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再晚一天,墓葬就要被洗劫了

澎湃新闻特约记者 熊丰

2015-12-17 10: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要是再晚一天接到报告,海昏侯墓可能就要遭到洗劫了。”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说。
2011年3月,江西省考古所接到群众举报,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附近墎墩山上有一座古代墓葬遭到盗掘,文物部门立刻进行考古调查,在地下沉睡了两千年的海昏侯墓得以重见天日。
今年11月以来,海昏侯墓考古的阶段性成果陆续对外公布,引起各界关注。这是目前我国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自勘探和发掘以来出土了包括车马坑、金银器、编钟、漆器等大量精美文物。
这些文物为何在遭遇盗墓贼后仍安然无恙?何以一经发掘就能展出?它们提供了哪些重要的历史信息?缺少关键性物证,专业人士如何推断墓主就是海昏侯刘贺?考古这座有两千年悠久历史的墓园,又有哪些常人想不到的困难?带着这些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杨军。
杨军和考古队员在海昏侯墓发掘现场
澎湃新闻:
这次海昏侯墓的发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我自己作为一个南昌人,过去到江西省博物馆常常是门可罗雀,可最近因为海昏侯的文物展出,博物馆门前每天都排起长队。您觉得民众为何对此有这么大的兴趣?
杨军:大概有两方面的原因吧。第一,客观上来说,因为墓葬没有被盗,整个墓园的格局和陈设都基本完整,所以这次出土的文物很多,而且精美,尤其是金饼、马蹄金、玉以及十多吨的铜钱,这些东西对老百姓来讲有视觉冲击力。另外,墓主可能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他一生中做过王、帝、侯,老百姓总是好奇帝王将相的生活。
第二,像海昏侯墓文物这样,在考古发掘中刚出土就展示,在全国范围内也是极其少见的。一般来讲,文物的展出,起码是发掘清理后五六年的事情了。我们这次展览的文物是原汁原味的,保存了它们出土时的原貌,好些甚至都还沾着泥土,这跟修复后的文物看着肯定不一样。这要感谢国家文物局和江西省委省政府的支持,这次刚发掘的东西,只要文保工作跟上,符合条件,并且展存的地方能够保证文物不受损害,就一律可以展览。
我们这次发现了一万多件文物,精挑细选之后展现这一百多件,而且展览时间有限制,就一个多月。老百姓当然会争着来看,晚了就看不到了嘛,下次看还不知道是哪一年。
我觉得我们这些搞考古的,不应该只在象牙塔里做研究,还要把成果告诉老百姓,让他们知道文物背后的故事。总的来说这次跟民众互动得很好,省里领导也都支持,看着每天有这么多人排队去省博看展览,我还是挺高兴的。
江西省博物馆展出马蹄金、金饼等文物
澎湃新闻:“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那么这次海昏侯墓的发掘,从考古的专业角度出发,您觉得最有学术价值的是什么?
杨军:我们考古的目的,在于最大程度地获取信息。有些考古发现,其实没挖出什么东西,但后来通过其他途径获取了很多信息,那从我们的专业角度来看,这一考古发现的价值就是值得肯定的,比起出土很多物件、但是最后没获取什么信息的考古发现更有价值。
现在的海昏侯墓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就因为它的信息量太大了。
海昏侯墓并不是单独的一个墓这么简单,还有夫人墓、陪葬墓、园墙、祠堂、门、门阙、园寺吏舍,等于说它的墓园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在海昏侯的墓园旁还发现了另外三座墓园,虽然墓上方有发现盗洞,但根据我们现在的勘测,里面的基本格局和陈设都还是完好的。在墓葬区外还有贵族墓葬、平民墓葬,以及原来海昏侯国的都城紫金城,是个完整而巨大的遗址公园,有城有墓,在西汉列侯墓葬考古方面前所未有。所以现在的关键在于怎么保护、怎么解读以及怎么提取信息。
比如说在一件青铜豆型灯灯座上,清晰地刻有汉隶字体“南昌”二字,这是目前关于“南昌”的最早的实物资料。我作为一个南昌人看到这个当然是很兴奋的,但问题是你怎么理解这个刻印?史料记载汉将灌婴追斩项羽,“进而略江南地,遂安吴、豫章、会稽郡。”一般认为南昌城的起源是灌婴筑城,但是一直没有实物记载。那么,我自己的一个猜测是:“南昌”可能由“南昌邑”而来。
海昏侯刘贺原来是昌邑王,封地在山东省巨野县一带,后来他当了皇帝又被废,改封为海昏侯,封地就在今天南昌市新建县这一带。但他毕竟是个北方人啊,而且你看墓里有许多“昌邑九年”、“昌邑十一年”字样的漆器,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他还觉得自己是昌邑王嘛,于是把位于山东的昌邑国当作北昌邑,把其所贬的海昏国当作南昌邑。当然这是我自己的解读,还需要根据海昏侯墓出土的简牍文书等进行进一步的论证。
航拍图
再举一个例子,在海昏侯墓里发现了孔子屏风以及孔门弟子像,像颜回、子贡啊这些人的像和生平介绍都有,3000多枚简牍,其中大量是书。要注意的是从出土状况来看,这些书是有意埋进去,不是废简。这说明墓主是受儒家思想影响的文化人。在墓里还有出土像围棋盘、古琴、编钟这些风雅之物。史载刘贺荒淫无道,登基的27天里做了1127件坏事,而这些墓葬文物的出土,不敢说翻案吧,但起码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关于海昏侯不同于正本记载的另一面。
