而不理”。
一位拥有十多年塑胶跑道项目招投标经验的企业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建设公司相比塑胶跑道生产厂家更具中标优势,前者本身承接项目量多且大,“一开始信用分就要高2分”,且建设公司分包再找厂家降低产品质量压缩成本,“他们的工程报价就更低,更容易中标”。
“建设公司也会来找我们分包,但看了报价后说太高了,合作不成。”广州大洋元亨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师建华说。
刘海鹏说,合格的混合型塑胶跑道均价约为每平方米200元,优质的则要250元甚至更高,渗水型(透气型)约150元,预制型橡胶跑道则不低于380元,“低于这个报价基本可以断定是不可能合格的”。
但多位厂商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十多年过去,原材料、人工费、水电费等成本都涨了,塑胶跑道的价格却在下降,“上世纪90年代到2005年,我们的价格在220-240元之间”,“现在市场上混合型低至150元,透气型七八十元就可以铺,这种价格连原材料成本都不够——不可能有好产品出来”。
刘海鹏介绍,近一年来,全国范围内就新增了近3000家原料供应商,这些无资质、无技术、无生产管理和质量等保障的小型作坊,制造成本很低,但其一年就占原有生产原料市场的50%甚至更多。
师建华认为,小厂家可以挤占市场,但关键要达到标准,“我们是最不怕竞争的,不达标就要管严格;涉及子孙后代的事,作为厂家更要自律,不然就别干了”。
澎湃新闻发现,2015年初,住建部取消了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资质。住建部2013年一份《关于征求“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框架”(征求意见稿)》曾解释,取消体育场地设施,不涉及建设工程的质量安全,可通过行业自律加强管理,允许市场自由选择。
透气型聚氨酯塑胶跑道样品。澎湃新闻记者 丁雨菲 图
学校无力把关
面对施工环节的重重乱象,作为塑胶跑道的使用方——学校却普遍无可奈何。
受访的教育系统相关人士均表示,工程承包方的相关资质均依据规定由招标部门审验,现场施工则充分发挥监理单位作用,“我们哪里能认定它有没有资质之类”,甚至有校长直言,“我们只是做好施工的服务工作”。

