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接德国工业4.0,中国制造企业缺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 王心馨

2015-11-30 21: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提出德国工业4.0概念后,德国工业4.0平台于近日又公布了“工业4.0平台地图”。
这次公布的地图上共有208个“大头针”,每一个“大头针”代表着一个工业4.0应用实例或试验点。同时,从此次公布的应用实例看,德国工业4.0的落地项目涉及产品设计、生产、物流、服务等多个领域,而试验点则主要针对工业4.0应用展开研发和测试。
“工业4.0平台地图”由德国经济部部长加布里尔、教研部部长万卡和西门子董事鲁斯武尔姆共同发布。加布里尔表示,这份地图上有许多不同的应用实例和试验点,展示了当下数字化生产带来的可能性,以及为何值得投资数字化改造。他说,希望这些案例可以为企业实现工业4.0提供启发和帮助。
在德国推进工业4.0概念落地的同时,中国制造2025也在努力对接。相比于德国制造企业的良好基础,中国制造企业的自动化水平参差不齐,在对接过程中人员、资本以及对工业4.0概念的理解上都存在差异。
例如,在德国北部城市不来梅附近的一家工厂内,智能眼镜已在生产线上得到应用。工人可按照智能眼镜的指示,一步步完成组装工作。在德国中西部的黑森州,一家海绵垫生产商将设计环节交给了客户,客户可通过手机应用,设计自己想要的海绵垫,然后直接传到工厂生产,实现廉价、快速的个性化定制。
“对于中国工厂来说,第一是生产效率的提高,这是工业4.0的起点。但对整个工厂来说,从采购、物流输送、直至销售,整个过程必须优化,能接受变幻莫测的市场需求,甚至是个性化的定制。这样的价值链管理,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个挑战。”博世力士乐中国董事总经理刘火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这份虚拟在线地图(www.plattform-i40.de/I40/Navigation/DE/In-der-Praxis/Karte/karte.html)上清晰标注了遍布德国各地的工业4.0应用实例和试验点。
起点不同,中国制造业应看清自身需求
在过去30多年的发展中,中国制造业虽有了较好的发展。但与德国、日本等传统制造强国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指出中国制造业的不足。他认为,目前,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自主创新能力不足,产品附加值不高,总体处于国际产业链和价值链的中低端。与发达国家在工业3.0基础上迈向4.0不同,中国不仅要追赶工业4.0,还要在工业2.0、3.0方面“补课”。
“补课”、“学习”、“升级”等词也是今年工业博览会上各路专家多次提及的。作为德国工业4.0的发起者,博世集团在德国已有洪堡工厂作为工业4.0智能工厂落地的项目。工厂给每个关键零部件都加了独特的射频识别码,能与每个关卡“对话”,能让管理者随时了解生产动态。
“德国的制造业,它在标准化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标准制定后,才能带动整个产业的进步。然而对于中国制造业,它的起点和进度都不相同。所以我们在中国展开德国工业4.0的对接时,做的最多的工作还是帮助客户更多地理解自己所处的位置和需求,是产能提高、能耗下降、人员节省,还是其他问题。一步一步来,而不是直接升级到4.0。”刘火伟说。
工业4.0中对于智能工厂的描述是:能做到端到端价值链的管理。简单来说,就是从产品的原料采购开始到最终产品交付客户后的售后管理过程,都是智能化、信息化和数字化的可控管理。但从目前中国的制造业水平来看,想要一步到位,仍有困难,能做的升级还仅存在于生产这一个环节上。
中企对接工业4.0,需要吃“软饭”
作为国资企业,陕西秦川机床工具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秦川机床,000837.SZ)是博世集团在国内对接工业4.0的第一个落地项目,双方在机器人关节减速器生产上进行合作。
“机器人关节减速器是一个高精度多传输系统生产项目,在整个装配过程中,系统一旦定下来是很难改变的。但是对接博世力士乐后,我们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间。相比其他系统,博世的数控系统能比其他同行的处理速度快4倍。这对高档数控系统是非常关键的。”秦川机床董事长龙兴元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龙兴元介绍,秦川机床目前的生产线改造还在进行中,但整体设计已经结束,预计在明年二季度内完成。目前,秦川投入的改造金额不到4000万人民币,预计将升级6万台机器的装配能力,未来2-3年半内能收回成本。
秦川机床
同时,龙兴元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坦言,在与德国企业对接过程中,比起德国企业,中方企业要做的努力更多。
“首先在基础工艺装备的流程准备上,中方企业需要时间摸索,秦川在这个流程中花了2年时间准备。其次,真正要采用国外企业的先进系统时,作为中国企业,要对自己本身使用的管理程序、装配过程、机械运行、机械原理都有精确的认识。知己知彼,才能平等对话。”龙兴元说。
除了软硬两手准备,龙兴元认为,实现工业4.0的核心在人才的储备上,要学会“吃软饭”。“实际上,秦川是做机床起家,按我们西北人来说,我们做的内容是吃硬菜的。对接工业4.0后,要学会吃‘软饭’。我认为,吃‘软饭’就是软件、系统集成。靠的是工程师的智慧,靠技术系统的能力来转型。我觉得工业4.0的精髓就在这儿,吃软饭,你才能把这个饭碗端好,而这个软的核心是人。只是目前,我们这方面的储备还需要时间,需要资源整合。”龙兴元说。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