海昏侯墓出土的屏风
总而言之,对我们搞考古的人来说,文字是最能提供信息的,而竹简、漆器上的文字以及青铜器铭文,这几方面的文字资料加起来,能够提供的信息量将是非常大的。
澎湃新闻:海昏侯墓能够保存两千余年至今,除了媒体之前报道里提及的东晋时的大地震、鄱阳湖水淹没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吗?
杨军: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一带处于鄱阳湖生态保护区,是鄱阳湖湿地的一部分,搞了生态保护区以后就不能发展工业了嘛,推土机啊挖土机啊这些东西进不来。因为要说从对文物的破坏,盗墓固然会毁掉很多文物的信息,但是基本的格局、陈设这些东西,一般还是能保留下来的,而基建恰恰是对文物和遗址伤害最大的,推土机一过,啥都没了。真是亏了鄱阳湖,两次保护了海昏侯。
澎湃新闻:现在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海昏侯墓的墓主是不是第一任海昏侯刘贺?在目前关键性证物缺失的情况下,如何推测墓主的身份呢?
杨军:我们考古讲究的是材料牵着鼻子走,出了什么东西就讲什么事,没有出不能胡猜。从目前的出土文物来看,有几样文物对于我们的推测是很有帮助的。
第一是车马坑。汉代对此有严格的规定,只有皇帝和诸侯王的墓才能用车马坑,而公元前33年以后,连侯都不能用,这样时间上一限定,加上我们对海昏侯世系的分析,很容易就指向了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第二是好些漆器和铭文上刻有“昌邑九年”的文字,而刘贺是第二代也是末代昌邑王,之后的海昏侯都没有昌邑王的头衔,这又是指明墓主身份的一个证据。
南昌海昏侯墓葬中出土的“昌邑九年造”漆器
澎湃新闻:漫长的发掘过程中,考古团队都遇到哪些困难呢?
杨军:(笑)困难太多了,每天都会碰到各种问题,都需要我们去解决。我这会儿想到的有两个,一个是这个墓的封土太高大了,地上有8米,地下还有7米。在这么高的封土下面工作,我们非常怕塌方,万一塌方,不仅仅是工作人员的安全受威胁,而且会对文物造成严重的破坏。在我们与专家组的人员沟通了之后,采取了一种特殊的钢结构的支撑,钢网加钢构,这在国内的考古工地里是没有先例的。这种支撑结构设置好了之后,万一有紧急情况,人员可以紧急撤离,对文物也能妥善处理。
还有就是怕监守自盗,毕竟工地里人太多了。为此我们安装了全封闭、不留死角的监控。除此以外还有安全组进驻,每天至少两个安全员一直在工地巡视盯梢。
澎湃新闻:到目前为止海昏侯墓有哪些盗墓贼光顾过或者试图染指的痕迹吗?在很多报道中,都提到最初引起关注是因为在南昌的文物市场上出现了一个“小金龙”,这个“小金龙”从何而来?
杨军:关于“小金龙”其实我也是从媒体上听说的,我自己和相关的考古队员都不知道也没有见过这个“小金龙”,所以对此我也不能多说什么。
墓葬能保存至今真的是幸运。留下14.8米盗洞的盗墓者,绝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不得不说他们很专业,水平很高,但是失误了。我们南昌人知道,墎墩山真的是鬼都不去的地方,就是片灌木丛生的荒山野岭,盗墓贼能摸到这里来也是不容易,但他们还是犯了错误。他们之所以先盗海昏侯夫人墓,一方面是因为表面的封土更大,但实际上是因为灌木、草丛的遮蔽,除掉这些杂草以后,还是海昏侯的封土大。还有是他们搞错了尊卑,汉代和后来不一样,汉代以右为尊。最后还有一点,他们的盗洞从中间直直打下去,因为一般棺木都放正中间嘛,但海昏侯墓是居室化的,棺木没放在正中间,在东室,汉代事死如事生,这应该是根据海昏侯生前屋内的格局来设置的。我们这个发掘,真可谓是虎口拔牙,要是再晚一天接到报告,海昏侯墓可能就要遭到洗劫了。
海昏侯墓出土的部分文物
澎湃新闻:海昏侯墓经常会被拿来和同时期的类似墓葬相对比,在您之前接受的访谈中,就有记者将海昏侯墓和马王堆汉墓对比。我理解下来您的大意是说海昏侯墓的出土文物在数量上超过马王堆汉墓,但是在质量上还是有一定差距,是这样嘛?
杨军:我个人其实不喜欢这样的比较,因为在我看来,每个墓都很特别,它的信息,它的价值,它背后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硬要比较,那只好设定一些指标,从出土文物数量方面来讲,海昏侯墓肯定是超过马王堆汉墓了。但是从精美程度和最刺激感官的发现上来说,海昏侯墓应该是不如马王堆汉墓的,毕竟人家有女尸嘛。但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博山炉、连枝灯这样的文物在两地都有发现,很可能在它们最初入土的时候,是同样精美的,但是受到环境、埋藏条件的影响,海昏侯墓的文物显得没有马王堆汉墓的精美,给后世的我们观感不同。
澎湃新闻: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报告》估计何时会发表?
杨军:完整的报告至少要五六年吧。简报很快会出,实验室考古、纺织品、漆器的单行本报告近几年内应该也会发表。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昏侯墓,西汉,考古,盗墓,金饼,马蹄金,孔子,车马坑

继续阅读

评论(50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