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最差性描写奖短名单:比不上英国首相的艳情史抓眼球

周欣祺/编译

2015-11-20 16: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汗流浃背、莺声燕语、血脉偾张、波涛汹涌……看到这些词就意味着,一年一度的最差性描写奖又要揭晓了。这一奖项于23年前由《文学评论》(Literary Review)杂志设立,用以提醒人们注意“当代小说中那些敷衍冗余的性爱描写,劝大家不要效仿”。然而结果,显然不是此奖设立的初衷所希望看到的。
今年的短名单中,共有八本书入围。虽然评审们尚未定夺,但在未经授权的英国首相卡梅伦传记中出现的一段关于首相与一头猪的“艳情史”首先抓住了评审的眼球。对此,评审在声明中写道:“由保守党副主席迈克尔·阿什克罗夫特(Michael Ashcroft)和前《星期日泰晤士报》政治主编伊莎贝尔·奥克肖特(Isabel Oakeshott)合著的《请叫我大卫》(Call Me Dave),凭借‘未来首相曾将他身体的某个私密处插入一头死猪嘴中这样惊人的爆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该描写作为小说虽不够生动,但足以令人浮想联翩。”不过,《请叫我大卫》是本非虚构的传记,并没有入围短名单。
埃里卡·琼(Erica Jong)最著名的小说《怕飞》(Fear of Flying)出版于最差性描写奖设立以前,曾一度给人留下生猛的印象,这回她又凭借最新小说《怕死》(Fear of Dying)入围了奖项的短名单。书中的男主人公感到脊柱上一道闪电劈过,女主角告诉他,那是他的“昆达里尼”(瑜伽教理中意为生命力)正在升起,然后他回答道:“那还用说,那可是好东西。”
在最差性描写奖历史上,有不少大名鼎鼎的作家入围:去年获得此项“殊荣”的是曾获得布克奖的本·奥克瑞(Ben Okri),2008年的得主则是约翰·厄普代克(John Updike)。今年,摇滚乐团史密斯(Smiths)的前主唱莫里西携手他的第一部小说《遗失清单》(List of the Lost)入围,有望拔得头筹。这部小说由企鹅经典文库出版时,就已引起一片哗然,评审提到:“这是企鹅经典文库史上第一位入围短名单的作者。”小说中有一段激情四射的章节是这样开头的:“伊丽莎和埃克拉滚成了一个浑圆的充满莺声燕语的雪球。”结局自然是不幸地“双双摔下床去”。评审之一弗兰克·布林克利(Frank Brinkley)称莫里西为“一位极具潜力的竞争者”。
其余入围短名单的,还包括理查德·鲍什(Richard Bausch)以“9·11”事件为背景的小说《此前,当时,后来》(Before,During,After),亚历山大·黑蒙(Aleksandar Hemon)的《僵尸大战的形成》(The Making of Zombie Wars),约书亚·科恩(Joshua Cohen)被《纽约时报》誉为“数字时代的《尤利西斯》”的小说《数字之书》(Book of Numbers),以及挪威作家托马斯·埃斯佩达尔(Tomas Espedal)的《违背自然》(Against Nature)。
除了埃里卡·琼以外,另一位入围短名单的女性作家是劳伦·格罗夫(Lauren Groff),她的小说《命运与躁动》(Fates and Furies)中有这样一段描写:“他闭上眼睛,想到了芒果、割开的木瓜、水果蛋挞以及甜蜜欲滴的果汁,然后这一切结束了,他呻吟着,浑身发甜。
有些糟糕的性描写同时还具有危险性。比如大热美剧《火线》(The Wire)的编剧乔治·派勒卡诺斯(George Pelecanos)的短篇小说集《最后一镜》(The Martini Shot)中,叙述者在客厅沙发和四柱床之间翻云覆雨后(“月光和烛光都会成为我的兴奋剂,因此我总是把窗帘拉开”),竟然开始为情人的发型担忧起来。“‘谢谢你’,我说道,说话间我的手仍在摩挲着她的头发。我大概一直都这么揪着她的头发,才会这么乱吧。
《文学评论》将于12月1日在应景的伦敦“进出”酒吧(In and Out Club)宣布今年的获奖得主。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最差性描写,英国首相,卡梅伦传记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