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少年湃丨龟兹石窟数字团队:历史传承不能在我们这里断掉

澎湃新闻

2015-12-15 10: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荣耀少年湃》第二十五集 龟兹石窟数字团队:历史传承不能在我们这里断掉(04:28)
“历史书上有种隔阂感,感动不了你,但这里就不一样。”
对于大多数的90后而言,克孜尔千佛洞无论在空间还是时间上都离他们非常遥远。这个承载着历史印迹的克孜尔千佛洞由于受风蚀、洪水、地震等自然原因,以及人为的和历史因素影响,石窟的结构以及壁画的破坏已到令人触目惊心的程度。
94年出生的张大丛,半年前从上海来到新疆,他的工作就是要留住历史——对壁画进行高清数字技术复制扫描,他主要负责后期的图像拼接。
“我们90后毕竟是一个浮躁的年纪,但能坚持做一件事情,是有好处的。我自己也有很大的转变。”环境简陋和生活不便是一开始的最大的挑战。“没有曲师傅、李师傅,估计我早就放弃了。”
曲云飞和李嵩就是张大丛口里的两位师傅,2015年是他们来千佛洞的第五个年头。
其实,今年也是以龟兹石窟壁画数字化项目为契机,上海印刷集团与新疆龟兹研究院合作的第五个年头,他们不仅里摸索构建了石窟壁画数字化的技术规范,还打造了一支高端的信息数字化工作团队。对于复制千佛洞石窟壁画这份工作,似乎已经融入了曲云飞和李嵩的生活,成了他们情感和理想的寄托。在两位师傅身边,像张大丛这样的90后,还有江华、朱辉和沈子杰。
江华和朱辉是第一年来到千佛洞。起初,他们只是震撼于石窟精美的壁画,但了解壁画故事之后,他们更深感责任之重。虽然需要每天早起翻山越岭去石窟扫描拍摄,把鞋都磨坏了好几双,但他们依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沈子杰已经是第二年来到千佛洞了。褪去了第一年的好奇,现在的他感觉自己在慢慢成长。“虽然每天的工作都是在重复,但是如果每天都进步一点点,就不会觉得这是一份枯燥的工作了。”
“如果是我一个人得话,感觉扫描复制石窟壁画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但是当我们一个团队来做这件事情后,就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困难了。”沈子杰很庆幸在这样一个齐心协力的团队里工作。
无论是上海印刷集团,还是新疆龟兹研究院,都给予了这个年轻的团队最大的支持。
“正是这众多力量的支撑,今年的任务才能圆满完成。”沈子杰坦言,明年还会再回来继续扫描复制石窟壁画,“至少让它传承下来,不能在我们这代断掉。”

背景资料
克孜尔千佛洞,又称龟兹石窟,位于新疆拜城县克孜尔镇东南的明屋塔格山的悬崖上,现有石窟236个,其中保存壁画的洞窟有 80多个,壁画10000多平方米,系1961年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其石窟建筑艺术、雕塑艺术和壁画艺术,在中亚和中东佛教艺术中占极其重要的地位。克孜尔千佛洞是中国开凿最早、地理位置最西的大型石窟群,比敦煌的历史还要早上百年,敦煌早期壁画受到克孜尔很大的影响。2014年6月22日,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龟兹石窟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百科
我是为莫高窟彩塑进行3D数字化的“工匠”,关于文物的数字化和应用,问我吧!
胡琢民 2016-05-09 534 未通过
责任编辑:张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少年湃,龟兹石窟,数字化保护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