与学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奥运会赛场塑胶跑道的把关流程。
长城橡胶公司曾参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5个分馆项目的场地铺设,公司总经理王宪文介绍,奥运会等比赛场馆跑道所用原料、工艺与普通学校无差别,“但在招标资质审核、生产厂家的选择和竣工验收方面把关更严格”。
该公司销售部门负责人王伟回忆,在沈阳奥体中心(北京奥运会分会场)开标之前,沈阳奥组委曾专程派人实地考察通过投标初审的4家企业,“对公司实力、铺设业绩、原料生产、铺设工艺进行多方面详细了解”。
实际上,阴凉位置跑道样品被检测出甲苯、二甲苯超标5倍的深圳南山附小,也曾做过类似尝试。
该校负责基建工程的一位老师告诉澎湃新闻,学校操场项目原计划铺设现场浇筑的聚氨酯塑胶跑道,“我们当时觉得这种材料不放心,就向发改委申请停掉安装电子屏等其他项目,把原来每平方米100多元的塑胶跑道,换成了报价每平方米400多元的预制型橡胶跑道”。
这位不愿具名的老师说,“我们不可能去原料生产厂家看,即使去了也看不出来”,只能通过横向比较,去已铺设此种跑道的学校现场查看,并询问校长使用情况,“没什么反应,我们就觉得挺好的,包括事后我也打电话问他们,铺完这个学生有没有不适的反应,校方和家长也都说没有”。
为何深圳南山附小的塑胶跑道仍然出现了问题?负责检测的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专家分析,南山附小检测结果超标并非跑道本身材料不合格,而是粘合剂挥发时间不够所致,需进一步透气挥发。
澎湃新闻也注意到,目前出现学生不良反应的学校,均存在边教学边施工,或跑道场地刚修建不久即开课的问题。
江苏省教育系统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透露,塑胶跑道铺设工期延至开学后仍在施工,一方面是因“省里给了今年要完成的任务”,另一方面施工队延期也有损失,如果利用双休铺设,到周一还是有异味,“到底铺还是不铺?”
此次“毒跑道”风波的爆发,也让诸多原本打算利用暑假对校园工程进行修建、翻新的学校陷入了尴尬。
澎湃新闻发现,早在2003年,学校塑胶跑道就陷入过一次“有毒”风波,焦点集中于塑胶跑道所使用的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型聚氨酯材料。师建华透露,当时的那轮风波起自北京有学校出现学生不良反应问题,“当时也是劣质厂家做的产品”。
预制型橡胶跑道样品。澎湃新闻记者 丁雨菲 图
国标应尽快修改完善
值得注意的是,1993年制定的塑胶跑道国家标准GB/T14833-1993《塑胶跑道》,在2011年修订为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并首次增加了产品的环保性能要求及检测方法,但仍是推荐性标准。
参与《合成材料跑道面层》制定的师建华介绍,“推荐标准是指企业至少要按照这个标准进行生产,但可以有高于国家标准的企业标准”。
不过,拥有国家级检测资质、隶属于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下称深圳计量院)的国家体育用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广东)(下称深圳国检中心)高级工程师李大圣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国家对塑胶跑道检测未做强制规定,“是否要检测由委托方来定,一般是学校或施工单位”,且均为有偿检测。委托方依据工程经费中的检测预算,自愿选取项目委托检测。但产品的所检项目符合国标,并不意味着未检测的其他项目也符合国家标准。
深圳国检中心在2014年4月被国家质检总局授权成立,是第二个国家级体育用品检测机构。
深圳计量院建材及家居用品检测所所长助理吴海涛透露,自2013年开始接受塑胶跑道检测委托以来,直到2015年塑胶跑道“出事”前,该中心没有收到过检测塑胶跑道化学性能的委托,“一般是出了事时(来检测),而且是家长跟校方或承建方一起采样送过来”。
李大圣介绍,对塑胶跑道化学性能检测相比其常规物理性能检测收费要贵,但并未透露具体收费情况,“各个检测机构收费都不一样,千差万别”。
对于塑胶跑道施工中是否会添加国标限值之外的有毒物质以及如何检测的难题,吴海涛坦言,“作为质检机构来讲,我们都是按照标准来做检测,之外的我们也无能为力”。
前述未具名化工专家建议,对于有些材料没有规定限值的问题,现有国家标准应尽快研讨、论证后完善,以增加附件的形式对标准进行补充,对市场及时作出反应,“修改标准要两年时间,但这个事情很急,否则没有办法控制劣质厂家‘钻空子’的问题”
“这还不够,住建部门要作为成员单位参与到标准起草中来,在招投标环节要真正用进去。”该专家透露,目前住建部门负责的塑胶跑道招投标环节中,存在低价中标问题,且项目评委几乎没有化工专家,“都是各大学体育系主任、基建处长一类,他们不懂”。
江苏、广东在遭遇“毒跑道”风波后,均已开始对修建的塑胶跑道进行全面排查。
前述江苏省教育系统官员透露,该省教育厅在基层教育部门检查后发出提醒,应注意施工与教学的关系,并且要杜绝甲苯、二甲苯的使用,防止施工单位带到施工现场。
上海市质监局副局长沈伟民则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将排摸问题跑道副剂添加情况,针对跑道施工中可能带入的影响环境安全的风险因素,在国标尚未有相应规范时,探索一套团体标准,“补充完善有毒有害物质限量指标和检测方法方面的标准”。
此外,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还曾指出,对于塑胶跑道铺装后对空气质量的影响,以及跑道上空空气的质量要求,目前相关国家标准也还是空白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实习生庄雅瑜、张蓓对本文亦有贡献)
百科
我是塑胶跑道国家标准主要起草人,关于塑胶跑道的问题,问我吧!
师建华 2015-11-13 232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薛小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毒跑道,有毒,监管,漏洞

继续阅读

评论(41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