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被三亚城管欺负”厅官:我为何穿裤衩穿越闹市4小时

澎湃新闻记者 周婷婷

2015-12-07 15: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2月4日,退休干部毕国昌在三亚游泳,载有衣物的自行车链锁被城管剪断,最后半裸回家。
12月6日,一封名为“三亚城管也太欺负外地人了”的帖子让三亚城管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黑龙江记者站原站长毕国昌都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厅官被城管欺负”、“东北人在三亚”也因此成为热门话题。
毕国昌在帖中自述,12月4日下午,他在三亚市天涯区海边游泳时,载有衣物的自行车链锁被城管剪断,衣物和车辆均被城管扣走,致其身穿裤头徒步街头,经过多次交涉均未取回衣物,前后长达4个多小时,身心受到羞辱。
12月7日凌晨1点45分,三亚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三亚发布 就此事通报称,事发时毕国昌车辆违规停放,因当时找不到车主,执法人员依规对车辆进行暂时扣押。三亚市天涯区政府责成涉事城管中队就此事做出深刻检讨,对责任人作出停职检查处理,并就此事处理不当之处公开道歉。
对此,12月7日上午,当事人毕国昌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三亚市上述通报诚意不足,目前为止没人向他当面致歉,自行车也未归还,他要求当地城管局局长亲自向他说明此事。此外,他将起诉当地城管局,就其人格受到损害一事要求对方赔偿1元钱,以及登报公开致歉。
事发后,大部分网友对毕国昌的遭遇表示愤慨,也有网友提出“当事人事后不回家穿衣有作秀之嫌”、“官方已经致歉,仍然要起诉是不是得理不饶人?”对这些疑问,毕国昌向澎湃新闻一一作出了回应。
【对话】
澎湃新闻:具体事发过程可以谈谈吗?
毕国昌:我和我爱人都是退休人员,早些年在三亚买了房,退休后每年冬天都到这里来过冬。事发过程我在帖子里已经说明过,那天(12月4日)下午我和一个70岁左右的朋友一起在三亚湾游泳,事后发现锁在海滩附近的自行车不见了,车上的眼镜、衣物也都不在了,且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字据。我以为是遭贼了就报了警,后来现场群众跟我说可能是城管,于是我开始打政府热线求助,但交涉了很久都没有解决,6点多我穿着泳裤走到政府门口,希望讨个说法,但政府人员已经下班,最终因为身体架不住,我只好回家。
澎湃新闻:事后为何决定发帖公开此事?
毕国昌:其实一开始我是顾及体面不想公开的,但当时实在是太生气了,高血压和高血糖都犯了。所以当晚我身体好一点之后,决定把这件事发出来,毕竟这件事很有典型性。
一开始,我发在了自己的博客上,这样的话影响比较小,我想城管方面看到了也会把东西(衣服)还给我。但直到第二天,还是没人来找我。后来(12月5日)我又多次致电三亚市政府热线反映此事,城管方面才联系我。一开始他们让我自己去取,但被我拒绝,最终他们上门把衣物还给了我,不过自行车和眼镜等物品到现在也没还给我。
博客影响力毕竟比较小,我就联系了以前发表过文章的一个微信公众号,将帖子交由他们发布。
澎湃新闻:有网友对您在帖子中披露自己的厅官身份有些好奇。
毕国昌:我最初的帖子里是没有注明我这一身份,也没有简历,是发布帖子的微信公号编辑将这些内容添加了进去,我个人觉得有些不妥,但当然很感谢这个公号为我发声,我也不再对这一细节多说什么。
澎湃新闻:有说法称如果没有注明你的身份,此事件不会引起大的关注。
毕国昌:我不这样认为,即使没有注明这个身份,也会引起关注的,毕竟这是一起很典型的事件。其严重性在于,在当晚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多次拨打政府求助电话,穿着裤衩在市内行走,政府工作人员、城管、民警对此无动于衷,这不仅仅是羞辱我个人这么简单,可以说应该有很多人遭遇过类似的事情,因此才会让他们习以为常,这是对三亚市整体形象的侮辱。
澎湃新闻:有网友疑问,当时你为什么不先回家穿好衣服,或者让家人来接一下?
毕国昌:我看到了有网友这样说,事实是,当时根据我的经验,这种问题应该可以很快解决,他们不会让我“赤身裸体”呆着的,所以我没有回家穿衣,而是立刻拨打政府热线,以为这样做的话,他们就会马上把衣服送给我。另外,我认为这件事很容易说清,他们(执法人员)不会蛮横到底,没曾想后来交涉成那个样子。
当时我想过让爱人来接我,但是想到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事后我曾无数次请求他们,告诉他们我没有衣服回不去,他们也拒不送还衣物。所以我穿着裤衩走到政府门口,可当时人都下班了。如果不是身体架不住,当晚我可能就会那样坐在政府门口等到他们第二天上班,来给我一个说法。
澎湃新闻:你认为三亚市在官方微博上的公开致歉不够?
毕国昌:不是一般的诚意不够,到目前为止,城管方面仍然没有人向我当面致歉。
我是当事人,道歉的话应该跟我当面道歉,不要因为想应付媒体就在网上发布所谓地道歉,这个道歉还很不诚恳,没有致歉对象和具体内容,可视为可有可无。另外,他们发布的通报里处罚的那个对象具体是谁?因为什么处罚他?处罚的相关公文呢?这些内容都没有写明。他们至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合理执法,没有不对。
澎湃新闻:事后当地政府部门有联系你吗?
毕国昌:昨天(12月6日)下午,他们宣传部门有人联系我,说市政府领导很重视这件事情,会很快给我答复,今天早上政府方面联系我说有领导要约见我,我说没有时间就拒绝了。
澎湃新闻:拒绝的原因是?
毕国昌:目前他们对这件事情的说明没有诚意,我要求城管局方面和我当面说清这件事。
澎湃新闻:后面会采取其他措施吗?
毕国昌:目前为止我不知道当时具体的执法人员是谁,也没有人就这件事向我道歉,后面我会提起诉讼,连带城管局一起告了,这件事实际上就是他们野蛮行政(执法)。他们对我的人格和尊严有一定的损害,我会要求赔偿,赔偿金额就是1元,然后要求他们在当地政府机关报上公开向我致歉,承认错误。
澎湃新闻:这件事会导致你对三亚的看法有所改变么?
毕国昌:客观来说,对我当然有一些影响,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以及事业单位退休人员,这件事对三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国外媒体的关注,让我感到不安。不过事件责任在于他们而不在我。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三亚,厅官,裤衩

继续阅读

评论(96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