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承认答复中大女生“教材歧视同性恋”信息公开申请迟了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徐笛薇 徐晓阳 实习生 吴锦硕

2015-11-24 18: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山大学女生秋白(化名)因发现教科书歧视同性恋申请信息公开,未在法定期限内收到回复而起诉教育部一事,又有新进展。
11月24日,秋白及律师与教育部政策法规司、教育部办公厅两位工作人员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庭前谈话。法院表示,希望借此机会让双方当事人在正式开庭前进行沟通。
秋白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这是她向教育部申请信息公开以来,与教育部首次面对面沟通。出庭的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工作人员邝璐向秋白承诺,将把秋白的诉求转交给教育部相关部门。
北京一中院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当天双方进行的是一次庭前谈话,内容不对外公开,法院表示将择日通知双方当事人开庭日期。
此外,北京一中院也向澎湃新闻确认了教育部递交的行政诉讼答辩状:针对公开信息“严重超期”,教育部解释的理由为——收发室在处理信件时,误将该信件投递至教育部下属事业单位教育部信息中心,“系工作失误而非故意”。
教育部行政诉讼答辩状。秋白供图
教育部:不承担对高校教材选用的审定职责
2015年5月14日,秋白发现诸多高校教材存在“歧视同性恋”现象,向教育部申请了相关教材的信息公开。由于在“15个工作日”的法定期限内,没有收到教育部的回复,秋白于当年8月将教育部告上法庭,北京一中院决定立案审理。
秋白日前告诉澎湃新闻,她已于9月10日收到了教育部邮寄来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书,以及递交给法院的行政诉讼答辩状。
针对秋白要求的“教育部对高校使用教材的监管职能及对高校使用错误/不符合科学的教材监督措施”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教育部回应:高等学校具有编写和选用教材自主权,教育部不承担对高等学校教材编写和选用的审定职责。
教育部表示:“教育部对高校教材编写和选用的监管职能主要表现在通过组织对学校教学工作评估等手段,将教材建设与选用作为评估指标之一,对高等学校在教材建设,科学选用教材和建立编写选用质量监管制度等方面进行考查,用以评价、监督高校教学质量。”
对于公开信息“严重超期”,行政诉讼答辩状中称,教育部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解释了延迟回复的理由:收发室在处理信件时,误将该信件投递至教育部下属事业单位教育部信息中心,此次未能及时答复并无回避或拖延的理由,“系工作失误而非故意”。
行政诉讼答辩状的最后,教育部还提出,由于已对信息申请作出回复,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形已消除,提请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或依法予以调解。
11月24日,北京一中院向澎湃新闻确认了行政诉讼答辩状内容的真实性。
秋白:曾发公开信希望与教育部建立沟通
秋白表示,在等待开庭期间,她曾试图通过电话向教育部寻求沟通未果。11月2日,她在个人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封写给教育部长的公开信。
她写道:“教材被忽视的情况不就是同性恋群体目前在中国的处境吗?我们都知道教材出错了,正如我们都知道同性恋不是病。但在修正教材及法律上给予性少数与其他人同等权利这样的根本性解决措施上,沉寂得太久了。”
秋白表示,自8月14日起诉教育部至今,自己承受了来自学校和家庭的双重压力,性别身份、亲情、教师施压在这段时间内激烈碰撞,加上要完成学业任务,常常觉得心力交瘁。但她认为,坚持发声是比默不作声更正确的选择,“带来了改变的可能性”。
秋白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家庭方面,她感觉到这两个月父母没有8月份那么伤心,有点缓过来了,虽然父母仍担心她未来的生活和工作,但对于自己的性向,秋白说,“这是事实,是沉默或是归顺他们也没办法改变的事实。”
她也在公开信中解释,决定起诉教育部,并非想惹麻烦,而是渴望教育部能够正视学生的诉求,渴望与教育部建立正面的沟通。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同性恋,中山大学,教育部

继续阅读

评论(42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