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感谢那些黑过我的人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5-12-07 07: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说到性感女星,很多中国男性会立刻想到柳岩。
任何人对待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物尽其用都是最好的选择。清楚这一点的柳岩,并不排斥别人对她的身材评头论足。而对于自己的“性感”标签,柳岩自己也很坦然:“我希望自己能永远性感下去。”
从主持人到演员,一路走来,柳岩的好身材常常为她吸引了很多关注,也给她招了很多质疑。“借胸上位”的标签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和她的名字捆绑在一起。直到大鹏的《煎饼侠》爆红,柳岩在其中本色出演大鹏好友,大鹏一句“胸是你自己的,用得着借吗?”,让观众印象深刻。而后,大鹏也透露,此言出自柳岩自己之口。调侃和自信,是柳岩多年面对质疑和谩骂修炼出来的应对技能。比起被网友“群嘲”后哭得梨花带雨的个别女明星,如今的柳岩对各种“被黑被骂”,冷静如一个旁观者:“我并不会责怪曾经谩骂过我的人,因为那是他们的自由,没有人有这个义务去花时间了解真实的你。”
其实在圈内,不少人觉得真实的柳岩是个敬业又仗义的人。做主持人,就进修学习;做演员,就磨练演技。朋友拍戏,她不论戏份多少角色大小,只要打声招呼她就去帮忙客串。
电视剧《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
改编自香港言情女作家张小娴小说《长在面包树上的女人》的同名电视剧在深圳卫视开播,除了黄宗泽和唐嫣玩起了若即若离的虐恋戏码,柳岩也在其中出镜,扮演男主的初恋:一位美艳自由的女画家费安娜。柳岩认为自己并不像这个角色:“我没有一颗躁动的心。”然而,这仍然是她在许多人眼中的形象:性感尤物。很多找她演戏的人,也都倾向于让她扮演这样的形象。她也不介意大家的“刻板印象”:“因为大家对我有一些既定的认知,觉得我不是那种很传统、很温顺的女性吧。”
新剧《两个女人的战争》
最近的新剧《两个女人的战争》里,柳岩演了个女知青,算是在尝试突破以往的性感形象,尚不知观众会对此做出怎样的反应。清楚自己尚无代表性的角色,也自认戏龄还短的柳岩,心态挺放松。“慢慢来嘛,要惜福。”
冷静的性格在工作中为柳岩助力良多,在生活中却成了她与人交往的一道隐形的墙。她自认朋友不算多,不喜欢和人亲近。“就算我很欣赏一个人,我也不会主动走上去跟他说,你好,我很欣赏你,我们做朋友吧。”对于感情,柳岩会调侃自己:“有时候一觉醒来,会突然有点心慌:我怎么还没解决个人问题?”
情感这般自持清醒,是摆出了不容易受伤和被打倒的姿态。对于柳岩,生活中唯一的软肋大概就是家人了。前段时间录制综艺节目,和父母一起去了斯里兰卡、澳大利亚等地。她非常开心,难得的在微博上晒出不少和父母的自拍。“家人是我存在的所有意义。”说这话的时候,柳岩语气近乎虔诚。“如果没有家人,我一切的奋斗、理想,或者想要的生活,都会与我无关了。”
对话:
“演员的性感不仅仅是身材和外形”
澎湃新闻:先聊聊费安娜这个角色吧?感觉是个挺性感孤傲的形象,你觉得和你有相似之处吗?
柳岩:费安娜是林方文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女人,费安娜是个很有个性的角色,她很自我,也知道自己要什么。她渴望的爱情,是没有束缚的、永远年轻的,能打动她内心深处的。我其实挺希望自己能成为费安娜这样的人,有着自由的灵魂,但在实际生活当中,太难了,我不是艺术家,也没有一颗躁动的心。很多事情,都要按照生活的规矩慢慢向前行。在生活中我是比较有责任感吧。
澎湃新闻:主持人,演员,处在这两个身份中的状态,哪一个更让你享受?
柳岩:我是个不纠结的人,处在任何一种身份,我都很自在。有的时候我也是同时处在演员和主持人的身份中,我不知道对别人来说这是不是种负担,但对我来说,我是很自在舒服的,可能是因为这两种身份我都很习惯吧,所以很开心自己能够在多个方向发展。
澎湃新闻:很多艺人苦恼于被一个角色绑得太死,但你似乎没有这样的烦恼,你希望大家记住柳岩这个人多于角色,还是角色多于自己呢?
柳岩:我觉得大家记不记得住柳岩不重要,当我演一部戏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记住我演的角色。可是我被大家记住最多的角色还是《屌丝男士》和《煎饼侠》里的,而这两部作品里,我都是本色出演,所以大家记住的还是我本人。不过,当然我觉得这也是另一种福气。
澎湃新闻:那有没有最想尝试的角色呢?
