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片| 他是星星的孩子,他穿上唐璜的戏服,他牵起她的手

LaNü

2015-12-10 09: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唐璜》片花(02:47)
女治疗师对着Oleg大叫:“快过去!站到凳子上,大声地叫出来:‘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Oleg在一旁全身收紧:“不……我太懒了……”
在俄罗斯,成为真正的男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Oleg却“连跟女孩子约个会都搞不定”。
资深纪录片导演Jerzy Sladkowski在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市的一家精神疾病医院寻找故事,意外发现22岁的Oleg与其它人有些不同,“我的摄影师也跟我说,他的镜头总会摇到Oleg身上,然后停下来。我尝试接近他,结果听到他跟妈妈在争吵,因为他不知道怎么交女朋友。”
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Oleg可以与人正常交流,有时还有点话多,可以做很多自闭症孩子做不到的事情,但是面对有些吸引力的女孩子就会变得有些奇怪,比如开始练体操,他认为“我要表现出我是一个男人”。
外婆(右)常常一来家里,就跟妈妈(左)吵架:“你不要想改变他。自闭症小孩子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他一直都是自闭的。他的神经是自闭的。”
故事似乎开始讲述“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3岁到7岁Oleg几乎没有讲过话,哭闹、尖叫、有攻击性,爸爸离开了家,妈妈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告诉大家,Oleg是最棒的。她变成了他的老师,日日夜夜地教,从什么都不会到可以进行日常的交流;为了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完整的男人”,她尝试着所有可能的治疗方式。同意拍摄纪录片,也是其中的一种,她认为这可以扩大的他的社交圈,尽管Oleg自己似乎“并没有交朋友的需要”。
“然后他确实成为了我们的一员,跟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聚会,虽然他并不喝酒。我相信这部影片一定程度上有帮助到他,虽然我不知道有多少”,导演Sladkowski说。
影片跟拍了Oleg“花样繁多”的治疗课程,有些课程在导演Sladkowski看来“是非常暴力的,强迫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但并没有什么效果”。
骑到Oleg身上、假装打耳光、要求拥抱,治疗师各种夸张的语言和动作,让Oleg非常拘谨、小心,甚至害怕。
在花式的治疗中,Oleg面对着很多需要突破的情绪“界线”,比如他从来不哭,情绪到达一定程度,他就会马上停止。导演曾跟他开玩笑:“没有看到你哭,我是不会离开的”,但到最后也并没有得到这样的画面。
相对于Oleg的不哭,母亲的眼泪和情绪不稳定却是随时到来的。因为穿别人赠送的衣服,她开始大哭埋怨Oleg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因为Oleg周到的按摩而亲昵地要求亲吻。摄像机安静而克制地记录下了这个狭小的公寓里,一对“不正常”的母子之间正常的亲密关系。
影片将治疗过程有区别、有节奏地与家庭的冲突编织在一起,被安排的学习课程、行为训练、谈话练习,以及母子间的吵架、路边站台上的调情(如果那算是调情的话)……什么才是正常,什么又是不正常?需要治疗的是谁?治疗的又是什么?
Oleg在绘画课上画的油画,他解释说:“因为我想表现我害怕狼。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它们吃人;它们甚至可以吃掉一只熊。”
整部影片中只有一处对话中,治疗师问到:“Oleg,你不害怕摄影像机吗?”剩余部分都被认为“像剧情片一样地精美、跌宕起伏”,有评论甚至认为,这是一部“准纪录片”,而导演Sladkowski却说,“我们试图像通常纪录片拍摄那样,在不干涉的范围内‘推’一把,却发现在这里,完全行不通。” 
刚开始,Oleg想要帮忙,总是刻意地机器前面表现自己好的一面,会非常夸张地“表演”,根本没有办法拍。在随后的相处中,导演Sladkowski找到了正确“读懂”他的方式:“开拍之前,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充分了解了他们的生活习惯、安排、愿望、期待和性格,当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与身边的人和事互动时,比如治疗、谈话、吵架、调情,我们才能拍到他真正日常的状态。”
Oleg参与戏剧治疗,从一开始看女生们嬉闹到跟她们学跳舞,他开始表现出一些少见的主动。
当周围的人想尽各种方式让Oleg成长的时候,他却找到了最好的一种治疗方式。
妈妈提出让Oleg参加戏剧治疗,导演Sladkowski回忆当时的对话:“我说,明天就开始吧。我知道这会给这个故事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希望。让他尝试扮演不同的人物、角色,可能会对他有帮助。我们庆幸做了一件对的事情。”
戏剧治疗小组里的女孩子们讨论,什么角色最适合帮助Oleg,稍微想了想就决定了:“那就选唐璜吧,让他来跟我们调情!”于是,Olge开始一遍遍地对台词,笨拙而用力地捧着Tanya手使劲亲,却远没有唐璜风流的样子,连手都不敢越过Tanya的手肘。
Tanya的出现过于美好,而显得非常不真实。排练中的亲近和关注,Oleg将感受到信息用自己的方式反馈,给Tanya看自己的油画、给她画像、写信、送花……
Tanya和Oleg在排戏。
相对于其它的女生,Tanya是特别的。因为Tania到戏剧学校之前,学习的是精神疾病和心理治疗,所以她更了解Oleg,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与他沟通,也知道用什么方法来面对他的不一样。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他们之间那几分钟的不开心、不讲话,以及演出后台的那讨价还价般的闹别扭变得更加甜蜜。
Oleg终于有了女朋友,还学会了在雨里拍两个人脚的合影。
现在Oleg在为当地的税务部门工作,“那些跟数字有关的事情都骗不了他。在结束拍摄的时候,Oleg已经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更加像一个成熟的正常人”,导演Sladkowski说。
Oleg和Tanya撑着伞在满是落叶的公园里散步,讨论着他喜欢的“不太冷的天,下起的雨”。
“我们学会了怎么读懂他,而他也学会了怎么来读懂我们。我认真地怀疑,他并不像大家认为那样傻傻的,他其实在试探我们能不能成为他的朋友”,因为了解、拍过关于自闭症的影片,导演Sladkowski认为Oleg并不是自闭症,而只是创伤性的内向。
而他的影片要说的,也不仅是一个童话般的真实故事,而是希望可以传达出更多的思考。影片在刚刚结束的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上首映,并获得最高奖项VPRO IDFA奖,评审团在评语中写道:
“在这个细腻、苦乐掺半的悲喜剧里,戏剧治疗的游戏和家庭风波里的角色互相切换,又彼此互动,含蓄而强烈。它讨论着正常与不正常的含义,以及力量与爱情的动力。导演的敏锐观察,浓烈饱满的影像风格和精妙的剪辑,造就了一部堪称经典的纪录片。”
片名:Don Juan 《唐璜》
导演:Jerzy Sladkowski
制片国家:瑞典/ 芬兰
首映时间:2015年11月
片长:92分钟
责任编辑:兰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自闭症,星星的孩子,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