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观|谁释放了通胀的魔鬼?

徐远/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2015-11-20 17: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今的人们,谈通胀而色变。虽然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的通胀率都不高,有些大经济体(比如中国)已经进入通缩,或者在通缩的边缘,人们担心的依然是通胀。无他,在人们的记忆依然清晰的20世纪,特别是20世纪的后半期,通货膨胀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从1981到2014这短短34年间,全球物价水平平均上涨了6倍,相当于年均通胀5.9%。其中高收入国家的物价上涨了2.2倍,年均通胀3.5%。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的物价水平上涨了14倍,年均通胀8.3%。怪不得,人们对于年均4、5个百分点的通胀,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对于不到2个百分点的低通胀,反而不习惯,甚至开始担心通货紧缩。
有趣的是,高收入国家的物价34年只上涨了2.2倍,而其他国家物价34年则上涨14倍,相差7倍之多。看起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展中国家更易于发生通胀,而发达国家似乎找到了对付通胀的秘方。
不过,再将历史往前推溯,发达国家的通胀历史,也并不是那么光彩。在1970年代,一场严重的通胀席卷整个资本主义世界,OECD国家的物价水平上升165%,年均通胀达到10%,英美等大国都未能幸免。从1971到1980短短10年间,美国物价上涨110%,年均上涨7.8%。同期,英国物价上涨260%,年均上涨14%。这一通胀水平,和1980年代的发展中国家的通胀水平比,也毫不“逊色”。倘若说发达国家找到对付通胀的药方,也不过是近年来,特别是1990年代以来的事情。
看了这些数字,结合近年来人们对于此起彼伏的通胀的清晰记忆,很容易让人觉得通胀是一个普遍的现象,由来已久。我们沿着历史继续往前追溯,发现其实不然。我们熟知的通胀,其实是20世纪以来特有的现象。以前尽管也有物价水平的起落,但是以来没有那么大,而来起落互现,相互抵消。
囿于数据的局限,较长的历史我们只能看英美两个大国的数据。好在,英美先后是全球级别的超级大国,他们的通胀历史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全球的通胀历史。
下图描绘了18世纪开始至今英美两国的物价水平。以1700年的物价水平为例,考察这300多年来英美两国的累积物价上涨,我们惊异的发现,在整个18、19两个世纪,物价水平几乎没有上涨。1900年的英美两国的物价,和1700年是差不多的。实际上,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两个国家都是通货紧缩的。比如说,在18世纪上半纪(1701-1750),美国物价下降了35%,英国物价下降了5%。在19世纪上半纪(1801-1850),两国物价下降更多,分别下降了38%和24%。而在19世纪下半纪,两国的物价基本没变,稳定得出奇。实际上,再往前推几个世纪的话,两国的物价也是基本稳定的。基本稳定不是说物价没有变化,而是时而通胀,时而通缩,甚至有比较厉害的涨跌,但是彼此抵消掉了。
到了20世纪,通胀水平突然爆发。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美国、英国的物价分别上涨了185%和216%,远远超过前面两个世纪的总和。到了20世纪后半纪,通胀进一步上涨,两国物价分别上涨6倍和19倍。考虑到英国的物价水平前面几个世纪都基本没有变化,而短短几十年就上涨20倍,真是让人啧啧称奇。
实际上,20世纪和20世纪以前的物价水平变化差异是如此之大。为了能够显示18、19两个世纪中的物价变化,我们对坐标轴进行了对数处理,否则前面三分之二的时间里物价都是接近水平的直线—— 因为20世纪以来物价水平太高了!
那么20世纪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物价突然离开了地心引力呢?20世纪上半叶有两场世界大战。战争是政客和将军的游戏,平民和战士的悲歌。一将成名万骨枯的背后,是大量的消耗,需要大量的军需物资送到战场上燃烧。在经济学家眼里,这些都是需求,而且是无穷无尽的“刚需”。需求这么大,供给弹性小,常常会跟不上,自然就会带来通胀。所以,很多人认为,20世纪上半期的通胀和战争有关系。
可是,仔细琢磨,这个逻辑是有问题的。20世纪上半叶固然有两次世界大战,可是根据什么说这一时期的战争消耗比以前大呢?毕竟,以往的战争更加频发,而且相对于以往的生产能力,战争的相对规模未必就比20世纪的更小。更重要的是,20世纪下半叶,其实是人类相对和平的时期,通胀水平却进一步突飞猛进。看来,战争不是通胀的根本原因。
而我们回顾货币史的话,20世纪最重要的变化,是黄金逐步淡出历史舞台。一战期间,各国债台高筑,为了替战争融资,先后脱离金本位。脱离了黄金这个天然的货币之锚,各国的货币发行纷纷失控,经历了一次严重的通胀。仔细看图3的话,会发现在1915-1920年间,英美经历了一次严重的通胀,物价水平上涨了一倍以上。
这还远远不是最严重的。我们熟知的魏玛共和国的恶性通胀,就发生在一战以后的1921-1924年。德国作为战败国,本来德国马克就贬值得厉害,可是为了偿还大量的战争负债,不得不开动印钞机,然后就是德国马克持续的大幅贬值和恶性通胀。在此期间,匈牙利和波兰页发生过恶性通胀。看来,似乎一旦脱离黄金之锚,通胀的恶魔就从瓶子里释放出来了。在此以前,黄金是通胀的封印。
一战结束后,各国先后回到金本位,1930年代又经历了大萧条,因而物价在1920-1930年代总体是稳定和下降的。1930年代,为了对抗大萧条,各国先后脱离金本位,此后再也没有回到金本位。黄金的封印被彻底撕下,人类通胀的历史,也从此正式开始。
那么,从瓶子里释放出来的魔鬼,还能被装回去吗?且容后文道来。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通胀,金本位

继续阅读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