柳岩:其实作为演员,我戏龄还很短很短,很多角色类型都想尝试。但是不想演傻白甜吧。因为不符合我的性格。我觉得就算我想演,观众也不会买账,大家对我有一些既定的认知,觉得我不是那种很传统、很温顺的女性吧。所以我也顺从民意,还是演点有挑战性的角色吧。
澎湃新闻:“性感”这个标签,你觉得对你在演员的道路上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柳岩:我觉得,首先,演员的性感不仅仅是身材和外形,还有性格,骨子里吸引人的那种东西。我个人来说,其实感觉是利大于弊的,至少,我没有因为“性感”这个标签而损失了事业上的机会,反而是得到了一些帮助。我也希望能永远性感下去。
“在爱情和友情上都比较被动”
澎湃新闻:男性看待“性感”女性的眼光,有时候会让你觉得不适吗?
柳岩:我觉得大部分男性看待性感女生的眼光还是有所回避的,并不是那么直接。可能大多数人会翻看一些杂志啊、照片啊,但看到真人,他们会有距离感地去欣赏,还是比较羞涩的,讲礼仪的。不会用很赤裸的眼光去看。西方国家的男性可能更直接,我们东方男性还是比较含蓄,我也不会觉得不适。
澎湃新闻:从学生时代开始,我们通常都会发现,一般受男生欢迎的女生,很难被女生喜欢,你遇到过来自同性的排斥吗?
柳岩:这个倒是没有。我在学生时代,应该是更受女生欢迎的。我从小家里家教比较严谨,不大会跟男生有比较近的接触。在我印象中,我的学生时代是没有什么男性朋友的。所以跟女生关系比较好,可能是我性格原因,比较直接、不遮掩,交往起来不费心。所以大家误会了,我更受女生欢迎。
澎湃新闻:《煎饼侠》里,你和大鹏的友谊让人挺感动的。在友情上有没有自己的择友标准?对“闺蜜“这个词怎么定义?娱乐圈女明星很多都挺喜欢晒和闺蜜的自拍的,感觉你的微博上不多。
柳岩:无论在爱情还是友情上,我都是比较被动的。就算我很欣赏一个人,我也不会主动走上去跟他说。我从小到大就不是这样的性格,所以也导致我的朋友并不多,我现在身边的朋友,都是他们主动向我伸出手,然后我就很高兴地拥有了一个朋友。我也觉得这方面我应该改改,对交朋友主动一点吧。
闺蜜的话,我觉得是人生中的宝藏,是非常珍贵的。自拍确实比较少,因为性格使然,我从小到大,不管是跟女生还是男生,我都非常不习惯和别人有太亲密的举动。比如女孩子之间自拍的时候,玩亲亲啊、拍照啊,在我看来,是我不习惯的事情。所以你们可能看不到我跟女性朋友很亲密的一面,但是我女性朋友还是有的,只是展露出来的少。
“不会责怪曾经谩骂过我的人”
澎湃新闻:“我想变成太阳,护佑我的家人,虽然我只是一株向日葵”,看到过你说过这样一句话。对你来说,家人是什么样的存在?
柳岩:家人是我存在的所有意义。如果没有家人,我一切的奋斗、理想,或者想要的生活,都会与我无关了。家人就是你血液里、骨子里的东西,会跟你一生一世。
澎湃新闻:那你现在对组建自己的小家庭向往吗?
柳岩:向往啊,有时候一觉醒来,会有点心慌慌:我怎么还没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有时候有点担心。我看到我身边的女性朋友,生了孩子后,所有的重心都扑到了孩子身上,这是一种很幸福的状态。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这个福气,但我会努力吧。
澎湃新闻:其实很多人都会问你“被黑”的那段时间是怎么想的,现在很多你的黑粉都转真爱粉了。你觉得是为什么?另外对于演艺圈正在“被黑”的“后辈”们,有什么建议吗?
柳岩:我觉得被黑,是因为大家只看到了表象,大家只了解表面的你,就以为那是全部的你。我并不会责怪曾经谩骂过我的人,因为那是他们的自由。
那其实很多人痛恨你到极点之后,反而会很关注你,关注久了,了解你的内心了,就会知道柳岩真正是个什么样子,也许会觉得:哦,原来柳岩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所以就黑转粉了。我要感谢那些一直关注我,给了我机会,并愿意来了解我的人。因为没有人有这个义务去花时间了解真实的你,艺人最该做的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做好自己的作品,做到这样就足够了。
要说建议的话,我觉得大家首先要珍惜这个被黑的过程,然后要反省,自己有没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最后,和不了解你的人一起,用时间和坚持去粉碎这些谣言。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柳岩

继续阅读

评论(1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